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租连涨52个月 住建委:仍在可承受范围

北京的大头 收藏 3 316
导读:北京“蚁族”们的群租生活 北京,怡秀园小区内一户三居室被隔成五个房间,里面居住着十六七个年轻人,仅有一间卫生间,每天因争用卫生间而爆发的争吵不断,这却是北京群租屋内最平常不过的一幕。 7月18日,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出台《关于公布我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标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该《通知》被认为是北京市全面禁止“群租”的标志。 但是,在全国房租价格已经连涨42个月、北京房租价格连续上涨52个月的背景下,该《通知》是否能切实执行值得怀疑。 一个月后,本报记者调查走访

北京“蚁族”们的群租生活

北京,怡秀园小区内一户三居室被隔成五个房间,里面居住着十六七个年轻人,仅有一间卫生间,每天因争用卫生间而爆发的争吵不断,这却是北京群租屋内最平常不过的一幕。

7月18日,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出台《关于公布我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标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该《通知》被认为是北京市全面禁止“群租”的标志。

但是,在全国房租价格已经连涨42个月、北京房租价格连续上涨52个月的背景下,该《通知》是否能切实执行值得怀疑。

一个月后,本报记者调查走访发现,北京的群租现象并未消退。与前几次北京治理“群租”一样,这一次或也将无功而返。

无可奈何的群租

小文和阿杰是北京“群租”群体中普通的一对90后小情侣。像他们这样,寄住在十几平米甚至是几平米的“小单间”中的外来者,在北京数以百万计。

8月1日晚6点,阴沉了一天的北京城天色渐暗。

位于中国人民大学附近的怡秀园小区里停着一辆金杯车,阿杰正坐在车里,等着女友小文在楼上与姐妹们话别。

“我是实在住不下去了。”据小文介绍,她们租住的房子原本有3个房间,房东在客厅打了两个隔断间,现在一共是五间房,住着十六七个人。“这么多人就只有一个卫生间,早上抢厕所,跟打仗一样,晚上洗澡排队,能排到后半夜。每天只有先抢到卫生间的几个人能洗上热水澡,其他人都只能用冷水。”

?小文不得已选择搬去与男友阿杰同住,但阿杰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阿杰租住在一个总面积将近200平米、上下二层的复式民居内,但属于他们俩的空间却只有不足10平米。

?“房东是小两口,也是外地人,他们自己住在2层,一层一共被分成6间房,有两间带独立卫生间。比怡秀园强的一点是,这里只有7个人共用厕所,至少能保证我们有热水洗澡了。”阿杰说。

尽管隔壁时不时飘来的烟味让小文厌恶,尽管在晴朗的白天小文在屋里也不得不开着灯,尽管说话声音稍大就会传到隔壁去,但小文对这房间依旧还算满意。“阿杰在我们同学中算收入高的,一个月能有4000多元,但我现在准备考研没有工作,这些钱对于我们来说,只能选择群租。”小文无奈地说。

随后记者在北京天通苑地区、亚运村地区、人民大学周边、劲松地区、西直门周边的多处居民小区调查发现,将房屋打隔断出租、按床位出租等现象广泛存在。

在人民大学附近的紫金庄园小区,记者看到“单间700-2000元/月,床位350-450元/月”的灯箱广告在小区内安置已久,小区公告栏里贴的全部是类似信息,而纸质小广告已经令社区内满目疮痍。

紫金庄园业主钱先生告诉本报记者说,紫金庄园如今以群租方便在附近闻名,其中群租现象最严重的是2号楼,这栋共有22层的建筑,“每层都有几家租户”,也多以隔断单间和床位形式出租,更有甚者连厨房都改为了单间。据钱先生估算,仅紫金庄园2号楼的群租者就有上千人,楼体、电梯都不堪重负。

记者随后以租房者身份向紫金庄园门口的一位“二房东”询问时发现,这些“二房东”并非散兵游勇,看房前他们都会打电话征得“公司”的同意。

当记者提出担心近期出台的群租新规时,一位姓王的“中介”表示,根本不必担心,“不打隔断、不分床位,这房子谁租得起啊?这个小区的房子整租一个月房租要七八千元,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谁租得起?”

清不空的地下室

事实上,这并不是北京第一次治理“群租”。2009年,北京市公安局、住建委等八部门曾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出租房屋安全管理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规定房屋出租人违法改变房屋结构或使用性质,将房屋隔成若干居室对外出租的,应拆除隔断,恢复原状。

这份《通告》在当年引起极大反响,也被媒体视为北京市对“群租”的第一次宣战。当年,朝阳区劲松街道在该《通告》发布后启动了“群租房屋整治专项行动”,以群租问题最集中的百环家园社区作为试点,率先拆除群租房的隔断。

据当年曾在此居住的张小姐介绍,当时不少租户被迫另觅他处安身。但这项行动最终的效果并不明显,在极大的反对声中,该行动在开始后不久便偃旗息鼓。日前,记者再来到该小区调查时发现,如今该小区内群租现象依旧普遍存在。

据杨小姐回忆,除2009年针对群租的政策之外,2011年北京针对地下室的集中清理,也是令她痛心的回忆之一。

2011年,北京市展开了一场清理人防地下室的行动,北京市民防局领导公开表示,从2011年起,北京将用半年到一年时间,集中清退人防工程中的散居户,人防工程将逐步公益化,不用于经营出租住人。

2011年上半年,北京多处地下室遭遇停水、停电等困局。由于损失严重,收到关停通知的北京地下室经营者先后两次聚会商讨解决方法并统计损失。北京市有关部门给出答复,所有在1月8日之前人防部门下达的关停通知全部作废,北京地下室关闭行动在经营者的努力之下暂缓。

“实际上2011年的关停行动对我们没有太多影响,我的店至今也一直开着。”一位山西籍地下室宾馆经营者近日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她的店从未关停。“对我们来说唯一的变化就是以前跟民防局签合同,后来是跟住建委签合同,其他的变化基本没有。”

房租收入比过高

来自国家统计局官方网站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全国房租价格已经连涨42个月,北京市房租价格更是自2009年3月以来连续52个月上涨。北京7月推出的针对“群租”现象的《通知》,在这一背景下引来无数争议。

在宣布《通知》的发布会上,北京住建委负责人表示,根据国际标准,房租水平不超过收入的30%即为合理水平。根据北京住建委的调研,目前北京的月租水平依然在可承受范围内。但另一份来自我爱我家市场研究中心的调研数据分析显示,最近四年,房租所占工资比例由2009年的27.5%上升到了2012年的39.3%。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房产中介市场分析师告诉本报记者,“30%确实是一个合理的水平,但目前北京的月租水平可承受范围并不以30%为标准。”

据该分析师表示,北京统计局公布的2012年北京市月平均工资为5223元,按照30%的房租合理水平标准,北京市的单间房租应在1500元到1600元之间。“但目前的实际情况却是,正规单间价格很少有低于2000元的,所以年轻人不得不依靠合租的方式减轻房租压力。但对于那些平均工资线以下的低收入者来说,两个人合租都无法减小房租压力,他们只好选择群租。”该分析师说。

他认为,北京出台针对群租规定的真实目的,很可能与此前清理地下室时的目的相同,意在调控人口。

北京城市人口问题在每个五年计划中都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十二五”期间,北京的人口调控目标甚至落实到了各区县,每个区县都有人口调控的目标。

进入2013年后,北京市人口调控的力度有增无减,今年4月份北京市委常委确定的重点推进的26项改革任务中,居住证制度将启动实施赫然在列,人口调控同时被纳入政府绩效,成为考察政府工作的指标之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