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朝鲜假社会主义的彻底暴露

涅槃新中国 收藏 1 562
导读:[size=14]论朝鲜假社会主义的彻底暴露 2013-8-19 据韩国《朝鲜日报》和SBS电视台2013年8月12日引述熟悉朝鲜情况的韩国政府消息人士的情报说,朝鲜政权大幅度修改了对党员的规范力度高于宪法和劳动党章程的《树立党的唯一思想体系十大原则》(以下简称《十大原则》),随后许多国家的媒体作了相关报道。本次除了把名称改为《确立党唯一领导体系的十大原则》外,还有一些重要修改列举如下: 修改后的第一条第3款从“保卫金日成同志树立的新无产阶级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改为“保卫由金日成同志树立

论朝鲜假社会主义的彻底暴露 2013-8-19

据韩国《朝鲜日报》和SBS电视台2013年8月12日引述熟悉朝鲜情况的韩国政府消息人士的情报说,朝鲜政权大幅度修改了对党员的规范力度高于宪法和劳动党章程的《树立党的唯一思想体系十大原则》(以下简称《十大原则》),随后许多国家的媒体作了相关报道。本次除了把名称改为《确立党唯一领导体系的十大原则》外,还有一些重要修改列举如下:

修改后的第一条第3款从“保卫金日成同志树立的新无产阶级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改为“保卫由金日成同志树立、领袖和将军发扬光大的最优越的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把“金日成主义”改成“金日成和金正日主义”,同时删除了“无产阶级专政”,第一条第4项中原来“为祖国的统一和革命的全国性胜利,为完成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伟业而斗争”的部分,也修改为“为祖国的统一和革命的全国性胜利,为完成主体革命伟业而斗争”,用所谓的“主体革命”代替原来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第四条中原先的“封建儒教思想、封建主义、教条主义等一切反党思想潮流”修改后,新增加了资本主义思想和大国尊崇主义思想,资本主义思想首次成为批判对象。还将该条中“伟大领袖金日成的教导”改为“党的方针和指示”,将以往领袖的领导改为劳动党的领导。

第六条中新增加了“彻底消除对个别干部的职权盲从盲动的现象及无原则的行动现象”,还增加了反对破坏党的统一团结,反对腐蚀的宗派主义、地方主义、家族主义等一切反党因素。

第八条中将原先的“用忠诚报答金日成的政治信任”改为“用政治觉悟和工作业绩来报答党和领袖的信任和关怀”。

第九条中将原先的“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唯一领导下”,修改为“党的唯一领导下”,并将选拔干部的标准之一的“对领袖的忠诚”改为“对党的忠诚”。

第十条第1款由“应在领袖金日成领导下确立党中央的唯一领导体系”,改为“应深化树立党的唯一领导体制的事业,并世代延续”,第2款增加规定“应将我们党和革命的血脉—— ‘白头山血统’永远延续下去”(白头山血统就是金日成家族血统,金日成曾经领导抗日部队在长白山一带展开抗日武装斗争,因为山顶常年积雪,他们又称其为白头山)。

辽宁社科院朝韩研究中心主任吕超对《环球时报》表示,朝鲜曾在2009年修改宪法和2010年修改党章规定时去掉“共产主义”一词,取而代之的是“主体思想”、“先军思想”等词汇,所以作为以广播及口头方式传递给老百姓的《十大原则》去掉“共产主义”一词也是有可能的,这反映了朝鲜在修改中坚持的一个统一原则。

从以上修改可以判断出以下结论:1、在淡化领袖的同时强调了劳动党的领导 2、放弃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事业 3、金氏家族世袭党和国家的领袖地位

以上修改显然也包含着逻辑混乱,比如‘白头山血统’永远延续下去,这等于规定了金氏家族的政权世袭制,朝鲜倒退为封建王朝的统治形式,这与第四条中反对“封建儒教思想、封建主义”和第六条中反对“家族主义”自相矛盾;另外,它既反封建主义,又反资本主义,还不要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那么“金日成和金正日主义”是什么阶级的政治指导思想?其政权是什么阶级性质?而且淡化领袖、强调了劳动党的领导,与金家血统论又是自相矛盾。这些逻辑混乱体现出朝鲜和其他所有失败了还在维持外壳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一个共性——国家意识形态的畸形,而且这些逻辑混乱当然主要不会是知识水平不行,而应当是对该国统治集团对民众进行欺骗以及现在各派别激烈的政治斗争的反映。

1989年东欧六国抛弃社会主义,投向资本主义都经过了激烈的政治斗争。不过朝鲜的情况又很有独特之处。它的社会主义搞得很失败,以自然资源丰富和比南方人少地多的优势,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只有韩国的十几分之一,但现在如果公然搞资本主义,其落后的国情以及与美日韩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尖锐对立的状况,很可能步民主德国的后尘,也就是被韩国吞并统一,所以朝鲜统治集团对公然走资本主义道路十分畏惧。如果中国公然走资本主义道路,凭借中朝传统的友谊和密切的联系,他们可以轻松跟随,最重要的是可保不被韩国吞并统一,朝俄关系远不如朝中关系,所以难有此效果。可是,中国以官僚走资派为核心的反动势力正在受到以工农为核心的革命力量的沉重打击,自江总开始的倒退之路正在破灭,不管几年前他们是什么打算,现在是此路不通,这样朝鲜在政治上就处于畸变的困境,居然搞起了封建世袭那一套。受苦于这种畸形政治体制和贫困生活环境的朝鲜民众,当然会反抗统治集团在治国安邦上的原地踏步和倒退。

朝鲜的困境有内外两个原因。内部原因有三个方面,政治上坚持适用于战争年代的党管一切的体制,甚至形成了领袖世袭、对内镇压的畸形变化。经济上实行高度集权的中央计划经济,分配上平均主义现象严重,以农业为例,1954年朝鲜开始全国性的农业合作化运动,大量组建农业合作社,1962年把农业合作社改为合作农场,合作农场内部形成了两级管理体制,即作业班和作业分组,推行高度集权的农业领导体系,这一体系形以后逐步完善并延续至今,“这种高度集权的农业管理和领导体制,在推行初期起到了促进农业生产力发展的作用。”①毕竟日子比革命战争年代越来越好过了。随着经济的发展,这种体制的弊端逐渐暴露,一方面“农业生产计划主要有中央主管部门制定并层层分解到地方各级单位,农民对种什么或不种什么基本上没有自主权,农村的生产单位实质上就是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的机器,成为他们的附属物。”②另一方面分配上平均主义现象严重“农民缺乏生产积极性,劳动效率并不高,怠工现象严重。农民宁愿把精力主要花在自留地(称“养鸡用地”,20至30坪)上,也不愿意在农场多干活。”③进入90年代,朝鲜的粮食产量急剧下降,又因自然灾害引发大饥荒,200余万人死于非命,这和中国上世纪60十年代的情况很相似。思想文化上不遗余力地宣扬金氏领袖的所谓主体思想和对其本人神话式的个人崇拜,对知识和信息的严格管控,自以为是、狂妄自大的仇外宣传等,导致人们的思想被糟蹋得很厉害。我国著名学者、打假人士司马南2012年应邀到朝鲜访问,在金日成广场百万群众大会的观礼台上私下说新领袖是“80后”,立刻引起翻译和其他几个朝鲜人的恐慌和不满,他们认为这是对领袖的不敬,朝鲜同志还说很多民众并不知道新领袖的年龄。多年来逃到韩国、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朝鲜公民超过六万,他们被称为“脱北者”或“逃北者”,还有的人在偷越边境线时被击毙,这些人是对朝鲜的畸形政治体制、贫困生活环境和法西斯式镇压的血泪控诉,他们通过出书、接受媒体采访、举办一些活动等形式,向世界说出真相。传闻2013年6月,韩国新任总统朴槿惠访华,在中韩首脑会谈期间,她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要求,希望中国能够保护脱北者。朝鲜农民知道粮食是国家的要害之一,因此用粮食生产这张牌逼统治集团改革,据一位中国北大学习国际关系的女学生2012年的朝鲜旅行心得记载,“5-7月份农忙季节全国开展轰轰烈烈的支农运动。农民全天干活,城市里的人周一到周四做本职工作,周五至周日支农活动。不管是高级干部,军人还是普通市民,均要对口支农。”可见粮食问题把统治集团拖累得之厉害。民众的反抗可能是公开的、也可能是秘密的,可能是直接的、也可能是间接的,可能是积极的、也可能是消极的,可能是大规模集体的、也可能是零散的,可能达到了高水平阶段、也可能还处于低水平阶段,总之,反抗一定和压迫形影不离。这位女学生的旅行心得中还有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朝鲜竭力展示的(平壤)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背面,很容易(让人)察觉到经过雕琢之后的拙劣痕迹,平和的景象之下仿佛隐藏着一个惊人的阴谋”。

朝鲜困境的外部原因主要是长期受到以美帝为首的军事集团的封锁包围。

困境中的朝鲜统治集团不得不在上世纪90年代大饥荒之后,以农业为突破口开始了经济体制改革。1996年农业改革的主要措施包括,对土地实行分组承包,并不断缩小“组”的规模,还有合理计划、超产自留、余粮可卖等,同时还改变了计酬方法,用“以量计工”取代了“按时计工”,这些措施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④朝鲜还学习借鉴中国经验于1992年,在处于中、朝、俄边境的罗津——先锋地区设立了称作“ 罗津——先锋自由经济贸易地带” 的经济特区,以后又设了几个经济特区,但都远没有达到对外宣传的预期目标,腾讯网新闻中心“今日话题”栏目2012年2月17日文章分析,其经济特区失败原因有三个:1、不开放,特区被铁丝网、电网和哨兵包围;2、不放权给地方,政策反复多变;3、设立经济特区的目的不纯,中国设立经济特区,最重要的目的是为改革开放寻找经验,而朝鲜当局不过是为了赚取一些外汇罢了。 “2002年,朝鲜明确取消覆盖全民的配给制,并提出创建集市。但是,此后逐渐繁荣的市场经济引起了朝鲜某些领导人的不安,2005年,朝鲜下令取消市场开放措施,恢复配给制。”⑤“2002年7月,朝鲜实施了大幅调整物价和提高工资,被称为《经济管理改革措施》。措施主要内容有:(1)废除大米和玉米配给的补贴;(2)削减国家优惠(免费提供部分);(3)针对价格上涨及时调整工资。以及一直不征收住宅使用费(房租)、电器费、水费等开始收费。教育和医疗还维持免费。从制度上废除1980年代后期开始的最低生活保障体系。彻底贯彻社会主义分配原则(根据能力劳动,根据劳动分配)。”⑥还有的触及军队特权利益的改革措施,比如扩大企业的自主权,因军队反对而难以实行。2004年初开始了以家庭为单位的承包试点,这和老挝1989年效仿中国根据农民自愿实行家庭承包制比还是晚了许多年。总之,朝鲜经济改革进程一波三折,进展缓慢。

我们可以把我国在邓小平同志领导下,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改革开放前十年作为样本,来分析朝鲜式经济改革步履艰难的原因。“一个国家若要启动全面的社会改革,首先需要做好内外环境上的铺垫准备,其中最重要一点是做好思想解放工作”⑦,1978年根据《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文章,在中国共产党内外公开展开了一场围绕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这场思想斗争最后以极左派失败、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而结束,从而批判了“两个凡是”的错误思想,把党的工作重心转到经济建设上来。而“朝鲜在尝试经济改革之前,并没有推行彻底的思想解放运动,百姓的思想中‘主体思想’和‘先军政治’仍然占据绝对统治地位。长期以来,朝鲜(党)从上到下对主体思想绝对崇拜根深蒂固,难以破除。”⑧在邓小平同志领导下,当时的中共还在实践中认识到了******和经济体制改革的关系。“经过‘文化大革命’后,中国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国家百废待兴,人民要求发展经济、改善生活的愿望十分强烈,广大人民群众包括各级干部具有自觉推行经济体制改革的内驱力,以经济改革为先导,以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为价值目标的改革具有广泛的、共同的群众基础,付出的改革成本最小,既能保持政治上的稳定,又能将政治体制在经济体制改革中渐进地、理性地推进”⑨,中央因势利导开启经济改革进程,在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对企业用多种形式把所有权和经营权分开,以调动企业积极性,组建企业集团,把货币发行公司式的银行真正办成有大量商业活动的银行,对价格和工资进行改革等等,对整个经济坚持计划调节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方针,分配原则实行按劳分配、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的社会主义分配原则。他们还认识到******虽然不一定和经济体制改革同步进行,但也要配套进行,不然落后的政治体制会阻碍经济体制改革的进行,甚至会使经济体制改革失败,因此他们还确定了******的指导方针、目标和内容,并付诸实践,比如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积极探索和推进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加强党内监督、尝试党政分开等等,虽然和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领导的党一样,也没有探索出一条成熟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体制,但毕竟在理论和实践上有许多进展能配合经济改革。而朝鲜尽管“有意识地调整思路,呼吁‘摆脱落后的思考方式和工作态度’,要求全体人民进行大胆‘变革’和‘新思考’,谋求最大经济实利,但是朝鲜最高权力父子相承的模式,决定后继的领导人几乎没有意识形态改变的弹性空间去解放思想破除旧习,为市场经济改革(经济部分引入市场机制)呐喊造势,施行打破现有体制的新政。朝鲜领导人在先前政治遗产不能动摇的前提下展开的改革,只能是有意识地选取局部经济领域小打小闹,零敲碎打,在封闭独立的体系上嫁接的改革也注定是在水土不服环境下的畸形果实,不可能真正结出丰硕的果实。”⑩真正是政治根基纹丝不动,经济革新只能零敲碎打、一波三折。增强经济活力、改善民众物质生活的经济改革一定会提高民众的活动能力,民众对现实利益加强追求,会削弱对抽象的“主体思想”的崇拜和夸大的领袖的崇拜,从而降低统治集团的控制力,在这种情况下,朝鲜第三代领导集体修改《十大原则》,试图加强自己的控制力,而这样又会增加旧思想、旧机制、旧人员对经济革新的阻力。所以,朝鲜第三代领导集体应该开明一些,减少一些自己的特权,增加一些党内外的民主,以换取经济改革能比较顺利地进行,使自己的国家能早日摆脱困境。

对于朝鲜劳动人民(当然包括有益的脑力劳动者)来说,寄希望于特权阶级的改良,得到的往往是失望。从历史上看,朝鲜民族是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的,是英勇善战的,比如古代多次著名的农民起义,近现代多次著名的反侵略战争。当然时代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正如一位叫做“雷米特大陆”的网友所言: 在现在的军事技术条件下,在缺乏外力支持和部分正规军做基础的情况下推翻政府是很难的。比如现在有脑电波接收解读仪器,可以监控人们的思维活动,有侦察卫星等,各种武器的杀伤力也越来越大,甚至很隐蔽,但如果组织得好,掌握的知识信息多,民众仍然可以革命成功。比如朝鲜有一百多万军队,民众完全可以争取一部分的支持,总不能大多数人却对美国著名导演奥利弗·斯通所说的“混蛋”统治者们彻底俯首帖耳吧!至于外部条件现在倒有一个好情况,那就是中国大陆正在发生的新社会主义革命。通过这次革命,一定能够击败新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统治,大陆有希望开始建立成熟的社会主义两权分立的民主政治体制,之所以强调“成熟”,是因为它应该是一种长期稳定的、科学有效的社会主义民主体制,从而完成革命先辈因时代的局限、时间精力有限而未尽的事业,这样朝鲜劳动人民就有了一个很好的外部条件,到时候中国通过强大的综合国力和自己的两百万左右的朝鲜族公民,一定能够有力助推朝鲜的民主政治进程。还有一个积极的外部条件,就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韩国,它无疑对朝鲜民众有着巨大影响力,但韩国如果吞并统一了朝鲜,对社会主义中国来说可能主要是不利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②③④引自《朝鲜农村政策调整:回顾与思考》汪亭友 中国人民大学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所 2005年

⑤⑦⑧⑩朝鲜式经济改革为何步履蹒跚 搜狐新闻 世界观栏目第298期 2012年7月

⑥朝鲜经济改革进程一波三折 面临经济紧缩威胁 作者:三村光弘 2011年12月19日

⑨论邓小平的******思想 作者:彭守青 2010年7月7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