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关于周佛海的传说很多相互抄袭的东西千遍一律,现在看到的很多文字都有东拼西凑充满抄袭的痕迹,即便是所谓周佛海密档之类的野史也是一些坐牢的人和一些被审查的人想邀功的自白,属于空口无凭的所谓交代!当然一些文人也玩移花接木,自欺欺人,颠倒黑白。比如1946年1月3日上海《文汇报》一篇题为《周佛海怎样了,我要为沦陷区同胞大哭》的文章,就是当年一个报社编辑自编自导的一篇“匿名”文章,匿名者自称说是民众不答应,如果这样,当年南京朝天宫数以万计的民众为周佛海爆发的赞同欢呼喝彩鼓掌之声又是什么呢?请注意:龚选舞形容这种民众真实情感的表达用的是“赞同欢呼喝彩鼓掌之声”这样的词语,这使当时的场面差点让法官成了被告,这和一个人的报社编辑自编自导的一篇匿名文章相比,到底哪个是真正的民众不答应?老百姓的意愿和蒋介石的意愿如此统一吗?最终南京高等法院对周佛海的判决成为一张无用的废纸,这难道不是一个讽刺吗?令人费解的是:周佛海本人没有签收过任何判决的法律文书,包括蒋介石的特赦令。如果按照世界通认的没有法律文书或没有送达法律文书是属于疑罪的法律原则,以及世界一些国家和我国现在实行的疑罪从无的法律原则,这应该是没有任何可以写入正史的东西,在最被人认为是证据的南京审判中,周佛海例出的人证和物证很多,相反,法庭几乎没有例出什么人证和物证,最出丑的物证也只是以军统局名义出具的恰恰证明是卸磨杀驴的“是一时利用”的令人啼笑皆非的说辞。我们现在看到的一些空口无凭的编辑的所谓周佛海密档之类的野史的当事人当年审判时几乎都在南京,为什么他们不到法庭去为人民作证,而在共产党时期坐牢时和被审查时人为嫁祸去邀功自白呢?周佛海还有很多秘密,包括那本关键年代的日记和周佛海保险箱在中日战争期间他与蒋介石政府、中国共产党之间相互往来的记录和有关信件。既然最后是放在汇丰银行和花旗银行的,它的去向就有据可查,那么,谁还在隐藏这些谜底呢?随着台湾方面解密抗战时期国民党方面情报作战内容和戴笠部分档案,以及2011年10月8日三卷本《戴笠与抗战》的出版,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大白于天下:周佛海早在1943年就已加入军统为国民党政府服务,在这次出版的《戴笠与抗战》中,一项惊人的发现就是证实了周佛海在抗战中与国民党政府的合作关系。为什么这些可以写入正史的东西现在才逐渐公开,为什么现在还有所谓周佛海密档之类的野史用来进行忽悠,这确实是个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