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勇士穿越腾格里沙漠

lengjian75 收藏 0 91
导读:“勇闯天涯”是华润雪花独立创新的具有原创性品牌的推广活动,举办方希望通过活动激发参与者的斗志和潜能,挑战自我极限,抵达“心中的天涯”。活动已经成功举办8届,从2005年探索雅鲁藏布大峡谷、2006年探秘长江源、2007年远征国境线、2008年极地探索、2009年挑战乔戈里、2010年勇攀长征之巅、2011年穿越生命禁区可可西里,到2012年冲破雪线,活动以其对人迹罕至的自然地理的独特挑战方式和对自然、人文环境的探访、科研、环保等举动,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成为全国持续时间最长

“勇闯天涯”是华润雪花独立创新的具有原创性品牌的推广活动,举办方希望通过活动激发参与者的斗志和潜能,挑战自我极限,抵达“心中的天涯”。活动已经成功举办8届,从2005年探索雅鲁藏布大峡谷、2006年探秘长江源、2007年远征国境线、2008年极地探索、2009年挑战乔戈里、2010年勇攀长征之巅、2011年穿越生命禁区可可西里,到2012年冲破雪线,活动以其对人迹罕至的自然地理的独特挑战方式和对自然、人文环境的探访、科研、环保等举动,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成为全国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原创性品牌活动。随着活动影响力的提升,每年报名的人数越来越多,强手如林,全国选拔赛也变成了极具挑战、竞争激烈的勇者赛场。今年,主办方更是把目光瞄向挑战世界屋脊——翻越喜马拉雅。 随着雪花啤酒银川新工厂落成,勇闯天涯选拔活动也首次在宁夏分赛区展开。此次宁夏选拔赛分为初选赛、复赛和终极决赛,初选赛于8月10日至11日进行,100名勇士在两天一夜的时间里徒步穿越腾格里沙漠,主办方从中选拔出30位勇士晋级复赛;30位勇士于8月14日在兰一山庄通过攀岩比赛选出晋级的15强选手;8月17日至18日,15名晋级勇士将翻越贺兰山之巅,经过徒步穿越、勇攀高峰等环节,层层严酷选拔,优选出一名勇士与全国的勇士们一起奔赴终极目标,挑战世界屋脊。

8月10日早上7:10万达广场,随着领队一声令下,两辆大巴车载着百名勇士向腾格里沙漠进发,2013年“雪花勇闯天涯——翻越喜马拉雅”宁夏区选拔赛正式启动。

第一赛段:通古淖尔噶扎——蒙根湖畔

直线距离6公里 时间:8月10日11:00—13:00

“蓝蓝的天空,静静的湖水,绿绿的草原,这是我的家……”10:15,在腾格尔悠扬的歌声中,大巴车载着100名勇士抵达阿拉善左旗腾格里沙漠入口处——通古淖尔噶扎。极目远眺,这里没有静静的湖水,没有绿绿的草原,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金色沙漠。领队开始向我们介绍将要挑战的“对手”——腾格里沙漠,它位于内蒙古、宁夏、甘肃之间,东抵贺兰山,南越长城,西至雅布赖山,东西宽180公里,南北长240公里,总面积约4.3万平方公里。沙漠中部人迹罕至,被称为“生命禁区”,是我国第四大沙漠。“腾格里”蒙古语意为“天”,形容茫茫流沙犹如天一般浩瀚无垠,渺无边际。穿越腾格里沙漠,就像穿越了一次“天空”。

像军人一样,100名参赛勇士列队、整肃队容,裁判组宣誓,主办方领导热情的祝词后又冷峻地讲述穿越中的困难和注意事项,11:00,随着发令枪响,百名勇士正式踏上远征腾格里路的第一站,迫不及待地走向大漠深处。

进入沙漠边缘,一望无际的沙海在阳光下金光闪闪,晃人眼目。即使戴着墨镜,选手们还是不由自主地眯起眼睛。阳光毒辣辣地晒过来,脸上像是被烤出了油;热风夹杂着细沙打在脸上,又像被刀刮掉了一层皮。虽然脸部像受刑一样生疼,但勇士们的步伐却不敢慢下来,因为一个个年轻选手会从身后无情地超越,更因为越往前走景物越加壮观——湛蓝天空下,千里大漠浩瀚、雄浑,起伏连绵的沙丘如同凝固的波浪一样高低错落。金色的细沙没有一点杂质,被风刮出一道道粗细不等但十分规则的纹路,像河水中的波浪在流淌。

爬上一座几十米高的沙丘,脚下软绵绵的,每迈出一步都十分困难。为了报道,幸好沙漠越野车把我们送到了终点。令人惊奇的是,37岁的勇士丁炳宁用了不到40分钟几乎与沙漠越野车同时到达终点,成为第一赛段的冠军。1分钟后,24岁的廖敏鹏也冲过了终点。此后,大批勇士相继跑过终点,天沙相接处,传来他们胜利的笑声,在静谧的沙漠里更显得清脆透亮,引得一只小狗远远地追过来,冲着灰头土脸、衣衫不整的我们汪汪直叫,让我们片刻忘记了烈日下徒步的艰辛。

第二赛段:蒙根湖畔——天鹅湖

直线距离8公里 时间:8月10日14:00—17:00

吃饭休整一个小时后,14:00,全体勇士向第二赛段进发。

这一站沙山更高更险,路途更加难行,尤其是到了下午2:00,烈日炎炎,走在沙漠上像被烤熟的鸭子,随风吹来阵阵热浪,全身像火燎一般疼。更痛苦的是,尽管已经全副武装,但细小的沙子仍然能无孔不入地钻入耳朵、嘴巴、鼻孔,眼睛和全身的一切缝隙。

沙丘远看是浑圆形的,爬上去才知道如刀削一般,像走独木桥,身子一晃一晃的,两手平伸开来,又像是在走平衡木,一不小心就会摔下去,虽然摔不疼,却会被滚烫的沙子炙烤一番。

此时,刚开始穿越沙漠的新鲜感逐渐褪去,行程开始变得枯燥无趣和乏味难耐了。一些队员想打退堂鼓了。细心的主办方居然已考虑到这个最艰苦的时刻,当队员们想要放弃时,常常有人会走过来搀扶和鼓励。“走吧,我就看着你的脚印向前走”。“看前面,打卡点的蓝色旗帜在召唤我们”。正是这种互助的精神让勇士们坚持着。迎面向着阳光望过去,矗立在沙丘上的勇士像天地间的巨人,拥有着高大却不张扬的精彩。

翻过十几道沙丘,沙坡渐缓,疲惫的人们惊喜地发现,眼前是一片茂密的胡杨林和沙枣林。沿着树林向前,再向前,金色沙海上,一片胡杨林守着一汪浅湖映入眼帘,水岸逶迤,树影婆娑,这里就是美丽的天鹅湖。

寻找天鹅

有队员说在湖里看到了天鹅。也有队员说,那不是天鹅,是野鸭,抑或是当地人养的鸭子。到底谁说的对?跑过终点的队员们相约走向湖边,一探究竟。

远远望去,天鹅湖湖面像一条银白色的丝带,湖边布满沙枣树,湖水清澈、明净,水域广阔,湖边有七八百米长近百米宽的沼泽区,长满了绿色青草。青草长得很高,在微风的吹拂下弯下了腰,顿现十几头黄牛、奶牛在青青的河边吃草、嬉戏,与“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致一般无二。青草外面是近两千株沙枣树和胡杨树围成的绿色屏障。在湖的中央,也是人们最关注的地方,一群天鹅(或者鸭子)整齐地在湖面游弋,足有200多只。可惜的是,这些天鹅(或者鸭子)很怕人们接近,每当我们走近约六七十米远的地方时就远远地游开了,我们多次试图接近都没有成功,只能远远地拍一些照片,这恐怕就是人们对它们究竟是不是天鹅模棱两可的原因吧。

后来听当地人介绍,天鹅是候鸟,每年春秋季节才会到这里栖息,平常只有野鸭、野鹅、灰鹤。听了这样的介绍,人们默然了,但没有一个人肯定地说那就是鸭子,因为他们实在是舍不得心中的美丽天鹅。

痛并快乐着

虽然没看到天鹅,队员们从天鹅湖边回来仍然兴奋地欢呼雀跃着。对于他们来讲,兴奋快乐的程度总是与路途的艰险强度成正比,遭了罪,受了苦,爆了汗,才是享到了甜头。

后面的行程也是如此,在沙漠里穿行了一天的勇士们此刻多希望能有一张床啊,但是组织者却要求队员领了用具自己扎帐篷。唉,痛并快乐着。

半小时后,在天鹅湖西侧的一片稍稍平坦的沙地上,五十多个橘红色的帐篷在劲风吹动中沙沙作响,打开睡袋,脑袋刚刚挨上枕头,又被通知该吃饭了,队伍被分成9个小组,开始埋锅造饭。每个小组分工明确,在沙漠上打灶的,用沙子洗锅的,去远处找柴的(柴被捡光了就用手捧来一堆干牛粪),领水领食材的,捡菜的……

开灶着火的方向是有讲究的,火眼必须顺着风吹的方向,如果反了,不但火着不了,还被烟熏得鼻涕眼泪直流。暮色里我们终于吃到了沙漠里第一顿自己做的热乎饭,焖米饭、烧鸡、炖羊肉、西红柿炒鸡蛋……照相机快门闪过,镜头里疲惫的眼神换成了一张张很久没有这么乐开过的大嘴巴。这种天为顶,地为席的野餐,只有身处其中,才知道乐趣无穷。

篝火晚会开始了。大家手拉手围着一大棵沙枣枯树点燃的篝火欢呼雀跃着,同时冲向篝火,再后退,再前进,仿佛唯有此才能释放激情。当然不会放过能歌善舞的队员,高亢且颇有专业水准的歌声萦绕在沙漠上空。最经典的节目要数为小组组长化妆走秀了,9个被队员精心装扮的小组长先后亮相,女扮男装的女组长“憨态可掬”,男扮女装的男组长“娇媚动人”。9个组长率领组员同时跳起了江南style,令人喷饭。

终于到了睡觉的时间,两人一个帐篷,疲惫的队员们一挨上枕头就呼呼大睡。与沙地仅隔着不到5毫米厚的防潮垫,真正算得上与沙漠亲密接触。上半夜,睡在帐篷里非常闷热,我出了一身臭汗;下半夜开始下雨,雨点打在帐篷上劈劈啪啪的,炙热的沙漠一下子变凉了,隐约中似乎能听到隔壁帐篷里瑟瑟发抖的声音。不知道别人怎么样,我一夜醒过好几次,不是冻醒的,而是被帐篷外四起的鼾声和帐篷内难闻的脚臭味折磨醒的。唉,痛并快乐着。

冲刺

第三赛段:天鹅湖——通古淖尔噶扎

直线距离10公里 时间:8月11日13:00—16:00

蒙古包旁一口压水井成了真正的龙头,后面排着几十个睡了一宿却仍然灰头土脸的人。这是这里唯一的饮用水源,吱吱嘎嘎的压水声仿佛动听的音乐,随着音乐喷涌出的清流在渴望者眼中是那么的清冽甘甜。

洗漱整顿完,收了帐篷,用了早餐,上午是“沙漠求生”模拟训练和挑战沙峰、沙漠LOGO团队训练。这样的训练曾经在拓展训练营参加过,只是此次地点换到了沙漠。

11:00开始埋锅造饭,这一次,大家都有了许多经验,做饭的速度加快了许多,饭菜也比前一天做得更可口。

13:00,全体勇士向第三赛段进发。

经过一夜潮气侵润的沙丘显得更加金黄,天色也比前一天更加湛蓝,无边无际蜿蜒起伏的沙丘在眩目的烈日下闪着白色的光,勇士的身影在这金黄、湛蓝和白色之间浮现,时高时低,时远时近,一串串渐行渐远的脚印延伸向视野尽头。

为了记录最终的成绩,记者乘坐沙漠越野车提前赶到了最后一个终点——通古淖尔噶扎。14:20第一位勇士冲过了终点,果然是丁炳宁,三个赛段他都冲在最前面,成为这次翻越喜马拉雅宁夏区选拔赛穿越腾格里沙漠赛的第一人。紧接着是第二名,第三名……相差的时间很短,有的甚至是一个身位。

据负责组织此次大赛的兰鹰咨询裁判组裁判员程进心介绍,此次挑战赛的前3至5名,成绩完全达到了国家一级运动员的标准。

17:00,百名勇士坐上了返程的大巴车。回头望去,身后即将远去的就是自己憧憬无限、两日厮守的腾格里沙漠,欢乐和惜别充满我们的心田。

黝黑的脸庞,皴裂的手脚,沙漠到底带给了我们什么?

或许是累了,抑或是在思考同样的问题,大巴车内的勇士们大都很安静,只有车载DVD里流淌着汪峰的歌声: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就像穿行在无边的旷野,拥有挣脱一切的力量……

百名勇士穿越腾格里沙漠


我们是猛虎组

百名勇士穿越腾格里沙漠



百名勇士穿越腾格里沙漠



百名勇士穿越腾格里沙漠



百名勇士穿越腾格里沙漠



百名勇士穿越腾格里沙漠



百名勇士穿越腾格里沙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