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对待日本要像中医对待癌症病人那样,蛮干是会越弄越糟的

家驹_一辉 收藏 11 464
导读:[size=18] [/size] [size=18] [/size] [size=18] [/size] [size=18] [/size] [size=18] [/size] [size=18] [/size] [size=18] [/size] [size=18] [/size] [size=18] [/size] [size=18] [/size]

这些年的日本,一直处于患癌状态中,全世界都拿日本人无可奈何,就像西医同样拿癌症无计可施一样,你看癌症病人凡是到了西医手上,有几个能活着出院的?

甭管是放疗、化疗、还是绞尽脑汁的想要斩断癌症细胞的营养来源,结果全都是越弄越糟,非但没治好病人,反而九死一生,世人对待日本人、对待癌症,就像欧美对待中东的恐怖分子一样,挖空心思的想要“有针对性”的将其斩尽杀绝,结果却无论怎样也做不到,因为当地的土壤根本就无从发展经济,绝大多数的当地人对自己的明天心如死灰,你没看安倍这次高票当选日本首相的全民投票中,有至少一半的日本选民根本就没去投票吗?

说实话,如果,这一半的日本选民能够有机会期待日本的经济+自己的明天会更好,是绝不可能让安倍这个极右翼分子上台的!可是,我们却想通过严禁日本的右翼分子来中国,来对其施以颜色...

这怎么可能会有效果啊?

说实话,这一剂不痛不痒的药连放疗、化疗--战争都不如呐,癌症病人之所以在西医手上九死一生,那不过是因为西医崇尚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哪痛割哪、哪坏杀哪!而中医之所以对根治癌症有奇效,那不过是因为我们的中医崇尚的改善病人体内的环境,使其不再适合癌症细胞的生长,使得由正常人体细胞转化而成的癌症细胞,再次转化成正常的人体细胞!

日本,就像生长在亚洲人、甚至是地球人肺腑之间的一颗巨大的癌症毒瘤,如果我们按照美国人治恐怖分子的法子来治日本,看看今天美国人在中东是何其之狼狈不堪,只有遵循中医的标本兼治之道,帮助日本人实现可持续发展,我们才能有机会企及长治久安,另外,说实话,西医是相当恨癌症细胞的!如若不然也不会弄出如此骇人听闻的法子想要将其斩尽杀绝了,而中医却从未恨过癌细胞,因为在中医的眼里,一切癌细胞都是由正常的人体细胞在极其恶劣的生存环境下长期生存,最终才转化成癌细胞的,只要,将其生长的环境改善到足够良性的程度,没有一个癌细胞能不重新转化成正常的人体细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安息吧,日本民族,我会本着大家同是人类的精神,为你歌唱丧歌的。

LZ你说的很好,但没有意义。

你把日本当作患癌症的病人,把中国这个国家作为一个医生,那么按照医德,我们应该去救助病人,这几乎是常识性的废话,那如果这个病人毫无羞耻、感恩之心,傲慢无礼,极不配合,甚至打骂医生,说癌是医生给他患上去的,并且发誓等身体好了,要对这个医生复仇,这样的病人该如何救治呢?难道把他救治好,不但医疗费用要医生承担,而且这个医生还要迎接这个人的报复?

LZ哇,你还说了,至少有一半的人没有去投票,你认为他们看的到未来,不想让右翼猖獗,且不论这是不是真的。但是我不禁要问LZ,如果他们真看的到未来,为何不投反对票而选择了弃权?我想那应该才真正突显了他们对未来的迷惘把,他们不知所措,不知对错,思维混乱,于是陷入死循环般的思考而这些影响了他们投票的行动力。而右翼不是看不到未来,而是陷入盲动的躁狂份子。

所以啊,LZ,假设你的假设是成立的,应该改动一下。如果把世界比喻成一个人,那日本无疑已经成为了癌细胞,但是如果把日本比喻成一个人,那么右翼无疑已经成为了癌,右翼份子已然是癌细胞了,而那些没有投票的人,则是正常细胞,还有一部分反对右翼的无疑就是人自身的抗体。而这个人的抗体已经全面失效,被癌细胞彻底的压制住,发挥不出一丝一毫的作用。正常的细胞在老化,随时都有转变为癌的可能,身体条件(经济)进一步恶化。(重要的是:这个窝床不起的人还叫嚣者医生威胁论拒绝吃药。这个仅仅是引述,不做具体论点,否则跑题了。)

我不懂医术,但是我想这已然无力回天了。就算这样的癌症晚期患者完全积极的配合我们,可我们怎么救?用中医的标本兼治?来不及了,病人的身体已经被癌控制了主流,他们造成了病人器官的衰竭,而中医最大的弊病就是时间太长,而我们最需要的就是和死神手里抢患者,用慢吞吞的中医?治疗中早期或许有效,但是治疗晚期中的末期,太困难了。那用西医?那样强大力度的治疗方法,虽然会杀死癌细胞,但是也会波及正常细胞和免疫系统,逐渐的让本来衰老的正常细胞更加的衰老,被癌吸收转化,这种以暴制暴的无差别的大力度的治疗方法,只能抑制,要想把病人完全治疗好也太难了。那你肯定说了,为何不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方式去治疗癌症呢?不错,想法很不错,两者合作取长补短的确治疗了不少疾病,但是有缺点。这是两者理念(你可以理解为两者的思考方式不一样)不同的差异性决定的,中医讲求的是宏观与细节,他们讲求全面的去分析,比如你胃疼,他们不会直接治疗你的胃,他们会想你为何胃疼?然后观察发现你原来你的病根出在别处,加以治疗后,提高你自身免疫力,你病根漫漫的没了,胃疼也自然就好了,但缺点是治疗周期长(西医直接一片止疼药你胃就不疼了。)中医难学。西医则不同,他们讲究微观与种类,你头疼就在头的范围内判断你是什么种类的头疼,然后加以治疗,让你头不疼为止。这样的治疗方法力度很大,对你身体的伤害(副作用)比中药要大很多。而中西医结合呢?结合了西医的速度快与中医的标本兼治的原则,他们的合作的确干掉了不少疾病。言归正传,如果用这种方法治疗癌,那么中式疗法好不容易在病人身体里建立起来脆弱的好的环境,结果西式疗法一个化疗,放疗,轻易摧毁了中的脆弱好环境,中指责西无差别进攻,让其“张开眼睛”西职责中不堪一击连“我”都扛不住,怎么能指望你去对抗更强大的癌?结论就是:中西扯皮,不利患者治疗。

上述的评价,已经说明,晚期末的“癌症患者”用医疗的方法已经无法治疗了,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让患者痛苦呢?无论中式疗法,还是西式疗法,还是中西医结合的治法已经统统不适合了,这个时候我为什么还要漠视病人的痛苦?在他的身体上实验给病人更大的痛苦?认为,我们在征得病人的意愿后,我们应该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给他打一针,让其安乐死。然后除了患者家属外,全体参与治疗的人,都应该参加患者的遗体告别议事。

“我们没有办法救你,但是我们有办法帮你降低你所承受的痛苦,虽然这样做残忍的剥夺了你的生命,但是我们会为你歌唱丧歌,追思你的。请安息吧!”


2楼 tx624421304
安息吧,日本民族,我会本着大家同是人类的精神,为你歌唱丧歌的。

LZ你说的很好,但没有意义。

你把日本当作患癌症的病人,把中国这个国家作为一个医生,那么按照医德,我们应该去救助病人,这几乎是常识性的废话,那如果这个病人毫无羞耻、感恩之心,傲慢无礼,极不配合,甚至打骂医生,说癌是医生给他患上去的,并且发誓等身体好了,要对这个医生复仇,这样的病人该如何救治呢?难道把他救治好,不但医疗费用要医生承担,而且这个医生还要迎接这个人的报复?

LZ哇,你还说了,至少有一半的人没有去投票,你认为他们看的到未来,不想让右翼猖獗,且不论这是不是真的。但是我不禁要问LZ,如果他们真看的到未来,为何不投反对票而选择了弃权?我想那应该才真正突显了他们对未来的迷惘把,他们不知所措,不知对错,思维混乱,于是陷入死循环般的思考而这些影响了他们投票的行动力。而右翼不是看不到未来,而是陷入盲动的躁狂份子。

所以啊,LZ,假设你的假设是成立的,应该改动一下。如果把世界比喻成一个人,那日本无疑已经成为了癌细胞,但是如果把日本比喻成一个人,那么右翼无疑已经成为了癌,右翼份子已然是癌细胞了,而那些没有投票的人,则是正常细胞,还有一部分反对右翼的无疑就是人自身的抗体。而这个人的抗体已经全面失效,被癌细胞彻底的压制住,发挥不出一丝一毫的作用。正常的细胞在老化,随时都有转变为癌的可能,身体条件(经济)进一步恶化。(重要的是:这个窝床不起的人还叫嚣者医生威胁论拒绝吃药。这个仅仅是引述,不做具体论点,否则跑题了。)

我不懂医术,但是我想这已然无力回天了。就算这样的癌症晚期患者完全积极的配合我们,可我们怎么救?用中医的标本兼治?来不及了,病人的身体已经被癌控制了主流,他们造成了病人器官的衰竭,而中医最大的弊病就是时间太长,而我们最需要的就是和死神手里抢患者,用慢吞吞的中医?治疗中早期或许有效,但是治疗晚期中的末期,太困难了。那用西医?那样强大力度的治疗方法,虽然会杀死癌细胞,但是也会波及正常细胞和免疫系统,逐渐的让本来衰老的正常细胞更加的衰老,被癌吸收转化,这种以暴制暴的无差别的大力度的治疗方法,只能抑制,要想把病人完全治疗好也太难了。那你肯定说了,为何不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方式去治疗癌症呢?不错,想法很不错,两者合作取长补短的确治疗了不少疾病,但是有缺点。这是两者理念(你可以理解为两者的思考方式不一样)不同的差异性决定的,中医讲求的是宏观与细节,他们讲求全面的去分析,比如你胃疼,他们不会直接治疗你的胃,他们会想你为何胃疼?然后观察发现你原来你的病根出在别处,加以治疗后,提高你自身免疫力,你病根漫漫的没了,胃疼也自然就好了,但缺点是治疗周期长(西医直接一片止疼药你胃就不疼了。)中医难学。西医则不同,他们讲究微观与种类,你头疼就在头的范围内判断你是什么种类的头疼,然后加以治疗,让你头不疼为止。这样的治疗方法力度很大,对你身体的伤害(副作用)比中药要大很多。而中西医结合呢?结合了西医的速度快与中医的标本兼治的原则,他们的合作的确干掉了不少疾病。言归正传,如果用这种方法治疗癌,那么中式疗法好不容易在病人身体里建立起来脆弱的好的环境,结果西式疗法一个化疗,放疗,轻易摧毁了中的脆弱好环境,中指责西无差别进攻,让其“张开眼睛”西职责中不堪一击连“我”都扛不住,怎么能指望你去对抗更强大的癌?结论就是:中西扯皮,不利患者治疗。

上述的评价,已经说明,晚期末的“癌症患者”用医疗的方法已经无法治疗了,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让患者痛苦呢?无论中式疗法,还是西式疗法,还是中西医结合的治法已经统统不适合了,这个时候我为什么还要漠视病人的痛苦?在他的身体上实验给病人更大的痛苦?认为,我们在征得病人的意愿后,我们应该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给他打一针,让其安乐死。然后除了患者家属外,全体参与治疗的人,都应该参加患者的遗体告别议事。

“我们没有办法救你,但是我们有办法帮你降低你所承受的痛苦,虽然这样做残忍的剥夺了你的生命,但是我们会为你歌唱丧歌,追思你的。请安息吧!”

5楼 家驹_一辉
我只知道在这次日本大选里,没有一个竞选者能有与安倍一较高下的机会,另外,那一半的日本国民之所以放弃投票的机会,不过是因为他们在经济一蹶不起里挣扎、渴盼了二十多年,却始终见不到哪怕一丝光明,最终才绝望了而已,一群对自己的明天心如死灰的人,难道还会在乎自己的国家是否会滑向战争的边缘么?

另外,你之所以有机会张口仁义、闭口道德,那不过是因为你的国家--中国有可持续发展的机会而已,而日本人没有,无论是渔猎时代、还是工业化时代,永远也遥不可及可持续的发展,阿拉伯人也是一样,无论是游牧时代,还是当代,永远也无法安定得下来,根子不过是在于一个不可持续发展而已,你要把日本人妖魔化得禽兽不如,那美国人这些年对阿拉伯人、对朝鲜人、对伊朗人又何尝不是这么干的?有用么?

你看埃及、土耳其、乃至于几乎所有的中东国家,连同胞之间都能残杀无休,成员几乎全是阿拉伯人的基地组织天天都在杀阿拉伯人,直到今天依旧还是在疯狂的杀戮阿拉伯人中,但是你能说阿拉伯人天生就无情无义、就比其他民族低人一等么?!把你放到中东去,在严重匮乏水资源,农业、工业一个也搞不起来之下,为了活下去,任何人只能狠下心来与自己的同胞争夺水草、油气,换成是你,你也只能这么干!


本文内容于 2013/8/16 11:37:06 被家驹_一辉编辑

你居然说我妖魔化日本?我只能呵呵了。

你跟我翻老帐本,那我就和你说说吧。

想当初,我们古代的文明辉煌无比,还是文明大国第一强国的时候,我们何时亏待过日本?隋时对进入中国做买卖的商旅基本不收住宿费,唐朝的时候日本派来留学生等等,我们有侵略过他们?欺负过他们吗?你会说中国虽然强,但当时的军队打不过日本。唐朝的时候连突厥那么强大的敌人都给打压下去了,会打不过贫瘠的日本?

但是我们衰弱了,他们对我们做了什么?明朝的倭寇杀烧侵扰,后面更是发动了侵华战争,并且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你这个思维我真不感苟同。或许我该考虑之前说过的话了。

你说我妖魔化了日本,我想反问你,他们的行经还用的着我去妖魔化吗?

为了自己民族的生存而奋斗,这点原本也无可厚非。但是把自己的利益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还恬不知耻的死不承认,并且还要和邻国搞摩擦,这种卑鄙无耻的行经,实在是无法与高尚相连接起来。这种行经用我去妖魔化他们吗?

中国是大国,但是人均起来却是小国,但是中国仍然默默的在发展,他们没有煽动什么民族主义。西部那么落后但是我相信随着建设的深入,政策的改革,一切都会好起来。但是无论如何中国也变不成向日本那样恬不知耻的国家。


2楼 tx624421304
安息吧,日本民族,我会本着大家同是人类的精神,为你歌唱丧歌的。

LZ你说的很好,但没有意义。

你把日本当作患癌症的病人,把中国这个国家作为一个医生,那么按照医德,我们应该去救助病人,这几乎是常识性的废话,那如果这个病人毫无羞耻、感恩之心,傲慢无礼,极不配合,甚至打骂医生,说癌是医生给他患上去的,并且发誓等身体好了,要对这个医生复仇,这样的病人该如何救治呢?难道把他救治好,不但医疗费用要医生承担,而且这个医生还要迎接这个人的报复?

LZ哇,你还说了,至少有一半的人没有去投票,你认为他们看的到未来,不想让右翼猖獗,且不论这是不是真的。但是我不禁要问LZ,如果他们真看的到未来,为何不投反对票而选择了弃权?我想那应该才真正突显了他们对未来的迷惘把,他们不知所措,不知对错,思维混乱,于是陷入死循环般的思考而这些影响了他们投票的行动力。而右翼不是看不到未来,而是陷入盲动的躁狂份子。

所以啊,LZ,假设你的假设是成立的,应该改动一下。如果把世界比喻成一个人,那日本无疑已经成为了癌细胞,但是如果把日本比喻成一个人,那么右翼无疑已经成为了癌,右翼份子已然是癌细胞了,而那些没有投票的人,则是正常细胞,还有一部分反对右翼的无疑就是人自身的抗体。而这个人的抗体已经全面失效,被癌细胞彻底的压制住,发挥不出一丝一毫的作用。正常的细胞在老化,随时都有转变为癌的可能,身体条件(经济)进一步恶化。(重要的是:这个窝床不起的人还叫嚣者医生威胁论拒绝吃药。这个仅仅是引述,不做具体论点,否则跑题了。)

我不懂医术,但是我想这已然无力回天了。就算这样的癌症晚期患者完全积极的配合我们,可我们怎么救?用中医的标本兼治?来不及了,病人的身体已经被癌控制了主流,他们造成了病人器官的衰竭,而中医最大的弊病就是时间太长,而我们最需要的就是和死神手里抢患者,用慢吞吞的中医?治疗中早期或许有效,但是治疗晚期中的末期,太困难了。那用西医?那样强大力度的治疗方法,虽然会杀死癌细胞,但是也会波及正常细胞和免疫系统,逐渐的让本来衰老的正常细胞更加的衰老,被癌吸收转化,这种以暴制暴的无差别的大力度的治疗方法,只能抑制,要想把病人完全治疗好也太难了。那你肯定说了,为何不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方式去治疗癌症呢?不错,想法很不错,两者合作取长补短的确治疗了不少疾病,但是有缺点。这是两者理念(你可以理解为两者的思考方式不一样)不同的差异性决定的,中医讲求的是宏观与细节,他们讲求全面的去分析,比如你胃疼,他们不会直接治疗你的胃,他们会想你为何胃疼?然后观察发现你原来你的病根出在别处,加以治疗后,提高你自身免疫力,你病根漫漫的没了,胃疼也自然就好了,但缺点是治疗周期长(西医直接一片止疼药你胃就不疼了。)中医难学。西医则不同,他们讲究微观与种类,你头疼就在头的范围内判断你是什么种类的头疼,然后加以治疗,让你头不疼为止。这样的治疗方法力度很大,对你身体的伤害(副作用)比中药要大很多。而中西医结合呢?结合了西医的速度快与中医的标本兼治的原则,他们的合作的确干掉了不少疾病。言归正传,如果用这种方法治疗癌,那么中式疗法好不容易在病人身体里建立起来脆弱的好的环境,结果西式疗法一个化疗,放疗,轻易摧毁了中的脆弱好环境,中指责西无差别进攻,让其“张开眼睛”西职责中不堪一击连“我”都扛不住,怎么能指望你去对抗更强大的癌?结论就是:中西扯皮,不利患者治疗。

上述的评价,已经说明,晚期末的“癌症患者”用医疗的方法已经无法治疗了,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让患者痛苦呢?无论中式疗法,还是西式疗法,还是中西医结合的治法已经统统不适合了,这个时候我为什么还要漠视病人的痛苦?在他的身体上实验给病人更大的痛苦?认为,我们在征得病人的意愿后,我们应该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给他打一针,让其安乐死。然后除了患者家属外,全体参与治疗的人,都应该参加患者的遗体告别议事。

“我们没有办法救你,但是我们有办法帮你降低你所承受的痛苦,虽然这样做残忍的剥夺了你的生命,但是我们会为你歌唱丧歌,追思你的。请安息吧!”

5楼 家驹_一辉
我只知道在这次日本大选里,没有一个竞选者能有与安倍一较高下的机会,另外,那一半的日本国民之所以放弃投票的机会,不过是因为他们在经济一蹶不起里挣扎、渴盼了二十多年,却始终见不到哪怕一丝光明,最终才绝望了而已,一群对自己的明天心如死灰的人,难道还会在乎自己的国家是否会滑向战争的边缘么?

另外,你之所以有机会张口仁义、闭口道德,那不过是因为你的国家--中国有可持续发展的机会而已,而日本人没有,无论是渔猎时代、还是工业化时代,永远也遥不可及可持续的发展,阿拉伯人也是一样,无论是游牧时代,还是当代,永远也无法安定得下来,根子不过是在于一个不可持续发展而已,你要把日本人妖魔化得禽兽不如,那美国人这些年对阿拉伯人、对朝鲜人、对伊朗人又何尝不是这么干的?有用么?

你看埃及、土耳其、乃至于几乎所有的中东国家,连同胞之间都能残杀无休,成员几乎全是阿拉伯人的基地组织天天都在杀阿拉伯人,直到今天依旧还是在疯狂的杀戮阿拉伯人中,但是你能说阿拉伯人天生就无情无义、就比其他民族低人一等么?!把你放到中东去,在严重匮乏水资源,农业、工业一个也搞不起来之下,为了活下去,任何人只能狠下心来与自己的同胞争夺水草、油气,换成是你,你也只能这么干!


本文内容于 2013/8/16 11:37:06 被家驹_一辉编辑
9楼 tx624421304
你居然说我妖魔化日本?我只能呵呵了。

你跟我翻老帐本,那我就和你说说吧。

想当初,我们古代的文明辉煌无比,还是文明大国第一强国的时候,我们何时亏待过日本?隋时对进入中国做买卖的商旅基本不收住宿费,唐朝的时候日本派来留学生等等,我们有侵略过他们?欺负过他们吗?你会说中国虽然强,但当时的军队打不过日本。唐朝的时候连突厥那么强大的敌人都给打压下去了,会打不过贫瘠的日本?

但是我们衰弱了,他们对我们做了什么?明朝的倭寇杀烧侵扰,后面更是发动了侵华战争,并且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你这个思维我真不感苟同。或许我该考虑之前说过的话了。

你说我妖魔化了日本,我想反问你,他们的行经还用的着我去妖魔化吗?

为了自己民族的生存而奋斗,这点原本也无可厚非。但是把自己的利益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还恬不知耻的死不承认,并且还要和邻国搞摩擦,这种卑鄙无耻的行经,实在是无法与高尚相连接起来。这种行经用我去妖魔化他们吗?

中国是大国,但是人均起来却是小国,但是中国仍然默默的在发展,他们没有煽动什么民族主义。西部那么落后但是我相信随着建设的深入,政策的改革,一切都会好起来。但是无论如何中国也变不成向日本那样恬不知耻的国家。

我们的确是不欠日本人什么,可是,讲道德也是要有条件的!你看我们北方的游牧民族何曾跟我们讲过半个字的道德?甭管我们给其送去了多少粮食、物资,也甭管我们是再低声下气的与其和亲,游牧民族从未收敛过对我们的劫掠,为此,汉武帝甚至是不惜派大军去大草原上见到游牧民族,无论是男女老少,一律斩尽杀绝,可就是这样,我们历朝历代也从未有过哪怕一个朝代敢说自己没有受到来自北方的威胁

我们从未欠过日本人,更未曾欠过任何一个游牧民族,可是,这千百年来,这些游牧、渔猎民族何曾泯灭过劫掠我们之心?为啥?不是他们道德沦丧,而是因其始终无法企及可持续发展!而中华民族却从几千年前就已经实现可持续发展了,直到今天,可持续发展依旧是我们的最高战略目标,游牧、渔猎民族在放牧、打渔时代成天饥一顿饱一顿,到了工业时代,照样会因为资本主义与生俱来的高度唯利是图、加上工业化对化石能源的高度依赖,而在贫富分化、资源匮乏下苦苦挣扎,日本人是不缺水,可是日本人缺油气,中东人是不缺油气,可是中东离了水,连最起码的农业、工业都无从谈起,你让这些工业化了的游牧、渔猎民族怎么活下去呢?

在游牧、渔猎时代,这些人一活不下去,就铁定会来劫掠我们,现在也一样,那时候,他们跟我们讲过理了吗?我们不帮其解决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光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其喊打喊杀,甚至是直接动武,难道我们的武力比老美还强么?连老美都在中东一败涂地,更何况是咱们呢?


本文内容于 2013/8/16 14:06:23 被家驹_一辉编辑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