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保卫战指挥官陈颐鼎:抱树桩打日军坦克


南京保卫战指挥官陈颐鼎:抱树桩打日军坦克


陈颐鼎将军授将后的英姿。

南京保卫战指挥官陈颐鼎:抱树桩打日军坦克


解放战争被俘后从解放区发回的肖像照。

南京保卫战指挥官陈颐鼎:抱树桩打日军坦克


年老后在南京生活的陈颐鼎。

南京保卫战指挥官陈颐鼎:抱树桩打日军坦克


家人的合影,前为夫人丁志凡,后排左起:大女儿陈家珠、二女儿陈家英、儿子陈万中。

陈颐鼎,南京保卫战少将旅长。他曾指挥过南京保卫战中“最惨烈一战”;南京城破之后,他经历了泰坦尼克号式的凶险,侥幸逃生;在余下的抗日战场上,他奋勇杀敌,经历了国民党正面战场上几乎所有战役。

抗战胜利后,是这位来自江苏宿迁的将军率部登岛,从日本殖民者手中收复失散半个世纪的台湾。更鲜为人知的是,解放后这位堪称“二十世纪中国最具传奇色彩的将军”,一直默默生活在对其有特别意义的南京城。

明天,12月13日,南京保卫战75周年纪念日。在这前夕,将军96岁的遗孀携3个子女接受记者独家专访,首次讲述陈颐鼎以及他记录的“将军的战争”。

专题:南京大屠杀75周年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将军的“战争”1

南京保卫战中 他指挥了最激烈的光华门战役

每天早上起床,96岁的丁志凡头一件事便是进到厨房,倒一杯开水,然后走到客厅丈夫的遗像前,恭恭敬敬地供上。过去的18年,除去一年少有的不在家的那几天,这位朴素的中国女性一直坚持着这样的仪式与纪念。

照片中那位老人名叫陈颐鼎,他确实足够值得纪念。

A 1937年12月1日的南京城:弥漫着冷清、恐慌和压抑

陈颐鼎没想到战争形势如此直转急下。从“八一三”淞沪会战的战场撤下来之后,他调防镇江,任镇江警备区司令。这个时候他想起了尚在南京城的新婚妻子,他首次觉得“首都”可能有危险,于是向南京来了一封信。

“你们要离开一下了”,少将旅长在信中对妻子说。“他那个时候紧张,几天都不能睡觉”,丁志凡记得清楚,但丈夫还是持有军人谨慎的乐观,“他让我不要走远,就在附近农村躲一躲,最多3个月就可回来。”

丈夫少有的紧张让年轻的丁志凡一下慌了神。此前,即使在惨烈如淞沪会战的战场上,战火硝烟中指挥的丈夫笃定如常,她没有看到他有一点紧张。

“那个时候人年轻,不懂事,我还从南京跑到吴淞口去看他”,一路丁志凡所见,全是战火中的废墟:树全被炸弹劈开,马路也炸没了。“我在一个营部等了他一天,中间有人给我送了一碗炒饭,干得不得了,吃不下去”。

晚上,丈夫终于得空从前线指挥所下来,两人没聊几句,便要把丁志凡连夜送走,因为战事太紧。“你回南京安心等着,不要慌张,南京肯定没有事”,陈颐鼎说。

丁志凡幸亏连夜离开了战场,后来丈夫告诉她,她走后不久,那座营房就被日军的炮弹夷为平地。

收到丈夫来信之后,丁志凡简单收拾了下,慌乱中赶到了尧化门车站。身怀六甲的弟媳妇带着一个孩子与她同行。“车站全是人,听说日本人要来,大家都很紧张,来了一辆车就拼命往上挤”。

丁志凡记得那天是12月1日,南京那阵子又下雨、又下雪,街面上弥漫着冷清、恐慌和压抑的气氛,街面上的店面全都关门,老百姓来去匆忙。“有钱的人早就走了,都到重庆、武汉什么地方啊,留下来都是没钱的老百姓。”

顺着人流,丁志凡和弟媳三人逃到了合肥附近一个叫陆家畈(音)地方。不定的时局中,年轻的丁志凡惶惶度日,一边想方设法地维持生计,一边努力地打听来自南京的消息。

大概1月份的时候,最不好的消息传来:“南京不得了了,长江都漂满了尸体,很多人想回南京都回不去了!”起初丁志凡还不相信,怎么可能长江里全是尸体呢?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