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厚男变态杀妻:刀片剖腹 想看心脏是什么颜色

lengjian75 收藏 2 143
导读:哈市平房区的孙国强有过两次婚姻,都因为自己有个致命的弱点“酒后犯浑打人”曲终人散。18年前,结婚刚刚3个月的第二任妻子无法忍受他的淫威,到法院起诉离婚。孙国强盛怒之下将妻子残忍杀害并“开膛验心”,想看看心脏的颜色。今年8月9日,哈市警方在满洲里将潜逃18年的孙国强抓获,并押解回哈。   新姑爷大闹岳父家   1963年出生的孙国强是哈市平房区某建筑公司架子工。平时不善言语,不了解他的人都说他憨厚老实,实际上他生性残忍、暴虐。喝酒前后判若两人,喝点小酒就找茬闹事。久而久之,亲戚、朋友、邻居都很怕

哈市平房区的孙国强有过两次婚姻,都因为自己有个致命的弱点“酒后犯浑打人”曲终人散。18年前,结婚刚刚3个月的第二任妻子无法忍受他的淫威,到法院起诉离婚。孙国强盛怒之下将妻子残忍杀害并“开膛验心”,想看看心脏的颜色。今年8月9日,哈市警方在满洲里将潜逃18年的孙国强抓获,并押解回哈。 新姑爷大闹岳父家

1963年出生的孙国强是哈市平房区某建筑公司架子工。平时不善言语,不了解他的人都说他憨厚老实,实际上他生性残忍、暴虐。喝酒前后判若两人,喝点小酒就找茬闹事。久而久之,亲戚、朋友、邻居都很怕他,惹不起就离他远远的。

1987年,孙国强和第一任妻子赵玉兰结婚,婚后3天回门的时候,因为老丈人没有按照“姑爷上门小鸡断魂”的规矩杀鸡招待他,孙国强就暴露出暴虐和残忍的一面。他怒冲冲地到老丈人家院子里抓了一只鸡,进屋扔进了正在燃烧的灶坑,将鸡活活烧死,并威胁老丈人说,如果不炖一只鸡,一院子的鸡都要被烧死。老丈人被姑爷的举动吓坏了,要将烧死的鸡做给孙国强吃。但孙国强态度强硬,必须要他宰杀一只活鸡。面对蛮横无理的姑爷,老丈人无奈再次妥协。可是这一切并没有结束,席间,因为家人的一句话惹到孙国强不高兴,他恼羞成怒,将桌子掀翻,一桌子酒菜撒了一地。

此后,孙国强经常酗酒,一喝酒就大吵大骂。经常对赵玉兰施以拳脚。即使是在妻子怀孕的情况下,他也未有丝毫收敛,殴打赵玉兰成了家常便饭。妻子本以为给孙国强生下一个儿子后,他会有所改变,没想到孙国强反而变本加厉,赵玉兰被打的经常是新伤摞旧伤。实在无法忍受而又不敢反抗的赵玉兰,于1995年与孙国强离婚后,选择了离开家乡到外地生活并隐姓埋名,彻底逃离了孙国强的魔掌。从此,2岁的儿子由孙国强的哥哥代为抚养。

再婚三个月闹离婚

1995年6月,在赵玉兰出走后一个月,孙国强家隔壁搬来了一个租户—和孙国强年龄相仿的单身女子吴凤琴。在认识了短短的两个月后,孙国强同吴凤琴于1995年8月登记结婚。

对婚姻充满向往的吴凤琴却没有想到,平时外表憨厚的孙国强,却是一个生性残忍、易怒,有严重暴力倾向的“变态狂”。婚后的3个月,吴凤琴几乎每天都要遭到孙国强的毒打,让她痛苦不堪。吴凤琴先后多次到法院申请离婚,每次孙国强一到法院就先给吴凤琴下跪请求谅解,再给法官下跪请求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满嘴的好话。就这样,心肠软的吴凤琴不知给了孙国强多少次机会,可是每次刚从法院回到家里,孙国强就将吴凤琴打得死去活来。多次提出离婚的吴凤琴下定决心,于1995年11月1日,在妹妹吴秀琴、妹夫李清滨(化名)的陪同下,再次来到法院提出离婚申请。来到法院后,孙国强要求吴凤琴偿还自己借给老丈人的1500元钱,吴凤琴称自己被孙国强打伤需要看病,这1500元钱应该折抵医疗费用。双方在争吵中,离婚一事再次宣告失败。

吴凤琴只好来到妹妹家居住。随后,孙国强来到吴秀琴的家,再次给吴凤琴下跪乞求原谅,并表示吴凤琴不回家他就赖在小姨子家不走。面对孙国强的流氓行径,吴凤琴答应同孙国强回家,以免给妹妹造成麻烦。

杀妻后“开膛验心”

1995年11月1日下午,担心姐姐再次被打的吴秀琴敲响了孙国强家的大门,但大门紧闭,无人应答。此后的4天,她天天都来姐姐家敲门,均是无人应答。11月5日,吴秀琴再也沉不住气了,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令她毛骨悚然。于是,她来到孙国强家窗前,推开窗户,眼前的一幕令吴秀琴惊呆了,姐姐浑身是血躺在床上,任凭她撕肝裂肺地呼喊,姐姐已经没有丝毫声息。吴秀琴报了警。接警后,哈市警方立即成立了专案组,很快锁定犯罪嫌疑人是孙国强。警方循着各种线索追踪,但一直没有发现他的影子。孙国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从此音讯皆无。18年来,警方一直没有放弃对孙国强的抓捕。

孙国强到案后,还原了案件的始末。11月1日中午,回到家后的孙国强向吴凤琴表达自己不想离婚的想法,被吴凤琴一口拒绝。面对态度坚决的吴凤琴,孙国强恼羞成怒,瞬间起了杀机。他趁吴凤琴不注意,用自己的腰带把吴凤琴的脖子缠上用力勒,大概勒了5分钟左右,吴凤琴没气了。

勒死吴凤琴之后,孙国强仍不解气,居然产生了想要看看吴凤琴的心脏是什么颜色的“变态”想法。孙国强用自己的刮胡刀刀片,把吴凤琴的肚子割开,但之后闻到的血腥味又让他放弃了。他担心吴凤琴没死,又用刀片把其脖子给割开。孙国强锁上房门,开始了畏罪潜逃的生涯。

被抓时身上只有一毛钱

2013年“命案抓逃”工作开展以来,哈市公安局平房公安分局将在逃18年的杀人犯孙国强列为重点突破案件。民警先后20多天辗转奔赴五常、榆树、葫芦岛、大连等地,走访孙国强家属、亲朋、同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之以法,耐心细致的做思想工作。在辽宁寻得孙国强前妻赵玉兰了解情况,并取得了孙国强的DNA。

正当民警通过走访、信息比对、研判分析,努力梳理孙国强逃匿路线时,今年8月5日晚,闻到风声、迫于压力的孙国强,主动拨通了平房公安分局的电话,表示要投案自首,并称自己现藏身于满洲里。专案组人员冒雨连夜驱车奔赴满洲里。眼看胜利在望,不想却节外生枝。当民警在快到满洲里的路上时,孙国强的电话却打不通了,即使有时接通了,也无人说话。原来,孙国强在短短的一天里思想再次出现反复,对身陷囹圄的恐惧使他放弃了自首的初衷。

民警们到达满洲里后,立即开展走访调查孙国强藏身满洲里的生活圈,不久就发现,一名曾在某木材厂打工者与孙国强体貌特征极其相似。在满洲里公安机关的帮助下,木材厂老板告知该人自称叫王军,曾在这里打工,后来由于身体不好已经辞职。经过进一步了解,民警核实王军就是逃犯孙国强。木材厂的工人宋某告诉民警,王军现在生活困苦、难以维持、行动不便,几天前刚刚从自己这借了几元钱,很有可能还在满洲里。随后的几天,民警在孙国强经常出入的地区进行布控搜寻,慢慢地缩小包围圈。8月9日13时许,民警在满洲里北湖公园将衣衫褴褛、身上仅剩一角钱的孙国强抓获。

据孙国强交代,18年前杀人后为了不暴露行踪,他骑自行车到哈尔滨火车站,买票坐火车赶往大杨树。在大杨树前进七队潘仓家打工,种了10多年的地。后来,他又逃到加格达奇的西林,干起了伐木工。再后来,他又转去牙克石采蕨菜。此后,他又来到内蒙古呼伦贝尔的东旗放牛羊。最后,他来到满洲里某木材加工厂破原木,直至被抓捕归案。

8月10日13时40分,记者在审讯室里见到了孙国强,他留下了悔恨的泪水。孙国强说,逃亡期间一看见警察腿就抖,听见警笛心就慌。常常夜不能寐,即便睡着了,也常被噩梦惊醒。由于人多的地方不敢去,他只能在偏远的地方打苦工,有病不敢看医生,最终落得一身劳疾。

被抓后反而心里感觉踏实了很多。孙国强说:“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即便法院不判我死刑,我也要求枪毙我。”当问到他由于自己的暴虐变态行为,毁掉了全家人的幸福,是否后悔时,孙国强连说:“杀人后就后悔了,后悔了!”

记者 李玉红 文/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