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酉六十八周年的思考--写在日本帝国主义投降68周年之际

hhq阿普 收藏 0 92
导读:乙酉六十八周年的思考--写在日本帝国主义投降68周年之际 六十八周年之前即公元1945年8月15日,农历乙酉年,当时的日本帝国主义者虽犹作困兽之斗,但是在美国和前苏联两大军事强国的南北夹击之下,尤其当美国先后在日本的关岛和长崎投下两颗极具毁灭性的原子弹之后,狂妄的日本军国主义者不得不抑郁了自己最后的疯狂,被迫于是日宣布无条件投降。是时,前苏联攻占日之北方四岛,美国则占除此四岛之外的日本全境。作为战胜国之一的当时的中华民国总统,国民党总裁蒋介石先生因沉湎于内战,在开罗会议上不仅拒接了罗斯福共

乙酉六十八周年的思考--写在日本帝国主义投降68周年之际

六十八周年之前即公元1945年8月15日,农历乙酉年,当时的日本帝国主义者虽犹作困兽之斗,但是在美国和前苏联两大军事强国的南北夹击之下,尤其当美国先后在日本的关岛和长崎投下两颗极具毁灭性的原子弹之后,狂妄的日本军国主义者不得不抑郁了自己最后的疯狂,被迫于是日宣布无条件投降。是时,前苏联攻占日之北方四岛,美国则占除此四岛之外的日本全境。作为战胜国之一的当时的中华民国总统,国民党总裁蒋介石先生因沉湎于内战,在开罗会议上不仅拒接了罗斯福共同驻军日本的请求,而且两次婉拒罗归还琉球的意向,终使琉台不守。曾经作为中日琉球争端调停人的美国,当然知道琉球并非日本的领土,实乃日本通过侵略所窃取中国之领土。但是在中华民国无意接受的情况下,只好以联合国的名义代为托管,以待后定。时移世易,仅仅三年之后,国民党败退台湾偏居一隅,红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由于台湾渐失国际话语权,而刚成立的新中国又为西方列强所不容,加之朝鲜战争的爆发,遂使美国对中国采取了一系列的敌对行动。其中就包括武力阻挠我统一台湾;绕过联合国私相把琉球群岛的所谓行政权授予日本,甚至无耻地把原属于中国台湾宜兰县管辖的钓鱼岛群岛也一并交与日本,以阴谋通过其控制中日两国。于是乎就出现了一出历史怪剧:作为亚洲战争策源地的战败国日本败而得地,如果算上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话,日本对琉球群岛的窃取,其国土面积扩大数倍。而为二战付出巨大牺牲的战胜国---中国,实际上却失地失款即失外蒙古;琉球群岛,钓鱼岛群岛等等土地;失日本之战争赔款。每念及此无不让有血性的中华儿女肝肠寸断。当年,新中国领导人为了中日友好,不要战争赔款,搁置本无争议的领土争议,把巨大的民族仇怨抛置一边。可是68周年之后的今天,查日本之言,观日本之行,着实令人大失所望,甚至令人切齿痛恨。事实上,日本历来的政客,不仅没有意识到其侵略行径的罪恶,反而企图美化其侵略,为其二战翻案。其右倾军国主义之明目张胆,令人瞠目结舌。其对于中国的宽宏大度和善良仁慈之不屑,令人目瞪口呆。

日本近代曾经战胜过俄国,因而在二战中也曾经试图北向突破。可是,在前苏联的迎头痛击之下,不得不放弃北进企图,转而一心南下对付中国。尤其二战后期,苏军势如破竹,横扫日军,使倭人至今心有余悸 。当今虽然俄罗斯仍占其北方四岛,却始终不敢武力相向。反之,是低三下四请求俄归还。对于所窃取的中国领土,其撞我渔船,扣我渔民,表现的理直气壮,粗野蛮横甚至叫嚣不惜一战的强硬姿态,令人气结。其单方面划定所谓的东海中间线 ,野蛮干扰我为于中间线我方一侧的春晓油气田开发的那种得寸进尺,无耻之尤的强盗行径,令人发指。美国挟原子弹爆炸之余威,让不可一世的倭人彻底胆寒。从此彻底放弃抵抗,甘奉美国为主子,其奴颜媚膝,摇头乞怜的丑态,让人侧目。甘作美国的养犬,走狗。当其主子放其咬人时,对于俄罗斯,恶犬被打时的惨状记忆犹新。只好不甘的哀嚎几声,退到一旁;对于主子的友邦韩国,则狂吠几声,作威胁状;对于中国---昔日之祖先,良师;仁慈长者,则呲牙裂嘴凶相毕露,作狗眼看人低的凶狠状。其软欺硬怕,毫无恩义的宵小做派之丑恶嘴脸暴露无遗。环顾中国周边,視我之宽厚仁慈为软弱可欺而利令智昏,欲效日本行蚍蜉撼树之辈,大有人在。其一偏鄙小国,何以屡屡敢对我泱泱天朝以不敬?究其缘由,盖因我未对之施以痛打之故也!

我堂堂中华,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英才辈出,卧虎藏龙。昔日之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文治武功,威震天下!然而,我华夏却有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王朝兴替的特有规律。在周期兴衰之际,加上我中华民族历来勤劳善良,奉行宽厚仁慈,与人为善的对外方针。这就给了外敌以可乘之机,其中尤以晚清为惨痛。新中国建国之后,仍然继承了这一方针:抗美援朝后不在朝鲜驻军;对印战争后主动退回到实际控制线;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后并未收回南沙群岛,白龙尾岛而主动撤军。。。。。纵观中外历史,和平皆非靠仁义,忍让,感化 所得来。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说:如果说流血的屠杀是可怕的,那么这只能使我们更加严肃地对待战争,而不应该使我们出于人道让佩剑逐渐变钝,以至最后有人用利剑把我们的手臂砍掉。他还说:有些仁慈的人会很容易认为,必然会有一种巧妙的方法,不用造成太大的伤亡就能打垮敌人或者解除敌人的武装,并且认为这是军事艺术发展的真正方向.这种看法不论多么美妙,却是一种必须消除的错误思想,因为在类似战争这样危险的事情中,从仁慈产生的这种错误思想正是最为有害的.反观我们的仁慈,使那些犯我天威者胜则廓地分利,败则亦无大害甚至还会得钱得地。怎能不助长其侥幸心理 ,激发其冒险贪欲!试问:如果二战后国民党驻军日本,蒋介石收回琉球,日本还有这么嚣张吗?如果朝战后驻军朝鲜,其还会几欲反侧吗?如果对印作战中不仅收回东西两线国土,而且乘势把小三赶出喜马拉雅山系,让其无险可守,是否更为主动?如果对越反击战中收回南沙群岛,白龙尾岛,现在中越关系还会这么紧张吗?。。。。。。 历史没有那么多如果,我们不仅应当 重视战争本身,更应与国际接轨,充分重视战后攫取利益的最大化。象美欧等国那样,理直气壮地维护国家利益 ! 当今,小日本又重拾其侵华就梦,再次把打击我中华为其对外扩张之突破口,是可忍孰不可忍?为免得日本之挑衅,我应抛弃幻想,重整武备,给之以迎头痛击。如鲁迅先生言:痛打落水狗!大打狠打,将其彻底 打残打废了。将其碰的头破血流,方能使其警醒,从此放弃轻我之心。不在觊觎我中华!同时也给那些企图裂我疆土者以棒喝,使其丢掉幻想,与我为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