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孟良崮战役真相

chenjin123 收藏 20 20184
导读:关于孟良崮战役真相

这几天,在电脑百度网页上看到了很多有关 “孟良崮战役真相”和“张灵甫死亡之谜”等等说法,有很多猜疑,众说纷纭,令人迷茫……

这使我突然想起了三十八年前,我姑夫去世前,曾经给我们讲过的一段真正的战斗故事,他说:“我在孟良崮战斗中曾经炸塌了一个山洞,曾经和敌人肩并肩趴在一个洞口上,估计炸死三四个敌人,我自己也负了伤……”。

我姑夫叫王成进,讲这段故事的时间大约是1974年的春天,当时是文化大革命的后期,我父亲被批斗时期,我姑夫从天津到山东来看望我父亲。

我当时19岁,是第一次和姑夫见面;姑夫和父亲都是部队转业干部,是老前辈,都参加和经历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他们两个祖籍都是安徽,是一块儿参加的新四军,又都共同参加过战斗,我父亲还是他的入党介绍人,还把我姑姑许配给他,成为我现在的姑夫,我姑夫和我父亲原先还属一个部队,后来经过几次改编就不在一起了。又都各自在不同的地方战斗。直到全国解放后,我们两家才有联系……

所以他们俩这次见面后,所谈的话题大多数都是当年在部队上的战斗经历……

谈话中他们谈到了当时正在放映的老电影《南征北战》里的故事情节,“故事内容说得就是我们当年所在部队里所经历过的战斗故事而改编的”,我姑夫说。其中他们就说到“孟良崮战役”。

姑夫说:“在孟良崮战斗中,我也确实喊过‘不许动’、‘举起手来’……原来姑夫和父亲他们两都曾共同参加过《孟良崮战役》。

当时,我父亲是炮兵,属华野九纵七十三团营属机炮连副指导员,我姑夫是华野某部队里的步兵班长。

谈到“孟良崮战役”的最后决战时,我姑夫讲:“当时的战斗是非常惨烈的,是四面同时进攻……,到最后攻击崮顶时,是全力冲锋……”。我姑夫他说:“我们七个人一组冒着炮火,都攻上山顶了,”敌军已经没有炮火还击能力了,反而我军的“炮火还是非常猛烈,而且,炮弹还向着我们自己人炸起来,越来越密集”,“炸得我们这些弟兄们四处乱跑,乱了套。伤亡很大,我们的炮兵不讲理,自己人炸自己人,我身边的弟兄剩不了几个了,全炸乱了套”。姑夫接着说:“我也挂了彩,血流不止,惊惶之下,我抱着头,竟然钻进了大石岩崖底下。趴伏在一个石缝里,背靠石头,头朝外,屁股往石缝里挤了挤……”,“正要喘口气,突然发现身边还有个人,紧靠着我,肩并肩,睁着大眼,偷偷向外观望”,“仔细一看,头上还有钢盔帽花,吓得我一翻身半跪半蹲,举枪就喊“不许动”!敌人愣住了。敌军误认是同伙,没把姑夫当共军,再一仔细看,里面还有好几个敌人,头带钢盔,瞪着眼睛,姑夫心里害怕起来。为了壮胆,又喊了一声:“举起手来……” !“就在这时,一颗手榴弹从里面飞出来!滚落到我的脚跟前”,“嗤!嗤!地冒着烟,吓得原来靠在自己身边的国民党小兵蛋子转身就往洞里滚去,我急忙拾起手榴弹,顺手往洞里一甩,同时转身往外滚出二米多,只听“轰”的一声响……,洞口炸塌了”,“我趴在坑边,全身都是碎石头。也不敢查看这个洞里死了几个人,估计有三四个吧,全埋里头了,此时的炮弹还在我头上,“轰”!“嗡”地响,后面的部队也没跟上来,人员全炸没了,尸体连片、血肉模糊的……”

“最后我一咬牙,一挺身,踮着脚跑出了这块危险之地。再也没回头去看这个洞口,转过山头后和几个战友又向着别处攻去,再也没回去看这个洞口,没有停息,只有进攻”。 “战斗快结束时,都忙于清剿残敌。”“我因有伤撤下山来,被架着走出七、八里地,在一个卫生棚里,经换洗、消炎治疗、包扎后,就随大部队转移了”。 “后来听说张灵甫被击毙”。 “反正这次战斗是非常惨烈的,伤亡很大,很悲惨,想想被炸死的战友,我算是侥幸的,特别是我们这些排头兵,是两头挨炸。这可真正是死里逃生啊!”听着姑夫的讲述,我当时很惊奇,不知怎的说了一句:“真稀奇!怎敢去会和敌人并肩趴在一个洞口呢?”……,“真挺蹊跷的”。

我姑夫听见后,眼睛一瞪,指着脸上的一块疤,对着我父亲说:“看,这都是你们炮兵给炸的!你们炮兵也太坏了,连自己人也炸,把我给轰到洞口上了,要不是我机灵,早就不在人世了……。”

我父亲说:“我们当时是新组建的炮兵连队,这么多的炮火齐射,难免会有误差的,我们也得听上级首长命令,上边叫停止炮击,我们才能停止呀!

我姑夫咳了一声说:“上级首长也够狠心的,也敢炸我们自己的兵!太黑了!……”

过了一会儿,我父亲又说:“这也可能就是消灭74师的一个什么诀窍吧”, “利用炮火的时间差,不能让敌人走出洞口来。”“不狠心是吃不掉张灵甫的”,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啊!……”

听完姑夫和父亲的对话,让我们当时目瞪口呆,记忆深刻,再也没过多问话。

几天后,姑夫就回天津了,姑夫这次来山东之后,就再也没来过山东,我们也没去追问过多的战争细节,只知道他参加过很多战斗,也负伤过多次,是战斗英雄,我们没在意,也没多想。

就这样,时间一恍惚就过去了三十多年,直到两位老人家去世后,我们才感到可惜。后悔没能和他们过多的去沟通,太遗憾了。

从一九四七年五月的孟良崮战役,到现在六十年了,我们再去看真相,真正是感到太晚了,很遗憾!

直到今日,不是大哥提醒,我还真差点把那段已经过去了的历史给忘掉了……

最近,在网上,看到对张灵甫死亡,有很多说法,也有很多猜疑,有“自杀成仁说”,“顽抗被毙说”,“降后击毙说”,到底是怎么死的,都还是一个谜……

为此,我想请大哥一定要保存好咱姑夫的那张旧相片。因为,他反面有字,上面写着:“一九四六.八苏中东台保卫战留影 王成进。”他也是唯一从苏中东台保卫战之后,撤退到山东战区至孟良崮战役之间的一张旧相片。


对于姑夫在孟良崮山上炸山洞之事,是我小时候,亲自听他讲的,并不是虚构。因为,他和父亲之间的对话,虽然过去了三、四十年,但当时的表情,我还是记忆深刻的,他的情绪还有点失控……。


前两天,打通了天津大姑家的电话,是表妹王新建接的电话,她也说:“小时候,听他爸讲过孟良崮战斗之事,也知道在战斗中负过伤,但具体细节,她还没听说过,因为,我爸的话语不是很多。”

也正是因为他话不多说,也成了我当时没能解弄的一个谜,疑惑这个山洞是不是个指挥所,他为什么“再也没回头去看这个洞口”。这个洞里会不会是张灵甫也在里面?

现在的疑问更多……最近,在网上看到有关张灵甫的死亡,说法很多,也有个别俘虏说:“是被手榴弹炸死的。”到底是怎么死的,都没有定论……。而我的看法是:张灵甫是被甩回来的手榴弹给炸死的,遗憾的是我姑夫没能守住洞口,如果后续部队早能跟上来,就不会发生以后六十多年的猜疑之谜。也就是说:“当时某某副官看到洞口上只有一个共军,就悄悄地拉开了手榴弹,扔到洞口上,没成想被甩了回来,使张灵甫来不及躲闪,从而被炸身亡,报话机也炸坏了,副官及参谋,团长们,见炸死了自己的首长。害怕承担责任,不敢说出真相。因为,投弹失败,反被甩回来,自己炸死了自己的将军,有损国军体面不好交待,也没法交差。就统一编出个:“自杀成仁说法”,并制造假相,伪造荒言,送出遗书之后。又都集体自杀,其余四散而逃,群龙无首,使战局迅速崩溃……。集体自杀成仁的有:蔡仁杰副师长、卢醒旅长、明灿副旅长及周少宾团长,刘立锌参谋处长等将校军官。只有林参谋长及黄副参谋长没有自杀。

张灵甫等人死后,其余的随从人员,大都离开了山洞跑散了,一部分人去了附近的一个指挥所,有个勤务兵跑到了58旅的指挥所,哭诉实情……而被俘的李怀胜也回忆说:“得知情况后,他回到山洞里,目堵了张灵甫等人已死,草草处理后,留一部分在洞里留守,与其他人员一起逃离了山洞……

当我军第二批次冲到洞口时,留守人员及电报台长等向外喊话:“不要打了,张师长,被手榴弹炸死了……。”

而当时的随从参谋杨占春,当时是山洞里的目击者,被俘后释放,半年后逃回南京,向上级回报,并将原材料及遗书送交上司,谎报了实情……。

还有一位,当年逃出山洞后,在山下被俘的报务员上尉钟世炎,他回忆说:“张灵甫所在山洞不大,有二十来个人就很挤了,钟世炎所在的报务组挤在一个小角落里”,……“张灵甫”等人死后其余的人,大都离开了山洞,我走出洞口后,躲在低凹处一个岩石下面,到后来都听不到枪声了,下了一场暴雨,我是最后打扫战场的时候被俘的,天已经黑了……。“在俘虏营里,我们和被俘的军官在一起,也讨论过了,因为看了《渤海时报》的报道说是击毙!大家就有议论,有人有不同看法嘛,后来经过讨论,统一了认识后,当时有了一个统一说法:“反正是死了,仗也是败了,自杀也好,击毙也好,也没什么好争的了,让其沉默吧!……”

其实,钟世炎,是最知道内情的,但就是不说。被释放回到云南老家后,晚年时有记者曾追问他张灵甫是怎么死的;钟先生是显得顾虑重重,欲言又止,不愿详述目击经过,最后说:“这件事,几十年来,我对这个事情的态度一直是……沉默。反正你也明白的,就那么一回事,你还是让我继续,保持沉默吧!……”

至此:我有了一个猜想:根据当年,我姑夫王成进在孟良崮山上炸山洞之描述。我猜想张灵甫可能是自己人投弹失败炸死自己人的……真正可视为:

我军炮弹没长眼,炸残自己先头兵,

蒋军投弹被甩回,炸 死自己首脑官,

共军都说是击毙,蒋军推说是自杀,

谎言游戏六十载,始终没解是个谜。

陈 近

2013.7.12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比起辛灏年说的裸体大姑娘,小媳妇什么的差远了,楼主当然也包括那个作者陈近想要“吃饱穿暖”还要再努力,思维还要再开阔一些,胆子还要再大一些,步子还要再开一些,不要怕扯着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