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部队与慰安妇

lengjian75 收藏 2 6792
导读:最早的随军“慰安妇”来自日本国内招募的妓女和良家妇女。许多沦落风尘的日本女子在日本军国主义宣传机构的蒙蔽下,将充当“慰安妇”当成了“报国”之途, 在得到调令时被感动得热泪盈眶。但是日本籍“慰安妇”的数量远不能满足日军的兽欲,于是日本军事当局命令驻朝鲜总督府驱使警察征召“慰安妇”。被征召的朝 鲜女子年龄一般在16—20岁之间。大多数情况下,日本警察采取了威胁和恫吓的手段。凡是列入应征者名单的女子,都无法逃脱。倘若被选中的女孩自杀,那么 她的父母也会受到惩罚。除此之外,日军还在朝鲜通过诱骗手段大肆搜


最早的随军“慰安妇”来自日本国内招募的妓女和良家妇女。许多沦落风尘的日本女子在日本军国主义宣传机构的蒙蔽下,将充当“慰安妇”当成了“报国”之途, 在得到调令时被感动得热泪盈眶。但是日本籍“慰安妇”的数量远不能满足日军的兽欲,于是日本军事当局命令驻朝鲜总督府驱使警察征召“慰安妇”。被征召的朝 鲜女子年龄一般在16—20岁之间。大多数情况下,日本警察采取了威胁和恫吓的手段。凡是列入应征者名单的女子,都无法逃脱。倘若被选中的女孩自杀,那么 她的父母也会受到惩罚。除此之外,日军还在朝鲜通过诱骗手段大肆搜罗当地妇女充当随军“慰安妇”,甚至连小学的女生也被当作“慰安妇”拉到战场。据韩国的 一份资料显示,仅在1943至1945年间,就有超过5万名朝鲜女性被日军抓走充当“慰安妇”。1937年后,日军开始大规模在中国掳掠女性充当“慰安 妇”,使中国和朝鲜成了日军“慰安妇”制度的最大受害国。

1942年,日军占领荷属东印度(今印度尼西亚)后,拘留了大批荷兰籍妇女,并将她们编入四个日军“慰安所”。

这些妇女之中,有一部分人自愿挺身而出。她们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挽救更为年轻的姑娘,另一方面也错误地认为当了“慰安妇”生活条件会有所好转。但日军觉得 自愿充当“慰安妇”的妇女数量不够,便以武力迫使更多荷兰籍妇女加入其中。日军还将从各占领区搜罗而来的欧洲籍妇女集中到三宝垄(现印尼境内),逼迫她们 签署一份“自愿”声明,经过一番粗暴的检查后,分配到了各家“慰安所”。根据澳大利亚学者乔治?希克斯披露的数字,在三宝垄地区充当“慰安妇”的各国妇女 有100多名,这其中既有印度尼西亚当地妇女,又有印度、中国、荷兰和其他欧洲国家籍的妇女。有个“慰安妇”为了试图让自己减少受奸淫的次数,剪掉了所有 的头发,但立刻成了日军发泄变态兽欲的猎奇对象。

荷兰籍“慰安妇”扬?鲁夫在谈到她当年的痛苦经历时说:“他们(日本人)剥夺了我的一切,我的自尊、自爱、自由、财富和家庭……”日本战败后,扬?鲁夫重 获自由,然而她却几乎失去了做母亲的能力,婚后先后流产三次。那段噩梦般的回忆始终缠绕着她,使她无法再像正常人那样生活。

历史学家认为“慰安妇”数量至少有40万人

根据日本外务省的部分档案,仅1938至1939年间,日军在中国的上海、杭州、九江、芜湖和汉口等地,至少设立了73所“慰安所”,数千名各国女性沦为日军的性奴隶。而为配合1941年的特别大演习,日本关东军竟“配备”了2万名“慰安妇”。

在日本学者伊藤计一的著作《陆军士兵史》中,收录了日军设在上海的一家“慰安所”的规定。其中包括:本慰安所只允许(日本)陆军和准军事人员进入;光顾者 必须在接待处付费,军士、士兵和准军事人员的票价是2日元。驻扎在广东的日军部队还根据“慰安妇”种族的不同区别收费,规定:日本“慰安妇”2日元,朝鲜 “慰安妇”1.5日元,中国“慰安妇”1日元。军官如要求独自享用某一“慰安妇”则费用增加一倍。在接待处,日军官兵在“慰安所”的接待处换取票证,然后 把票证交给为他们“服务”的“慰安妇”。一天“工作”结束后,“慰安妇”们把这些票证交给“慰安所”的“经营者”。她们仅能得到她们“工作收入”的一半, 以保证她们的基本生活必需品,如衣物、香烟和“偶尔需要放松一下自己时”必需的酒。有些“慰安妇”可能存下一些钱,但这些只有在日占区才能使用的“军 票”,随着日军的崩溃而变为了废纸!

据不完全资料统计,日军在战时设立“慰安所”的地点遍及日本本土、朝鲜、中国、菲律宾、太平洋各岛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缅甸等十几个国家, 可以说在日军占领区内,各国均有大量女性成为受害者。就连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当年也曾亲眼看到日本士兵在“慰安所”外排队等候的情景。

据中国历史学家苏智良的统计,至少有40万各国女性沦为了日军“慰安妇”,有一些学者认为真实数字还要高出许多。由于日军将“慰安妇”作为“特殊的战备物资”,“慰安妇”的征召和去向并未登记归档,因此难以弄清究竟有多少妇女沦为日军“慰安妇”。

饱受蹂躏的“慰安妇”在战争结束前被日军屠杀灭口

“慰安妇”的遭遇是凄惨的,她们平均每人每天都要受到十几名日军的摧残。日军侵略中国河南期间,一队“慰安妇”跟在列车后面步行10天,到达日军驻地后, 等待她们的是一个师团的充满兽欲的日军官兵。在满洲里,严寒中死去的“慰安妇”的尸体被日军扔到雪地里,任凭狼群撕咬。

“慰安妇”不仅承受着日军对自己肉体的蹂躏,还面临着各种性病的威胁,然而最可怕的事情是怀孕。当发觉自己怀孕后,很多“慰安妇”会选择自杀,但更多的 “慰安妇”则是被“慰安所”管理人员强迫将孩子打掉。只有极少数“慰安妇”能够把不知父亲是谁的孩子带到人世,但在妊娠期间仍旧要为日军士兵“服务”。还 有很多“慰安妇”被迫做了“停止月经”的手术,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能力。

随着日本法西斯一步步走向灭亡,日军兵源严重不足。“慰安妇”又变成了护士、脚夫、甚至编外战斗人员。日军投降时,日军炮楼中的“慰安妇”被武装起来,充 当炮灰。她们被告知:最后一颗子弹是留给她们自己的。1944年,美军攻占日军在南太平洋的防御要塞特鲁克群岛(今属密克罗尼西亚)前夕,日军守岛部队为 “摆脱累赘和尴尬”,将躲在山洞中的70余名“慰安妇”全部枪杀。美军攻占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之前,日军在对随军“慰安妇”进行最后一轮蹂躏后,将她们悉数 杀害。

尽管日军在战争后期疯狂杀害“慰安妇”灭口,销毁大量有关文档,但是历史的真相永远无法掩盖,近年来各国相继发现的大量史料,逐渐掀开了那段灭绝人性的黑色历史,而它也将把日军永远钉在人类的耻辱柱上。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