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酒是粮食精

书屋墨香 收藏 14 13442

酒是粮食精

王太欣亲身经历的对越自卫反击战

一一原43军128师383团3营7连通信员

1979年2月17日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了,我所在的43军128师383团3营在配合攻打绿平一战中,我连奉命进行敌后穿插。必须翻越3000多米的高山到绿平以南发起进攻,我们深入敌后的深山老林,是越南最高的也是从无人进去过的原始森林,我连作为尖刀连的先行官,可谓是'逢山开路,遇河架桥'

钻森林披荆斩刺

尖刀班砍竹割腾

攀悬崖手抓脚

打窜插艰难险阻

当时所带干粮是按原计划时间所配发的压缩饼干.由于在深山老林中延误时间太长,出现断粮几天的现象.是我违纪带的那壶酒帮了我走渡过难关.

参军前,我在家时曾任民排长,生产队队长等职,加之父亲是国家干部,家中经常有客喝酒,在不经意中自然受到了酒的熏 陶,学会了喝酒。在广西参战前的训练时,我当连长李晓朝的通信员,相对比其他战友自由些,我身背了两个水壶,一个是我的,另一个是连长的,参战前一天我偷偷去的代销点将自已的水壶灌满了一壶当地卖的散酒,生怕别人发现就将水壶口塑料薄膜拧得严严实实生性跑了酒味被别人发现。这样我就带上一壶酒上了战场,谁知这一壶酒在危急关头的时候发挥了酒是粮食精的作用.

在古老的深山老林中,我们所使用的军事地图与实际地形完全不一样,有时会走错路,有会没有路 ,有时会遇到崖陡壁得攀崖而上,这种艰难真可谓是

路难行,崖难攀,脚下泥泞累身酸, 雾茫茫,无水粮,衣湿肚饥饿断肠'

蚂蟥咬,吸我血.驱虫血流染军衣.

夜寒冷,昼闷热,高山无水口干裂.'

在这样极其艰难困苦中.延误了行军时间。在进山的第一天.我跟随连长便听说我们所带军事地图与实际地形完全不一样,有可能要走错路。这时我就想,这深山老林也不知要走多长时间,要注意节减干粮。于是,我将连长和我的干粮开始了节减,以防断粮之不测.当时我想把这一想法告诉给战友们要注意节减干粮,可又怕落个动摇军心之名.比竞是刚刚参军两个月的新兵.又是在打仗的时期就没那么大胆了.结果断粮之事还是发生了.可能是进山的第四天就发生了.战友们在缺水断粮情形下,将自已的牙膏也吃完了,看看战友们没的可吃的了,我就将节减的干粮分给战友们,但这是杯水车薪,在无奈之下大家靠吃野草,吃野杷蕉充饥,有的误食了毒草毒果而中毒,肚内虽无食却也上吐下泻。干粮分完了,我上也只有这壶酒可以应急了。那时刚过十八岁,而又是新兵,一切都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在当连长通信员时有人找我谈话说,当通信员一是要保证首长指挥命令及时传达到位,二时要保证首长的安全和生命.三是要和各班排战友们搞好团结.在这样艰难困苦中.这壶酒就是保证连长生命的唯一食品.也是我唯一能尽心尽责的义务。就这样在饥饿时我大胆试者让连长喝一口酒,连长便问我酒的来历,我便告之而没有受到批评。就这样我们在饥饿时喝几口酒喝几口酒水来充饥。都说山有多高水有多高,而我们所走之路都是一路无水,战友们缺水断粮,一路上我们都希望能看到山泉或瀑布.痛痛快快地喝上一阵子.但我们始终没有看到.见到的只是在一悬崖边下滴滴达达的滴水,就是这水滴,战友们见了也把嘴伸过去吸上几口都感到解渴痛快.一到晚上我们就用雨布伸开,把四个角绑好来接露水,山上雾大如蒙蒙细雨,一晚上也能接上一壶水.然后,我们几个人小心翼翼的慢慢的将露水灌进水壶。因为无食品充饥也只有靠大量饮水来维持体力和生命。所以,盼水望水心急.那天我们攀上山峰,放眼望去,前面脚下不远有一座大水库,大家欢喜起来,正体验了“望梅解渴” 的含义。我们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希望能够饱饮一顿.然而,当我们越走越近的时候发现那并不是什么水库,而是吸引我们加快脚步的白云.我们大失所望.我们还得继续前行.那壶酒虽说不多了,它依然是我和连长我们两个的充饥品.有一次我和连长刚喝了口酒,因为无水饮用口中的酒精味特别大,从后边赶上来的指导员找连长研究前边的地形和路线,结果,他闻到了酒精味,惊诧地说;“奇怪了,这深山老林的,怎么有酒精味呢?,”当时,我和连长都没说话,而后,我找到指导员说;“指导员,我这里带了点酒,你也来一口吧”,指导员看了看我什么也没说,接过水壶猛饮了两口酒,然后,深吸一口气,从动作和表情看上去很舒坦的样子。到后来,这一壶酒就成了连长,指导员和我的唯一的共同食品,就这样我们仨人每次只饮一小口,至到饮完的第四天我们也开始了吃野草,吃野杷蕉充饥.相对的我们比别的战友少吃了几天野草。那种草是酸酸的,就象家乡的酸不将那种草,但它长在深山里,与家乡的酸不将草相比它长的很多很嫩,也很长,可以一大把一大把拽来吃着充饥.就这样我们渡过了几天的无粮.但因为延误了作战时间我们没有赶上攻打绿平的战斗.

要问;你怎么想起来上战场去带壶酒呢?这也是我在家看电影时看到打仗时喝上口酒感到很幸福很舒服的样子。再说了,上了战谁知道是死是活的,带上酒说不定也能感受到一点那种电影战场上的幸福。谁知道人倒没有被打死,倒是这壶酒,在关键时候帮我们渡过了饥荒。

要问;去打仗的纪律是不充许带酒上战的场,是的,那时我是连长的通信员,是有点自由一点,胆子大了点,再说呢,我把保密工作做得好,水壶的酒没有挥发一点酒味,别人就一点也没有发觉。

要问;那壶酒就你们仨喝完了吗?的我说是的,现在想来那时是自私,也是幼雅的,应于战友同甘苦共患难,与战友们同饮共喝才对,可那时年令太小而又是新兵.一切都以谈话宗旨为命令,认为自已做得是正确的.对保证连队最高指挥人的安全和生命而言,自已做的尽到了自已的职责.再说了谁知扩大了影响面的后呆又是什么样的?真也没有那么大大胆让大家分亨。

现在喝酒的人在酒席上有句话是“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我倒认为酒是粮食精是真的.因为我亲体验过和经历过这句话的实在性和真实性.后边那句越喝越年轻倒是劝酒之假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