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民警酒后摔婴

潇湘逝水 收藏 31 641
导读:河南5旬民警酒后当街抢7个月女婴重摔在地 北京摔女童案现河南林州版,5旬民警酒后当街抢女婴重摔在地,所幸孩子已脱离生命危险。 民警摔女婴仅被关禁闭 近日,北京摔2岁女童案出现河南林州版。一从警近30年的民警,酗酒后突然抢走街上一男子怀里7个月大的女婴,举过头顶后猛摔在地。 目前女婴虽已脱离生命危险,但仍需进一步观察。 事件发生后,涉事民警除遭到关禁闭15天的警务纪律处罚外,至今没受到任何法律制裁。两天来记者在事发地还原事件细节。 缘起人大领导一语冲破"禁令" 7月中旬,在林州市一次

河南5旬民警酒后当街抢7个月女婴重摔在地

北京摔女童案现河南林州版,5旬民警酒后当街抢女婴重摔在地,所幸孩子已脱离生命危险。

民警摔女婴仅被关禁闭

近日,北京摔2岁女童案出现河南林州版。一从警近30年的民警,酗酒后突然抢走街上一男子怀里7个月大的女婴,举过头顶后猛摔在地。

目前女婴虽已脱离生命危险,但仍需进一步观察。

事件发生后,涉事民警除遭到关禁闭15天的警务纪律处罚外,至今没受到任何法律制裁。两天来记者在事发地还原事件细节。

缘起人大领导一语冲破"禁令"

7月中旬,在林州市一次人大常务会议上,人大主任翟建周提到民警酒后抢人孩子、当街摔在地上事件,连称"这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

向记者讲述当天会议情景的是当地人大一名副主任。据悉,这是该事件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被人提及和披露。

随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人大重要领导给几家京城媒体记者发短信称:"该事件骇人听闻,当事民警郭增喜称自己当时只是摸了摸婴儿的脸和手,确定是布娃娃后才举起摔了。"

那么事发经过究竟如何?民警为何摔婴?事后这名民警是否迅速及时被采取了法律羁押措施呢?为此记者在河南林州市展开了调查。

探访醉酒、吵架?事件出现俩版本

即便酒后意识不清晰,但一个从警近30年的民警为何会摔婴,仍让人难以理解。为进一步还原事情真相,记者又采访了多名接近此事的官员和围观者,及女婴家的邻居。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林州市人大领导向记者讲述了其所知的"内部通报":事发当晚,郭增喜等人酗酒后,邀约几名同行者去歌厅"放松娱乐",远远看见歌厅附近抱着孩子的李青峰夫妇,几个人借着酒劲打赌猜李青峰怀里抱着的婴儿是硅胶玩具还是真人。

郭增喜一口咬定是硅胶玩具,遭到同行者取笑,恼羞成怒的郭增喜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正确,遂发生了上述悲剧。

记者随后到事发现场附近采访女婴家的邻居时,又听到了另一个版本的事件经过:郭增喜之所以会摔女婴,是因为郭增喜等人停车时和女婴的父母李青峰夫妇发生争吵,恼羞成怒的郭增喜争执中"抓过孩子摔了"。

孩子被摔后一家人离开再没回来

8月15日,记者到达林州市,一路打听寻到了位于小西环和向阳街交叉路口西北侧的西券西街,这是一片平房区,靠近路边有一处堵门小院,女婴的奶奶就住在此处。出事前,老人常带着孙女在附近遛弯。

记者敲了很长时间的门,但没有人应答,路过的邻居说家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了,"孩子被摔后,孩子的奶奶和父母都去了安阳,一直都没回来"。几名邻居告诉记者,附近的邻居都知道李家孩子被摔的事。

"孩子特好看,眼睛大大的,只要一逗就咧嘴笑。"在附近开食品店的老板说。

对话·婴儿父亲 没征兆地夺走孩子就摔

抓过女婴、高举过头,扔向地面,这一切发生在李青峰的面前,速度快得让他来不及有任何反应,直到孩子被摔到地上昏死过去。

"我当时抱起女儿冲向百米外的医院,我当时被吓蒙了。"今年28岁的李青峰是河南省安阳林州市人,女儿悦悦(化名)刚满7个月,提及两个月前的这件事,愤慨之余他又感到十分蹊跷:"我不知道他为何摔我女儿,我抱着孩子根本没有惹他啊!"

李青峰说,7月20日晚饭后,李青峰和媳妇抱着孩子出门遛弯,大约晚上9点,俩人走到了位于林州市西环边上的皇冠国际歌厅附近。

"当时我抱着女儿站着,不知道从哪里来了3名男子,从走路的姿势看,他们好像都喝了酒",3男子都穿着便装,直奔李青峰夫妇边上的皇冠歌厅。其中一名身高在1米8左右、体格健硕的男子走到李青峰身前,俯身看李青峰怀里的女婴,然后伸手摸了摸女婴的脸和胳膊。

"我当时也没多想,觉得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兴许是稀罕咱闺女,因此也没有阻止他,谁知接下来的事让我和媳妇惊呆了!"李青峰说,男子突然单手从李青峰的怀里抢走女婴,高举过头,然后将女婴扔在地上。

已经吓呆的李青峰和媳妇来不及多想,抱起女儿就跑向百米外的医院,大夫说孩子不行了,这里看不了,让赶紧转院。于是夫妻俩淌着眼泪,打车以最快速度将女儿送往安阳市妇幼保健医院(注:林州市属于河南安阳下辖的县级市),接诊大夫直接将婴儿送进了ICU病房。"大夫说我女儿脑子里有淤血,后脑勺肿得有拳头大!"李青峰说。

事后得知摔孩子的竟是民警

据一位目击群众介绍,就在李青峰夫妇紧急送孩子就医后,上百名情绪激动的围观群众围住了摔孩子的中年男子,以及几名随行者。据了解,当时出警的派出所民警很快将歌厅的现场监控录像取走。一位当天晚上看过录像的人向记者介绍说,监控中清晰地记录了摔孩子的整个过程。

几天后,李青峰从当时赶到现场的振林派出所民警口中得知,摔自己女儿的人是一名在林州市公安局任职的民警,名叫郭增喜。

记者随后了解到,年仅7个月的悦悦在安阳妇幼保健医院经过长时间的紧急抢救后,目前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孩子脑部有3处骨折,留下后遗症的可能性极大。

目前悦悦已经转入医学观察期,由于负担不起高额的医药费,李青峰夫妇只能将孩子抱回家喂养观察,等待3个月之后的复诊。

对话·公安局 有人称10多天未见上班

在林州市公安局,听到郭增喜的名字,所有民警都三缄其口。

7月16日、17日两天,记者分别到郭增喜任职过的合涧派出所、公路派出所、林州市公安局财务科等部门进行采访,试图了解郭增喜摔婴的原因。

林州市公安局公开的资料显示,郭增喜1963年出生,今年50岁,系河南省林州市人。

2003年前后,郭曾经在公路部门下属的公路派出所任所长,约2008年调到林州市公安局合涧派出所担任指导员,后又进入林州公安局资源管理大队负责后勤基建和财务工作。“他不在这里上班,两三个月前调到分局新盖大楼的施工现场工作了。”财务科的民警告诉记者。当听到记者说找了好多天都找不到、是不是郭“出什么事了”时,这名民警一边摇头一边催促记者赶紧离开。

在公安局施工现场,一听记者要找郭增喜,一名正在清扫现场的大爷立马说:“别找了,你找不到了”。工地上其他工作人员也都熟识郭增喜,“老郭呀,10多天前就没来上班了”。

据一位曾经在公路部门、不愿透露姓名的人表示,郭增喜工作上不太按常规办事,“喜欢喝酒,酒后爱惹事”。

同样要求记者不要透露其姓名的民警拍着胸脯说,“听说这个事我很惊讶,不知道他为何会这样,不敢相信,我敢打包票说,出了这个事后,郭本人非常后悔。”

副局长:涉事民警被关禁闭15天

在林州市公安局,记者走进一位副局长的办公室,一提到郭增喜3个字,副局长立刻称:“我不知道,你别问我,去问别人!”

“事发后郭增喜受到处罚了吗?会负刑事责任吗?”记者一连追问。对方说:“这个事情是有,郭也受到处罚了,当时我们接到110报警,振林派出所民警出警了,后来郭本人被关禁闭15天。”

16日下午,记者在寻找了一天后,找到了林州市公安局政委杨承斌。“您知道郭增喜的事吗?事发后公安局有没有对郭本人进行处罚?会追究刑事责任吗?”

听到记者的问话,杨政委一愣,随后转向站在旁边的一名干部问道:“有郭增喜这么个人吗?我不知道,他摔谁家孩子了?”

听记者说已经采访到当事人后,杨政委改口说让记者与宣传部门联系,并从三楼的办公室冲出来,连肩上搭着的毛巾都没来得及放下,就推开二楼写有宣传科的门说“好好接待记者”,随后转身就走,记者只好一路小跑着追了上去,在一楼楼口将正要上汽车的杨政委截住。

“您能告诉我有郭增喜这件事吗?”对于记者的多次询问,杨政委不做任何回答,最后在办公室民警的阻拦下,杨政委钻进汽车驶离了林州市公安局。

记者只得自行离开公安局,但刚走出大门十多米,电话就响了起来。

“你好,我是公安局宣传科的,我们政委让我们好好接待你,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在记者一连追问该人为何有记者号码时,电话被挂断了。但此后直至17日凌晨一点,记者电话不断响起,有多人声称要跟记者见面商量一下,要求记者不要发稿。

对话·涉事民警“说起这事很惭愧”

从昨日中午开始,要求见面讲情的电话险被打爆。一位自称是某报社的记者致电称,受郭增喜委托,“想商量看能否不报道此事,价钱好商量”。遭到记者拒绝后,更多的类似电话莫名其妙地打到记者手机上。

昨晚8时左右,多次尝试失败后,记者终于拨通了郭增喜本人的电话。郭在电话中表示自己在山西长治,正往林州赶,大约2个小时以后能到林州,希望能够见记者一面。但对于记者提问有关事发原因等问题,郭增喜则不愿提及。

“我现在有病,到长治来看病。”记者追问他有什么病,郭说患有心脏病和糖尿病,且病情严重,精神压力很大。在记者一再追问下,郭增喜表示:“说起这个事我很惭愧。”

记者进一步核实消息证实,摔婴事件发生后,郭增喜确实被上级部门按照警务纪律关禁闭15天。除此之外,郭尚没有受到法律意义上的任何处罚,目前仍在林州市公安局正常工作。

与不久前那起当街摔婴不同,本案的起因很荒唐

7月23日,北京大兴街头发生摔死2岁女童的惨案,这起案件起因很简单,就是双方街头发生争执,一方以摔对方孩子来发泄和报复。而本案的起因,据当事民警陈述和官方“内部通报”,是这样的:河南林州警察郭增喜和同伴酗酒后,去歌厅“放松娱乐”,远远看见歌厅附近抱着孩子的李青峰夫妇,几个人借着酒劲打赌猜李青峰怀里抱着的婴儿是硅胶玩具还是真人。郭增喜一口咬定是硅胶玩具,遭到同行者取笑,恼羞成怒的郭增喜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正确,走上前摸了摸婴儿的脸和手,“确定是布娃娃后”,举起来摔了。

上述情节一定程度上也得到了受害方的证实,据李青峰介绍:当时他抱着女儿站着,不知道从哪里来了3名男子,从走路的姿势看,他们好像都喝了酒。其中一名男子走到李青峰身前,俯身看李青峰怀里的女婴,然后伸手摸了摸女婴的脸和胳膊。然后男子突然抢走女婴,高举过头,将女婴扔在地上。

从双方的陈述来看,这起案件确实不是一起冲突,而像是饮酒的人失去判断力和自控力,“发酒疯”闯了祸。

酒后犯罪厘清法律责任不易,警方未必能很快作出判断

定罪量刑需要考虑主观恶性和客观危害,酒后犯罪的客观危害相对清晰,但主观恶性由于喝酒这个因素,要对其拿捏准确不易。

以本案来看,首先要判断郭增喜的行为有几分是由醉酒后的无意识主导的,有几分是由还未完全丧失的自身意识主导的。

对于有意识的行为,郭增喜当然要承担责任,这个无需多言。

对于醉酒导致的无意识行为,郭增喜依旧需要承担责任。郭增喜平时就“喜欢喝酒,酒后爱惹事”,根据郭增喜平时酒后惹事的情况,可以判断他是否明知道自己醉酒后会丧失辨别能力、丧失自控能力,进而可能造成严重损害。若他明知道还放任自己醉酒,则他对摔婴儿主观上有一种间接的故意,把婴儿举高摔地上是杀人举动,郭增喜涉嫌故意杀人罪。若他不是明知道醉酒后可能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则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此外,郭增喜酒后闹事,扰乱了社会秩序,还涉嫌寻衅滋事罪。

所以郭增喜可能涉嫌故意杀人、过失致人重伤、寻衅滋事,警方对此很难迅速做出判断。

但若说警方连本案是涉嫌犯罪还是涉嫌违纪都分不清,则根本说不过去

警方将郭增喜关禁闭而没有拘捕,说明警方认为郭增喜违纪但不涉嫌犯罪。但警方不可能真这样认为。刑法第18条明确规定“醉酒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警方至少知道这一条吧?一个人当街把婴儿摔到生死未卜,警方没有任何理由不拘捕肇事者,不拘捕就是包庇。

人大“看不下去”,找京城记者代“言”?

本案被“捅出来”的经过耐人寻味。

7月20日晚事件发生后,引起百名群众聚集,声势不小,也引发了当地政府对事件的调查,还发了“内部通报”。这个“内部通报”,当地人大主任看到了,自然其他当地高级官员也不可能不知道。这位人大主任良心不平,在人大一次常务会议上把事情抖了出来,于是参加会议的人大干部也知道了。这些人大干部中有人把案情透露给了京城记者,于是事件被北京媒体昨日刊发。

不少人据此称赞当地人大“有良心”。但是我们回归常识想一想,就会觉得不对劲。地方人大是什么角色?是“地方国家权力机关”,其首要职能就是“在本行政区域内保证法律的遵守和执行”。人大是最有权力干预这件事的机构,人大“看不下去”,还需要找记者代“言”?人大干部把案情介绍给记者,在刊发时还需要匿名?这正常吗?

其实不正常的不只是地方人大,那些了解到案情的地方官员,又做了什么?那些当地的媒体,对这种轰动事件报道了吗?…[详细]

即便真是个布娃娃,就可以摔?

摔婴的背后有什么样的恶?

退一万步讲,就算郭增喜真的只是摔了一个布娃娃,那这种随便抢走别人财物往地上摔的举动,不也够张狂?这种张狂源于“酒乱人性”,还是“本性流露”?如果是前者,是什么纵容一个屡次醉酒惹事的公职人员一再酗酒;如果是后者,是什么纵容一个人如此嚣张跋扈?

张狂的背后是纵容

是什么在纵容?从本案的处理或许就能管窥答案。一个普通民警都可以被包庇,被包庇后上上下下无人愿意或敢于站出来大喝一声,维系正义的力量如此薄弱,则张狂生长的土壤怎能不肥沃。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