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受审记

(荒诞小说)

后宋天谴34年仲夏,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子虚县开庭审理武松。法庭设在密林深处的山洞,开庭时间为黎明前的丑时。山洞口,岗哨林立,便衣密布,如临大敌。虽然四角点了几支火把,但偌大的山洞仍然昏沉幽暗。

子时过半,熊猫宝宝、黔之驴、叭儿狗、豺狼、蛇蝎诸动物陆续打着哈欠入座旁听席,美洲豹旁若无畜地走向旁听席首排正中大龙椅,一屁股坐下,震得其余畜类簌簌发抖,屏声敛气,瞌睡全消。

丑时刚到,华南虎庭长用力拍响惊堂木,高喊:“带犯人!”

黑猫警长领着群鼠将武松押进法庭。一年多的囚禁,折磨,武松已经失却了先前的魁梧英俊,满头乱发,形容枯槁,但神情仍然十分倔强,眸子透射着无比的坚毅。武松用鄙夷的目光扫视群畜,然后站到被告席上,微微昂起头颅,静静地望着山洞石壁,锐利而坚定的目光仿佛要穿透这厚厚的洞壁,射向辽远的苍穹。

白猫宣读完长达1605页的公诉书,九尾狐、短头豱、果子狸数位证畜依次出庭作证,绵羊律师按照庭审前华南虎的布置向公诉猫、证畜提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因情节雷同,略过不提)。走完这些程序之后,华南虎庭长问:“武松,公诉猫起诉你贪污受贿,滥用职权,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影响特别恶劣,诸证畜均从旁作证,现在畜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何话说?”

武松收回目光,看了看华南虎身后“明镜高悬”的猩红牌匾,微微冷笑,平静地说:“你们没有资格审判我!”

“我们为什么没有资格审判你?”

“我武松是大写的人,你们是什么?是一群畜生!畜生有资格审判人吗?”

“大胆武松,你竟敢藐视本虎!”华南虎坐不住了,站起来威胁武松,“你知道对抗本虎的后果吗?”

“我从陷入虎窝的那一天起,就没想过能活着走出去。什么贪污受贿,滥用职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无非是因为我敢于打虎,为民除害,得罪了你们这帮畜类。我做人堂堂正正,为官清清白白,任职一地,就造福一方,那些深受你们这些畜生荼毒的千千万万的老百姓就是我的证人!”武松的声音提高了少许,威严的眼光直视着华南虎。

华南虎庭长被武松瞪得有些慌乱,浑身不自在起来,它想看看美洲豹有何表示,发现视线被武松挡住,只好侧着身子,绕过武松,瞄了瞄美洲豹。只见美洲豹竖起两只毛茸茸的前爪,用力往下压了压。得到美洲豹的暗示和鼓励,华南虎庭长立即有了神气,大声呵斥武松:“本虎审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你敢不服吗?”

“哈哈哈……”武松爆发出一阵大笑,瘦弱的身躯似乎蕴藏着无穷的能量,让人仿佛看到了他当年景阳冈打虎除害的英姿。

华南虎庭长将惊堂木拍得山响,挥着右前爪,指着武松:“你敢咆哮公堂,罪加一等!”

武松轻蔑的看着华南虎:“你们也敢说依法办案?人们宁愿相信妓女个个贞节也不会相信你们这套下作的把戏!我知道,陷害我武松,不光是你们这群老虎、白猫、黑猫、硕鼠,还有美洲豹在后面给你们撑腰和出谋划策。你们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审判我吗?你们敢将我现在说的话呈现在世人面前吗?我量你们不敢,因为你们做贼心虚!告诉你们这群畜生,敢同恶虎争高下,不向美豹让寸分就是我做人的准则!”

华南虎庭长气急败坏了,它再一次看了看美洲豹,迅速宣布:“黑猫警长,立即将武松押下去!今日庭审到此结束,择日宣布审判结果。”

“千年以后,我武松还是英雄,而你们这帮东西终究只是畜生!”山洞传来武松慷慨激昂的声音,余音盘旋,久久不歇。

2013.7.27

方丈郑重提醒读者朋友:本篇为荒诞小说,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本文内容于 2013/8/15 23:03:01 被正义的方丈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