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学录取通知书

那时的我当然比现在年轻得多,满脑袋的幻想,满心的叛逆。以我的成绩,在本地读一个好学校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我生活的这个城市,好歹也是省会,大学也有那么几所 吸引众多学子拼死一争。可是,一门子心思想摆脱父母的控制的我,毫不犹豫地瞄住了全国名声当当的大学。为了这样一个对自己目标重大意义远大的焦点,我可谓是动员了全身所有的积蓄,玩命苦读,终止了一切读书之外的活动。磨刀不误砍柴功,残酷的“烈焰独木桥”还是让我冲过了。

高考结束了,我那个考完试就丢的性格发生了作用。我开始弥补冲刺期间失去的娱乐,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一伙同学好友,不论考好没考好的,都聚拢过来,成天玩呀乐呀的,似乎一辈子的娱乐都集中在了这个等待“宣判结果”的期间。早上睁开眼就开始呼朋唤友,一直玩到夜色沉沉。

记得考试期间,父母依然忙于工作,中午我就只能自己热热头天晚上留下的剩饭菜,糊弄着自己一顿午餐。晚上妈妈会为我备好一桌和中午相比还算丰盛的晚宴,并预留下第二天的午饭。父亲总想知道我考试后的自我感觉,找着机会问我考得如何?而我总是以要准备下一科考试为由把父亲关在了我屋子的门外。好不容易熬到考试结束,父亲总算能让我坐下谈谈考试的情况,我告诉他考得一般般,上个省内的普通大学应该没问题。这就是父亲在那段时间里对我考试情况的全部了解。

放榜了,我对自己的成绩感到非常的得意,离家远行应该是没有问题了。面对父亲,我又一次编了一通谎言,硬把自己的考分拉下了100分。父亲认定我考前复习不认真,而母亲却非常满意,因为我要上大学的话,在本城本市的她可以随时关照着我。于是在母亲的推动下,父母开始找关系托人情,希望家附近的某校能录取我。不久,反馈回来的消息,令父母大吃一惊,居然找不到我的材料。

那时候,有孩子参加考试的家庭,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都在暗暗较劲。孩子考上什么学校,完全是在撑住家长的面子。有几家人家已经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开始进入“拜别亲友”的程序了,而我似乎还一切照旧。说老实话,心里也开始敲起了鼓点:难道我报错了学校?还是我的材料真的丢了?看着听着周围人众的欢语和叹息,我心里有点焦急了。莫非我真的要以可以进入全国重点的分数去复读准备明年再考?要是我不那么贪心,就报个省内的重点,我应该已经有消息了吧。这段时间成了我最难熬的时段,我把自己关在了家里,悄悄地翻开了书本,准备重考了。

一天,好友娜娜,也是我们班班长,来到我家,父母指指我的房门告诉她说我正在自我禁闭呢。我侧耳听着门外的动静,好久,都没有响起敲门声。我只好起身去拉开房门想看看究竟。门外站着娜娜,小波和父母,似乎他们正在听屋里的动静呢。门开之机,里外的人都吓了一跳。娜娜嗔怒着拍了一个东西过来,我后退了一步,一个信封飘落在了地上。愣神之际,父亲弯腰捡了起来,脸上的微笑凝重了起来。母亲探头去看那个信封,笑容也僵硬了。娜娜奇怪的看看我父母又看看我,有点手足无措了。还是小波镇静,他笑嘻嘻的说:叔叔阿姨,快准备请客呀,我可连中饭都还没吃呢。母亲醒悟过来,忙说:没问题没问题,快坐,我去弄点饭来。

父亲慢慢拆开了信封,拿出了一张纸,背过身去读信。我眼光扫向小波,用口形悄悄问他怎么了?他笑了,边笑边指着我的脸。莫明其妙的我冲到镜子前仔细审视自己的脸,没有看到污斑更没有看到变形,鬼才知道到底怎么了。等我转回身,看到的是父亲脸上的微笑和舒坦。接过父亲递过来的信,我也愣住了,那是我最想去的学校的录取通知书。由于有前段时间的失望和焦虑,我从内心里已经给自己做好了复读的准备,面对这迟到的录取通知书,大喜过望的我心情复杂而且不知所措了。

当晚,一家人外带小波和娜娜围绕着餐桌诉说着这几周的酸甜苦辣,也交流着对未来的期待。母亲流着泪说不希望我走那么远,可是孩子大了拴不住,也只好任其飞翔了。在交谈中我才知道,我和小波录取在同一所大学,娜娜将到北京的一所大学读书。小波拿到录取通知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娜娜合伙对我搞了个恶作剧:晚了3天告诉我。而我又因为那点自卑和不自信把自己关在了屋里,从另一个角度助长了恶作剧的成功。

一件有趣的事,成了我学前第一课。我是独自到学校的,小波因为要拜访亲戚,早我两天前往学校所在地。做了两天多的火车,终于到达终点站,熙熙攘攘的人流裹挟着我出了站口,却怎么也没找到接站的标语牌。无可奈何,我拖着自己的行李,看着四通八达的道路和五颜六色的公共汽车,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一辆脚踏三轮停在了我旁边,一个瘦小的中年人操着别扭的普通话问我要去哪里。我拿出了学校的材料,请他指点我该怎么走。他上下打量着我说你是大学生呀,怎么不识字呢?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问:你想要我识什么字?他笑嘻嘻的随手一指,我顺着他的手势看过去,脸上突然感觉火辣辣的有点挂不住了。原来,接新生的车就在路的对面,车身上挂有学校的横幅。不近视的我,居然那么现眼地出了那么个洋相。

现在的学生和那时的我们已经完全不同了。考试期间家长们扎堆在考点门口等待,上学的路上塞满了送子的车队,生怕孩子吃了一点苦受到一点累。现在的考生大约是没了我们那时候的自立,多了的是一些娇气和傲慢。对父母来说,孩子的路是漫长的艰难的,让孩子们自己去闯闯对他们将来的成长有利而无弊。当你把孩子的路途铺平垫高之际,你是否想过你的做法给孩子带来的不是舒坦而是遗憾,使孩子面临艰难时的应对能力打了大大的折扣。而后者才是一个人一生最不可或缺的“食粮”。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