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说文解字解读《重塑中国文明起源的模式》

颉强 收藏 1 213

“说文解字”解读古代历史,《重新建立中国文明起源的模式》是重要的思维模式。这里“说文解字”并不是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的字义解读的方式,而是研究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和解读黄帝时期的方式,解读中华民族的历史和文明。

“研究中国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透过这些史前古代文化遗址可以解读到许多重要的文化信息,但是作为中华民族的文明起源的论据,尚且有些不足。若干考古学文化遗存的信息分析,中国的文明是从農业文明发展的基础上产生和形成的。距今万年以来,中国就已经出现清晰的農业文明的印记,清晰的发展轨迹,也就是史书文献记载的神農时代。

在公元前5000年的仰韶文化时期已经有了锄耕農业和畜牧业的分离,半坡人掌握了粟的耕种技术,河姆渡人掌握了水稻种植技术。仰韶文化遗址发掘了陶制和石制的纺轮,丝织业起源于中国的史前时期。史前虽然没有文字,但是陶器上符号和图纹,传递一些史前先民的重要思想。如对豬的生殖能力的向往和期盼,性文化的标志符号较多。一些陶器、石器、玉器等文物的出土,表述了史前先民的生活状态和文化状态,并不能看出史前重大文明形态出现。但是黄帝时期倉颉創立了文字,恰恰承载了黄帝时期的重要历史事件和文明的含义。对史前的先民也概括性的表述。

“農”字释义,中国古代的思想意识—“天圆地方”,“天”为○,“地”为囗,天表示阴性,地表示阳性。“十”:开辟,刀杀之意,红十字,十字架。十囗成为“古”—指辟地之时,十囗成“田”,“曲”:三田组成,指大量田地。曲辰为“農”,大量田地诞辰。“神”:示申,示:表示、展示,申:愿望、希望。神農:对農业愿望、寄托、希望之意。“神農”也就是黄帝以前的史前时期从事農耕先民的统称为神農时期。也就是“泰皇”。

“女娲”:冎:骨字头,“呙”:冎人,也就是骨肉分离,指女人生养、分娩。女娲就是史前母系的统称。也就是“天皇”。乾:表示天,也就是母系,史前女性的总称。

“伏羲”:伏豨形声父系,也就是史前的父系统称。也就是指“地皇”。坤:地、帝,天子也就是父系,史前男性总称。

“巢皇”:史前建造房屋先民统称。“燧皇”:史前利用钻木取火的统称。。。。。。

“三皇”:三:泛指许多,“皇”:白王,白:空白,没有,“王”:旺,兴旺之意,“皇”:从没有到兴旺,也就是为人类兴旺做出贡献的人的统称。神農、伏羲、女娲、巢皇、燧皇等均为史前的“三皇”。

文字是解读中国古代历史形成重要工具,文字解读中国文明的依据,文字是解读黄帝时期文化密码的唯一重要的钥匙,文字是解读中国“龍”文化的依据,文字也是解读中国文字起源最好方式。文字的字形虽然是逐步演变,每一次文字的演变都是遵循文字演变的规律,文字演变历史是一脉相承的历史线索;论证了倉颉創立文字以及演变解读中国古代历史、中国古代文明、中国古代文化等具有重大意义。说文解字不是一味地解读甲骨文、籀文等,也就是解读如今繁体字和简体字,解读具有代表性的典型的文字的甲骨文如“龍”字,解读历史格局和重要的作用,说文解字为重塑中国古代历史做出应有的贡献,揭示出中国文明在古代世界独树一帜的基本性质。这些新的思考角度、新的视野的逻辑、新思路的推理、新理念的验证,没有绝对的权威,没有固定的定式。考古学、历史学、文献学、逻辑学、文字学、语言学等,只要符合逻辑推理,时间和事件相对应,否认历史也需要一定的理由和论据。臆断、杜撰、狂妄不是科学的学说态度,愚蠢的固执,盲目的妄自尊大,不能客观的尊重古代先哲的智慧和思想,是不配成为重塑中华民族的古代历史,探索中国古代文明的起源,无法理解中国文字的蕴涵的智慧和善恶慧眼。

上世纪中国新兴的考古学取得了辉煌的成果,但是考古学与探索文明的起源和文字的起源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时代上错位,历史事件上难以对应,而“说文解字”正好可以弥补这样的缺陷。考古发掘的许多重要古代文化遗址,可以解读古代人类生活背景、经济文化等重要信息,借助这些文化遗址中得到的信息,解读中国古代文化发展的轨迹和历史背景,以及先民的生活状态。但是发掘众多的古代文化遗址中,如何解读这些文化遗址的信息,而这些文化信息对重塑和验证中国古代文明、历史、文化起到哪些重要的依据作用。中国文化发展是以農业文明为轴线,中国社会文明形成是中国政治文明的形成。

政治文明肇始于黄帝时期,在黄帝时期中华民族历史上发生了一件最为重大的历史事件--《黄帝战蚩尤》。

“说文解字”黄帝时期的涿鹿之战、阪泉之战。说文解字解读倉颉創立文字,象形文字的真正含义。说文解字解读嫘祖发明的丝绸文化,巾帼文化指女性文化对中国古代文化起到的重要作用,“纸、秖、帋”在黄帝时期不同用途,反映了不同的文化领域。说文解字解读中国特有的龙文化,理解“来龙去脉”“群龙无首”的含义,“龍”的字义分析。说文解字解读中国历史的形成,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悲壮的《打尤史诗》,也就是抗击动物灾害、自然灾害、社会制度灾害的悲壮历史。说文解字解读中国模式的文明,以及中国模式的文明就是除恶扬善的文明含义,这也是社会文明的形成共同抗击动物灾害的结果,抗击动物灾害—虫害—野猪之害,这就是《黄帝战蚩尤》的历史事件。

20世纪80年代红山文化、良渚文化、河姆渡文化等人类生活状态的遗存的面世与研究,将这些文化遗址揭示了怎样的文化信息,与中国文明起源存在什么样的逻辑上联系。中国文明起源与中国的文字起源密切联系,离开了文字的研究,只有从一种臆断进入另一种臆断,也就是一种矛盾引发另一种矛盾,并不能解读中国文明的真谛。考古学探索文明起源,至今方兴未艾,但是终究无法真正论证文明起源的有力论据。在这个长达80年的考古探索过程中,有许多著名的大家,先辈的亲身实践和引领,实际上至今没有实质性的突破,根本的缘由,考古学得到的文化遗址,无法论证时间上的文明起源,而且对中国文字的研究重要性被忽略,文字与文明时代相互对应,事件可以相互印证,文字本身就是承载文化信息和文明信息,文明的起源与权威、泰斗其实并没有直接的关联,文明起源只与史实关联。泰斗和教授只是起到了误导的作用,与中国文明的模式越来越远。

中国的文明起源就是《黄帝战蚩尤》,蚩尤就是野猪,涿鹿之战就是中国文明的起源,就是中国历史的起源。这些重要的信息融于中国的文字之中,举一个“字”起源“家”,“家”:宀豕,指活着的豬,“冢”:冖豕,死了的豬,黄帝“陵”,蚩尤“冢”,蚩尤被杀,也就是指蚩尤冢—死了的豬。“它”:家匕,豕被杀为它,泛指一切动物均为“它”。

黄帝时期就是中国的文明的起源,倉颉創立文字系统是黄帝时期一个时代特征的史实,創字承载中国五千年前黄帝时代是中国文明起源的重要文化特征,虽然文字历经五千年的演变,成为今天使用的文字,虽然字形的演变,但是每一次文字的字形演变不是胡乱的自創,而是遵循一定的文字演变的规律如简繁的演变和简体的形声代替复杂的形声字。说文解字解读黄帝时期的历史和文化,也就是解读文字的字义方式—会意。解读文字蕴含的黄帝时代的文化信息,在没有违背考古文化遗址矛盾的是中国的历史,把中国的黄帝时期和倉颉創字定性为“传说和神话”,就是间接否认中国的自己的历史和文明,是典型唯心主义的世界观、历史观的态度。科学自然来不得半点虚假,实际上现代没有一个真正理解倉颉創字的人,是现代人的愚昧和无知,这不是最大的危害,最大的危害源于中国的权威学者们对历史的无知,对文字的无知,自以为是,无知而狂妄,为无知而固执,为无知而无知,为无知而虚伪。中国文明的起源是历史学、文献学、考古学、哲学、人类社会学、地理学、政治学、逻辑学等所有人文科学的起源,文字是中華民族的大智慧,不是任何一门学科可以垄断的,霸占的,只要充分可以论证的只有倉颉創字学建立中华民族历史的框架,以考古学,文献学和历史学可以作为辅助论证和验证,逻辑学,推理学是论证的推理方式。任何妄自尊大,自以为是的研究态度只是徒劳无益的。

中国历史可以分成“史前”和“史后”,中国的历史起源是《黄帝战蚩尤》,恰恰中国文字释义解释这段历史,倉颉創字与中国文明起源是都是黄帝时代的文明的产物,并且相互印证。这种解读中国文明的形式是研究中国历史的形式首创,考古学和文献学从时代上难以与历史同步,也就是考古学和文献学难以成为有力论据的重要缘由,人为的对应模式难以成立,如龙山文化对应于黄帝时期,二里头文化对应于夏代是不严谨的研究方式。考古的局限不是滞后于黄帝时期,就是超前黄帝时期,真正的黄帝时期是人们意识中已经确定的历史时间段。黄帝时期以前的历史(史前)的文化主要是借助考古材料补写的中国早期文化形成和发展史成果。自黄帝时期的历史既然出现了文字,说文解字就是准确的解读黄帝时期的历史为主要轴线。一方面超越了以文献为阐述对象的历史学的研究范畴和研究能力,同时借助考古学发掘的文化遗址作为佐证。在传统历史学中掌握了发言权,强化了考古学在历史学、文明学、文化学、人类社会科学领域中的相对独立的地位,成为了一门相对独立的论据;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考古学的独立性,但不是孤立性,结合文献学和说文解字解读历史的方式方法,论证中国文明起源。

中国文明起源的重要时期就是黄帝时期,解读黄帝、蚩尤、倉颉、龍等字的字义,形成了黄帝时期阶段的重要轮廓。《黄帝战蚩尤》是人类第一次有效地、大规模的抗击野猪灾害的运动。蚩尤被杀,尤匕为“龙”,“龍”字进一步解释了蚩尤为长肉,匕首,碎尸的结局。阶段性特征和规律性的过程中,还愈加关注这个时期的历史文化遗产是中华文明的物质基础和思想源泉之一等重大社会历史文化问题,开始对中华文明核心价值体系的建构有所贡献,展现出考古学发现创新与研究创新对于理解一般社会进化的理论价值。

甲骨文龍的几种写法

离开了中国文字分析,就不能真正地解读中国历史,研究中国文明、历史、文字,丢失了立脚的基础,不超越先人研究文字的方式,就会落入圣人文化、权威文化、帝王文化的俗套,不能将文明研究,历史研究,文化研究综合起来,全方位的研究领域,引向深入,并且相互印证。如果说中国文字被神话,被传说,其实是间接的否认倉颉創立文字的史实,从而进入唯心主义历史观的盲区,起到否认和破坏研究中国历史连续性和真实性,否认中国文明起源的斗争灾害的性质,否认中国古代已经形成的文明与文字的必然联系。最终中国的历史、文明、文化、文字等一切人文文化形态被虚无化,也就是回到“中国东周之前无历史”的怪圈,永远成为不可解释的谜团。说文解字并不是解读不存在的古文字,而是解释当今正在使用的文字,以及文字的繁体字和可见的甲骨文典型文字如“龍”,可以这样认为现在使用的文字的最早起源,应该源于倉颉創字的体系,倉颉是黄河流域的传说,也是与“黄帝战蚩尤”的历史事件密切关联,所以文明的时间、地点、事件的轴线以黄河流域和黄帝、蚩尤、倉颉为历史概念的突破口,还原历史。

谈起文明起源,我们一些学者就会立即从神权与王权的视点来观察,其实这就是研究中国文明的误区和歧途,是研究中国文明的大忌。中国古代从村落走向王国乃至帝国之路是文明之路?我们凭什么说中国从农业文明走过来,一定经历王国和帝国时代呢。農业文明的文化遗址象河姆渡文化、良渚文化、仰韶文化、红山文化、龙山文化等,这些文化与公元前3000年黄帝时期存在什么样的关系。农业文明最大的矛盾和冲突主要是不太发达的農业生产技术与动物灾害、自然灾害的斗争历史。中国历史进入农业文明时代,就是如何解决动物灾害和自然灾害的矛盾。并不是忙于建立宫殿、城市等,提出了黄河流域和长江中下游及西拉木伦河地区的诸考古学文化,就说中国已经迈入了文明时代,证据何在?推理何在?学界前纷纷进入盲目的臆断和主观武断,或者拿国家研究机构,当代权威、泰斗、大师的名头,在编造中国文明起源的故事,这种研究中国文明的方式是百害无一利。

中国文明的起源与農业文明的起源、形成、发展具有分割不断的关联。离开農业文明的特性空洞的谈论中华民族的文明的起源,是不会有成果的。文明属于意识形态的范畴,文字是意识形态的载体,所以文字是文明的标尺是没有疑义的,也不容怀疑的。有的学者要问:是不是没有出现文字的一段历史时期,就不可能出现文明,当然不是。说明出现了文明的意识形态,借助其他物质的载体,告诉了文明的形态,例如建筑,金字塔等另一种文明状态。考古是发掘古代的文化状态,古代人类的一种意识形态,意识形态的文明又是通过重大的历史事件表现出来,文字也是“传说和神话”的历史事件的载体。有了文字才有了信史!

解读考古的的文化遗址,虽然具备考古的专业知识,但是研究文化遗址表现出的文化形态是需要大量的人文科学知识思考的,不同的思考角度,得出的结论不一样。例如红山文化的遗址,出土的大量的玉器,有的是豬形,有的龟形,有的鸟形等等。这些玉器传递什么样的信息,这些与我们的文明探源又有什么样的联系。首先:玉器豬形,说明了古代人类对“豬”这样的动物,有一种特殊的意识,制作成为C形,圆形的寓意是什么。中国的传统的俗语:天圆地方。天为○,地位囗,○喻指母系,也就是豬形玉器是繁殖能力的崇拜。有的人称为玉猪“龙”,“龍”纯粹是一种意识形态的载体,“豬”是不是“龍”许多学者表达自己的看法。红山文化早于黄帝时期,其实“龍”是典型中国人的意识形态的文化产物,也是文字创立时期的特定产物。红上文化的豬形玉器,是豬形,因为玉器的鼻子是扁平状,这就是豬形的特征。自古“鼻祖”一词,古代人们判别动物的种类以鼻子来作为判别动物种类的标志。而且具有两颗獠牙的暗纹。獠牙的暗纹在其他地方的饕餮纹中有所类似。饕餮也是豕首的动物。有的人则是唯恐天下不乱,臆断为胚胎、熊等形状,没一点辩证的逻辑思维,没一点辩证唯物主义的态度,这里笔者不需要对此胡言乱语的言论进行驳斥。

中国的文明学术建立在古代農业文明的基础上,野猪曾是人类的仿生学的参照主体。人类生活常常寻觅食物,并从来没有耕种植物。農业文明首先需要发现人类可以食用的五谷,而且这些谷物有利于人类的耕种。人类这些農业的基础知识,就是通过观察野猪的食物结构,观察植物生长的规律,逐步形成了中国人类的農业文明,现代人称之为仿生技术。大肉指猪肉,大师也就是指以猪为师的仿生技术,大字也就是以猪为参照主体創立的文字体系。中国畜牧业的形成,野猪具有旺盛的繁殖能力,人们可以捕捉小猪,圈养起来,长大了成为食物的补充。野猪是凶悍、贪吃、粗暴的动物,一旦长成成年野猪,人类再进行捕杀就非常困难。“租”:禾且,也就是農业耕种起源于“豬”,形声豬。“头顶一颗珠”,豬和珠形声,也就是喻指人类農业文明起源于仿猪学。

人类发展農业就需要开荒辟地,刚开始人类如何开辟田地的无法推测,但是炎帝时期,就是借助火耕开辟農田。炎帝出生在黄河流域,少典:也就是不发达地区,火耕是炎帝的特征。只要史前以火耕开辟農田的都称为炎帝,为中国的農业经济发展体系做出了极大贡献。但是炎帝的世代火耕造成两相严重的不良后果:一、炎帝火耕,大面积的植被被烧毁,而且世代如此,造成黄河流域的生态环境的变得恶劣。历史的来看,研究五帝时期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就是尧舜禹时期,黄河流域不是干旱就是洪水,伴随着龙卷风,这些自然现象与炎帝时期的火耕开荒辟地的生态变化的关系。二、炎帝火耕造成动物栖息地的变迁,因为森林被破坏,动物无藏身之地,但是促进一种动物的群落的旺盛,这种动物就是野猪。史前成为古天子,也就是自然形成的意思。又称为“九黎”,九:很久以前,很多,黎:黍勿,以黍为食物。旺盛的繁殖能力和凶悍,成为人类農田的常客。《诗经。魏风。硕鼠》记载的硕鼠的灾害,和野猪成为的灾害及其相近,硕鼠很有可能就是指的野猪(笔者坚信)。人类的農业发展,野猪的群落不断的壮大,最终成为动物灾害,而且人类对待野猪寻找不到有效的治理方式,只有希望另外寻找可以安于耕种的乐土、乐国、乐郊,但是没有一处不受到野猪的侵害。《史记》上称为“神农世衰”“九隅无遗”,人们只有“咏叹永号”。

黄帝时期,野猪仍然成为農业的最大灾害,几乎无法耕种,种子下地,野猪给你吃个不剩,接近秋收的时候,野猪更是吃的足足的,野猪称为蚩尤。黄帝时期发明了一种轩辕的车子,其外形类似“囚”字,外面用木头或者竹子制成的框架,里面人躲在里面,而且可以移动,专门用来对付野猪的,并且组建了专门对付野猪的队伍(軍隊),练习对付野猪的办法,使用木棍、戈矛釜芾等武器,进行了大规模的斩杀野猪的运动,这就是中国的文明起源的历史事件《黄帝战蚩尤》。

《通鉴外纪》卷一《黄帝》

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弗能征。轩辕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蚩尤为最暴,莫能伐。……蚩尤作乱不用命,轩辕征师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蚩尤为大雾,军士昏迷。轩辕作指南车,以示四方,遂擒蚩尤,戮于中冀,名其地曰绝辔之野。诸侯咸尊轩辕,代神农氏为天子,是为黄帝。

在承认人类社会一般发展规律的前提下,探究中国古代社会的独特结构和传统,关注现代中国源自古代中国農业文明的独特发展道路,提炼出具有独特价值的中国文明起源模式—仿生学:就是中国古代文明起源的特点,核心是仿猪学的发生与发展、完善与成熟。着重探讨的是精神生活和社会秩序问题,目的是追寻特殊的制度在古代中国历史中的作用。仿猪学的发生与发展、完善与成熟是中国古代社会的独特经历,是中华文明的核心特色,也是中国文明起源的基本脉络。中国仿生学模式的开启中华民族的农业文明,伏羲創立的八卦,黄帝时期創立了文字,开启了中国除恶扬善的社会文明核心内涵。

中华文明的传承素有师承传统,中国五帝时期,也就是沿袭了黄帝时期的除恶道德准则。除恶就是大善。立善必须除恶,黄帝时期的“恶”,就是蚩尤之乱,也就是野猪之害,尤匕为“龙”。“龍”:进一步解释了“龍”字的含义。龍:立月、匕首、己彡,释义为长肉、杀头、碎尸的蚩尤,蚩尤就是野猪是“亥”,形声“害”。“龍”形声“農”,農害,也就是指害虫。“害”:宀青口,宀:“家”字头,青头,口,“家”:宀豕,也就是活着的豬。“冢”:冖豕,也就指死了的豬。“死”:歹匕,也就是罪恶被杀。“它”:家匕,也就指可以斩杀的动物。“虫”:古义指野兽,也指野猪。“中”:丨虫厶,“丨”用棍子杀。虫厶:也就是指动物的灾害、祸害、灾难、罪恶、贪婪、凶残、粗暴、愚蠢等一切反面之意。“史”:乂虫厶,乂:斩杀,铲除罪恶开辟中华民族的历史。“吏”:丈虫厶:丈:打仗,管制之意。“禹”:有人大禹就是一条虫。其实治理虫厶。“風”:虫厶的罪恶。如龙卷風。“龍”卷风,龙尾扫地,大禹治水,龙尾扫地就是指龙卷风过后,大雨倾盆,洪水泛滥。龙尾就是猪尾,摇动的样子类似龙卷风,所以称为龙尾扫地。

尧舜禹时期一直被干旱、洪水、三苗动物灾害困扰,尧舜禹一直尊奉黄帝时期除害灭灾的思想。“尭”:垚兀,“垚”:三土堆砌,“兀”:“尤”字不出头,也就是指尭为了除害,尽力不让动物灾害和自然灾害出头。抗击洪水猛兽、抗击干旱龙卷风等自然灾害。也组织抗击三苗(野猪)的动物灾害。“舜”:爫冖舛,爫冖:受,“舛”:劫难之意。“舜”:也就是多灾多难的时代。洪水、干旱、龙卷风、三苗灾害,每一件灾害都危及人民生命安全。“禹”:大禹治水是中国历史上真正制服洪水时期,大禹采用了疏导的方式开辟了治理洪水的有效措施。“禹”:治理虫厶,管制虫厶。大禹彻底平息三苗灾害,也就是平息野猪灾害。五帝时期灾害与炎帝火耕的环境、生态的破坏,造成后世自然灾害和动物灾害的直接原因。

《大戴礼记》卷第七《五帝德第六十二》

宰我问于孔子曰:“昔者予闻诸荣伊令,黄帝三百年。请问黄帝者人邪?抑非人邪?何以至于三百年乎?”孔子曰:“予,禹汤文武成王周公,可胜观邪!夫黄帝尚矣,女何以为?先生难言之。”宰我曰:“上世之传,隐微之说,卒业之辨,闇昏忽之意,非君子之道也。则予之问也固矣。”孔子曰:“黄帝,少典之子也,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彗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治五气,设五量,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罢貔貙豹,以与赤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行其志。黄帝黼黻衣,大带,黼裳,乘龙扆云,以顺天地之纪,幽明之故,死生之说,存亡之难。时播百谷草木,故教化淳鸟兽昆虫,历离日月星辰,极畋土石金玉。劳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生而民得其利百年,死而民畏其神百年,亡而民用其教百年,故曰三百年。”

研究中国的五帝时期的历史,这段话其实黄帝时期的抗灾历史取得的文明时代延续到大禹时期,黄帝到大禹时期延续近一千五百年。三百年的“三”,也就是指好几百年。倉颉創立文字承载了黄帝时期的历史,中华文字体系的每一个“字”都蕴含黄帝时期的事件,所以解释“字”义,必然回归到黄帝时期,诠释每一个“字”的字义。学说研究最为忌讳的是所谓“圣人”崇拜,在古代历史面前没有“圣人”,只有倉颉可以称为先哲。先哲为学说研究者提供思考的方向,倡导学者独立思考、独辟蹊径、实事求是地进行中华文字学术研究态度。正因为如此,首先研究中华文字創字的思路,倉颉創立文字不仅仅历史文献的记载,而是倉颉自创的表意,说明历史上有人利用辨析字义释古的方式。“倉颉”:倉:人启,人类启蒙心智,颉:吉首,吉利开头之意。象形文字:参照“豬形”創立的文字。倉颉創立的文字就是仿豕学的成果,现代人不能证明,自然也否认不了。即使是所谓的“神话和传说”,也是創立文字后的事情。研究倉颉創立文字以后,才能借助倉颉創立的文字解读黄帝时期的历史,这有这样才能建立中华民族历史的框架结构,这就是研究中华民族文明历史的新模式。

中华文字与中国文明起源联系起来:事件就是《黄帝战蚩尤》,为什么黄帝战蚩尤是中华文明的起源,首先解释蚩尤就是野猪,蚩尤:蚩:屮虫,屮:草丛之意,虫:野兽,蚩:出没草丛的野兽。尤:疣猪。中国史学界一直以黄帝时期作为中华民族的历史起源,《黄帝战蚩尤》就是抗击野猪灾害,简称“打尤史诗”,打尤史。一些重要的文化产生源于这个时期:嫘祖創立了丝绸文化称为巾帼文明,倉颉创立文字,发明了轩辕指南车战胜蚩尤重要战车,建立抗击野猪的軍隊,黄帝召集人们共同抗击野猪的政治纲领。按照辨证唯物主义历史观解释,就是国家的出现。并且也只有国家的出现,理解“國”和“家”的真正概念。就能理解中国文明含义。“國”囗或,囗:范围,或:域,区域,或:持戈守卫人类生活的区域。“家”:宀豕,指活着的豬,冢:冖豕也就是死了的豬。“国家”也就是守卫人类生存、生活、赖以生存的土地,区域,拿起武器防止“家”的侵害,这就是黄帝时期建立軍隊、国家、政治的含义。

中国文明起源在青铜时代考古发现的青铜器最早是夏代末期,商代初期,中国的青铜器要迟于其他一些文明古国,如埃及等。黄帝时期嫘祖发明的丝绸,称为“巾”,巾帼文明,“日中而市”,货物交换称为“桑”,货物交换的场所称为“市”,流通是使用的钱称为“币”,崇尚丝绸文明称为“常”:尚巾为常,写上文字称为“帋”,没有写上文字称为“帛”,作为传播信息的载体称为“布”,表达愿望的称为“希”,表示位子称为“席”,发布纲领的称为“帝”,共同抗击灾害成为“帮”,主要牵头的成为“带”,作为奖赏绢赠与的称为“帑”,建立的抗击野猪的軍隊成为“师”,领导軍隊的称为“帅”,作为武器用成为“芾”,作为货币为“幣”等等,这就是黄帝时期的巾帼文明,“巾帼”指女性发明的种桑、养蚕、缫丝等技术,编制成为巾帛,给黄帝时期創立文明起到的巨大作用,所以“巾帼”就是喻指杰出女性,巾帼不让须眉。

到了商代青铜时代的兴起,“桑”改为“商”,“巾”改为“金”,“币”改为“钱”,金文、铭文、钟鼎文都是青铜器的时代的象征。从文字中可以分析,商代是青铜器的旺盛时期。

中国仰韶时期,考古之中发现陶制的纺织丝绸的简易陶轮,证明早于黄帝时期已经出现了丝绸纺织技术。丝绸成为黄帝时期的“常态”的文化标志,“巾”和“糸”成为倉颉創字的重要元素。文献中记载中国史前“结绳”纪事,“结绳”两字就是“糸”部,“结绳”也就是“纺线”而已,出现“巾”,也就是丝线成为“面”,“纸”“秖”“帋”三字都是“纸”的意思,“秖”利用禾木编制而成,“帋”也就是编织而成“巾”,作为货物交换的“帋币”,“纸”:特指蚕丝织造而成。东汉的蔡伦将植物纤维捣成浆糊,过滤而成的称为“秖”。蔡伦是“秖”的发明者。中华文明的真正的纸的发明者,就是黄帝时期的嫘祖。其实丝绸的一直作为货币使用,即使到了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其实丝绸、茶叶、瓷器成为中国最早的国际流通货币。

龙山文化时期,应已经出现金属,山东杨家圈发现铜炼渣,三里河出现铜锥,在龙山文化之后的二里头文化,发现了铸铜遗址,当然是已经进入青铜时代一定阶段的迹象。青铜的最大作用成为钱币、農业的工具和战争的武器,以及铸造鼎、簋等国家权力象征的重要材料。大禹抗击三苗(野猪)的灾害时期,顺利而且彻底,虽然没有文献记载大禹制服“三苗”的武器,和洪水凿山开道,治理洪水灾害的斧头,极有可能是铜制的工具和武器,所以大禹治水得以成功,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仅仅是笔者的推测。

中国文明起源发展建立在农业文明的经济基础之上的。二里头文化以粟作经济植物,已有六畜,《尚书·皋陶谟》:“濬畎浍距川”,“畎浍”:畎:田犬,犬(犭)者为猪,豕者为豬,犬的古义指豬,不是指狗,浍:氵会,水沟。畎浍:以井田界标作解,田地防止野猪水沟之意。

阶级和私有制的出现,实际上远远滞后于国家的出现,国家是黄帝时期最早抗击野猪灾害的社会组织形式,是以政治纲领作为凝聚社会力量的形态出现,軍隊—“师”是抗击动物灾害的产物。阶级是生产力发展到一定时期,财富有了剩余,出现不同的贫富差别的阶层。少数人通过掠夺、霸占的形式夺取他人的劳动成果。阶级的产生,是人类社会化发展到一定的阶段,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大量的劳动成果有了剩余。实际上阶级的产生和私有制的出现,不是文明的曙光,而是人类不劳而获的意识形态,是社会的一种倒退形式。阶级社会的产生必然产生了阶级之间的冲突和斗争。人类社会从共同开荒辟地,发展農业,共同组建軍隊抗击野猪灾害,掌握了领导权的总是霸占别人的劳动成果,軍隊演变成掠夺他人财产的工具,掌握軍隊的领导权的人,成为贪婪的财富的霸占者这就是统治阶级,另外一些从事農业劳动,创造的财富自己不能受用,成为统治阶级的奴役和剥削的劳动工具,成为奴隶。

这就是夏代的“家“文化,家就是指野猪,统治阶级崇尚野猪的凶悍、贪婪、残暴的奴隶制度的形成。阶级的奴隶社会制度形成是中国“正义”“抗灾”文明制度的湮灭时期。社会文明发展不是连续的,中国历史是一个阶级与另一个阶级不断斗争的发展史。饕餮—贪婪、豕首无身,而且吃人,饕餮是“龍”的儿子,“龍”也是从猪演变而来的,成为玉钺的文饰。饕餮就是猪首,也是龙头,成为司母戊鼎上的装饰。混沌也就是豬的身体,也就是无首之龍,梼杌指讨恶,穷奇指穷凶极恶、凶神恶煞,均是指豬的本性。

考古发掘的大汶口文化的47号大木椁墓,出土50多件精美陶器、玉臂环与猪头骨,而62号小墓连陶器都不见,这样财富不均的情况,亦即私有制出现的标志。私有制并不能完全代表对立阶级的出现,阶级是对抗性,阶级的出现也就表明制度罪恶的产生,也就是人类的一部分通过掠夺和霸占另一部分人的财产和劳动成果,这就是奴隶制度的形成。奴隶制度的产生意味着五帝时期的文明的湮灭。在龙山文化时期,邯郸涧沟房基内的四具人头骨,均有砍伤痕迹,可见罪恶的殉葬文化的产生。奴隶制度预示着一种阶级剥削另一个阶级,另一个阶级不断的反抗,推动社会的进步,中国进入阶级社会意味着人类历史进入两个阶级不断斗争的历史时期。阶级矛盾成为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五帝时期人类主要矛盾是对付(九黎、蚩尤、三苗)野猪给人类生存造成的动物灾害,尧舜禹时期人类生存的主要矛盾为人类与自然灾害之间的矛盾,自然灾害就是洪水、干旱、龙卷风、地震等。奴隶社会的形成就是人类之间一个阶级剥削和压榨另一个阶级之间矛盾成为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阶级社会的历史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奴隶阶级不断的推翻奴隶主阶级,奴隶主阶级不断的愚化奴隶,蒙蔽奴隶,欺压奴隶,甚至剥夺奴隶的生存权。阶级的出现不是文明的标志,而是罪恶制度的形成的标志。

中国文字起源黄帝时期倉颉創立的文字系统,这些在中国文字的表意特性得以验证。虽然文字历经几千年的演变过程中,现代人使用的文字的字理并没有改变。中国文字称为象形文字,也就是倉颉借助仿生学創立文字,仿生主体就是“豬”。象形就是豬形,黄河流域不是出产野象的区域,而是出产野猪的区域。尤其是河南的简称豫,豫:予象,野象,准象,河南也是出产野猪的地方。“豫”的意思就是指豬。象本身就是豬属动物,象长得类似野猪,长长的獠牙,肥胖的身体,就是鼻子不一样,体积不一样。成语犹豫不决,指的疣猪和野象在一起难以区分种类。俗语鼻祖,也就是以鼻子区分动物的种类。象字含有豕字。

中国文字探源有的学者一味依赖于考古成果,文字探源只有辩证唯物主义的历史观、科学态度。主观臆断,武断,盲目套用文明的模式,只能走进唯心主义的歧途。文字的作用是可以跨越时间、跨越空间、跨越种族的束缚,可以解读大量文化信息。半坡陶器口缘上已见刻符,二里头大口尊上已见近似文字的结构,为文字的祖型,商代已有甲骨文。这些符号能不能称为“字”,很显然不能,倉颉創立的文字称为象形文字,《说文解字》解释画出其物,就能辨析出文字的字义。显然这些表意符号不具备这样的性质,其实许慎的象形文字的解释不正确。书于甲骨称为甲骨文,书于缣帛称为帛书,书于青铜器成为金文、铭文,书于竹简称为籀文,书于石刻称为碑文,书于禾木草皮上的文字称为草书(后人把草书称为字体形式)。现代人使用的文字沿袭的就是倉颉創立文字体系,字理就是象形文字—仿豕学的成果。“字”:宀子,“家”:宀豕,“字”也就是“家”的延续、派生。“家”是“字”母,“豕”也就是字根,豕也就是豬就是字源,豕意文字就是創字的重要元素。

当今使用的文字就是黄帝时期的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演变下来,至少说传承下来的文字沿袭了倉颉創字的哲理和思维逻辑。通过字义分析可以探索其創字的缘由---《黄帝战蚩尤》。人类是如何组织起来抗击蚩尤的凝聚力,建立人民軍隊,习武操练棍棒,发明轩辕指南车,利用“戈矛釜芾”战胜蚩尤。倉颉創字“启蒙人类的心智“,黄帝就是”鉴别善恶、是非,主张正义、除恶扬善、同心同德“的文明政治纲领,这就是分析名字的字义。黄帝时期最大的灾难、灾害、祸害就是蚩尤,蚩尤从字义分析就是贪婪无度的野猪,对农业经济的危害、对農业生产造成极大的破坏,直接影响到人们的生存。这一点从《诗经。魏风。硕鼠》记载人类生活状态极其雷同,“硕鼠”可以理解“蚩尤”、“野猪”。

<p>蚩尤被杀,“尤”匕成为“龙”字,蚩尤被杀被碎尸也就是“龍”字,甲骨文龍就是被杀具有獠牙的野猪之形状。黄帝时期的龍称为蒼龍,特指倉颉創立龍字,倉字上加上艹,成为“蒼”含有贬义“龍”的意思。苍蝇、苍天等。蒼龍喻指太岁、凶神恶煞。龙源于野猪被平息,被碎尸的意思。“龍”喻指罪恶、邪恶、灾害、祸害、灾难、祸乱、疾病、瘟疫、战争、最后喻指罪恶的阶级制度。万恶龙为首。蒼龍、青龙、夔龍、四凶(饕餮、混沌、穷奇、梼杌)、毒龙、恶龙、妖龙、歹龙、乌龙、等,龙的历史就是危害人类的灾难,龙卷风,龙王,封神榜上哪吒对龙子剥皮抽筋,预示着龍的危害。毛泽东诗词中“长缨在手,何日缚住苍龙”。</p>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