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忆海钩沉”(九) 今非昔比话当年

musanshi 收藏 6 3717
导读:test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 1 “先锋一号”艇("3--541”)改装后的 照片,原发表在“舰船知识”杂志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 2 发表在“舰船知识”杂志“中国海军早期舰艇”专栏,标题为“海上先锋艇立体彩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 3 解放万山群岛时的“先锋号”

“忆海钩沉”(九) 今非昔比话当年

--五十年代舰艇生活纪实之二


(一)舰艇上的生活


笔者在以前的帖子里,曾说过我们当年修船的事。那时在正常情况下,每三个月就要到位于汕头后江(韩江)的海军修船所检查船体,维修机器,加装设备,重新上油漆;还说过,为了铲除长满船底的海蛎,我们全艇官兵都要下水,用力地刮去那层厚厚的附着物。那时,我们一边干活,一边聊天,山南海北,奇闻轶事,都是我们的话题。当然,也会发点“牢骚”,说点“怪话”,当兵的嘛,肚里藏不住话。有一次在聊天时,听到有人发牢骚说,下辈子再不来当兵了,尤其不当海军,太苦了。


我们知道,他说的是“疯”话,但有半句是实话,那就是当兵很苦,当舰艇兵,更苦。可能有人不相信,他们认为当舰艇兵,吃得好,穿得好,不用行军不走路,天天坐船看海景,这难道不是“神仙过的日子”,苦从何来?他们说的也实在。在舰艇上吃的是“海灶”,标准高,吃得自然好。记得我上艇时,“海灶”的标准是每人每天两元四角(注:这是1954年的标准),后来到1957年前后,标准略有降低,但也有一元六角左右,而那时地面部队的“大灶”标准,大概是每人每天只有几毛钱,相比差得很多。在穿的方面,夏服没什么大差别,只是制式不同,但冬装的差别就大了。舰艇官兵都是呢料军装军大衣,高腰皮鞋,而地面部队则为棉军装棉大衣,只有营级以上干部着呢料军装。同为战士,舰艇兵的生活待遇,确实要高很多,这是事实。不过,如果让他们到舰艇上来生活一段时间,或者乘船出一次海,他们的看法可能就会有所改变。不信?请往下看。


大概是1957年的下半年,我们“先锋一号”艇,奉命护送广州军区文工团演出队下部队慰问演出,那次去的是南澳岛。演出队是下午在汕头上的船,大概他们坐船下部队是常事,所以对舰艇的兴趣並不大,不过,文艺兵嘛,天性活泼开朗,都闲不住,上艇后还没坐稳,就练习开了,有的唱,有的跳,还有的对着海面吊起了嗓子,练起了功,嬉笑斗趣,好不热闹。


我们艇离开汕头港的海军码头,朝妈屿口驶去。此时还在港区内航行,海面上风浪还不大,舰艇虽略有颠簸,但还不至于影响文工团员们的心情,依然是满船歌声,满船欢笑,我们艇在愉快的欢笑声中前行。但是好景不长,变化是在驶出鹿屿水道,转向东北后发生的。此时,已经行驶在大海上,海风大了起来,海浪也大了起来,舰艇颠簸摇晃也剧烈起来。那天的风浪並不算太大,对我们来说司空见惯,没有多大影响,可是对没有海上经验的人来说,就不同了。这时再看那些帅哥靓女们,一个个都“焉”了下来,歌声没了,笑声也没了,再过一会儿,他(她)们的脸色也变了,刚才还是红润光亮,神采奕奕,现在由於晕船而变得腊黄苍白,有的开始呕吐起来。再看那些女兵,她们开始还想保持优雅矜持,努力忍住不吐,后来实在憋不住了,只好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显得十分难受。见此情景,我们赶忙将住舱铺位整理好,让他们下舱休息。到达南澳岛后,在和我们告别时,我听见他们有人说,晕船太难受了,你们天天这样,真是太辛苦了。


说自己从不晕船呕吐的人极少,至少我没见到过。舰艇上不管是官还是兵,谁都躲避不了晕船呕吐这种难以忍受的折磨,只是有人轻些,有人重些,甚至有人一出海就晕船呕吐,尽管海上风平浪静。可是,海上风平浪静的时候並不多,即使海面上不起风浪,但还有涌浪,一样使舰艇颠簸摇晃不止。这里,稍作解释。在航海学上,风浪有好几种,常见的有“风浪”,“涌浪”和“近岸浪”,而“风浪”最为常见。有句俗话说,海上“无风三尺浪”,指的就是“涌浪”,又叫“长浪”。这种浪是由其它海区传播而来,也可能是本地海区由於风力忽然减小或风向改变后而遗留下来的波浪。其特点是 ,波高较低,长度较长,通常可达数百米,波锋园润,很有规律,由远处一波接一波地滚滚而来,行至岸边就形成了“近岸浪”,如果海岸陡峭,往往会激起数十米甚至百米高的“拍岸浪”。由於“涌浪”的能量巨大,而且多发生在浅海和靠近海岸的海区,因此对我们这些小型舰艇的影响,尤为严重。我们不仅在航行时要顶风破浪,忽上忽下地颠簸在海浪的峰谷之间;停泊时,除非在有防波堤的港湾里,滚滚而来的涌浪,也会使舰艇不停地左右摇晃,无时无刻,晃得叫你头昏脑胀,寝食难安,非常难受。


虽然在艇上时间久了,出海的次数多了,也会慢慢适应,晕船的现象有所改善,但是,完全克服晕船的影响,也很困难。要知道,经常性的晕船呕吐,对体能的消耗很大,您想,吃进去的食物全被吐了出来,且不说人体吸收不到营养,就是肠胃也受不了,久而久之,得肠胃疾病的可能性就会增大。常听人说,在舰艇上,容易得两种“职业病”,一是胃病,另一种是关节炎。这话可能有些道理。我在艇上时,就知道我们中队,有好几个人患有胃病,而且,我们艇还遇到过一次很棘手的事。


艇上的信号兵小吴,就得了慢性胃病,由於平时工作忙,又经常在海上执行任务,一直没能得到很好的治疗,没想到有一次,他在海上发病了。当时,我们正从汕尾返回汕头,在半道上,小吴突然感到腹部疼痛,开始还能忍受,后来竟瘫倒在信号台上。此时,我们刚经过甲子港,剩下还有近一半的路程。大家知道,从汕尾到汕头,最佳航线的距离,只有一百浬多一点(注:没记错的话,大概是一百零六浬。)我们“先锋一号”艇,当时是全水警区航速最快,装备性能最好的舰艇,但其最大航速也只有11节,平时的巡航速度为10节,一般我们只用6,7节,因为要照顾到中队的其它舰艇,它们的最大航速还不到8节。困难显而易见,但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汕头,没有五个小时是不大可能的。这事如果搁到现在,现代化的舰艇大概只要用四个小时左右,就能跑完全程;再来不及的话,还可用直升飞机运送伤病员。可是,我们那时这些条件都没有,一切全靠自已想办法了。而此时,小吴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已经开始昏迷。病情紧急,艇上的军医也束手无策,急得团团转。尽管我们在海上执行任务已近一个多月,人员和机器都已极度疲劳,但是,战友的生命高于一切,於是,我们的廖艇长下令,全速赶往汕头。我们终於用了四个小时左右,赶到了汕头,此时已是深夜。后来听说,小吴已经胃穿孔了,由於送的及时,手术成功,挽回了一条生命。医生说,再晚半个小时,后果不堪设想。


(二) 我们的炮艇


看过笔者以前帖子的人都知道,当年我们汕头水警区第三巡逻艇中队,即“汕尾巡逻艇中队”,都是清一色的木壳炮艇。不仅我们三中队,就是第二巡逻艇中队,也是清一色的木壳炮艇(注:一中队为后勤船只,包括几艘交通艇在内。)二中队是水警区的“元老”,早在我们三中队建立以前,他们就有了,不过,他们炮艇都比较陈旧,武器装备也差一些,说是炮艇,看上去好像是机帆船改装的,机器开起来冒着火星和黑烟,“突突”直响(注:那时听人说,这种机器叫“火胆机”,不知对否,而且多用于机帆船。)他们的艇速比较慢。但是,就是二中队和我们三中队,构成当年汕头水警区主要的水面作战部队,担负着对敌斗争和护航护渔等繁重任务。那么,为什么当时处于对敌斗争第一线的汕头水警区,就不能配备起一支较先进的舰艇部队呢?原因很简单,那时还解放不久,抗美援朝战争也刚刚结束,国内经济建设也刚起步,百业萧条,百废待兴,当时的国力还无力照顾到海军的发展。再看当时的中南海军吧,就更困难了。那时,盘踞在台湾的国民党军和美国的第七舰队,封锁了台湾海峡,北方的舰船和物资过不来,而当时的广州还解放不久,而且其本身的工业基础就很薄弱,根本无力建造大型舰艇。我记得,当时的黄埔有一家海军修造厂,但只能对现有的舰艇修修补补,或进行改装,他们最大的一项工程,就是完成了一艘二战时期被炸成两截的军舰“海防旗”的拼接改装工作(注:舰名是听来的,不知对不对。从舰名来看,好像是日本船,但又听说原为英国的一艘轻型巡洋舰,究竟如何,未作考证,不敢妄言。)这就是后来成为南海舰队主力作战舰只之一的“3--171”舰。我在三中队的好友梁守中,后来也调到该舰任副观通长。


要说完全没有能力改善我们的舰艇状况,也有些言过其实。那时,我们中南海军也确实到过一批铁壳炮艇,我本人就亲眼见到过。那是1954年的上半年,当时我们即将从中南海军教导大队结业,准备分配上舰,所以,我们对停泊在黄埔港的舰艇十分关注,一有空就到江边去看。有一天,我们突然惊喜地发现,江心停泊着十几艘崭新的铁壳小炮艇,型号一样,装备齐全,前主炮为单管“苏37”,后主炮为“25“炮,炮艇吨位不大,只有50吨左右,但这些崭新的小炮艇前所未见,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当时的大中型舰艇数量很少,估计难以分配到那些舰上去,看见来了这么多的炮艇,大家当然兴奋,心想,能够分配到这些炮艇也不错。我们还打听到,这些炮艇是从“老大哥”那里买来的,用火车车皮运至广州,再由广州某船厂组装成型后,来到黄埔的。然而,忽然有一天,这些炮艇就像它们突然出现那样,又突然消失了,而且无影无踪,不知去向。此后,我们也分配上舰,各奔东西,但没有一个人被分配到那些小炮艇上。


说到这儿,也许有人要问,讲这么多铁壳小炮艇的事干吗?因为,若干年后,偶然听到有人谈起那些小炮艇,说是大都援助给了“同志加兄弟”的那个国家。 此事虽不是我亲眼所见,但我相信是真的,因为,此后那批炮艇在我们境内,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而且,当时那个国家正处在实现民族解放和统一大业的关键时期,一向以支持世界各国人民实现民族解放斗争为己任的我国,那怕再困难也会“倾囊相助”,况且,当时毛主席就代表全国人民表示,我们永远是越南的大后方。这种无私,无怨,无悔地帮助他人的国际主义精神,是任何国家和政党都无法比拟的。而也就是在这一时期,我们自己则是“勒紧裤带”,艰苦奋斗,依靠自己的力量,进行着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我们三中队的几艘木壳炮艇,就是这样建造出来的。


下面再来说说我们三中队的这几艘木壳炮艇吧。我在前面谈到当年我们国家的困难,特别是中南海军当时的处境,但是,再困难,条件再差,也要加强我们的海防,以应对当时复杂而严峻的对敌斗争形势,于是,我们三中队的几艘炮艇,就这样应运而生了。我们中队当时有六艘炮艇,除“先锋一号”,即舷号为“3--541”的炮艇之外 ,其余均为广州某船厂建造。可能不少人都知道,“ 先锋一号”艇,是日本在侵华战争后期建造的一艘木壳猎潜艇,当时日本在侵略战争中已耗尽资源,钢铁匮乏,而不得不采用木材来建造舰艇,该艇即为其中之一。日本战败后,作为战争赔偿,该艇又进入了国民党海军序列,解放广州时为我军缴获,此后,被命名为“先锋号”,参加了解放万山群岛的战役並屡建奇功,被受于“水上先锋艇”的称号。以后,又经过几次改装,舰艇的武器装备和性能,得到很大的提高,1965年由国防部正式命名为“海上先锋艇”,不过,那时该艇已退役,由其继任者另一艘我国自行研制的现代化炮艇接受命名。该艇在三中队的作用和影响,笔者在以前的帖子里 多次提及,不再赘述。“先锋二号”,即舷号为“3--531”的炮艇,是解放初期仿“先锋一”而建造的木壳炮艇,我在前篇帖文里,已作过介绍,也不多说了。 现在要谈的是另外四艘炮艇,它们是舷号为“3--593”,“3--565”,“3--575”和“3--585”艇,后三艘为同一型号,配置完全相同。


先说说“3--593”艇,因为它最小,经历的事情也不少,是我最先工作过的炮艇,不过,该艇当初是为“万山警备团”建造的一艘交通艇。大家知道,万山群岛位於珠海入海口,幅员辽阔,有大小岛屿40多座,当时刚解放不久,国民党军的败兵残余,勾结当地的海匪,盘踞在一些偏僻的小岛上,伺机作乱,严重危及我军民的安全,故而,急需配备一艘武装交通艇,“3--593”艇就因此而建造。我记得由於前方急用,我们艇尚未装备完成,就赶赴珠江口的万山群岛,当时只装有两挺12.7毫米重机枪,领来了两箱手榴弹和几支冲锋枪,就出发了。艇长还领了刚配发的“54”式手枪,当时这种枪还刚刚研制出来,因为艇长把枪交给我保管,所以我也是最先接触到“54”式手枪的人。这是题外话了。但是,我们第一次出海的事,还记忆犹新。我们第一次出海,是到靠近香港的担杆列岛的大担杆岛,刚接近目的地,天上就出现了英军的“蚊式”侦查机,在我们上空盘旋拍照。我们崔艇长立刻命令一级战斗准备,两支重机枪脱去枪衣,瞄准了敌机(注:那时和英国还处于敌对状态。)敌机见势不妙,只好“悻悻”飞去。还有一次是遇见了美军航母,崔艇长的警惕性很高,立即拉响了战斗警报,不过,离得较远,没有正面遭遇。事后我们想,如果正面遭遇,一艘几万吨的巨舰对峙一条50吨的小艇,不知会发生什么故事,说不定又能开创一海战先例。不过,我们对崔艇长--- 一位从陆军转来不久的连级军官的勇气和斗志,十分敬佩。


“3--593”艇在“万山警备团”的时间並不长,只有大半年左右,必竟50来吨的炮艇在当时还不多,做交通艇确实有些“大材小用”,此时正在筹建汕头水警区的第三中队,急於要人要艇,所以海司(注:指当时设在广州的中南海军司令部)领导下令将我们艇调往汕头,加入三中队序列。这样,我们艇又回到广州,安装前后主炮。可是,又遇到了大麻烦。该艇在设计时,没有预留前主炮的位置,无法安装。怎么办?海司首长下令,让设计人员无论如何,也要把单管“苏37”给装上去。设计人员绞尽脑汁,总算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将火炮装到甲板中段,驾驶室的后面,再将炮身抬高,让炮管高出驾驶室,也就是说,在驾驶室的头顶上开炮。于是,大概算得上世界上“独一无二”,最为“奇特”的一艘炮艇,就这样“横空出世”,出现在汕头港(注:在赴汕头前,我已调离该艇,到了“先锋二号”艇。)过了几个月后发现,这样安装火炮根本不行,且不说在头顶上开炮,驾驶室里的操舵手和俥钟手受不了,艇长连指挥的位置也没有了,怎么打战?更为严重的是,由於火炮移到了艇的中部,炮身抬高,因此重心也提高,舰艇在海上航行,摇晃得更加剧烈,大大增加了侧翻的风险,於是,该艇再次被招回。这一次动了“大手术”,把驾驶室和前甲板通统拆掉,驾驶室挪后,腾出了地方,这才安装好了前主炮。该艇返回时,面貌换然一新,成为名附其实的炮艇。不过,“3--593”艇在三中队的时间不长,一年后又奉命调至海南,去执行新的战斗任务,以后就没有他们的消息了。


现在,再来看那三艘炮艇的命运吧。这三艘木壳炮艇的情况要好多了,没有那么多的折腾。当它们还在船排上建造时,我就见过这三艘炮艇,当时还不知道它们的归属,听说造的是“快速炮艇”,设计时速为二十节。再看它们那修长的船体,简洁明快的甲板上的建筑,就已经很是羡慕了。特别是设有室内厕所,更加吸引人。要知道,许多小型舰艇,如“3--593”艇 ,就没有室内厕所,而是在艇尾装一块中间开孔的活动铁板,用铁链悬挂在舰艇的尾部,四周围上帆布,就成了厕所,不管刮风下雨,出航还是停泊,艇上官兵只能在那儿“方便”。您想,望着下边滚滚浪花,再加上船体不断地摇晃,还能“方便”吗?所以,新上艇的人,先要学会“方便”,才能慢慢适应舰艇生活。这有点像说笑话了,其实是真情实况。此外,其两舷艇身各有一排舷窗,这又改善了住舱的生活环境,尤其是睡上铺的人,都可以有一个活动小风斗,睡觉是把它插在舷窗上,调整好角度,迎着来风,就可以享受清风拂面,安然入睡。当时也没想到,我也有一天,真的调到其中的一艘艇上,那就是“3--575”艇(注:是从“先锋二”调来的),虽然在那艘艇上呆的时间不长,还不到一年,又到了“先锋一号”艇,此后有了较长一段稳定的工作时间。不过,来到“3--575”艇以后,我才知道所谓的“快速炮艇”,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它们的最大航速还不到8节,一般情况下,只有6节左右,如果从汕头到汕尾,几乎要一天一夜。这三艘炮艇的标准排水量,大概是80吨(注:记不太清了,好像是这一吨位),艇身修长,显得有些纤廋,在海上航行时,左右摇晃的幅度较大,海上风浪大时,有时摇晃幅度可达25度以上,两舷几乎要挨到水面了。这个情况引起了设计部门的注意,他们也察觉到了设计上的缺陷,如再不采取措施,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据说,从理论上讲,左右摇摆幅度超过35度,就会翻扣倾覆。於是,他们一连几天派人来艇上查看,接着就将这三艘船依次招回广州,采取了补救措施。当它们回到汕头时,一个个都变成了“大肚汉”,缘来,在它们船体沿着水线直至龙骨,加装了一层足有半尺厚的木板,以增强船体的稳定性,减小摇摆的幅度,不过,航速也更慢了。


写到这里,诸位想必已经暸解了当年海军建设的艰难,就连一艘小小的木壳炮艇的建造,也是那么地不易;再看今日我们海军突飞猛进地发展,一艘艘现代化的战舰,驶出国门,走向深蓝色的大洋,都会惊叹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惊世界殊”。


当年的那些炮艇,都已成了历史,而且已不复存在。但是,那些炮艇对我们来说,依然是那样亲切,因为,那是我们当年的家。想当年,当我们在自己的领海里和外国船只相遇,他们向我们行“降旗礼”时,我们无不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因为,我们代表的是我们的祖国,尽管他们是万吨巨轮,而我们只是几十吨的小艇。我们深知,脚下的这块甲板,就是祖国的一块土地,一块祖国神圣的流动的领土。


(注:“降旗礼”是一种礼节,按国际惯例,凡外国船只在具有主权国的领海及港口,遇见该主权国的军舰时,必须行“降旗礼”,以示对该国主权的尊重。方法是,当两船船艏或船艏船艉在一平行线时,外国船只先将国旗降下三分之一,表之敬礼;受礼方也将自己的国旗降下三分之一,表示还礼。当两船驶离时,船艏或船艏船艉离开平行线后,受礼方将国旗恢复原状,表示礼毕;行礼方也同样将国旗恢复原状,这就是行“降旗礼”。)


(注:再补发几张“海上先锋艇”的早期照片,这些照片是“先锋一号”的老艇长廖艇长的二儿一帆赴英留学前,从早期的杂志上看到后复印好寄给我的,故不太清晰,见谅。) (完)





本文内容于 2013/8/24 11:28:07 被musansh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