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经济法与社会法篇

文革后,痛感法治的缺失,开始了全国性的立法与普法活动。

今日,我们又面临转折点,很多人也还是感叹法制的不健全,希望健全法制,以保障改革的进一步前进。

不过就法制谈法制,好像还是说不清。比如,这一法制要体现哪些东西?民主监督,社会协商,民本民主?

更进一步问:是经济发展促进了法制完善,还是只有法制完善,才能保障经济发展?

在我看来,马克思的基本原理没错,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决定上层建筑。

这话抽象了一点,那就具体一点。随着生产力的提高,生产关系将做出调整,这会以经济法(这里不是指的社会的经济法规,而是企业之间,企业内部的经济法规)体现,而后才会延续到社会,以社会法规来体现。

所以我的观点明确一点就是:在经济发展中逐步完善法制建设,而不是相反。

法治的发展要符合经济发展的需求。

农业社会,结构松散,经济运作的主要结构是家庭。因此维护社会经济秩序主要是宗族家法,社会上有以刑法为主的几部主要法律就够了。

进入工业社会,组织越来越完善,好的工业产品也要求严格的组织加上复杂的技术才能产生。流水线生产,社会化产业链,都要求每一步的精准,才能保障整体的效益。时间的精准,技术标准的精准,人们合作的精准,设备的精准。

为了保障这些利益的实现,也不得不制定出越来越精准的规章制度来保障这一切的实现。

生产关系的不断变化,也反映在社会制度上,现代法治社会也就逐渐成型。其管理特点就是日益精密的法制化管理,强力管理成分很重。

换句话,经济上的利益诉求产生相关的经济法规,构成基础,然后社会上在更普遍的范围内产生相关的社会法规,保障整个社会的平稳运行。

我在其他文章中和跟帖中也曾经探讨过:在工业化初期,主要是人力密集型产业,其结构是金字塔状,其运行基本模式是指令式的。工人不过是流水线上的“工具”或者“设备”,证据就是机器人基本可以取代,只是要衡量利益大小。

当年的社会立法,也是由有资产者进行的,投票权依赖有一定资产的审核,与现代民主制除了名词一样,差异大了去了。至少无产者是没有民主权利的,“有恒产才有恒心”嘛。

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高技术企业兴起,生产关系开始调整。要开发人的智力之源,指令式的生产关系不再有效。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一书中提出了一个观点:正是高技术企业的兴起,协商式的管理代替了指令式的管理,激励手段代替了命令手段,人事部门变身为人力资源部门。

奈比斯特在“大趋势”一书中也提出:新兴企业是高技术和高情感并存的,只有这样,才能充分调动人的劳动积极性。也就是说,人不再仅是一种工具,而是一种创造力量。

这以后,那些企业管理学者们也开始提出种种改进企业管理的不二法门,其实也就是重视新生产力条件下,为保证最大利益,生产关系逐渐走向协商式,市场经济结构逐步扁平化,网络化。对法治的要求越来越严格。这只是新的经济秩序对法治的要求而已。

换句话,法制得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而逐步完善,企图超前,或者搞什么“顶层设计”,希望借此推动经济的前进,不过是倒果为因的努力罢了。

同样,现今的西方全民民主制度,也只是同期生产关系在社会关系上的体现,并非历来如此。

说到今天的中国,人们在慨叹中国人缺乏法制观念时,忘记了中国人从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才不过三十年(三十年前,中国农业人口为80%,六十年前,中国农业人口为90%)。

但是人们已经很进步了,时间概念加强了,守序概念强化了,组织概念也加强了。这其实来源与工业化,来源与生产关系的必然要求!

再说个人。我们期盼法治社会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但是我们自己愿意守法么?其实我们的多数人,内心还生活在农业社会。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就是交通规则。大家按交规行车,整体流量是有保证的,但是不少人就是不停加塞,闯红灯。行人守交规是安全的,但是中国式过马路屡禁不绝。

没有一代人以上,这种农业社会的意识很难去掉(根绝更要几代人),大家都在希望别人遵守规则(守法),但是轮到自己身上,一旦利益相关,自己就成了违法者。这种现象少么?

所以法制建设,任重道远;所以法制建设,离不开工业化熏陶。所以加强法制建设,离不开经济向更高端的转型。

而随着高技术企业的逐步普及,社会也会逐步走向协商管理,民主管理。因为这本身也是新的生产关系的要求。

离开经济利益的驱使,以为可以建设一个理想中的法治社会,十分美妙,但是不够现实。

那是不是不应该呼唤法制建设?当然不是。只是不要以为法制建设只是个社会现象,它其实有深刻的经济根源,源于人们的利益诉求。


本文内容于 2013/8/17 15:35:07 被ping8738797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看了,分析的也算全面而已,透彻算不上。中国法制史有多长?新中国好像只有两部法:婚姻法和兵役法,那位楼主指出在这两个领域里的枉法了吗?这两部法律才实行了50多年,已经被完全接受。

中国刑法在1979年才被制定,民法更是在1986年才被制定。各种补充的法规至今尚未完善。那么中国的法制要指导人们行为就更需要时间。

依法行事,而不是人治,我说过,至少一代人。换句话,一部法律从制定到有效遵行,一般要二十年。但是补充性法律不在此例。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还在以领导意见为准,上千年的习惯不会因为有了法律就立刻退隐。

但是还是要呼吁法制,这样才能使人们尽快适应法治社会。而大规模的工业化为此提供了条件。


你的描述也许对,不过还待观察。因为至少你的表述逻辑还不强。

比如,工业时代一个年轻人(未必非要19岁吧?)可否通过自己的努力拥有巨量财富?那还是有可能的。至少你说的千万财富,等值于福特时期或者说洛克菲勒时期,应该就是几十万或者百万美元。那时能做到这一点的应该也是屡见不鲜。

你说网络世界的人群拒绝将现实社会的规则复制到虚拟空间去,这并不奇怪。但是抽象化以后,他肯定逃不脱现实规则。不说网络社会了,即便是远古,也存在虚拟世界,那就是神话体系,那个体系里似乎与现实世界不一样;到了古代,虚拟世界有了更多的发展,比如各种宗教,为你提供在现实中无法达到的满足。其实还有民间提供的虚拟世界,如蒲松龄的狐鬼传奇。其实虚拟世界作为现实世界的对应,一直存在,各个阶段的表现方式有异而已。

你说虚拟世界的人群拒绝将现实社会的规则复制到虚拟空间去,但是更残酷的现实是,当现实世界也拒绝虚拟空间的规则时,你认为谁是最后的胜利者?

网络技术提高了现实生产力,但是至今未能改变现实生产关系。美欧日都在重建工业化表明了这一点。虚夸的网络战争目前也无法改变现实战争的规律。比如朝鲜战争,假如不是志愿军的介入,假如金日成未能获得四个在四野百炼成钢的作战师,那么即便美国没有现代网络和精确制导武器,美军靠空战获取朝鲜战争的胜利也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那么美军对伊拉克,这不需要什么新战争模式,光是战力差距已经说明了问题。再看欧洲打利比亚,卡扎菲民众基础远非深厚,欧洲却因为短期攻击未能奏效,先进武器却要用完而向美国求援。光靠网络胜不了战争,要打胜还是武器和经济实力。

这一点恰恰是工业社会战争的实质。


本文内容于 2013/8/19 13:54:23 被ping87387972编辑

3楼 ping87387972
[quuott]ZGJOsrR1%2bGrtwwEt2ii9y指点说不上,自己也在探讨。网络化——其实也是数字化的另一种表达,他改变了工业社会的规则吗?我暂时还看不出来。

比如工业化社会一大特点就是组织化,社会化大生产催生出高度组织化的社会,因此需要更严密的社会法规来规范社会的运行。网络化在表面看是把社会“碎片化”了,不过这也许是网络化初期的表象。因为看看经济中的运用,网络化使得社会生产更加组织化了。生产中供应链的建立,离开网络化不可想象;沃尔玛之所以能大幅度降价竞争,得益于网络化的物流体系。表面上,工业生产也“碎片化”了,不再是像原来底特律那样,以整车厂为核心,催生周边一大批配件厂自成体系。现在借助于网络,可以实现全球供应,资本于是实现了更有利的配置。

因此,你认为虚拟空间不承认现实空间的规则,这一点还有待观察。至少斯诺登等人的行为,其基本规范还是工业社会的,他们不过借助网络这个工具捍卫他们的价值观。

德国和日本的问题,或者进一步说欧洲和日本的问题,还是可以用工业化发展过程来解读的。欧日是以比美国更“平等”出名的。比如日本的基尼系数和欧洲的基尼系数曾经使国人奉为圭臬,但是在我看来,美国和新加坡基尼系数在0.45-0.5之间,反而显示出更具有创新性。所以这未必是网络化不足造成的。

新新人类具有逆反心理,是各国的通病。网络化不过给与了更明确地显示。而新新人类最终还是得生活在现实世界中,接受现实世界的规则。所以从这一点看,中国的网络化未必是祸,更大的可能是受益。

那么网络化是否可能产生一种新文明呢?看看网络化实际是基于IT革命。整个社会数字化了,网络只是其传播工具,这可能与当年报纸是传播工具的革命一样。但是一种文明最终还是要建立在经济生活中,网络好像还没有这么大的力量。A%3d%3d[/quuott]

应当说 在工业化时代或者后工业化时代 一个19岁少年成为千万富翁是不可想象的 而这样的奇迹在IT时代屡见不鲜 这个片面的现象已经挑战了工业化时代的经济模型了 当然网络世界不是空中楼阁 不可能脱离现实的工业化基础单独强大的存在 这个反面教材就是印度 软件业发达 但是工业基础不行 所以IT也并未能加速其传统工业的进步

但是在中国 尤其是城市确实是在虚拟空间形成了不同于现实世界价值观和规则的网络文化 而且网络世界的人群也拒绝将现实社会的规则复制到虚拟空间去

并且 虚拟空间直接创造的价值的过程也远远不同于现实世界 如果海湾战争是因为网络化技术的嵌入 改变了战争模式 那么为什么网络技术就不可能改变社会生产 模式和人群的生活方式呢?


[quuott]ZGJOsrR1%2bGrtwwEt2ii9y指点说不上,自己也在探讨。网络化——其实也是数字化的另一种表达,他改变了工业社会的规则吗?我暂时还看不出来。

比如工业化社会一大特点就是组织化,社会化大生产催生出高度组织化的社会,因此需要更严密的社会法规来规范社会的运行。网络化在表面看是把社会“碎片化”了,不过这也许是网络化初期的表象。因为看看经济中的运用,网络化使得社会生产更加组织化了。生产中供应链的建立,离开网络化不可想象;沃尔玛之所以能大幅度降价竞争,得益于网络化的物流体系。表面上,工业生产也“碎片化”了,不再是像原来底特律那样,以整车厂为核心,催生周边一大批配件厂自成体系。现在借助于网络,可以实现全球供应,资本于是实现了更有利的配置。

因此,你认为虚拟空间不承认现实空间的规则,这一点还有待观察。至少斯诺登等人的行为,其基本规范还是工业社会的,他们不过借助网络这个工具捍卫他们的价值观。

德国和日本的问题,或者进一步说欧洲和日本的问题,还是可以用工业化发展过程来解读的。欧日是以比美国更“平等”出名的。比如日本的基尼系数和欧洲的基尼系数曾经使国人奉为圭臬,但是在我看来,美国和新加坡基尼系数在0.45-0.5之间,反而显示出更具有创新性。所以这未必是网络化不足造成的。

新新人类具有逆反心理,是各国的通病。网络化不过给与了更明确地显示。而新新人类最终还是得生活在现实世界中,接受现实世界的规则。所以从这一点看,中国的网络化未必是祸,更大的可能是受益。

那么网络化是否可能产生一种新文明呢?看看网络化实际是基于IT革命。整个社会数字化了,网络只是其传播工具,这可能与当年报纸是传播工具的革命一样。但是一种文明最终还是要建立在经济生活中,网络好像还没有这么大的力量。A%3d%3d[/quuott]

现代是网络化时代 对原有的工业化社会的冲击是巨大的 比如美国的底特律的彻底落寞 而人类基于网络化生存的现状也对发轫、成熟于工业化时代确立的社会规范和价值观念同样形成了巨大冲击 比如斯诺登、阿桑奇、曼宁

现在 发达经济体国家面临的巨大挑战是网络化时代的新新人类根本不屑于工业化时代的一切包括规则、价值观 他们坚决抵制在虚拟空间奉行现实空间的那一套行为规则 而同样的挑战也发生在了中国 应该说中国社会尚未形成完全的工业化思维 否则中国人的行为应该和德国日本相似 而不是有那样大的差距 而过度沉溺于工业化的德日两国 在网络化时代缺乏相应的社会活力 而中国却因祸得福 其网络化社会的进化甚至超过了美国 不知道这是福还是祸

请先生指点一二

而至于社会的基本价值观和社会伦理(法律也是基于这两点而产生)进化的速度远远跟不上网络的进化 也是因为网络的超前发展 催生了很大一个逆反现实社会规则的群体 世界或者是中国 会不会因为网络文明而产生不同于工业文明的法律体系呢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