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最头痛的问题

疤痕 收藏 3 503
导读:我估计每个警种都有自己头痛的问题,现在最烦的大概是维稳,在这个前提下让人很憋屈。我是基层交警,不是城市里的,虽然没那么多的高峰岗,但是农村残疾车多,说是残疾车,其实都是拼装的正三轮摩托车,残疾人当然没有驾驶证,他们开这种车其实已经违法了,但是他们要生存,国内的福利制度就不要说了,他们不自力更生早就饿死了,残疾人也没什么技能,所以就开这种营运,路上全都是定时炸弹,以前打击过,但是他们到县府去闹,县府搞不定他们,让交警对睁一眼闭一眼,搞的现在他们觉得他们这是合法的,只要有残疾证就可以开车,然后残联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估计每个警种都有自己头痛的问题,现在最烦的大概是维稳,在这个前提下让人很憋屈。我是基层交警,不是城市里的,虽然没那么多的高峰岗,但是农村残疾车多,说是残疾车,其实都是拼装的正三轮摩托车,残疾人当然没有驾驶证,他们开这种车其实已经违法了,但是他们要生存,国内的福利制度就不要说了,他们不自力更生早就饿死了,残疾人也没什么技能,所以就开这种营运,路上全都是定时炸弹,以前打击过,但是他们到县府去闹,县府搞不定他们,让交警对睁一眼闭一眼,搞的现在他们觉得他们这是合法的,只要有残疾证就可以开车,然后残联又把不好关,残疾证泛滥,稍微打击一下,就聚拢几十上百号人围住交警队,110根本不来处理,放任的话又很不安全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