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陈汤探家

天涯龙业 收藏 2 217
导读:test

已是出发前倒计时的时候了,陈汤这才有时间回到家中。

当年,由于富平侯张临的照顾,他的家安在了长安城里。这是一个较为宁静的去处,平日里街巷也少人走。陈家在里巷的尽头,是个独门的院落。一溜正房五间,两侧是厢房,宽敞的院落。院子里栽满了梧桐树,若是在夏天,遮天蔽日,蝉鸣不断。只是在这飒飒秋风中,无数落叶飘下,堆积满地,又随风乱飞,让人顿时有种落寞之感。

太阳偏西的时候,陈汤骑马走进了小巷。他把西骥拴在了巷尾的大柳树下,轻轻地拍了拍它的背:

“今天,你就待在这里了。”西骥很温顺地舔了舔主人的手。

陈汤缓步走到了家门前,轻轻地拉开门闩,向里一推。吱呀一声,大门开了。他伫立在门口,不急于往里走。他审视着院子里的一切,有些熟悉,还有些陌生,还带来有些莫名的伤感。不知什么时候,陈冯牵着四岁的小弟陈鸿站到了陈汤的面前。看到了发愣的爹爹,陈冯赶忙拽着小弟跪下,拜见父亲。陈鸿怯生生地望着陈汤,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的。陈汤拽起了小哥俩,然后抱起陈鸿,使劲亲他的小脸蛋,对他说:

“叫爹爹!”

陈鸿盯着陈汤看了半天,然后挣着身子,跳下地来,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一溜烟地跑回屋里,关上门不出来了。

“爹爹,您总也不回家,小弟天天想您,想得都认不出来了。”

陈汤抚摸着陈冯的头:

“好孩子,咱们进屋。”

江氏拉开了屋门,费力地走了出来,满脸疲惫的神态。从腆着的肚子看,她已有了六七个月的身孕。陈汤赶忙上前,搀扶住她:

“都到了这样的月份了,你得爱惜好自己的身体。”说着,又送她到床边坐下。江氏看到躲在门后的陈鸿,一摆手:

“鸿儿,快出来。你爹爹回来了,你不是天天都盼着爹爹给你买糖吃吗?”

这时,陈汤才想起了,急忙从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

“鸿儿,爹爹给你买龟兹糖瓜了!你没吃过的。”

陈鸿犹豫着,小手伸进了嘴里咬着。陈冯走过去拉住他,又把他推到爸爸面前。

陈汤分给哥俩糖瓜,陈鸿有滋有味地品尝着,陌生感慢慢消失了,一点点往前凑。站在陈汤面前望着,就一动不动了。陈冯赶忙跟他说:

“鸿弟,叫爸爸!”

“爹爹。”这次,陈鸿没有拒绝。

江氏操办了一桌丰富的晚餐。有四盘菜,热气腾腾的。饭菜摆好后,陈冯和陈鸿两眼都紧盯着那盘鸡肉,不动筷子。陈汤一看,忙夹起一个鸡腿放在陈鸿的碗里,又夹起鸡翅给陈冯:

“吃吧,爸爸中午才吃过的。”

有了爹爹的恩准,小哥俩一阵狂吃,很快只剩下了一堆鸡骨。这时,陈汤看到江氏坐在那里,不动筷子,就把那一小盘鱼推给她。

“吃这个,既补身体,又对胎儿有好处。”

江氏感激地望着他,目光里似乎还包含着哀怨。

晚饭后,江氏赶忙吹掉了另一盏灯,并挑灭了剩下这盏灯的两根灯芯。陈汤这时候又环视了一番屋内,仍然是在城郊居住时的那些摆设,有的已很陈旧了。他有些纳闷。

月亮高高地挂起来了,孩子们犯了困意,于是,陈冯哄着陈鸿睡觉去了。屋子里仅剩下陈汤夫妇了,江氏又挑灭了最后一根灯芯。

月光如水,流进屋里,撒在地上,一片亮白。半天的沉寂后,陈汤发话了:

“三儿快生了,可我又要出征了,家里的担子又要让你一人挑了。”陈汤的语气里有些内疚。

“官人还说这些做什么?我何时不是这样的?”

陈汤沉默了。

“家里又不是缺钱花,该吃点什么补点什么,你就去买。我看着,孩子们也像是许久不见鱼肉了。”陈汤有些不满。

“官人,我何尝不想这样,可哪里有钱呢?”

“我不是从朔方和西羌带回不少的钱吗?”

“官人,你是带回不少钱,可我们的花销比它还大着呢。”

“比它还大?”陈汤瞪大了眼睛,不相信。

“唉,官人,你不持家,就不知道这收支的困难。”江氏一一列举起各项花销。

“你为了去西域,花了血本买官。你算没算,单是你的副校尉,就花掉了朔方带回的钱财。你还那么大方,替甘延寿和杜勋出资,又把西羌带回的花去了大半。”

“除了这些,还有点余头的。”

“官人,是有点余头。不过,你莫忘了,瑕丘的冤枉债是谁替你还的,这所大宅子是谁帮你买的。”

“都是富平侯家拿的钱,他不是说不必还了吗?”

“官人,我嫁给你之前,爷爷就千叮咛万嘱咐,要帮陈汤持好家,管好钱,改掉坏毛病。他说,借钱还钱,天经地义,那是一个人立于世界的根本。所以,我们不仅应该念念不忘人家的恩情,还应该及时偿还人家的钱物。还上富平侯的钱财后,咱们的家产也就差不多光了,你又在外,拿不回家里钱,我们娘三个只得节衣缩食,过苦日子,已经几个月都不见鱼肉了。不过,这样过日子,我倒也觉得很踏实,很知足。不欠人家的钱财了,这多好。”

听着妇人的一番话,陈汤羞愧地低下了头。

“唉,夫人,真难为你了。没想到我把家里拖累到这种地步。”

“官人,夫妻之间还用说客套话了吗?只要你的事业能成功,你能顺心顺气,我也就觉得比什么都好。”

陈汤感激地望着妻子,眼里噙满了泪水。

“我这一去,少则三两年,多则四五年,你在家里又要吃苦了。三儿就要出生了,可我这个当父亲的,又不在身边,想起来,我就愧疚不已。家中用度不够,我明天就去先借支一些。”

“官人,不必了。家里多少还留着点应急的钱,细水长流,我看还够用一阵子。谁叫咱们过惯苦日子了呢。”

“你放心,困难是暂时的。我还会挣的,一定保证你们母子三人——还有三儿过好日子。”

“哦,对了,官人。临走前,你给三儿起个名字吧。”

陈汤沉吟了片刻后说: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叫陈江,让他忘不了含辛茹苦的母亲。”

他攥紧了江氏的手,两个人肩并肩坐在胡床上,一起对着月亮,默默无语。不知不觉中,他们相拥着,酣眠起来。

大约三更时分,院子外传来咴咴的马叫声。陈汤一激灵,马上扶住江氏,让她靠住墙坐稳,然后从胡床上立起身来,凑近窗前倾听外面的动静,顺手摘下了挂在墙上的宝剑。

“官人,发生了什么事儿?”江氏小声地问。

“没什么,大概是盗马贼吧。”陈汤很镇定,回答得很轻松。

陈汤又走到屋门口,对江氏说:

“你去护着孩子,我出去一下。”

“官人要多加小心。”

陈汤没有去开院门,而是贴近墙根细听外面的动静。他听到嗖嗖两声,接着是扑通的倒地声,接着就什么动静都没有了。他明白,自己的设伏起了作用。这时,院外传来一声长啸声,陈汤听得真切,那是告知那是外面的人自己:事情解决了。于是,陈汤蹑手蹑脚地退后几步,一个助跑,纵身一跃,他飞出了院落。

里巷里,站着两个人,他们都是陈汤让杜勋派来的卫士,任务就是暗中保护江氏母子,已经在此守候多日了。大个的卫士提着弯弓,凑了过来,小声对陈汤说:

“陈将军,三个盗贼都解决了。”

“干得好!好样的!你们二位辛苦了!”陈汤夸奖着,同时又有了疑惑,“哟,怎么是三个?我可只听到两声箭响。”

“陈将军,您看!”大个子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与小个子卫士一起,轻轻拉着陈汤,走到了西骥前。只见西骥高昂着头,高高地抬起了右前蹄。陈汤有些好奇,往它的脚下一看,原来,一个黑衣人倒在了那里。陈汤什么都明白了,轻轻地抚摸了西骥的后背:

“你立功了,辛苦你了。”这时,西骥才低下头来,放下右蹄,用头蹭着陈汤的手臂,发出了只有陈汤才能听清的细细的咴咴声。

陈汤恍惚觉得地上黑衣人有些面熟,但天色暗,看不清面孔。于是,他们三人一直等候到天亮。

杜勋带人来了,他们封锁了路口,在四处警戒,清查现场。这时,陈汤才仔细看了一下那个黑衣人:

“啊,怎么是他?尼苦木和蠡狐兹太残忍了,为了加害我与家人,连伤残者都派上阵来——咳,真是连牲畜都不如。”陈汤心中愤愤地骂道,原来倒毙在西骥蹄下的黑衣人,就是那天晚上被靡诺砍下右手的那犀浦。

士卒们又抬来了另两个人,后背上都中了一支利箭。陈汤一看,其中有一个人见过。他一只腿上安着木头假肢,不是那个叫毒啊端木的匈奴人吗?

杜勋领着士卒迅速清理了现场,然后,指派伍长带队回营地。他就陪着陈汤进了院子里,看到了江氏,他大喊起来:

“嫂子受叨扰了,都是小弟的不对,没把护卫安排得更细致一些。”

“啊?什么叨扰?什么护卫?杜勋老弟,嫂子我啥都没听明白。”

这时,陈汤才把有关的安排说给了江氏,江氏很是感激。

“嫂子,你放心。西征后,我还留下一组卫士,专门保护你们。”说着,他冲陈汤看了一眼,陈汤点了一下头,意思是你先斩后奏,我不仅同意,而且很高兴。

杜勋一手搂着陈冯,一手搂着陈鸿,三个人一起,把几间屋子都寻看了一遍。最后,他拉过来陈汤夫妇,小声说:

“我们西征后,可别亏待了孩子啊!”说着,一摸衣袋掏出来一锭金子,“我这里还有这点,嫂子拿去给孩子们用吧。”

陈汤夫妇刚要说不,杜勋手一扬,示意他们不要说了。

江氏落下泪来,陈汤则是坚定地咬了咬牙。


本文内容于 2013/8/18 12:50:38 被天涯龙业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