扪心自问:我离战场有多远-(我站立的地方,就是战场)

丛林潜伏者 收藏 1 2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扪心自问:我离战场有多远-(我站立的地方,就是战场)


“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你怎样,中国便怎样!” 一位北大学长面对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们,讲出了这句朴实而深情的话。

也许,你可以说这句话不过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翻版,但就是这句没有一点修辞的大实话,不知打动了多少中国人的心,引发无数青年人重新思考“个人与国家”这个古老而沉重的命题。

真理往往是直白的。军人身系天下安危,最讲团队精神。有什么样的军人,就有什么样的军队。我能为这支部队提高战斗力做些什么,直接关系到这支军队的整体战斗力。我为这支军队打赢未来战争做了什么准备,直接关系到这支军队能否在危机来临之际断然出手、亮剑必胜。我在训练中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是情愿的还是勉强的?直接关系到这支军队的战斗精神和血性气质。

当前,全军实战化训练正在深入开展,每一名走向演兵场的官兵都应当从心底萌生“练为战、练即战”的主动意识,把“要我做”变为“我要做”。为了能打仗、打胜仗,我们也有必要在心中默诵——

“我站立的地方,就是战场。我怎样,这支军队就怎样!”

<p>新疆军区某红军团演练给官兵提前发放弹药</p><p>荷枪实弹走向训练场</p><p> 解放军报讯 唐继光、宋建华报道:没有弹药组、不设发弹员,听到“准备射击”的口令,刚下车的步枪手王谦从容换上自带的实弹夹,推子弹上膛,仅用3秒钟就完成战斗准备。随着一阵枪响,枪口射出一发发子弹……这是8月4日,新疆军区某红军团驻训官兵进行步枪实弹射击的情景。</p><p> 这幕场景,来之不易。这个团以往组织实弹射击,弹药都采取集中前运、批次分发的方式保障。射击前,团保障处派出弹药组将弹药押运到射击场,再由发弹员逐一将实弹发到战斗员手中。</p><p> “这种保障方式,看似提高了安全系数,却拉开了与实战的距离。”在今年初的“战斗力标准讨论会”上,基层官兵对此意见很大。步兵二连连长周雷讲述了连队的一件尴尬事:一次连队接受上级紧急出动演练考核,人员刚机动到位就遭遇“敌”袭击,等弹药组的同志打开弹药箱,拆开弹药盒,把子弹送到官兵手中,考核组宣布连队“伤亡”已过半。情急之下,弹药组一名同志的手还被弹药盒割破。</p><p> “仗哪有这样打的?要是到了战场再发弹药,不等我们推弹上膛,敌人就把我们打倒了!”说起往事,战士们强烈要求今年该团在实弹射击、考核、演练等大项任务中改变以往做法,提前发放演练弹药。</p><p> “让我们荷枪实弹走向训练场!”针对战士们的呼吁,该团进行了深入研究。这次实弹射击前,团里规定实弹射击不再设弹药组、派发弹员,弹药由各营连自行请领,提前发放到官兵手中,装入各自弹夹。为确保安全,团里在重申强调枪弹管理各项规章制度的同时,还建立了随身弹药随机检查点验机制,有效防止意外事件发生。</p><p> 官兵荷枪实弹走向训练场,有啥不一样?“枪里装着实弹,眼中自然多了几分敌情。”刚从实弹射击硝烟中走出的二连机枪手孙琪道出了自己的心声。</p><p>成都军区某炮兵团夜训真子弹从头顶飞过</p><p>对抗演练充满硝烟味</p><p> 解放军报讯 江平骥、特约记者凌涛报道:仲夏之夜,滇西某密林深处一片寂静,成都军区某炮兵团一场热带山岳丛林地实兵对抗演练悄然打响。</p><p> 20时30分,记者跟随侦察分队一同前往指挥所受领任务。途中,当了8年侦察兵的分队长张波信心十足地说:“别的不敢说,丛林作战可是我们的强项,今晚争取提前1小时结束战斗!”</p><p> “这次演练蓝方全部用实弹!”任务部署现场,团参谋长李云春的一句话让大家一惊。“啥?演练用实弹?”“咋可能?”“没准是参谋长为让大家增强敌情观念,故意唬人的!”消息传开,官兵们议论纷纷。</p><p> 议论归议论,演练照常进行。“砰砰砰……”分队行进至一个山坳,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张波一脸轻松地对记者说:“别紧张,这是小股敌人的袭扰,每次演练都这样。”</p><p> “嗖嗖嗖!”话还没说完,一串子弹从头顶飞过,树枝被打得沙沙作响,树叶哗哗地散落下来。“小心,真子弹!”官兵们惊呼。先前还漫不经心的张波趴在树丛中屏住呼吸,额上渗出了汗珠。</p><p> 枪声越来越近,子弹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道闪光的弧线。张波掏出北斗手持机想完成侦察作业。因为心里紧张,未能及时将信息传回阵地,任务失败。</p><p> “以前总说演习要有硝烟味,但演习怎能只闻硝烟味?从没有见过子弹从头顶飞过还算当过兵?!”演练复盘,团长黎勇的话让大家深受触动。张波反思说,以前对抗演练要么用空包弹,要么用音响播放枪声,心里明知不会有危险,如今换成真子弹,真有些不适应,出现了动作变形,可见平常训练与实战还有不小的差距。</p><p> 演练用真子弹,安全如何保证?黎团长解释说,演练前他们进行了安全风险评估,对演练地域进行了反复勘察、实验,科学确定了安全射界。</p><p>心不远,战场就不远</p><p>王天益</p><p> 实弹射击设弹药组、派发弹员,实弹演习用空包弹,是不少部队多少年来的一贯做法,很少有人对此提出异议。如今,战士们发出洪亮的声音——仗哪有这样打的?</p><p> 问得好!用打仗的标准来衡量,拿着空枪上战场无疑不可思议。为何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以往答案不外乎“安全最重要,这毕竟不是在打仗”。然而,坚持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这种“毕竟”是难以为继了。新疆军区某红军团演练给官兵提前发放弹药,成都军区某炮兵团夜训让子弹真的从官兵头顶飞过,好就好在这不是上级强调的指示,而是部队主动的作为。这体现出官兵强烈的实战意识,也展示出一支部队从难从严练兵应有的自信。</p><p> 事实证明,一些习惯做法不改变并非就一定安全,改变了也并非一定就不安全。安全不是借口,打赢要靠真功。让官兵荷枪实弹上战场,多的不仅是弹,还有信心和胆识;近的不仅是战,还有思想和观念。</p><p> 练兵重在练心,只要心不远,战场就不远。</p><p>

</p><p>

扪心自问:我离战场有多远-(我站立的地方,就是战场)


“没想到这就是考核”</p><p>四级军士长 张友强</p><p><p>“参加比武的人员出发!”一早,我们团参加汽车修理比武考核的16名官兵就乘车出发了。行驶到一片戈壁滩,下起了大雨,路面变得泥泞,大家嘀咕:“比武还进行吗?怎么比啊?”</p><p> 突然,车在泥潭中熄了火。驾驶员跳下车,顶起前盖检查,却找不出原因。考核人员穿着雨衣站在一旁,一声不响看着。这时,我担心时间拖久了耽误比武,就提起工具箱跳下车,和驾驶员一起抢修起来。车辆重新启动,我疲惫地爬上车。雨还下个不停,考官下令车掉头往营区返。我心想,看来今天不比了。</p><p> 回到营区,考官宣布比武成绩:张友强以5分16秒排除故障获第一名,其余人员记“零”分。大家这才如梦初醒:“没想到这就是考核!”</p><p> (崔华忠、陈金财整理)</p><p>“意外多了无意外”</p><p>参谋 钟海铭</p><p> “太意外了!一下子难以适应!”7月中旬,我们旅组织基础课目比武:以往多次摘金夺银的我手枪射击“剃了光头”。</p><p> 为啥?大家听我说说就知道了。这次比武把大伙儿拉到陌生地域,先是进行5公里武装越野,等选手抵达终点,紧接着就进行手枪射击考核,射击的靶标也由过去的固定胸环靶换成了移动隐显靶。想想看,谁能气喘吁吁打中转瞬即逝的靶子?</p><p> 当初有点不服气,回头一想,打仗不就是这么打吗?“意外”多了,也就没有意外了。像过去那样四平八稳射击,什么时候才能从操场走向战场呢?尽管此次比武成绩较以往有所下降,但我看到了自身的差距,这些收获比得奖更有价值。</p><p>

</p><p>

扪心自问:我离战场有多远-(我站立的地方,就是战场)


陆军第21集团军实战化训练三昼夜连续闯关</p><p>就是要跟自己过不去</p><p> 解放军报讯 特约记者侯国荣、特约通讯员缑健宏报道:“迅速进入一级战备。”8月上旬的一天上午,陆军第21集团军组织所属师旅团实战化训练进行了三昼夜动态连续考核。</p><p> 顷刻,正在腾格里大漠驻训的某团立即拔营出征,启封战车、装载物资、补充弹药,寂静的野营村高速运转起来。团长张成举指挥千人百车分兵两路,向作战地域突进。“报告,部队行动通联受到干扰。”“迅速侦察发射源位置,实施电磁压制。”张成举向部队下达命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摆脱“敌”袭扰,野战指控显示屏上又传来“敌情”:“敌一支穿插分队正在隐蔽机动,企图袭击我指挥中枢。”一场遭遇战又打响了。</p><p> 三昼夜动态连考,如过道道险关。下午15时,该团经过300公里长途行军,正在车马劳顿之际,又接到上级命令:“ 敌卫星过境,立即转移。”部队来不及喘口气,立即拔寨转移。“按战斗进程实施3昼夜动态连考,就是自己给自己出难题,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考核组一名领导这样说。</p><p> 傍晚时分,考核仍在继续。</p><p>沈阳军区某机步旅一名参谋比武先赢后输</p><p>一觉醒来真的落了后</p><p> 解放军报讯 田新磊、特约通讯员林野报道:盛夏的一天上午,沈阳军区某机步旅首长机关比武中,刚刚出差回来的司令部参谋田明明首尝败绩。</p><p> 是他发挥失常吗?不是。这次比武,对有3年参谋任职经历的田明明来说,原本是驾轻就熟。可令他始料不及的是,此次比武很是棘手。走进比武场,接收情报、分析态势、拟制计划……田明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敌”卫星侦察、远程火力打击、核生化沾染又轮番袭来。</p><p> 20分钟后,已经有人完成作业,田明明急得大汗淋漓。“训练大纲规定作业时间是30分钟,几天前我还以25分钟成绩独占鳌头,这次怎么有人这样快?”田明明一脸困惑。走下比武场,率先交卷的军械科助理员梅旭拉直了他心中的问号。原来,梅旭在比武前几天研究出一套“表格式行军时限计算法”,将作业时间缩短了近10分钟。田明明输得心服口服。</p><p> “以前常说要小心一觉醒来落了后,没想到这次真的落后了!”田参谋反思说,实战化训练脚步越来越急,官兵比拼的劲头越来越大,谁都没有资格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睡大觉,必须要有危机感、紧迫感,让训练脚步跟上战争节奏。</p><p>空军航空兵某团实弹射击新飞行员打头阵</p><p>我们有了打仗的底气</p><p> 解放军报讯 孟庆宝、特约记者张力报道:盛夏时节,空军航空兵某团进行实弹射击训练,打破以往实战化演练总是几个老面孔的惯例,由新飞行员打头阵。10点24分,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新飞行员张威驾驶战机直插云霄。眼看靶场越来越近,突然机载导航设备失灵。张威明白,自己进入了电磁干扰区。</p><p> 此时,祸不单行,靶场上空升腾的云雾遮住了地标。张威用仪表板上的罗盘来判断飞机的航向和位置,在估计距靶场还有20公里时,将飞机调整到1500米高空,此时靶标隐约可见。</p><p> 屏住呼吸,张威镇定地驾驶战机高速俯冲,牢牢锁定地面目标,果断按下射击按钮,一枚枚火箭弹准确击中靶标。“攻击成功!可以退出。”顿时,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随后,一架又一架战机相继飞临靶场上空,在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中,火箭弹再次倾泻而出,靶场瞬间扬起漫天烟尘。</p><p> 走下飞机,张威兴奋地说:“此次飞行训练虽然险象环生,但让我们有了打仗的底气!”据悉,此次任务所有参训新飞行员均一次命中目标,半数以上取得良好以上成绩。</p><p>广州军区某部冒雨组织实战化夜间保障演练</p><p>雨再大训练也不停</p><p> 解放军报讯 向勇、特约通讯员魏凯报道:夜色如墨,山雨欲来。“军需队,迅速向1号阵地补充作战靴等物资90箱。”8月上旬,广州军区某部一场夜间战场物资保障实兵演练正在进行。</p><p> 接到命令,某存储点助理员汤建勇正准备组织保管员发货,突然物资帐篷断电。原来,指挥所接到“敌机”侦察通报,实施灯火管制,移动电站也熄火停止供电。“这是17-19开口扳手,这是26型作战靴……”靠着平时练就的“一摸准”本领,多名保管员迅速开展物资分类识别,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出。</p><p> 晚11时,瓢泼暴雨突至,电动叉车陷进泥地。“迅速改用野战叉车,演练继续。”演练总指挥、该部部队长江宏伟果断下达命令。一名参谋建议:“雨势太大,山林地域夜训风险高……”“雨再大,训练也不停!”江宏伟打断参谋的话。野战叉车上阵越过了泥泞障碍,物资收发恢复正常。一辆叉车过山地出现故障,业务处处长刘艳辉立即披上雨衣现场指挥排障,设置车辆引导。</p><p> 凌晨1时,雨势渐缓,物资保障任务完成。“你部位置暴露,立即转移!”接到上级通报,官兵迅速将物资撤收装车,车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p><p>

扪心自问:我离战场有多远-(我站立的地方,就是战场)


</p></p>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