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差一点成夫妻,后来她姐告诉我的

嵩山松 收藏 27 26319

七十年代,我在家当民兵,那个时候文化大革命还没有结束。因响应毛主席号召全民皆兵,所以农村的民兵也是很吃香很厉害的,有的时候行驶的职责就相当于现在派出所民警的职责,下去抓个反革命分子什么的都是民兵的事。

有一年冬天,上级通知,说是预防阶级敌人和国民党特务的破坏,要求全县的基干民兵都要行动起来,保卫毛主席、保卫祖国、保卫国防。因此数九寒天,一到晚上民兵就到军用电话线杆下站岗。两人一组,直撅撅的一直立到天明。

第一天还有点新鲜,第二天晚上就有点不情愿,因为自己是基干民兵,晚上站岗还有流动哨检查,因此不去不行。几天之后,民兵营长[就是现在村这一级的干部]看大家的积极性不高,就采取轮流值班,可以走动这一新的战术。有一天晚上,天刮起了大风,冻得实在受不了,我和光超哥商量,不如找个地方躲躲风,等风小了再出来,光超哥是民兵连长,思想觉悟高,并且是个老党员,当场就把我批评了一顿,这种投机取巧的想法我再也不敢有了。

后来我们这一组轮到晚上监视几个地主分子的行动中,按我们领导,民兵营长的说法就是,不能让他们知道,但是他们还都在我们的视线当中,他们的一举一动我们都要了如指掌。监视这活比站岗轻松多了,最起码可以偷个懒,一吃罢晚饭,到大队一集中,背着枪我们就可以进入监视地点,我和光超哥监视的是地主分子钱林森一家。钱林森非常老实,主要是他的父亲在刚解放的时候买地太多,后来化成分被定成了地主。他的父亲已去世,他只能说是二代地主,但是在那个年代,只要戴上地主这个帽子,想再摘掉势必登天,子女不但不允许当兵,就是孩子上学当个红小兵、红卫兵都不允许,思想上想进步根本不可能,将来子女结婚都受一定的影响。

我和光超哥监视钱林森当天的后半夜,正在草垛上趴着的光超哥就扯起了呼噜,这时候他也不说他积极了,我也没有惊醒他,等天明撤岗的时候他精神抖擞的若无其事,我也就当啥事也没有发生。

想想那个时候的民兵也不好当,晚上站岗白天也不安排时间休息,还得该去地参加劳动就去地参加劳动,该训练就训练。

在我们监视钱林森的第三天晚上,出事了。当天我们按时进入监视阵地,半夜的时候听到了脚步声,因为天黑根本看不到人,只看见烟头一明一暗的,脚步声朝张林森家走去,因为一直没有战斗情况,现在半夜三更的有人向地主分子张林森家走去,一定是特务分子去接头的,这时候我和光超哥来了精神,我们静静的听着那边的动静,没多长时间,里边传来了动静,好像是打斗的声音,我听到光超哥说:‘冲',于是我们两个一齐把大队发的电筒打开向钱林森家冲去。

我表现勇敢,到房前一脚就把他的房门给踢开了,冲到屋里一看,只见他们生产队的队长胡建学正在拉人家两口子的被子,人家两人抓住被子不松。那时我们那个地方还没有通电,家家户户的照明还都是煤油灯。在双方拉被子之间钱林森也在试图用火柴点煤油灯。我们两个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冲进去的,本来黑洞洞的房屋被我们这两个手电一照,简直如同白昼,钱林森和他老伴赤条条的,裤头都没有穿,胡建学的棉裤已掉到腿湾处,,看到我们进去,三个人都惊呆了,这种情况不用动脑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我照住胡建学就是一枪托,这一枪托可能用力有点大,一下子就把他打倒到地上了,打到地上的胡建学还说,你们不能打我,我是贫农,不说这还好一说这光超哥伸手就是几个嘴巴子,把他的嘴也打出血了,并且还说,你丢我们贫下中农的人。

坐在床上不知所措的钱林森两口子也忘了这是大冬天,赶紧盖住被子。一直傻傻的看着我们,还是我过去给他们盖住了被子,当我们找来绳,把胡建学捆住带着走,他们都没有出声,一直在床上发抖。

出来房门看到钱林森的儿女在院子里站着。他的二女儿钱菊上学的时候和我是同班。

看来那时候的法律对强奸犯还是判的很重的,胡建学因强奸未遂,被判入狱八年。

前几年回家遇到钱林森的大女儿,她都五六十岁了,闲聊之中她说,她的父母在世的时候,一提到我总是感激的口气,要不是她家成分不好,她的父亲都准备托人把她妹钱菊给我介绍,这事她不说我还真不知道,钱菊我对她印象很好,因为她长的很顺眼,在一块上学的时候,我还偷看过她好多次呢。


本文内容于 2013/8/16 8:11:48 被嵩山松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