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续二十二)士兵日记(1983-04-26——1985-10-20)

孙振江 收藏 2 3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0月2日

荒山野岭,经陆续不断的毛毛雨沐浴,那枯竭的野草小树,出乎意料之外,竟然抽发了新芽,凋零的山花再添生气,一串串、一枝枝,惹人喜爱。

有一种欣长的草,从草芯里开出的花,也是绿色的。它的外表很象芦苇,叶比芦苇的叶疏长,花象芦苇的花,它的节骨也是绿莹莹的,一片片的叶清高秀气,花随着微风的吹拂,而不紧不慢摇摆,这一穗穗的花,是这么柔嫩,这么悠闲,真象一位绿衣天使,欢歌起舞。这种草不嫌弃土地的干瘦,也喜爱在肥沃之地,只要有它的落脚点,都能长出繁茂的一簇簇,远远看去,风姿绰绰,闲静文雅,给人一种不易察觉的美的享受。还有一种小树,它的枝蔓全都是三角形的刺,很象一只只袖珍的等边三角形物体集合满小枝上面,那么规律,而且随着枝蔓的大小而大小,大的已成熟,硬梆梆的,肉体一碰到它就会生痛,枝的尾端,即还在向四周生长的枝,也规则长出一条夹角相等成比例的曲线的刺芽,它的颜色是淡红。这种小树的特别奇异、与众不同之处,长在枝干左右的叶儿,象一颗颗有比例的薄薄蓝宝石圆片钳镶着枝干,色是那样的单纯,绿得迷澈,一点点的露珠在上面滚动,活象一颗颗宝贵稀罕的透明珍珠,在炫耀自己的华贵。正在生长中的的新叶,呈浅红色,和老叶搭配的很协调。你若举目望着它时,会这样说:“真象红珊瑚长在绿宝石上,值得长久而不会厌烦的欣赏。”是啊,山野的草木成千上万,各呈异姿,在这绿色的大千世界里,有黧绿、黛绿、深绿、翠绿、青绿、碧绿、浅绿、即将变黄的绿、已经变红的绿、赫色的绿……山野的花,也是千姿百态,一株株粉红色的花、星星点点的血色的……赤橙黄绿青蓝紫,把绿色的山装扮成七彩斑斓的花海,其实,花的世界、花的颜色何止是七种?山野的乐章在哪里?就在花草木的中间,这一幅连绵起伏不断的壮锦图案,正是一个个音符所组成的,你看,草的鼓舞、木的欢欣、花的飘香、鸟的啼唱,不正是山野奏出的节奏旋律吗?

山野的宠子——鸟儿,它在母亲的怀抱之中,唱出动听清脆的歌,在空旷的天地间盘旋、震荡,传送山的信息、山的希望。

世界上,不,是地球上竟有这绝世佳境,这不是幻觉吧?不是,是你在陶醉,我的问,山野竟能回答,太使我难以置信了。

哊!——我要在山之巅俯视这一切;哊!——我愿躺在草丛里、枝丫上疯狂的呼吸它们散溢的幽香;哦!——我正是投入山野的怀抱,吮吸着她的乳汁——山泉,她的爱输送给了我;我要唱一首欢乐的歌,让享受中的爱在山野颤动;哦!——我是山野的儿子,母亲和蔼可亲的笑容,每时每刻都紧贴我的小嘴;哦!——我的歌声是她给我的,是她教我唱的,我也珍惜我的声音,因为这来之不易,是万物滋润我喉咙的。

亲爱的朋友,我今天实在太幸福了。是沉浸在山野的阔大胸怀之中。

10月3日

早上打扫卫生回来,班长一进门无缘无故对我说:“振江,近一段时间进步很大。排长临走前叫我嘱咐你,希望你能够这样保持下去,副班长近来对你的印象也很好,曾对我说过,你实在进步很快。说句知心话,这样严格要求自己是有好处的,那个周宪红原先也处了分,但经过一段时间里的积极努力,在今年文明礼貌月中得了个嘉奖,评选为中队建设的文明标兵,现又加入了团组织,希你也能够在各方面取得优异成绩,年终被中队嘉奖,争取把处分消掉。明年你可能还在我们班。”我真的不理解他的话意何在。

前几天许昌林、张建峰、蒲杰雄、我等四人在蒲杰雄床上坐谈。许昌林对大家说:“张建峰,你这个人真会两下,随声附贺。你看过《应声虫病》这篇讽刺小说吧,你很象那个齐秘书,但你不象他那样死板,会灵活运用你自己的天才。前天我展开一幅科长写的毛笔字,你看了后说,这字的笔划不苍劲,很柔软。你这种见解我知道是效仿别人的说法,算你答对了,证明你增加了知识,而我也有点狡猾,你也大(太)灵活机智,我说是科长写的时候,你的拐弯抹角来了,重说这毛笔字写得很流畅,笔划很纯熟。你的情况我了解一点,每次你的开口。总忘不了加入‘科长’的一段小插曲,科长待你好,你对他的印象深,这是我深知的,所以,我真心告诫你,对事物要一分为二看问题,是与非、真与假不要半点含糊啊!”许昌林讲到最后一个“啊”是(时)音拉得很长,而且颤音特别有力。张建峰这时很不自在。

昨天晚上,又同样是我们四个“鬼”,还再加入了一个林宗,他更是个能说会道的人。几个人在一起,特别活泼,我和许昌林更有意思,搅乱得整个宿舍乱哄哄的。

张建峰很有见解、道理和把握说:“许昌林,你的手灵活点儿,保障你十拿九稳能制胜振江手法的。你看他每次出手都是一顶一晃,你太傻气了,脑筋一动就可以制服振江的大打出手……”我为张建峰而感慨,他说话的口气完全是一个堂正的老辈人,而他在五人当中年龄最小。其实,许昌林真正和我对打一场,我会被他打得头破血漓,他只不过是让肉体被人打得痛快点,再之是开玩笑,不能拿真本事出来。这,我是一明二白的。

10月4日

几位同事聚坐在一起,都谈论未来、理想,把未知道算得很如意。而我连理想是怎么样去想也想不清楚。今朝想当一名军官,明幕反过来说没意思,再想当一位设计师,设计师既有美的追求、美的享受、又有美的新探索……这些“空想”我不会。几位友人没听我谈论自己的理想,看我这样低落,说我向绘画方面发展是很有前途的,这么样,我以后能当画家了?是的。艺术是无止境、深无底的,要成名成家非下苦功夫不可,自学可成才也可说成费(废)才。我所绘的画,只是消遣罢了(本人连速写都不会),一无从师、二无研究、三无……同龄人如今在大学里,中专、师院(范)生、研究生

技术员、设计员、工人、老师、售货员、服务员……我现在算是光荣的武装警察,但归根结蒂还是农民的儿子,说起耕田来一窍不通,拿起笔作起文章又重如千斤。只要是靠自己自学,不错,不学哪能会呢?我都不愿意学!文不成文,武不成武,到头了一事无成,注成终身大错,没办法,当个乞丐也是不成的,真是社会的废物,父母的累赘,道理知道了些,而我还是向绝路走去,就象“拿着金碗讨饭”,对本身不算啥,生我育我的父母呢?(我)比只畜生还不如。为什么?人们是明白的。

有一则小故事说得很好。题目暂且叫“石匠”。

古时候有个石匠,整天都拼着老命打石。全家的活计就是靠他的双手打石来勉强维持。他是个勤劳的人,每天都是起早摸黑。一天,他打石打得上气接不过下气,他还是咬紧牙关一边艰辛地打一块花岗岩石头,一边艰难地喘着粗气,好不容易把顽石打成两片,正想瘫下休息换气时,那石头上一条怪物的蠕动吸引了他,他蹲下细看,原来是一条虫。他的神色惊讶的出奇,那双老是眯着缝的眼睛也睁得圆鼓鼓,他把打开的那个花岗岩石左瞧右看个不停,好象要把它看穿看烂不可,继而化惊讶为满脸笑纹,这一系列的变化真使人理解不清。

他想,这条小虫能在无缝的石头里生存下来,这岂不怪我?它每天老禁锢在石头里,身体都动弹不得,就象桃核被桃肉包围一样,每天不吃不喝,自己照样生存下来,真可谓是人间之奇迹也,而我每天含辛茹苦、挣来的血汗钱还不能糊饱全家的几口。是不是老天爷大发慈悲,开恩明眼,嘱托这条小虫来告诉我不用折磨了,上帝自有办法把全家养活,该享享清福了?……石匠越想越糊涂,草草收拾工具,破常规提前收工回家。

妻子见石匠满面春风闯进家门,是不是碰上好运气了,今天他一大早出门做工,喜鹊在破屋檐连叫三遍,该是鸿运的到来。妻子也高高兴兴拍拍丈夫的满身尘土,盛了一瓷碗热气腾腾的淡山菜捧在丈夫的面前,叫他喝下暖暖身子。

等丈夫慢慢喝完茶水,她问道:“他爹,今日这么早回来,捡到了几贯银子不成?”丈夫笑而不答,拖拖拉拉躺倒在“吱呀”床上。一下子就睡得直打鼾,唿——嗬——唿——嗬均匀发出,震得屋子里的东西东摇西摆,屋上瓦片也响动起来。妻子叹一口气,恢复原来的愁眉苦脸,扫扫剩下的罐底米,没有淘就和发黄的野菜倒在盛满水的瓷锅里,生起弱小的火苗,煮熬到滚熟。

饭做熟后,把一碗浅青色的汤和几片浮动的菜叶端到床前,叫丈夫喝下去,而石匠一反常态,“哼“了一声,转一姿态又睡起来了,弄得妻子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无可耐(奈)何,她只好忙里忙外去了。

第二天一早,石匠的妻子把昨天下午在田野采撷回来的一些黄斑的野菜洗净下锅煮汤。当她把锅盖打开,正欲把野菜倒在锅里时,奇迹出现了,满锅都是金光闪闪的金子,她不知是真的还是幻影,把手插进去,“晃当”作响,这时的她高兴得发呆,把攥紧在手里的金子不由自主的松开,金子着地,叮当作响,丈夫睡够后,伸了懒腰,打了个哈欠,正欲起床,才觉得浑身不自在,肚子空空,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他好歹的挣扎起来,头一阵昏暗,跌下床下,他惨叫一声不省人事,妻子这时被丈夫的叫声惊醒,匆匆走过去,瘫到在地上的丈夫,头颅已经开裂,殷红的红(血)从裂缝和鼻孔、嘴流出,妻子颤索索的手轻轻摸手(了)丈夫硬梆梆而枯柴的手,只一点冰凉中的微温,胸脯也停止了起伏,尸体卷曲的石匠就这么跌下来告别沧桑的世界,灵魂已飞到天之灵的世界,享受着人间享受不到的幸福与快乐。石匠的妻子死去了丈夫,虽得到天赐的金子,也永远神志不醒了,两个不成年儿先天有缺陷的儿子,陪伴着母亲清冷过着日子,挣扎着活下去。

10月5日

投完弹,一群人去捡回投出去的弹,我最先完成任务,拿着三颗教练弹回到操场上的篮球架下,背倚靠在水泥的篮球架。这时,钟副队长亲昵地问我:“阿江!几点钟了!”话虽这么轻,但很有感情的魅力,把我镇服住了,我瞧一眼表说:“10时7分15.6秒”,我干脆详细回答他,虽是干巴巴的,声音很轻。他好像不相信似的,把我的左手轻轻抬起(这时,我很乐意被他抬),看了看,不,端详了腕上的表才轻轻点点头。我承受不到(了)这突而其来的干部对我如此的爱抚,真想及早离去,但感情告诫我,接受吧,好好地接受稀有的爱。我感激之情漾溢遍体,很别扭忍耐下去,不能冲动。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又是轻轻的。而后又甜甜地对我说:“不要稀拉,以后当排长。”我镇静地说:“谢谢,连战士都当不成样子,这福分我这等人是接纳不到的。”他又说:“好好学习吧!”就这么简单了,而在这简单之情,我是很不自在的。

事后我细琢微磨,他是不是几次和我接触而产生好感。我在练习字时,他曾经到过我的宿舍看我学写,称赞过我,他接过我的毛笔当场醮墨挥毫,献技过。第二次是昨天检验个人的衣物、用品时,看我摘抄本子画部(本),试写的作品,同样称赞我可以,在一起检验的指导员也说我写得不错。这样的话免说为好,谁不知道当今的习俗呢?由他们去吧。再者,就是想要点什么东西,当面不好意思直说,用暗喻或借喻的手法向我表明。对了,可能要我这块手表?我的想象太荒唐了,人家堂堂正正是个副中队长,那稀罕这个破烂货。不然,是要我做好本职工作,改正我的天真浪漫。自由散网(漫)的坏习惯,用美妙的词藻,触人心弦的知心话来鼓励激发我勇敢向上,当一名副其实的人民武警战士,他的这一招迟到了一步,我不是三岁小孩呀,……百思不解。

谢天谢地,思想已经用在怎样复习和熟记军政理论了。

10月6日

喜讯频传,中队球队在厂部篮球邀请赛中,获得了亚军,为中队赢得了荣誉,增添了光彩。在本中队内,各排的歌咏比赛中,昨晚亮开喉咙,引声高吭,今天已见分晓,我排和三排并列第一名。我虽没有参加比赛,同样获得了奖利(励)品——糖果。

今天的训练也太辛苦了,我昨天投弹手臂被扭得酸痛,请周医助用药水擦擦痛处,疼痛随即消退。而今天在拳术训练中,手又瘾瘾(隐隐)作痛,何法呢?只能忍耐。站岗回来什么都不理了,在床底下拿了一张凳子,出门和等我的蒲杰雄、林宗赶路看电影去。真惭愧,满身汗酸味,可能太呛鼻了,熏得经过人的时候,他们把手掩着鼻孔,还吐了口水。今晚电影是《内当家》。

10月7日

今日的天气变化特大,上午还烈日灸人,中午天空陡然拉下阴沉愁苦的脸,秋风呼啸刮落黄叶残枝。凉气袭人,天气的转化给我带来了欢喜,训练不再冒汗,也消减些疲劳,这都是军人们求之不得的,年终考核即将来临,我的脑瓜、手脚都没有停歇的机会,训练收操后,空余时间就用在学习政治、军事理论方面去,我的记忆力非常之差,念啊背啊隔一会就记不起意思,实在是一大缺陷。蒲杰雄对我说:“天才是应该肯定的,那些十四、五岁的少年研究生、大学生,没有相当好的记忆力和丰富的想象力是不能考上大学的。”我的记忆力差,背诵起来很吃劲。这就可证明蒲杰雄的说法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