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遭“咸猪手”摸敏感部位,竟如此反应!(图)

四川蓑笠翁 收藏 7 39496
导读:前天早上,北京便衣民警在地铁5号线反扒时,意外发现一名男子不断对年轻女子使出“咸猪手”,在民警跟踪期间,这名男子先后对三名年轻女子下手,但仅有一名被连续三次骚扰的女子最终“忍无可忍”愿意出来作证。记者了解到,近年来随着北京地铁客流量的增加,年轻女子遭遇骚扰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但绝大部分受害人选择了忍气吞声。由于她们大多不愿作证,即使“咸猪手”一时显形,警方也很难取证。   前天早上,一名形迹可疑的男子被正在地铁5号线惠新西街一线执行反扒任务的便衣民警盯上了,这名男子一路不断寻找年轻女子并用手骚扰


美女遭“咸猪手”摸敏感部位,竟如此反应!(图)

前天早上,北京便衣民警在地铁5号线反扒时,意外发现一名男子不断对年轻女子使出“咸猪手”,在民警跟踪期间,这名男子先后对三名年轻女子下手,但仅有一名被连续三次骚扰的女子最终“忍无可忍”愿意出来作证。记者了解到,近年来随着北京地铁客流量的增加,年轻女子遭遇骚扰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但绝大部分受害人选择了忍气吞声。由于她们大多不愿作证,即使“咸猪手”一时显形,警方也很难取证。

前天早上,一名形迹可疑的男子被正在地铁5号线惠新西街一线执行反扒任务的便衣民警盯上了,这名男子一路不断寻找年轻女子并用手骚扰女子的敏感部位,而民警一路询问被骚扰女子是否愿意作证时却屡屡碰壁,直到有人出来作证才将这名男子抓获。虽然抓住了“咸猪手”,但是便衣民警向北青记者大倒苦水,在民警的工作中愿意出来指证“咸猪手”的女性极少,甚至有受害人向民警直接甩出了一句“你神经病吧”。

据相关报道:前天早上,一名形迹可疑的男子被正在地铁5号线惠新西街一线执行反扒任务的便衣民警盯上了,这名男子一路不断寻找年轻女子并用手骚扰女子的敏感部位,而民警一路询问被骚扰女子是否愿意作证时却屡屡碰壁,直到有人出来作证才将这名男子抓获。虽然抓住了“咸猪手”,但是便衣民警向北青记者大倒苦水,在民警的工作中愿意出来指证“咸猪手”的女性极少,甚至有受害人向民警直接甩出了一句“你神经病吧”。

女性在地铁上受到“咸猪手”的骚扰,会有啥反应?当她人的权益受到侵害,他们会怎么做?是义正严词的当声捍卫自已的权益与尊严?还是忍气吞生,能忍就忍,便宜了“咸猪手”?意想不到,有些女性在遭“咸猪手”侵袭后,意然隐、忍、躲、瞒,竟然连证都不愿做!

在地铁等公共场合,遭“咸猪手”侵袭的目标,绝大多都是年轻漂亮、穿着性感的美女。不排除,有些美女的穿着不注意影响。也不排除,有些女子的穿着只注重自已的个性与爱好,只注重性感与引人,只注重散热与好看,只想着穿衣戴帽各有所好且是个人的权力和自由。更不排除有些不自重和不尊重别人,或者从事涉黄色情、投别人所好因“工作需要”、为了出名炒作为了投人所好的女子,成了“咸猪手”侵袭的对象。

或许,有些美女遭“咸猪手”侵袭,她们根本并不在意。相反,他们那扭曲的观念中,还认为别人是大大惊小怪,是在多管闲事!被摸摸说明自已能吸引人和目光,是一种自豪与资本,又不少什么,没啥了不起的!也许因为这些原因,有些女性遇“咸猪手”,并不想反抗、求助、投诉!

当然,更多的年轻女性,是“良家女子”,她们在遭“咸猪手”侵袭时,不知如何应对,不知如何维护自已的权益,打击违法者。有些胆小、无知、不想闹事、顾及“面子”的女子,采取了隐忍让的做法,不想救助报案与做证。

不可否认,有些年轻女性在遭“咸猪手”侵袭时隐忍不愿做证,是为了面子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是在众人的围观中,可能少有人或少有人敢见义勇为“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氛围与环境,也是因为当前社会制安,相关部门监管不到位的结果,更是对当前证人保护的错误理解与不安全感的结果。一个弱女子,在遭“咸猪手”后,该怎么维权与自保?那时那刻,或许会陷入“退一步海阔天空”“忍忍算了”的自保误区中。或许,正是他们把握不住与正常使用当前所流行的自保方式,从而使自已的权益受了损!

男子一路骚扰多名女性敏感部位,受害人多拒作证!其实,除了有些女子开放到无所谓的地步,除了有些女子的职业特点,除了有些女子为了炒作与不自重。这是很多女子不会保护自已,不会维护自已的安全与权益,是在错误理解与使用当前“自保”的做法!

美女遭“咸猪手”骚扰敏感部位,该反应如何?美女们!当您的权益受到侵害,隐忍躲让的“自保”方式,不愿求助与做证的方法,或许更加纵容了那些“咸猪手”,让他们的无耻行动更有了胆量与底气,会让更多的女性受害!美女们,为了自已和更多的姐妹们,正确的做法是:在自重与注意影响穿戴的同时,大胆睿智的面对坏人的攻击,正确求助,学会自我保护与维护权益,不怕做证打击,邪不压正!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