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高楼无电梯”戏谑了谁?

“西班牙高楼无电梯”戏谑了谁?

在经历了几番治理虚假新闻专项行动之后,在“走、转、改”活动持续了两年的当下,“客里空”仍如此猖獗,且满不在乎、不以为意,委实值得深思

一不小心产出“客里空”?

“8月9日,西班牙贝尼多姆当地一座多年前就开建的200米双塔建筑本该成为欧盟国家中最高的居民楼,2009年就可竣工,但在施工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意外——建造方竟然忘了设计电梯!”

这则新闻被中国诸多媒体报道,并戏谑地称之为“西班牙版的‘没头脑’”。殊不知,“没头脑”的不是人家,恰恰是中国的某些媒体人。据《文汇报》驻海外记者调查考证,事实并非如此。西班牙这个号称“欧盟最高居民楼”的建筑的确存在设计缺陷,但并没有“忘装电梯”,也从未像一些报道中提到的那样“从原先设计的20层提高到47层”。据西班牙严肃媒体的报道,该大楼一开始的设计就在45层以上,只不过去年建设方发现,设计图纸上留给电梯的空间不够大,只能容纳20层高的大楼使用的普通电梯。目前该大楼的建设已完工了94%,全部的269套房已卖出35%,电梯问题也已解决。显然,中国有些媒体从海外辗转捕捉信息,误译误信又不核实,一不小心产出“客里空”,自己成了“没头脑”。悲催的是,最近这样的“没头脑”竟接二连三出现。8月5日,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以2.5亿美元收购《华盛顿邮报》。正当这则新闻震惊全球传媒业之际,中国有媒体刊发新闻:美国《纽约客》报道称,这根本就是个误会!贝索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所谓收购《华盛顿邮报》完全是“弄错了”,他只是不小心点错了鼠标而已。其实,这是由美国喜剧演员、讽刺作家安迪波洛维茨在《纽约客》上的讽刺性专栏炮制的一个恶作剧!

何以主流媒体也“卡拉OK”?

几乎与此同时,又一个“客里空”横空出世。先是东北一家晚报有《斯诺登:俄才是首个探月国家》的报道称:斯诺登获得“自由”后第一时间通过推特发布信息:“我相信是俄罗斯首先探索的月球”……此前有英国媒体透露,斯诺登手中掌握有揭露美国1969年的登月是造假的机密文件。见报后,当即遭到质疑,便呈“偃旗息鼓”“自生自灭”状。孰料数天后,首都一家晚报又重新刊登了这条消息,唯恐不“猛”,干脆以《鉴定书:美登月造假;鉴定人:斯诺登》为大标题。或因老牌晚报影响力特别大,此文引发了海量转发,数百家网站、报纸一哄而上,甚至国家级新闻网站、中央级大台等诸多主流媒体,都被卷入其中,将“斯诺登又曝猛料:美国登月造假”当做了既成事实。而此时,国外的媒体上几乎“风平浪静”,全然没有“斯诺登最新爆料”的踪影,惟有中国媒体在“卡拉OK”!

倒是不少网友非常理智,他们独立观察、冷静分析,对主流媒体的报道表示不屑和不满。经有些网友和负责任的媒体认真考证,所谓“斯诺登在推特发布信息”,实际上是有人假冒了斯诺登的推特,玩弄了一个恶作剧。也有网友认为,退一万步说,即便这真是斯诺登发布的信息,也并没说美国的登月是造假,“因为的确是苏联人最早‘登陆’了月球——1959年9月14日,前苏联的月球二号探测器在月球硬着陆,这是第一个砸到月球上去的人造物体,当然这也算是‘登陆’月球了,只不过上面没有人而已。这和阿波罗计划是否造假一点关系也没有”。

警惕穿着“正装”的谣言

在这百年未遇的酷暑盛夏,我们的媒体莫非也中暑发昏了?这还仅仅是国际方面的新闻,国内新闻中的“客里空”更是防不胜防,网络虚假信息尤其不计其数!就在8月1日,北京地区6家网站共同发起的联合辟谣平台问世,一上线即整合汇集了各种谣言10万余条,而“即时生成”的虚假信息泥沙俱下,滚滚而来,可谓层出不穷。据称,组织者、参与者的美好愿望,是在技术应用创新的推动下,这个平台能改善网络谣言治理现状。显然,虚假新闻正是谣言的一个品种,而精心打扮、穿着“正装”的谣言,无疑应列为治理重点。问题是,先不说“把关人”严重缺位的新媒体、自媒体,连传统媒体的关卡都每每失守,底线都屡屡被践踏,甚至通讯社、大网站都成了虚假不实新闻的源头。而一旦被揭露,顶多在网页上一删了之,没有更正,不必道歉,更无须被问责、被查处。

就国际新闻方面的失实而言,海外有评论认为,这或许是文化差异的原因,中国媒体似乎到现在还没学会理解外国媒体上的幽默,结果被忽悠了。同时也有中文翻译的问题,翻译者和对象语言之间有一定的距离感,其真伪不易被翻译者质疑。这些分析不无道理。但从根本上看,一些媒体在敬业精神、职业操守、采编规范方面的缺陷依然如故。据参与创立了“谣言终结者”栏目的一位媒体人分析,虚假消息一般具备三个特点:一是违背常识和逻辑;二是缺失新闻要素,往往只有事件,而时间、地点、人物不明确;三是无消息源,或消息来源不确切、不权威。若按照这最基本的几个标准甄别真伪,判断是非,至少可以防守、杜绝虚假信息的一大半吧!可是,当为稿件亮绿灯、为新闻点鼠标时,是否都有这样的“下意识”呢?

在经历了几番治理虚假新闻专项行动之后,在“走、转、改”活动持续了两年的当下,“客里空”仍如此猖獗,且满不在乎、不以为意,委实值得深思。难道“真实是新闻的生命”的至理和原则,还需要再唠叨吗?我们的媒体公信力还有多少“本钱”可以被漫不经心地浪费、贱卖?

吕怡然(作者为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高级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