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凝固在西安城墙中的人名之勿幕门

永不沉没的定远 收藏 0 500
导读:test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凝固在西安城墙中的人名之勿幕门

中国自封建王朝轰然崩溃,历国民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建设新中国三个破旧立新的时期之后,一座座城墙在革命、战争或建设中被破坏、推倒、扒平。在全国的古城中能保留城墙到今天的真是寥寥无几,著名的有平遥县城和苏州府城。其中是省城的就更是凤毛麟角了,仅剩陕西省省会西安、江苏省省会南京与安徽省省会合肥还有个城样子,其它就只能称“市”。尤其是西安城墙保存最为完好,那可是西安人民的骄傲!要说“古都西安”、“千年帝都”、“世界四大古都”、“西罗马,东长安”的西安市区给全国乃至全世界游客最鲜明的标志是什么?那就是还有这一座“城”!刚一出火车站就看到了——啊,古城到了!

现在这座西安城墙来源于唐长安城的皇城和宫城,今天的格局建成于明朝洪武年间,历六百年岁月沧桑。现共开通城门18座,南面7座,北面6座,东面3座,西面2座。其中南面的7座中洪武年间初建时只留了一座门,即永宁门(南门);新中国建国后,1953年开通和平门,1986年恢复了唐皇城时就有的朱雀门和含光门,另开通有建国门和文昌门;只有一座城门开通于民国时期,那就是俗称“小南门”的“勿幕门”。

岁月回转到1939年的中国……自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全面抗战爆发了。到了1939年,正是日寇节节进逼的气焰熏天时期。日寇打到了河南、山西后忙于集结重兵集团向南打到两广、云贵去,以切断中国的海路运输和印度洋到中国的滇缅公路运输大动脉,卡死中国,迫我投降或讲和。陕西的军事和经济价值相对较小,日寇从未打过黄河、潼关,只是像空袭重庆一样大举空袭西安。原国民党主席连战当时就在城内上小学,中年后回忆这段惊心动魄的历史,写下了《西安城墙上的防空洞》一文以纪念这段历史。城内南城区一带商业发达,人口稠密,空袭警报一响,出城躲避的人群争相从城门涌出,“紧急惨苦,情殊可恤”。于是政府紧急在现朱雀门和含光门之间,四府街南路口凿通一门,只有一个门洞,这就足够了。政府初拟称其为“西南门”或“震海门”,还未正式宣布。老百姓就把“小南门”这个名字叫开了。后来为何又名“勿幕门”了呢?这就要把历史再大幅向前提一段,从晚清年头讲起……

汉族中有有一个姓叫“井”,陕西就是井姓的一大聚居地。清中后期,蒲城县广阳镇井家塬村有一名自扶风县逃荒来的井姓人,初做长工,后来发家成为富商,人称“井百槐”。1888年,井家号称“井百万”的义商井永汲喜得贵子,起名“井泉”,后来成为辛亥革命卓越的革命家,被孙中山先生誉为“西北革命巨柱”。井泉,字文渊,又字勿幕。那个时期有文化,有头脸的男人之间不直接互称姓名,见面时称“字”,以示亲切,提及时称“姓”加上“字”,以示尊重,如“孙中山”、“蒋介石”都是如此。井泉就随俗被称为“井勿幕”,这就是勿幕门名称的出处。井勿幕的革命事迹鲜为人知,现在的人谁还记得前朝的烈士!其实,井勿幕是陕西最早宣传马列主义的人,但他不是共产党员,却是国民党员……

话头回到1888年,当时井勿幕一家已搬到县城住了三代了,而家道渐衰。井勿幕4岁时父亲去世,和大他10岁的胞兄井岳秀一起玩耍长大。到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后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12岁的井勿幕纵论天下,愤于时事,遂胸怀大志,以班超、傅介子自诩,尝言“为祖先留生气,为民族续命脉”。井勿幕自幼聪颖好学,于学业之余,随井岳秀拜三原县名拳师“鹞子高三“的大弟子金仲为师,练习拳剑技击,人称“飞毛腿”。1902年,分给井勿幕的杂货铺破产。不得已,赴四川重庆去投靠曾受过他父亲周济的川东道道台张铎。在重庆正蒙私塾读书期间接触到革命思想,又闻孙中山先生在国外成立反清的革命组织“兴中会”,遂于1903年12月赴日本求学。1905年8月孙先生在日本创建同盟会,井勿慕由陕西同乡康心孚介绍加入,为中山先生所器重,“呼为后起之英”。

话分两表,胞兄井岳秀一直在陕西长大,字崧生,家里排行十,人称“井十”。井勿幕14岁离陕,武艺荒疏了;井岳秀却是学武扎实,中了武秀才!在关中是个人物。井勿幕要求回陕组织同盟会支部时,孙先生正想打开西北革命局面,见他态度坚决,又有井岳秀为助,遂委井勿慕为同盟会陕西支部长,回陕开辟工作。1906年春在井岳秀的帮助下,他便奔赴渭北各县,宣传同盟会纲领,秘密发展了30多名成员,在三原北极宫召开同盟会会员全体会议,成立了同盟会陕西支部。从此,反清的火种在三秦大地燃起!同年夏季,井勿幕二次赴日本。秋季,同盟会陕西分会在东京正式成立。1907年农历九月九日,井勿幕与20来人一行代表同盟会陕西支部到黄帝陵祭轩辕黄帝,当场通过“驱除鞑虏,光复故物,扫除专制政体,建立共和国体”的奋斗纲领。1908年2月,井勿幕三赴日本在东京住了一年,在他筹划创办的《夏声》杂志第3号上,以 “侠魔”为笔名发表题为《二十世纪新思潮》一文,认为“所谓共产主意(义),要其宗旨所归,在全废私有财产,为人民全体共有财产。协力一致,从事生产,天下一家。”并指出资本主义制度已成“晚照斜阳,行将就没而黑云蔽空”,“冲天之大浪来者,即此社会主义新思潮也”。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全国最早介绍马克思主义的文章,那时,清朝还在;1918年的俄国十月革命还没有爆发。1909年春,于右任因创办《民呼日报》宣传革命,被上海英租界捕房逮捕,井勿幕立即在《夏声》上发表文章揭露事件真相,呼吁社会舆论支持正义,引起国内外的震动,英方最终只好释放了于右任。

1910年春,井勿幕奉同盟会总部令,回陕西组织起义,在泾阳柏氏花园开会,制定在陕西起义计划。井勿幕捐出家私,购买军火;先后设立健本学堂和书局等,宣传革命;联络各地刀客,哥老会,为反清组织广泛的统一战线;又先后在耀县、马栏镇、黄龙山创设畜牧场、办小铁矿,饲养战马制作炸弹,作为武装反清的准备。7月9日,井勿幕召集“36弟兄”,在大雁塔“歃血结盟”,共图大举。同年秋, 他由上海赴香港,策划广州起义。4月27日广州起义失败,遂有“黄花岗72烈士”。井勿幕愤激地说:“吾党精英,损失殆尽。若不迅图急进,将来更不易举。长江方面,已有密报,于夏秋之间进行,吾等应由西北发难,收南北呼应之效。” 遂回陕。10月10日武昌起义后,10月22日(宣统三年九月初一)陕西新军随之起义,清西安将军文瑞的军队龟缩城内抵抗新军的进攻。当时安远门(北门)的城楼是清军的弹药库,新军集中火力轰击弹药库致使弹药爆炸,新军一涌而入,至此于24日西安光复。遗憾的是雄伟壮美的安远门城楼正楼也在战火中被毁掉!l0月下旬陕西革命军司令部举行会议,井勿幕正好在耀州不能与会,遂仓促推举张凤翙为军事首领。井勿幕为防内争,以全局为重支持张凤翙为秦陇复汉军大统领,井勿幕为北路宣慰安抚招讨使,陈树藩为东路节度使。这些个官名听着就像回到了汉唐,要不怎么叫“复汉军”呢!连西安都一度改回去叫长安了啊!井勿幕招讨使率军增援山西,攻克运城,三晋革命形势复振。又回师陕西率部西援,击溃清军于兴平县薛禄镇,又命标统胡景翼率部击败清陕甘总督升允率甘肃汉回军于三水县(旬邑县)张洪塬,解咸阳之危,为辛亥革命在陕西的胜利建立了不朽功勋。

1912年1月,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之后,任命井勿幕为中央稽勋局副局长。井勿幕以陕西事务纠缠,未就职。3月,孙先生辞去临时大总统之职;井勿幕也被张凤翙排挤,到上海随章太炎学习古文去了。1915年袁世凯称帝,蔡锷在云南成立护国军,号召反袁,井勿幕投身蔡锷麾下,先后任护国军第一团司令刘一峰部参谋和川滇护国联军总司令熊克武部参谋长。1916年3月袁世凯被迫撤消帝制,而再称大总统,井勿幕又联合进步人士,以19省公民名义,发表宣言,曰“袁逆不死,大祸不止”,反对袁世凯再称总统。同年6月袁世凯病死,井勿幕乔装商贩,足穿麻鞋,身背卷烟,徒步回陕。又转赴北京,促成李根源为陕西省长。他亦应李根源的邀请,就任“关中道尹”,以便共同对付当上陕西督军的陈树藩。后来陈树藩对段祺瑞拉师生关系,以强力夺取李根源的省长印信,井勿幕亦愤而辞职,被陈软禁于西安。渭北的军队是井勿幕的人,陈树藩派自己的军队接防,于是胡景翼团由蒲城,曹世英团由耀县于1918年1月25日起义,汇合于三原县,举起陕西靖国军旗帜,反对段祺瑞废弃《临时约法》,反段讨陈,打响了陕西的护法战争,并连战获胜,攻至西安城郊。陈树藩引原省长刘镇华率镇嵩军入关相助。滇军第八军和鄂军、川军入陕支援陕西靖国军。六路大军推举从上海请回的于右任为总司令。陈树藩大惧,请被软禁于西安的井勿幕调解。井勿幕11月由西安赴三原,到后即被推举为靖国军总指挥,陈树藩更加恼火不已。

10月,云南靖国军第八军军长叶荃率部援陕,到达第一路军郭坚军长驻防的凤翔县。11月中旬,井勿幕一行前往凤翔慰劳叶部和靖国军第一路军郭坚部。井勿幕指责郭部军律不佳,遂产生摩擦,果然在归途经扶风时,为郭部刘顺天营截击。后郭坚发公函约井勿幕于11月21日到兴平县南仁堡第一路军李栋才营开会,商讨攻打兴平及进取西安计划。郭坚反状已蒙,属下等都劝井勿幕不必前往,但他认为自己是靖国军总指挥,又和郭坚、李栋才是蒲城同乡,去了可以把他们说服。行前他给四川督军熊克武写信说:“很多人都反对我前往,以为有危险。其实,只要对革命有好处,我是不怕牺牲的。”他只带护兵4人,自己坐轿车前往南仁堡,到了堡外,李栋才即迎井勿幕进堡。而井勿幕未见郭坚到,始觉有变。井勿幕怒斥李栋才并掷手中水烟袋打他,约上午10时,郭坚的亲兵李新生、任申娃、张昉等数十人骑马自北门进堡。扬言:“郭司令来了。” 井勿幕出迎,不见郭坚,即折回。才进营部,李新生突然自背后连发两枪,井勿幕壮烈牺牲!时年31岁。李栋才割下井勿幕头颅,传令全营渡渭河南去西安,开拔到西关草阳村,向陈树藩请赏。井勿幕的尸身,当夜由潜回南仁堡空营的随来唯一幸存护兵安彦明用棉被包裹,背回田玉洁部。井勿幕死后,泾阳驻军团长田玉洁,向陈树藩几经交涉,索回井勿幕的头颅,和由南仁堡背回井勿幕的尸身,临时草葬于蒲城县城东十二里的紫荆塬南麓。陕西靖国军总司令于右任有挽联曰:“我哭井勿幕,耿耿爱国热忱,不亚宋渔父(宋教仁);谁言李栋材,明明杀人凶犯,就是陈树藩!”看来于右任还是不敢和手握第一路军兵权的郭坚公开决裂,只敢追究到李栋材营长和死对头陈树藩的头上。

于右任将井勿幕生前事迹,上报广州国会众议院,文曰“名家龙虎,关中凤鸾,奔走南北者十余年,经营蜀、秦者可百余战。慨虎口之久居,已乌头之早白。淮阴入汉,旋登上将之坛;士会渡河,胥慰吾人之望。武侯之指挥未定,君叔之志俱歼。于11月21日被刺于兴平之南仁堡,莫归先轸之元,空洒平陵之

泪”,“天乎何心,坏我长城!”,“唯有誓灭国贼,慰我先烈。”等之语。广州孙中山护法大元帅府特赠井勿幕陆军中将衔,明令嘉奖抚恤。辛亥革命著名革命家章炳麟亲自为他撰写了墓志铭。井勿幕一死,陕西护法运动局面“遂大坏”,西南援军亦因失去援手,不久退回四川。

井勿幕夫人马氏居西安,闻噩耗携女多次去督府讨说法,田玉洁团长、第八军军长叶荃及胞兄井岳秀都大力缉拿凶手。陈树藩慑于各方压力,乃遣资二万元叫李栋材逃匿汉口租界。后来陈树藩又犯浑以为租界是洋人的地盘,将李栋材去处告知井岳秀,要看他的笑话。他太小看了井岳秀的能耐,井岳秀是谁啊?是张作霖的拜把子弟兄!当过陕北镇守使、人称“榆林王”。他以重金买通湖北督军王占元。李栋材欲乘火车外逃时,乔装成商人的井岳秀手枪队队长李福成于火车发车前一举擒获李栋材。随即押解栋材乘火车抵太原,李栋材由太原起解后,井岳秀令人每天给李栋材身上刺一大针,直至榆林。1919年中秋夜,井岳秀令将李栋材缚于镇署西花厅的葡萄架柱上,旁设井勿幕灵堂,将李栋材剖腹剜心致祭,后将其尸拖至校场,剥去其皮,蒙于马鞍上,以解心头之恨。

1929年由陕西省政府主席宋哲元撰文,毛昌杰书《井先生纪念碑》,立在西安市革命公园内。1945年艰苦卓绝的8年抗战胜利了,蒋介石想起了这位国民革命的先贤,乃经国民党中央常委会决议,由国民政府明令褒奖。并在长安县清凉寺旁购地12亩,重建陵园,树立蒋介石亲题“追赠陆军上将井勿幕先生之墓”的石牌坊。12月23日,即井勿幕遇害27周年纪念日,时任监察院长的于右任专程来陕主持公祭。先迎灵柩至革命公园内,举行公祭,后移灵于新墓地下葬。同时在三原举行“三原各界公祭井勿幕先生纪念大会”。这期间,因井勿幕曾在南四府街居住,于是公议将南北四府街及向北顺延到西大街的琉璃街统一更名为“井上将街”,小南门正式命名为“井上将门”。 1947年春,市政府又改“井上将街”为“勿幕街”,“井上将门”为“勿幕门”,结果均未叫开,老百姓还是叫它们四府街和小南门至今。只是新中国沿用了勿幕门的正式名称,在地图上标为勿幕门,可当地的公交站牌上却印为小南门,要不然乘客就要犯糊涂了!

井勿幕烈士陵园在文革期间曾遭彻底毁坏。1981年纪念辛亥革命70周年前夕,陵园得以重修。今天的小南门毫不起眼,是18座城门中最小的一座。因门南边正对的红缨路和北边的四府街出口均为丁字路口,过境车不走此门,故门下冷冷清清的。今天,我以于右任哀悼井勿幕的诗来怀念这位志士:

“十日才归先轸元,
英雄遗憾复何言。
渡河有恨收群贼,
殉国无名哭九原。
秋兴诗存难和韵,
南仁村远莫招魂。
还期破敌收功日,
特起邱山拟宋园。”

永不沉没的定远/终南山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8.1.30~2.2


本文内容于 2013/8/20 7:49:36 被小编a45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