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保卫战:中国最精锐部队被日军晚上偷袭基本屠杀殆尽

王涵525 收藏 2 5587
导读:抗战前,中国政府以德国武器作为制式装备,武装了中国陆军主力 核心提示:作为中国军队最精锐的德械部队第87师、第88师,教导总队的第103师、第112师以及广东部队第83军156师,以及大批散兵,除少数人渡江外,数万未渡江官兵被日军俘虏后屠杀。   南京保卫战已然过去69年,而中国壮士的气节与不屈,至今仍让人肃然起敬。      有人细列了当时中国守军中,以身殉国的17位中国将军:萧山令、朱赤、高致嵩、易安华、罗策群、姚中英、司徒非、李兰池、刘国用、蓝运东、万全策、雷震、谢承瑞、华品章、


南京保卫战:中国最精锐部队被日军晚上偷袭基本屠杀殆尽


抗战前,中国政府以德国武器作为制式装备,武装了中国陆军主力

核心提示:作为中国军队最精锐的德械部队第87师、第88师,教导总队的第103师、第112师以及广东部队第83军156师,以及大批散兵,除少数人渡江外,数万未渡江官兵被日军俘虏后屠杀。

南京保卫战已然过去69年,而中国壮士的气节与不屈,至今仍让人肃然起敬。


有人细列了当时中国守军中,以身殉国的17位中国将军:萧山令、朱赤、高致嵩、易安华、罗策群、姚中英、司徒非、李兰池、刘国用、蓝运东、万全策、雷震、谢承瑞、华品章、韩宪元、黄纪福、蔡如柏等。他们的尸首,都没能从战场上运出。

血战雨花台


11日,南京安德门大街48号,南京首家民间抗战史料馆开馆。距该馆不远是雨花台烈士陵园,在这几个小山包之间,南京保卫战曾在此激烈打响。


1937年11月12日,日本侵略军兵分三路向南京推进。雨花台首当其冲。12月9日起,日本第6师团在谷寿夫的指挥下,开始猛攻雨花台。日军头戴钢盔、手持三八枪,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之下,从山脚下杀了上来。彼时,山上阵地上的中国守军,只有沟堑战壕和有限的武器防备。


9日拂晓,日军先是一阵猛烈的炮击,继以飞机轰炸、扫射,再用坦克掩护两个联队分由西、南两面进攻,以西面523团朱赤阵地为主攻面。


战斗打得异常艰苦。站在今日雨花台的山头之上,满目郁郁葱葱的青草大树,很难想象当年此地竟是血流成河之地。头一天打退日军进攻之后,朱赤亲赴战壕,组织战士们收集日军留下的武器。11日,日军再次发起猛攻,对雨花台阵地狂轰滥炸,朱赤只剩下一个特务连的士兵,突围无望。他命令士兵把手榴弹的盖子全部打开,捆在阵地前沿,等到日军到阵地前沿时,数百枚手榴弹全部爆炸,日军血肉横飞。


弹尽粮绝。日军再次进攻,没有遭遇任何抵抗。朱赤中弹殉国,口袋里还放着结婚照片和一封未寄出的家书。


此后,负责雨花台防御的88师继续浴血抗战,但终因寡不敌众,12日雨花台失守,守军大部慷慨捐躯。


含恨中华门


中华门至今矗立,来南京者多半要来此地一游。这座几乎和南京城同等悠长历史的古城门,也默默见证了当年那段不能忘记的历史。


11日,日军分兵向中华门和光华门进行冲击,情况十分紧急。守军接着城墙优势,伺敌一入城墙,便上下内外夹击。


一时间,城墙内枪声大作,入城者前进不得,后退不能。冲进的300多日军步兵狼狈万分。就这样,日军在中华门三进三出,横尸累累,亦未得逞。


这是南京保卫战中,中华门唯一光荣的回忆。在现代化的飞机大炮的轰击之下,这座古人诩为“固若金汤”的古城墙变得异常脆弱,未过几日,便已是千疮百孔被踩在日军铁蹄之下。


日军指挥官松井石根下达总攻击令,两三百架战斗机升临中华门上空,另还有90多门大炮日夜轰炸,三天三夜之后,城墙偏西的中华西门被轰开近百米缺口,中华门失守。


12日,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电告汉口政府,措辞即颇为悲壮:“吾军以血肉之躯,与钢铁相争,伤亡之数,当然重大”。唐表示,南京全城已处猛烈轰炸之下,但紫金山等地仍在激战当中。


69年前的12月间,这座城墙尚和中华门一道,共同面对日军的炮火。当月10日上午,日军炮轰光华门,中国守军259旅、261旅英勇抗击,教导总队队长桂永清中将调炮兵团立即入城,设阵地于明故宫。259旅旅长易安华奉命驻守中华门右翼阵地,他把妻子和孩子送回江西老家,临别时说:“等着领我的抚恤金吧。”


下午3时许,在密集炮火的掩护之下,敌人的敢死队推进到光华门护城河一线。晚8时许,敌军又由城外冲到光华门外城的城门洞内。但是城门坚固,冲入城门洞内的也只有一个军曹率领的十余人。


团长谢承瑞当晚亲率战士背了许多桶汽油放到城墙箭楼处,半夜把汽油桶的口松开,丢在城内洞口,尔后立即投下火种,护城河边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10余名敌兵大多烧伤。


次日拂晓,谢承瑞率领一排战士,突然把城门打开,十几挺机关枪一齐向先入城墙的敌军射去,敌多数立遭击毙。其中一名未死,当即用担架把他抬到富贵山,并派来医生治疗。


光华门一役中国守军伤亡惨重,谢承瑞团长战前业已生病,后又为火焰灼伤,辛劳过度,体力已十分不支,撤退时通过挹江门时因拥挤竟被踩死。


回望南京城


从12月8日至12日,5天的战争中,南京守军除守栖霞山的83军、龙潭的第二军团和铁路沿线的广东军159、160师损失不大外,守城的74军遭到惨重伤亡;88、87师和教导总队几乎全军覆没。


88师4个团,除528团团长沈兰芝外,其余5个正副团长均先后壮烈牺牲。营、连长牺牲多人,士兵死亡7000多人。而此后即是30多万无辜的南京平民,倒在侵略者的屠刀之下。


74军第51师151旅306团团长邱维达亲历这场战争,当年12月8日晚,被命撤退时这名军人爬上了望塔回头向南京城望去:“只见万家灯火,依然照得通明,这座美丽的古城,它可怕的命运迫在眉睫,几十万骨肉同胞仍在熟睡中,将来他们的遭遇怎样?”


他想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一件战史:德军进攻到法国凡尔赛城城郊时,法国指挥统帅命令所有守城将士回首看看这座美丽的凡尔赛城,全体法军官兵的爱国忠诚被激发。正当此时,法军统帅下令向德军反攻,终将德军击退数十里,获得了胜利。


“我实在替他们担心啊!我想到战争以外的种种,不禁热泪盈眶……”


南京保卫战中,南京卫戍司令长官为唐生智、副司令长官为罗卓英,共有军队10余万人,其中包括第2军团(第41、第48师)、第66军(第159、第160师)、第71军(第87师)、第72军(第88师)、第74军(第51、第58师)、第78军(第36师)、第83军(第154、第156师)、教导总队(第103、第112师)以及宪兵部队三个团。


南京陷落时,唐生智、罗卓英率卫戍司令部及第36师随同乘船渡江。按照突围计划,其余中国军队主力均应从日军正面阵地突围,但多数高级指挥官未服从指挥,甚至放弃部队,造成大批部队涌向江边渡口。


在突围作战中,作为广东地方部队的第66军、第83军主力(欠第83军156师)在军长叶肇、邓龙光指挥下,从正面突破日军阵地,第159师代师长罗策群在激战中阵亡。两个军被突围过程中被打散,部队各自为战,付出重大损失后分头突出重围。


原本防守乌龙山要塞的第41师、第48师擅自渡江逃跑,导致日军直接杀向城内守军唯一退路——下关码头。


中国从德国进口的一号轻型坦克,该装备为德国二战初期闪电战的主力,但在南京保卫战中全部被击毁或丢弃甲


12月12日晚撤退命令下达后,其余中国军队各部在混乱中进行撤退,其中自行通过下关码头渡江的大批部队争先抢渡。由于大部官兵无船可渡,一些官兵制造木筏渡江,在渡江过程中大批溺死或被日军打死。


第74军因组织较好,成功渡过5000余人,该部队后来成为抗战中国军队的王牌,并于抗战后整编为整编第74师。


作为中国军队最精锐的德械部队第87师、第88师,教导总队的第103师、第112师以及广东部队第83军156师,以及大批散兵,除少数人渡江外,数万未渡江官兵被日军俘虏后屠杀。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