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腾冲:近万名中国将士捐躯

陈继承 收藏 1 1529
导读:69年前,为了配合盟军反攻缅北,滇西的中国远征军强渡怒江,发起攻坚战—— 血战腾冲:近万名中国将士捐躯   1944年5月,中国远征军第20集团军以6个师的兵力强渡怒江天险,向侵占滇西战略要塞腾冲达两年之久的日军发起全面攻击。腾冲攻城战历时42天,远征军全歼腾冲城内的日军,收复腾冲。战役中,该集团军9000多名将士英勇捐躯。腾冲之战的胜利,有力地促进了滇缅战场的胜利,在中国抗日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 兵力对比   中国远征军:霍揆彰指挥的第20集团军,下辖第53军和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69年前,为了配合盟军反攻缅北,滇西的中国远征军强渡怒江,发起攻坚战—— 血战腾冲:近万名中国将士捐躯

1944年5月,中国远征军第20集团军以6个师的兵力强渡怒江天险,向侵占滇西战略要塞腾冲达两年之久的日军发起全面攻击。腾冲攻城战历时42天,远征军全歼腾冲城内的日军,收复腾冲。战役中,该集团军9000多名将士英勇捐躯。腾冲之战的胜利,有力地促进了滇缅战场的胜利,在中国抗日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

兵力对比

中国远征军:霍揆彰指挥的第20集团军,下辖第53军和第54军,共5个师:预备第2师、198师、36师、116师、130师,以及高炮第49团3营、第8军山炮营、工兵第2团、辎重团等,共约6万人。

日军:第56师团,下辖步兵第113联队一部、第146联队一部、第148联队(联队长藏重康美)、搜索第56联队一部、野炮兵第56联队一部,以及第18师团的步兵114联队一部,共28000余人,56师团长松山佑三中将,第15军团司令官牟田口廉也。

作战背景

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空军成功偷袭美国珍珠港后,又横扫东南亚各国,很快就到达了紧邻中国云南的缅甸。尽管中国远征军迅速出击,与英国、印度军队联手抵抗,但仍无法挽救败局。日军乘胜追击,一路尾随溃败的中国军队从缅甸北部攻进中国,在1942年的5月占领了怒江以西大片的中国领土。当时幸好有怒江之险和怒江东岸中国军队的拼死抵抗,日军才停止前进,就此盘踞在了怒江以西。自从日军占领滇西后,刚刚修建好的滇缅公路被切断。中国军队再次面临被困局面,而东南亚局势也日趋恶化。

从1942年下半年起,中国远征军就开始在怒江东岸集结,部队早就从防守进入反攻的准备。但随后的两年里,中国远征军没有接到重庆方面发动进攻的指示。

作战经过

1944年5月5日8点,中国远征军的高级将领们都被紧急召集到设在保山县马王屯的远征军长官司令部。到会的有美国顾问组组长窦恩准将、远征军下辖的11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20集团军总司令霍揆彰,以及各军、师长官。会上,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宣布了由参谋总长何应钦签署的怒江攻势命令——在5月11日向滇西发起攻击。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远征军要想向滇西发动进攻,首先要横渡怒江,而怒江又是一条水流汹涌的大江,尤其进入雨季,它的水面宽度会陡然间从80多米涨到400多米,水流速度高达每秒4米以上。由于中国军队和日军在怒江东西两岸已经对峙两年,江上的桥梁和索道早已被炸毁,要想到达西岸,远征军必须涉水渡江。其实,渡怒江的最佳时机应该是天干水浅的春天或冬末春初,而进入5月后,怒江已经开始涨水,江水湍急,一泻千里。摆在中国远征军面前的第一道难关就是在日军的眼皮底下强渡怒江。

更糟糕的是,中国远征军并不知道,他们的通讯密码早已被日军破译,他们的作战计划也已被日军截获。就在卫立煌宣布作战命令的同一天,日军也在召开军事会议,日军第15军团司令官牟田口廉也命令113、146、148联队死守腾冲、龙陵等地,全歼进攻的中国远征军。

强渡怒江天险

1944年5月11日,霍揆彰指挥的第20集团军约6万人,正集结在怒江东岸准备渡江。在指挥部里,霍揆彰再次重申渡江部署。他命令198师、预备第2师为集团军的右翼攻击部队,从栗柴渡江,沿马鞍山、冷水沟、北斋公房一线进攻。36师为左翼进攻部队,从双虹桥渡口过江,攻取大塘子、南斋公房。两路人马翻越高黎贡山后直奔腾冲。为防止日军从对岸伏击,集团军所有的榴弹炮团和山炮营都布置在了渡口东岸的山头上,只要对岸日军枪声一响,就立即进行火力覆盖。

这天中午,198师594团的一个营已经秘密过江,在西岸监视日军,准备掩护大军渡江。各军师团长和作战参谋被派到渡口坐镇,各部队乘船渡江的次序也都作了周密安排。霍揆彰命令所有人不得迟疑、抢先,更不准喧哗、争吵。5月11日18时,渡江开始了。霍揆彰始终守候在电话前,等待大军渡江的消息。几个小时过去了,怒江东岸霍揆彰的指挥部里却没有听到一声枪响。这时前线传来消息:大军顺利渡江,只有一个上士班长邓超被横在江上的绳索缠住不幸淹死。大军横渡怒江没费一枪一弹、只损一兵一卒,如此顺利,完全出乎人们的预料。天亮之前,霍揆彰也乘着木船平安渡过怒江。

仰攻高黎贡山

5月12日拂晓,霍揆彰命令部队迅速按预先部署抢登高黎贡山。根据情报,驻守高黎贡山几处隘口的日军不过两个大队,总共也就2000多人,而此时中国军队的进攻兵力接近20000人,面对接下来的战事官兵们信心百倍。然而,远征军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渡江之时,日军也专门增调重兵,加强怒江西岸和高黎贡山一带的防守。

远征军一接触高黎贡山,就感到了它的不寻常,在靠近怒江西岸的这一面恰恰是高黎贡山最陡峭的一面,在腾冲前方的一段山脉海拔有3780米,仅有的几处隘口更是终年积雪。远征军要想翻越高黎贡山只有三条路:南斋公房、北斋公房和红木树,日军早已在险要处设立工事,这将是一场从山下往山腰攀登再向山顶仰攻,并对敌人的据点、隘口逐一攻击争夺的战斗。

霍揆彰命令第198师三个团为右翼负责攻打北斋公房一线。第36师的三个团和第116师一个团为左翼,攻击南斋公房一线上的日军据点。然而,5月15日深夜,霍揆彰接到一份战报:198师592团团长陶达纲率领的三个营,连续四天没能拿下敌人据点。部队被阻在了北斋公房前一个叫冷水沟的阵地上。4天里1个营长负伤,1个营长阵亡,9个连长中7个伤亡,全团死伤250多人,团长陶达纲也不幸负伤。大军第一次出击伤亡惨重。

然而,过山的路只有这几条,远征军只能用血肉之躯不断向日军的坚固阵地发起冲击。在冷水沟阵地上,一个团打光了,另一个团接着冲上去。但10天过去了,中国远征军却没能前进一步。

5月22日,经历十余天激战,防守高黎贡山的日军也已到了极限,弹药几乎打空。远征军592团团长陶达纲率警卫排冲上日军阵地,炸毁日军碉堡,终于攻占冷水沟隘口。负责攻打冷水沟的远征军198师592和594两个团,整编后每个团只剩下不足一个营的兵力。

远征军来不及休整,198师立刻准备进攻北斋公房,指挥这场战斗的是594团团长覃子斌。按照198师师长叶佩高的部署,远征军放弃了对北斋公房的正面攻击,采取正面牵制,然后由593团穿插到后面的马面关,切断日军补给,使北斋公房的日军陷入粮弹匮乏、孤立无援的困境。5月29日,北斋公房也被远征军拿下,但覃子斌团长牺牲在了战场上。这是远征军在滇西战场上牺牲的第一位团级军官。

仰攻高黎贡山的战斗,从5月12日一直打到6月21日,历时40天才结束。远征军以伤亡近万人,198师594团团长覃子斌阵亡的代价终于翻越了高黎贡山。霍揆彰指挥的第20集团军兵锋直指腾冲城。

攻取来凤山

腾冲是座小城,方圆不过3平方公里,但它的周边却有4座小山和1条江。其中距离最近的就是城南的来凤山,山峰比腾冲城高出150米,可俯瞰全城。只有把来凤山等外围高地控制住,才能居高临下攻打腾冲城。早在1942年日军占领腾冲城的时候,他们就在来凤山上依山势修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工事共有4层,每层都筑有钢筋水泥的地堡。这些工事还与城里相通,增援和退守都很方便。驻守腾冲城的是日军148联队(3000余人),联队长藏重康美打算凭借山岭、大河的地理优势,依托坚固城墙死守。

为尽快拿下腾冲城,霍揆彰决定重兵出击,以53军为左翼,攻取飞凤山;以54军为右翼,先攻占宝峰山,再夺取来凤山。7月2日清晨开始进攻。几天后,霍揆彰接到战报,飞凤山和宝峰山相继拿下,但来凤山阵地上发来的却是接二连三的伤亡报告,部队死伤已近千人。

进攻来凤山的是预备第2师(下辖3个团),再加上第36师的1个团做预备队,兵力近4个团,而固守来凤山的日军不过400余人。霍揆彰通过几天的观察发现,他的手下只会利用人多枪多硬拼,战术上缺乏灵活性。负责攻击来凤山的54军装备不少美式火炮,但却不去使用。在这种情况下,54军军长方天被撤换,由54军副军长阙汉骞接任。阙汉骞提出:集中所有炮火猛轰来凤山,把日军明暗工事摧毁后,步兵再上。霍揆彰采纳了他的建议。

7月24日,50余架美军战斗机和轰炸机首先对来凤山的日军阵地进行空袭,随后远征军的几百门大炮也开始轰击。日军为了视野开阔,砍光了山上所有树木,现在面对轰炸和炮击,连个隐蔽的地方都很难找,炸弹和炮弹的命中率极高。7月25日,经过23天的奋战,来凤山终于掌握在了远征军手中。7月28日,腾冲城外的日军据点都被清理,第20集团军终于能进攻腾冲城了。

“刺刀炸弹”破城

从来凤山上中国军队看到的腾冲城死寂一片,在城中早就埋下的眼线已将情报送到了指挥部:城内的百姓已被日军撵出,日军人数也比前些日子少了千余人。原来,就在第20集团军攻打腾冲城的同时,宋希濂指挥的第11集团军正在攻打龙陵和松山两处日军据点。日军为了解救被围攻的龙陵,命令腾冲城守军,调出一个大队前往支援。

没有居民,正好放手攻城!8月2日,第20集团军以4个师的兵力从城的四面同时进攻,每个师负责一个方向。同时,60多架美军轰炸机和战斗机也飞临腾冲城上空助战。随着远征军的数百门大炮齐轰,3000多发炮弹落向腾冲城内。

然而傍晚时,第20集团军司令部接到的却是死伤惨重的报告:6个团,每个团都死伤一二百人。第二天依然如此,不但城没有拿下,连城墙都没有受到重创。几天下来,战报中只有一项是不变的,那就是伤亡数字:每天都是三四百人,腾冲城的城墙却依然屹立。这时人们才明白,这城墙确实不一般。

腾冲城的城墙是用火山岩石修筑的,这种岩石不仅坚固、光滑,而且非常有弹性。炸弹炸到城墙上时,会被弹开到数十米外,即使使用重磅炸弹也无法对城墙造成太大伤害。为了在这种特殊的城墙上打开缺口,有美军飞行员提出在轰炸机使用的航空炸弹上添加钢筋,通过低空投弹,使钢筋插入城墙后固定住炸弹,然后再引爆。

经过试验,这种“上了刺刀的炸弹”果然有效。8月4日下午,美军出动大批轰炸机投放特制的“刺刀炸弹”,终于在坚固的城墙上炸开几个缺口。轰炸还没有结束,一支敢死队就冲了上去,随后,远征军的将士们蜂拥着冲进了腾冲城。

城墙失守后,腾冲城内的日军困兽犹斗,利用城内建筑和残余城墙与远征军展开巷战,给远征军造成巨大伤亡。8月13日,日军148联队的联队长藏重康美及部下30余名官兵死于美军战机的轰炸,日军几乎丧失了所有高级军官,148联队已经群龙无首。但日军仍依托城内的地下水道、英国领事馆和文昌宫等坚固建筑死拼。

从8月4日到9月14日,中国远征军5个师近3万人的兵力,在腾冲城里整整血战了一个多月。9月14日上午10点,随着最后几声枪炮在李家巷北头停息,全腾冲城的日军被彻底歼灭。

作战评价

从1944年5月11日远征军第20集团军强渡怒江至9月14日攻克腾冲城,历时127天,所历大小战役40余次,共俘获敌军官4员,士兵60余名。毙敌少将指挥官及藏重康美大佐联队长以下军官100余员,士兵6000余名。虏获山炮7门,步兵炮6门,迫击炮10门,重机枪19挺,轻机枪47挺,步骑枪1000余支,汽车20余辆,有线和无线电台25部并其他军用品若干。我远征军亦伤亡军官1234员,士兵17075名,可见腾冲战役之艰苦与惨烈。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