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是进补过度死的?

1916年6月6日, 才刚刚做了短短83天“洪宪皇帝”梦的倒行逆施独夫民贼袁世凯(1859—1916年,河南周口项城人),就在全国人民一浪接一浪、气势浩大的声讨(用今 天的话说就是“网络暴力”)当中,成了内外交困、千夫所指、众叛亲离、孤家寡人、孑然一人,于是气得怒发冲冠、七窍生烟、咬牙切齿、伤心吐血,最后一命呜呼,猝然死去了!

——这是中国所有大、中学历史教科书上几乎一致的话语,也是许多文史读物上大同小异的评价。

总之,袁世凯是被人民的舆论所气死的。当然,也还有一些人认为,曾素为袁世凯倚重而又防备的蔡锷将军,却早已在京城名妓小凤仙的协助下逃出其魔爪,当时已赶到云南昆明宣布独立,通电讨袁,组建护国军,出兵向北冲,老袁于是又气又急、且忧且惧,便速速而亡了。

——但不管怎么说,一句话,袁世凯是气死的。

而 学术界认为袁世凯的死因有两种——气死说与病死说,其中认可气死说的占绝大多数。黄毅的《袁氏盗国记》这样记叙:“盗国殃民,丧权乱法,在中国为第一元凶,在人类为特别祸首,其致死固宜,益以年老神昏、兵之将变。人心怨怼、体面无存,袁氏人非木石,顾后思前,能不自疚,此即袁氏病死之真因也。”佚名的 《袁世凯全传》中讲述:“袁世凯以称帝不成,中外环迫,羞愧、愤怒、怨恨、忧虑之心理循生迭起,不能自持,久之成疾。”《文史资料选辑》第74期上有袁世 凯之女袁静雪的文章《我的父亲袁世凯》,上载:“内外交攻,气恼成病而死。”

——对这些话、这个观点,我却一点也不动脑子(其实根本就没想过要动脑子),便相信了几十年。

但最近读到一则材料,我才知道,袁世凯并不是被气死的,而是进补过度死的。因为按理说,袁世凯自小身强力壮,是上佳的大将坯子,后来又进军队历练,身体应该非常健康,可他在56岁时竟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已一落千丈,于是黯然叹息道:“我的身体不行了,参茸补品不能接受了。”并在翌年以并非高寿的57岁而亡。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袁世凯早在二十五六岁时起就天天吃补品,常常一把一把地将人参、鹿茸放在嘴里嚼着吃。人到中年以后,其进补就更频繁、大量了。为了长寿当皇帝,加上家里有9房如花似玉的姨太太需要应付,他本以为进补越多越好,所以更加依赖这些山珍海味,结果却弄巧成拙、适得其反,倒把自己给摧残垮了。据史料记载袁世凯的日常生活:“10时左右,进鹿茸一盖碗。11时许,进人参一杯。中午12时午餐。下午点心为西餐,然后服自制活络丹、海狗肾。”由于过分补血强身,导致 他经常牙痛,大便秘接,以致每隔两三天就要请中医诊治或灌肠。这就叫“物极必反,其犹过尔”。

显 然,袁世凯的身体早就垮了,可以说已经病入膏肓、拼力支撑,而生气暴毙还是此后的事情。这就说明,他不是气死的,而是病死的。哪怕那些说他是被气死的书籍当中,若是文字再长一些、描述再详细一些,就会看到有这样的语句:“肾脏衰竭。”“因患尿毒症不治而亡。”说实话,他要不是进补过度、身体早垮,那么光生 气愤怒又怎么会弄得他“肾脏衰竭”、“患尿毒症”呢?再则,一个“肾脏衰竭”、“患尿毒症”的人,即使不受外来的刺激,即使没有生气愤怒,又能苟活多久呢?

在当 时袁世凯死后官方的讣告中,亦说他是病死的。黄毅的《袁氏盗国记》中对此有详细说明:“五月二十七日,经中医刘竺鉴、肖龙友百方诊治,均未奏效,延至六月初四日病势加剧,即请驻京法国公使馆医官博士卜西京氏诊视症状,乃知为尿毒症,加以神经衰弱病入膏肓,殆无转机之望。”佚名的《袁世凯全传》也说袁患“相传为尿毒症,因中西药杂进,以致不起”。刘厚生的《张謇评传》中说:“袁世凯患尿毒症,摄护腺肿胀。”在当时若能采用外科手术进行治疗,决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在对袁世凯的医治方案上,其大儿子袁克定主张用西医,通过动手术治病;二儿子袁克文则竭力反对用西医,主张用中医,双方相持不下,贻误治疗时机,最终导致死亡。但不知为何,在后来数十年乃至近百年的历史教科书中,却一律成了“气愤忧惧而死”,也许这样行文对这位“倒行逆施的独夫民贼”更有批判的力度吧。

其实稍微动动脑子就能明白,袁世凯乃历经了无数大江大湖、大风大雨的老奸巨滑、老谋深算之一代枭雄,若非身体早已因进补过度而垮,又怎么可能会因一时的生气愤怒而暴毙呢?

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