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资本运用篇

ping87387972 收藏 8 113
导读:test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的改革道路关键的一环就是引进资本。过去除了苏联资本外,我们基本依赖自有积累,所谓“一无内债,二无外债”,并引为自豪。可见一个农业国家走向工业化时,对资本的理解还不够深刻。

但是依赖自有资本的积累确实太慢,文革后来了一次“洋跃进”,结果资金不能支持。反思之下,一是大量裁减国家负担,包括裁军、许多单位得自负盈亏。但是依然不足,于是眼光转向引进资本。

中国的机会其实不错,当年正是资本主义世界向高科技产业转型之际,也乐得将许多技术含量不高的生产线转移出来。

但是中国人显示出了对资本的不了解,虽然在70年代初曾经有过一次大引进的知识积累,还是太少。

进口宝钢设备,日本派出了十九支专业谈判队伍,准备对各专业领域认真谈,而面对的是中国的一个谈判代表团。显然中方没有理解,新日铁用的是澳矿,因此从矿石购买、港口建设、高炉、炼钢、轧钢、各项维护都是专业性很强的不同领域,企图用打包方式买个厂是不够的。

后来的家电引进,国企多半是购买,地方乡镇没那么多钱,但是却发现只要有担保,对方也愿意先提供设备。反正这种轻工生产线滚动快,外资不怕收不回资金。中国人慢慢明白了,自己没钱不是问题,只要把如何还款说清楚,把市场想清楚,别人愿意提供资金。

一时间,招商引资成为各级政府最大的事情,也闹出一些吃亏上当的事情。

这是简单的,只涉及进口设备。

观念冲突接踵而至。

中国民航为开辟国际航线,用瑞士财团的贷款买了几架波音747。当年美国总统专机早由707换成747了,社会主义国家也要面子,于是专机师也想要一架当专机。这在国内没问题,专机师打报告,领导批准,中国民航转交一架。

瑞士财团不干了。我贷款给民航,他跑运输挣钱,我看得见资金流,放心债务跑不了。你专机师拿去,没有利润,那我的钱谁还?在中国人看来,这不是问题,国家还,还会赖账不成?瑞士人不理解。状告到邓小平那里,结果是要遵守国际惯例。延续至今,中国国家元首的专机,是在出访前由国航提供,平时必须跑运输。

不止于此。

开始以为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是先进的,关键是技术落后,进口先进设备就行。后来发现,“社会主义”的管理至少是不够科学的,造成资金周转不够快,要学习资本主义的管理。接着发现,光学习管理技术也不行,资本主义的管理是与竞争性的资本主义理念结合在一起的,是和那种市场化观念融为一体的。

不懂这些观念的企业,开始还活得下去,反正中国市场大,产品短缺,我有了好产品,不愁没人买。开始几年日子过得很滋润。没几年,竞争越来越激烈,市场好像不够大了。没有适应的企业纷纷陷入困境,这里面好多是国企;适应了的企业越做越大,反过来把那些资不抵债的企业收编了。

结果在改革进程中,不少人领会了资本的运用手段,熟练的运用资本拓宽自己的领域。我在武汉,最近两年一个例子就很明显。东湖有些污染了,改进水体的一个措施就是与长江联通,想新开一个河道,通过沙湖走过去。在过去一般做法当然是做一个报告申请资金,然后资金到了干活,所谓一年内完成投资多少亿之类。

这次观念变了,市政先把三通一平搞了,然后招商。某大房地产集团看好这个项目,把河道开成观景河,两边的房地产要增值呀。这挖河道的事我干了!政府不花钱还捞了一笔钱。与计划经济时代比,对资本的利用高了几个层次。

但是和国际资本比,还是嫩多了。当年中国开始发展房地产,国外资本一看就明白了,这条路他们走过呀。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之大,用小学的四则运算的水平一算都令人激动,那要多少钢材呀!于是澳洲的铁矿资本找上门来,拿着一份报告,分析了中国的钢材需求量和铁矿石需求量。他们当然不是免费提供咨询的,那意思是:我现在没这么大的铁矿石开采量,扩大投资有一定风险,你将来是我的主要用户,你也来入股如何?算盘打得不错,风险共担嘛,还拴住了未来客户。

中钢协大约也是这么想的,风险是不想担的,并且还认为,客户自然是上帝,还怕你不卖不成,凭什么入股跟你共担风险?拒绝了这个建议。

估计中钢协后来悔青了肠子!大的铁矿砂供应商不多,他们结成价格联盟,铁矿砂的价格连连翻着跟头涨,中钢协想要定价权,实力不足呀。大头利润都流出去了。后来以抓间谍来挽回一点面子,于事无补了。

但是力拓拼命扩大产能,过了一段时间也资金周转困难,缺的不是一个小数,195亿美元!到处挪借资金。此时资本主义世界已经进入金融危机,地主家也没余粮呀。此时中铝出手了。力拓眼前一亮,国企呀,背景大了,这钱不是问题呀。但是中铝想入股,这个有点难度,于是搞个债转股,把钱先哄进来再谈。

中国资本还是没经验,此时要吊胃口,什么条件都可能谈成,毕竟关键时刻,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呀。结果没沉住气,没能锁死相关条款。有了这个钱,力拓缓过了气,其他资本也放了心,力拓可以活了,于是可以再投资了。过两年,力拓反过来一个股东会,否决了中铝资金债转股的可能性。中铝拿钱帮人度过难关,然后被涮了。

中国人就是在这种变幻莫测的世界资本市场上慢慢磨练出来了。

中国要发展,熟练的运用资本是必修课。你只能运用别人制定的规则战胜别人,才能展现自己的进步。


本文内容于 2013/8/17 10:55:35 被ping8738797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那就是弱者所有的天生的防范心理。

文革前期,我们以为,瘦腿裤,长辫子都是可能使人变坏的东西。那时节,天天有人在街上剪裤子、剪辫子。改开初,喇叭裤、蛤蟆镜,被人视作和平演变的迹象,那时人们评价60后的语言就像现在评价90后。

在中国准备加入WTO之前,国内也曾经普遍担心这一点,羸弱的中国企业是否会被国外资本吃掉?事实上,朱镕基大刀阔斧的将国有中小企业改制,也许背后就有这个想法。

但是要参与国际大循环,融入世界市场,这是当今要发展无法回避的道路,否则无法强国。这就要求我们敢于与狼共舞!至少加入WTO以后,中国成功了。在西方眼里,中国不再是羊,而更像披着羊皮的狼!

中国民间资本能斗赢国外资本吗?这个问题不错。但是国有资本面临同样的问题。不斗,你也永远不知道是否能斗赢。至少民间资本由于是自己的本钱,在运用上更加小心。

让我们评价一下民营资本(就是私营资本),在国内外两个市场上的作用。

在国内市场,目前真正的泄密基本发生在大国企和政府,民企接触不到什么机密的。反而是国企和政府人员,几年一换届,未能升级和在单位受到压制等等理由都可能导致泄密。相比之下,民企倒是把本企业的技术和销售数据当做最高机密,保护的很好。所以不能以猜测代替事实。

在国际市场上,民企由于规模,还没有大规模收购的事情,但是观察已经发生的,倒是比国企做的精明。事实上,民营企业在国际上更愿意和政府配合,因为要有靠山。这次的中欧光伏事件可以明显看出这一点。

民营企业一旦做大,进入到国内可以排座次地步的,哪一个不重视与国家的关系?认为他们会见利忘义,危害国家安全只是一种想象。要知道没有哪种利益可以和长期经济利益相比的。他们在维护国家经济利益上,至少不会比国企做的差。

由于中国的发展,一些民营企业已经很强大了,现在外资想吃掉中国资本并不容易,比如华为,在世界上攻城略地。他的对手已经到了要借助国家力量阻挡他们了。比如发生在美国和欧洲抵制华为设备的事情。

至于民营资本是否能健康发展,好像超过本文范围,暂不探讨。

只是提醒你,不要以为民营资本比国营资本对国家更有危害,与词汇表面相反,民营资本带动中国取得了大发展,而国家资本是在相对垄断的环境中取得类似发展的。由于中国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市场,没有之一,这个成绩不值得恭维。


本文内容于 2013/8/19 13:08:44 被ping87387972编辑

3楼 ping87387972
有一点在正文中没想好,借此表达一下。

我的基本概念,社会主义其实是从资本主义中“生长”出来的,为了能和资本主义竞争,所有在资本运作中的优点都要借助。

在资本较小时,国家直接运用资本是有利的,否则很容易被国际大资本将民族资本控制。但是带着国家政权性质的民族资本是国际资本不容易控制的,所以卡扎菲虽然上了投名状,还是必须死,因为他控制着利比亚的石油资本。

在资本规模变大以后,这个问题要有所改变。既然在资本世界中生活,当然得遵守资本的规则。那么,国家控制所有资本还是有利的吗?

资本要盈利,有时是冒很大风险的。风险与盈利是正比关系。但是拿国家资本去做这“惊险的一跃”是可取的吗?从根本上说,国家资本属于全社会,能靠少数人的智慧去运用吗?当年中投将资金投向黑石基金,至今好像也未盈利。

各国的主权基金,其实基本投资都是很保守的,这与它们是国家资本有很大的关系,这样保守的投资是合理的。

但是这样运用资本,效率不高,对资本增值是不利的。至今中国的国家资本在国际上的收购,鲜有很成功的范例,与资本的身份是有关的。

民间资本则不同,中国的民间资本,开始在国际上显示力量。而民间资本投资的成败,对国力不会有重大影响,尤其是国家依据国际资本市场的规则,出面干预和保护民间资本的国外投资,更有一石二鸟之功效。

所以我觉得,现在改革一些垄断型产业,吸引民间资本,鼓励民间资本进入更多的产业;而国家降低税收,不要把财富尽量聚集于国家,而是“藏富于民”,鼓励并保护民间资本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是更有利的资本配置形式。


本文内容于 2013/8/18 22:51:39 被ping87387972编辑

你只是从国家内部经济环境考虑 引入民间资本以增加国家经济的活力 这是没错误的 但是 如果将外部安全环境也加入模型通盘考虑 你这办法就是错误的

首先 放开民资进入国有资产 或者形成民资集群对外投资 安全问题是绕不过去的障碍 请问中国民间资本的代理人操弄资本的技术玩得过欧美这些国家的精英吗? 当真认为外部环境是安全的吗?说难听点 无论中国资本是以国家形式还是以民间形式对外投资 那都是等于出去打仗去的 所有以明确的优质资产外国人早已叉手了 哪里有中国民资的介入空间呢? 而可能有潜力挖掘可供升值的资产却说不好是老外下的套 是陷阱 这还仅仅是资本市场中的风险 如果遭遇自然灾害风险或战争风险呢?

外国的大型资本集团 那都是有极其敏锐是情报服务支持的 911发生之前 美国就有大量资金逃逸出美国 可怕吧 请问 中国民间资本有这样的情报服务可供支持以规模风险吗? 国家级情报机关会允许这些民间资本集团通过合法或不合法的手段利用国家部门的情报服务规避风险吗?

如果外出资本规模达到一定程度 外国资本集团自然而言的会将中国资本套进准星 因此 中国民间资本能不能对外获利 这不仅仅是金融技术问题那么简单

另外 民资进入重要企业部门 不安全性很大 如果泄露重要企业的涉密信息获利远远大于资本参与的获利 那么你认为民资代理人会选择利益还是会选择法律与道德的约束?

还有 民资的活跃确实可以为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找到更多的理财项目 但是 前提是中国的产业需要那么多的资本注入 可是如果中国的各个产业都健康发展 人们通过社会化生产足以获得足够满足生活所需的报酬 那么 按照中国人的习惯选择储蓄会远远多过参与投资风险 这个你是无法否认的 德国 日本都是这样 现在中国人那么热衷于选择理财项目 是因为经济压力很大 而风险和收益平衡的理财项目很少 所以显得民间资本缺乏活力 并且中国不是西方国家 产业的发展是靠资本来推动的 恰恰相反是产业发展为资本注入开拓了空间 因此 中国的沪深两市的贪婪程度远远比不上华尔街 并且中国人的法制观念和合理控制欲望的能力还和西方人有不小的差距 如果民资发生了中国股民的普遍性投机现象 而不是健康投资 那么对中国产业的发展有害无益


有一点在正文中没想好,借此表达一下。

我的基本概念,社会主义其实是从资本主义中“生长”出来的,为了能和资本主义竞争,所有在资本运作中的优点都要借助。

在资本较小时,国家直接运用资本是有利的,否则很容易被国际大资本将民族资本控制。但是带着国家政权性质的民族资本是国际资本不容易控制的,所以卡扎菲虽然上了投名状,还是必须死,因为他控制着利比亚的石油资本。

在资本规模变大以后,这个问题要有所改变。既然在资本世界中生活,当然得遵守资本的规则。那么,国家控制所有资本还是有利的吗?

资本要盈利,有时是冒很大风险的。风险与盈利是正比关系。但是拿国家资本去做这“惊险的一跃”是可取的吗?从根本上说,国家资本属于全社会,能靠少数人的智慧去运用吗?当年中投将资金投向黑石基金,至今好像也未盈利。

各国的主权基金,其实基本投资都是很保守的,这与它们是国家资本有很大的关系,这样保守的投资是合理的。

但是这样运用资本,效率不高,对资本增值是不利的。至今中国的国家资本在国际上的收购,鲜有很成功的范例,与资本的身份是有关的。

民间资本则不同,中国的民间资本,开始在国际上显示力量。而民间资本投资的成败,对国力不会有重大影响,尤其是国家依据国际资本市场的规则,出面干预和保护民间资本的国外投资,更有一石二鸟之功效。

所以我觉得,现在改革一些垄断型产业,吸引民间资本,鼓励民间资本进入更多的产业;而国家降低税收,不要把财富尽量聚集于国家,而是“藏富于民”,鼓励并保护民间资本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是更有利的资本配置形式。


本文内容于 2013/8/18 22:51:39 被ping87387972编辑

的确 资本在有些时候是国家的武器 中国人对资本了解还远远不够 比如一战 中国人在80年代只会从历史角度去理解一战为什么爆发 而在21世纪中国人学会了从经济金融角度去理解一战为什么必须要爆发

而在当代 金融和资本与国家安全密切相关 中国的国家资本或民族资本这是一条看不见的防线 如果守护好这条防线 如何运用国家资本这个利器为中华民族争取更加安全的生存空间 是全体中国人的严峻课题 比起西方发达经济体国家 中国对资本的认知依然还很稚嫩 好在中国可以靠巨大的规模平衡西方的精确计算 希望运用资本的国人不要像华尔街那样把算盘打到国人自己身上 要想办法剪外国人的羊毛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