中共内战没搞过“残忍的人海战术”

八一军刀 收藏 98 1867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关于所谓中共部队的残忍战术,有人列举了不同来源的诸种说法,其实总结起来无非两种:

说法一:打仗时不顾士兵死活,喜欢采取“人海战术”

此种说法流传最广的版本出自黄仁宇的《黄河青山》,书中说了他在1946年5月四平街战役后参加接收东北时的一段见闻,:“我们抵达前线时,刚好是战役结束后没几天,看到铁轨旁和田野里散布着无数的尸体。一位新一军总部的参谋对我形容何谓‘人海战术’。他说:‘他们会在前线摆出一千人,但空间只有几百码宽,通常只能容下一个连。你会想:这些人不傻,他们只是疯了!但让我问你:你可以砍杀多少人呢?四百、五百或甚至六百?你把这些人打成碎片,可是这些人的后面还有数百人在那里。相信我,他们绝对可以收拾你和你的机关枪!’”还有台湾作家王鼎钧在其回忆录《关山夺路》中也提到说:“黄泛区会战的时候,共军用‘人海战术’进攻,死伤太多,国军打到手软,射手把机枪往地上一丢:‘老子不打了!’连长掏出手枪,指着射手的太阳穴,射手扑通跪下:‘连长你枪毙我吧!’射手哭了,连长也哭了。”二人所述言外之意无非是中共打仗时不顾士兵死活,不拿生命当回事,胜之不武。

其实,有关中共部队“人海战术”和“肉弹主义”的说法并不新鲜,解放战争期间一些国军俘虏早就当面向中共部队指出了这个问题。比如陈毅在1947年12月30日的讲话中提到:“我们俘虏的国军士兵,现在有的已当上了排、连长。他们有一个普遍的呼声,要求我们改善指挥。说:‘你们的指挥是“肉弹主义”,采用集团冲锋,英勇固然好,就是要多死人。’”在东北战场,被俘的国军新一军士兵也曾当面说:“你们八路是死拼命,死的太多了,我们实在不忍心再打下去了,才放下武器的。

说法二:不顾百姓死活,曾“强迫无辜民众打前锋”

关于这种说法的版本很多,比如据何家骅回忆,胡琏就曾向他提到过这种说法:“有一次,胡将军叹口气说:‘当年我在沂蒙山区与共军作战,亲眼看见他们驱使老百姓带两手榴弹来冲锋;我守军用机枪扫射,眼见死的都是老百姓,自然不忍打下去,这时共军正规军就上来了。’我说:‘这叫人海战术。’胡将军点头说:‘我知道人海战术,但我们能用吗?我们宁可认输。’”言下之意,胡琏认为他们失败是其太仁慈所致。类似的说法龙应台在其《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也有提到:“林精武看见对面海浪般一波又一波的人,一直涌上来,正对着发烫的炮口。前面的几波人,其实都是‘民工’,国军用机关枪扫射,射到手发软;明知是老百姓,心中实在不忍,有时候就干脆闭起眼睛来硬打,不能不打,因为‘你不杀他,他就要杀你’。机关枪暂停时,探头一看,一条壕沟里就横着好几百具尸体。……民工就一波一波地冲向枪口,达达声中尸体逐渐填满了河,后面的解放军就踩着尸体过河。”还有胡志伟说:“同我邻铺的连鬓胡张履信,是阎锡山亲训炮兵营营长,他回忆太原陷落那天说:‘共军用老弱妇孺打头阵搞人海战术,国军不忍对老百姓开火,后边的共军就乘势掩袭,我们的阵地往往就是在犹豫中丢失的。’”此外,在国军的回忆中,东北战场、华东战场、中原战场以及西北战场都出现过类似的情况,甚至有人还绘声绘色地说什么在孟良崮战役中消灭张灵甫74师时,中共部队也让地主、富农、反革命家的老人孩子以及赤裸的女儿媳妇打冲锋,并以此瓦解了国军的斗志等等。…[详细]

但考之史料,这两种指责其实都站不住脚。先说第一种:

中共内战没搞过“残忍的人海战术”

在锦州城下等待总攻信号的东北野战军炮兵群。共军作战素有“集中优势兵力”的传统,但并非不顾士兵死活

内战期间,从蒋介石到普通国军士兵,指责中共搞“人海战术”者甚多。之所以如此,与中共部队长期坚持的“集中优势兵力消灭敌人”的战术传统有莫大的

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共的部队指战员不关心士兵的死活。

“我一个师通常应找敌一个营左右的兵力打”,自然容易给人留下“人海战术”的印象

其实“人海战术”在战场上很常见,经常被力量较弱的一方用来弥补装备和战术上的差距,而对于在当时与各方相比装备都较差的中共部队而言,“人海战术”几乎就成了“光荣传统”,这一传统在战场上通常表现为三种情况:

一是毛泽东一再强调的“集中优势兵力”,以兵力优势弥补装备上的劣势。比如林彪在1946年指示东北各参战部队:“我一个师通常应找敌一个营左右的兵力打,我一个纵队通常应找敌一个团左右的兵力打,应两三个纵队对付敌一个师。但在情况有利时,当然可酌量减少这种倍数。”粟裕也向部下强调:“战术上一定要采取以多胜少,三个到五个打敌人一个。”(《改进今后作战的几个问题》,1946年8月)

二是采取“连续不断地冲锋”的进攻方式。比如1944年叶剑英曾介绍过敌战区的《中国青年》对中共作战方式的描述:“不用枪,只肉搏,见到了对方的机关枪,那可红了眼,不管火力多么硬,不管火网多么紧,他们常硬着头皮冲上去。如果命令一下,干起来,向敌人冲去,即所谓‘光荣’的躯干倒在地下也不要紧。在攻碉堡的时间,是使用肉弹。在攻城夺寨的时候,没有飞机,没有大炮,就索性搬出几千年几百年前的办法来,几个木梯暂接到一起,多少个勇士扛着一个梯子,拥到碉堡根底,很快竖立起来。他们穿枪林、冒弹雨的跑上去,死的伤的掉下来,后面的又接着爬上去,这办法虽然愚笨,有的时候血多肉多,也会得到胜利的。”的确,这种打法虽然伤亡较大,但对弱小的一方而言,确实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选择。对此叶剑英解释说:“我们既不是‘怪魔’,也不是‘愚笨’,而是因为缺乏武器弹药,不能不以血肉之躯与敌寇拚杀。”(叶剑英《八路军七年来在华北抗战的概况》,1944年8月3日)国共内战时(特别是战争初期),装备上中共与国军的差距也不小,所以在实战中不得不采取此种集团冲锋的方式作为弥补。

<p>基层军官战术素养不高,不爱筑工事常猛打猛冲,也易给人“人海战术”印象</p><p>中共基层军官的战术素质太差,主要表现在如下方面:</p><p>一是不看地形,不管敌人多少火力如何配置,只知一味冲杀。比如据东北野战军热河独立团进攻一个村庄,各级干部都没看地形就开始攻击,一个连用行军队形接近敌人,冲上去被敌人火力阻挡,一个连打光了,换上一个连再冲,又造成了很大伤亡。再如东北野战军一下江南时,一个副连长下令“都给我冲”,对一个地堡竟然发起了五次冲锋,在敌人的交叉火力射击下,逼迫战士用刺刀撬开地堡射击孔往里钻,结果造成战士伤亡,攻击也没成功。(刘统《东北解放战争纪实》)</p><p>

</p><p>二是不喜欢构筑工事,喜欢冲锋。徐向前总结临汾战役的经验时提到:“部队开始攻击时一般均操之过急,表现浓厚之游击战、运动战作风,猛打猛冲,队形密集,不爱筑工事,不精细计算,不讲求协同动作,因而招致过份伤亡,多走弯路。”(徐向前《临汾战役战术总结》,1948年6月16日)陈毅在1947年1月批评一些“部队不讲战术,对敌阵实行集团冲锋和强调干部带头冲锋而忽视干部指挥,作战只凭一冲,指挥只凭一挥,以人的血肉压倒敌人。部队这种肉弹主义、打干部仗的倾向仍要力加纠正。”</p><p>

</p><p>三是喜欢以冲锋显示勇敢,觉得不敢冲锋就是怕死。比如粟裕在1946年8月给干部讲话时说:“有个别干部对利用地形地物隐蔽自己,减少与避免伤亡,做得很差,只凭个人勇敢,把隐蔽自己视为怕死,致在战斗中干部伤亡不少,这是不应该的。”陈毅也批评一些基层干部“仍保持北伐时期的战术,采用波浪式的集体冲锋。不顾一切,听到枪响就往那里跑,跑上去便打。不会指挥战士打仗,是以督战精神来指挥战士。一说就是:‘***,为什么不冲!,杀呀!冲呀!’乱叫一阵,只是猛打猛冲,蛮干,伤亡很大。”</p><p>

</p><p>四是冲锋时不懂的合理分配兵力和火力,只会以密集队形冲锋。比如在1947年华东野战军八纵进攻土山集,部队向前运动时,炮兵不停地射击,压制了敌军火力。当部队到达围墙外准备突击时,炮弹却打完了,不能掩护部队向村内突击。同时部队在扫清外围障碍时就使用密集队形冲锋,结果第一排上去倒下一片,第二排、第三排上去也相继遭受杀伤。这样,刚到村子围墙边上,一个连就已经伤亡得失去冲击力量。八纵打了一夜,进展不大。再如陈毅在给干部的讲话时专门强调:“我军勇敢固然好,就是一排排的集团冲锋,当把敌人冲下去时,牺牲的人也是一排排的。这种冲锋一遇到顽强的敌人,伤亡就更大,说明我军没有很好的战术是不行的。我们有一个营长指挥三个连去打一个村里的敌人,村外是开阔地,不讲究机炮火力掩护,敌人等到我们冲到七八十米远才打枪,冲一次就死伤七八十人。”</p><p>

</p><p>五是思想保守,不愿意学习新武器、新战术。比如陈毅在1947年指出:“现在强调破坏敌人的障碍都用爆炸。如一组炸毁敌人的鹿砦,二组炸外壕,将他炸垮通过,三组炸围墙,只有十余分钟就可完成。……华中部队不愿学习。他们说:‘打了十多年仗都不用爆炸。’你问他怎样破坏鹿砦,他答:‘用斧子砍。’你问他怎样过外壕,他答:‘用梯子架起来过。’问他如何过围墙,他答:‘用梯子架起来爬。’你说:‘这样伤亡要大。’他答:‘妈的,老子革命还怕死吗?’。”不接受新事物,固守僵化的战术,成为中共部队战术提升的一大障碍。</p><p>

</p><p><p>不同的高层将领有不同的指挥风格,刘伯承等人即相当注重减少部队伤亡</p><p>当然,“人海战术”也跟一些部队高层将领的指挥偏好有关。比如林彪在指挥风格上更偏重猛冲猛打,他在1947年2月的军事干部会议上就强调:“一切战术中最重要的战术就是死打,坚决的牺牲才能换得更少的牺牲,十六师这一点是很好的,连打七次冲锋,这是光荣的,就是打不下来,也锻炼了部队。这样可以使敌人在精神上支持不了,不要以为第一次冲不开,第二次第三次也冲不开,其实在我每一次冲锋下,敌人的内部在起变化,一次比一次地削弱。在战术动作上,必须有这种蛮干精神,何况今天比前不同了,打了以后就有补充,必须拼命打,打破七次冲锋的记录,除非上面有命令不打。上面不理智的情况较少的,要你们打,你们只管拼命打,一定能打好,至多亦不会产生很困难的问题的。去年提出的拼命仗,就是指这种经过准备以后的死打。”在这种指挥风格的感染下,东北野战军就更容易采取“人海战术”对敌。</p><p>相对而言刘伯承和邓小平指挥的部队就更注重减少伤亡。早在1945年9月上党战役期间,刘伯承就特别针对战术问题下发指示,强调攻坚战“是一种精细而不痛快的技巧战斗,决不能粗枝大叶,用密集队形一冲了事。……当登城时,队形不应密集,以免过分伤亡。”(刘伯承《上党战役某些战术问题的指示》1945年9月5日)同时,刘还发明了伤亡评定机制,估计部队减少伤亡,据陈毅讲:“评定伤亡是刘邓部队创造的,每个伤亡的,大家给他评定,有的光荣的负伤,有的是不光荣的犯错误的。后来觉得不好,人家在前线打伤打死了,还犯错误,使人不满意,谁能知道敌人的子弹是有规律的呢?敌人的子弹都是不正确的。后改为评定战术,如武器的使用,加上伤亡的比例,看你的功绩大小。”(陈毅《华东一年来自卫战争的初步总结》(1947年12月30日)这就有利于军官战术素养的提升,以便在之后的战斗中减少伤亡。</p><p>

</p><p><p>中共作战绝非不顾士兵死活,徐向前讲:“随便叫下级和士兵去送死,那是罪恶”</p><p>那能不能说中共部队用了“人海战术”,就是为了胜利不把士兵生命当回事儿呢?这种说法完全不成立。中共的兵力并不富裕,所以他们才会不断发动土改来鼓动农村青年参军,才要不断改造国军俘虏去补充作战部队。因此他们不可能坐视自己的军队不断损耗而不管,更不会鼓励这种情况的发展。从已有的资料来看,几乎在每次战役总结中,都要批评某些部队因战术不当导致的伤亡惨重,仅针对采用密集队形冲锋的“人海战术”导致伤亡过大一项,批评就随处可见。</p><p>林彪、刘伯承、徐向前、陈毅等指挥人员也一直在向干部们强调减小损失的重要性。比如徐向前在1948年就强调:“一个新兵如果不加训练就拉上火线,那是送死战术。不讲战术叫士兵去乱冲,也是送死战术。一个指挥员随便叫下级和士兵去送死,那是罪恶。打仗是必须牺牲人的,但不能作无谓牺牲。”陈毅也强调:“成千上万的战士与干部放在我们手上去拼命杀敌,我们的指挥干部便负了一种严重责任。这个责任便是以较少代价求得更大胜利,如是我们才对得起人民的委托,才能应付长期战争。”无奈基层干部战术素质差的情况不是一两天能解决的,为了打赢近在眼前的战争,中共高层指挥官也就不得不将就着继续延用已被基层军官刻到骨子里的“人海战术”了。</p></p></p>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人海战术?SB才信。当年义和团对八国联军,兵力多少倍?怎么没见人海战术起作用?蒋光头打红军打解放军哪次不是N倍的兵力优势,怎么没见起作用?打不过不知道总结原因就知道乱编遮羞布,再打几次蒋光头都只有往台湾逃的份

6楼jingie

在整个国共内战期间

有记载,包括国共双方能够应正的“人海战术”,有2次

一次是是阎锡山,太原战役期间,阎锡山的军官团,以步兵方阵式的队列,对兔子进行攻击。

另外一次是塔山阻击战,国军在并不宽阔的战场上,最多一次一次性投入了1个团兵力,可说是人挤人的向前进攻~~


8楼yzglsl

倒是蒋介石不顾士兵死活,把别人当炮灰。当然,这样也满足了果粉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忧桑感

解放战争四年当中解放军和国军的兵力损失对比为1:3.13, 1:3.35,1:4.9, 1:26.56. 四年兵力损失总计对比为1:5.3. 国军如此的人海损失,很自然要去找些理由了。

失败者总要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不过国军对上共军的时候,很明显无论是装备还是经济条件甚至外援方面,国军都占着优势,这个时候还打败了,说自己不受老百姓欢迎总是有点不好意思,无奈之下只能祭出对手用了人海战术这个说法了。

9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