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吾为君亡》——编剧石原慎太郎

旱地忽律布朗 收藏 1 3631
导读:《吾为君亡》——编剧石原慎太郎 《吾为君亡》(以下简称《吾》)是由日本导演新城卓创作的表现二战期间日本神风特工队的影片,公映于2007年。提及新城卓,很多中国观众可能并不熟悉,实际上新城卓在日本国内也算不上顶级的导演,其拍摄的影片内容比较杂,也没有形成自己明确的风格。但提及《吾》的编剧,很多中国民众,特别是对中日敏感关系有兴趣的观众可以说是“如雷贯耳”,那就是大名鼎鼎的作家、编剧、政治家石原慎太郎。 本人第一次观看《吾》是在2008年,那时候中日关系尚未进展到如此地步,石原作为作家和编剧

《吾为君亡》——编剧石原慎太郎

《吾为君亡》——编剧石原慎太郎

《吾为君亡》(以下简称《吾》)是由日本导演新城卓创作的表现二战期间日本神风特工队的影片,公映于2007年。提及新城卓,很多中国观众可能并不熟悉,实际上新城卓在日本国内也算不上顶级的导演,其拍摄的影片内容比较杂,也没有形成自己明确的风格。但提及《吾》的编剧,很多中国民众,特别是对中日敏感关系有兴趣的观众可以说是“如雷贯耳”,那就是大名鼎鼎的作家、编剧、政治家石原慎太郎。

本人第一次观看《吾》是在2008年,那时候中日关系尚未进展到如此地步,石原作为作家和编剧的名气还是远大于其作为作为政治家的名气。之所以选择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撰写这部由石原担当编剧和执行制片人的影片,其中含义不言自明。

《吾》讲述了在二战末期,日本一组神风敢死队队员执行任务之前的点滴生活,以航空队的一个“食堂”(其性质更像是民间的小饭店)老板娘为媒介,揭示了队员们各自不同的心理状态。全片秉承了日本电影的一贯基调,从小事件下手,着眼于大事件,以柔性和老板娘来衬托刚性的神风队员——换言之,还是日本体现着日本文化的核心内涵——菊花与刀。

《吾》在叙事上算不得精彩,由于影片本身着眼于小人物、小事件,但导演又偏向于更多地突出二战后期的大历史环境,导致描写的人物过多,看似每一个人都点到了,实质上每一个人物的内心世界都没有得到充分的普遍和释放。对于这一部分内容,喜欢《吾》的人士认为这是导演试图用一种“纪录片”的方式来阐述故事,不喜欢《吾》的人士则更多地诟病影片叙事上的庞杂混乱。

可能同样是为了表现出来纪录片的感觉,导演在镜头的运用层面更多地采用了中远景,极少采用特写描写,个别的特写也都以较为“奇怪”的方式来表现。比如说神风队员在座舱内时,导演采用了低机位仰视近景拍摄。这种方式无法表现演员的表情细节,也无法给观众一种纵深感,唯一的好处是模拟出了一种“纪录片”的感觉。同时,导演也在表现战争场面中使用了大量的历史镜头。单单从这两点上来看,导演可能是真的是试图带给观众一种“真实感”。

不过,如果结合其他布景、道具内容,我们会发现新城卓的“真实感”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受制于预算的无奈,是一种讨巧的做法。这方面在美军混杂日军机场一场戏中表现得尤为明显:从影片表现力角度考虑,这场戏对本剧的核心思想表达是大有裨益的。伤亡的不仅有日本军人,更多的是军属及“勤劳奉事”的日本平民。如果在这一点上大做文章,肯定会为影片增加不少泪点。可新城卓偏偏仅仅使用了几个镜头,之后采用旁白的形式一笔带过。更有甚者,作为编剧的石原让所有主要角色都在这场轰炸中幸免于难,仅仅伤亡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老师”。试想一下,如果主要角色在轰炸中伤亡,势必要增加一部分情节描写,而这部分情节描写的放在轰炸的环境中,预算势必要提上去。如果《吾》的预算充分,我想不出来新城卓为什么要放弃这个桥段的原因了。

参考了以一些其他人的评论,很多人先入为主地把《吾》归纳为左翼作品,可能是因为石原这块金字招牌吧。平心而论,相对于《男人们的大和号》,《吾》实在是左得不到位。导演力求“纪录片”的信条导致其很少能够表现出个人的倾向性,整个片子平铺直叙,没有刻意的夸张,也没有刻意地柔情。期间有坚定的战争拥护者,也有反对者,更多的是人性面对死亡的恐惧和无奈。《吾》之左,左在石原,而不是左在影片本身。

以上是对影片的一些个人看法,仅供参考,不到之处,还望大家多多指教。

《吾为君亡》——编剧石原慎太郎

下面所以说远比导演,比影片有名的石原慎太郎。

多数中国人了解石原可能是因为他的口无遮拦,可能是因为他的“反华”立场。可真正的石原是什么样呢?本人无意给石原开脱,但力求还原一个真实的日本左翼。

最早接触石原是因为看了他的小说《太阳的季节》,这部青春爱情小说与政治几乎不搭嘎,您可以拿这部小说大略等同于《东京爱情故事》去观赏。当时对石原还是没有什么概念,只是心里揣度是否与大名鼎鼎的另一个石原(莞尔)有啥亲戚关系。后来看到石原的照片和影像,不仅大跌眼镜,本以为青春爱情的写作者即使不再青春,但至少得有点文艺范——再怎么看石原还是标准的日本政治家打扮。

后来看到石原一再代表日本人向美国说NO,觉得这厮开始政治化了,而且还尖锐得很。甚至觉得石原比较文艺范了——至少人家敢于向美国公开叫板。

再后来……再后来大家都知道了,随着石原在中国民众中知名度的上升,石原的名声也愈发臭了起来。

事实上,石原不仅反华,也反美。对于日本民众来说,石原是100%的大和人,不偏向任何国家,只为日本人民谋福利。相对来说,石原反美的力度还是要但与反华的力度的。作为一个日本人,日本政治家,石原站在本国的立场上看问题应该无可厚非。就像我们不能要求一个中国偏向美国一样,日本人也不能要求一个政治家偏向中国。依靠他人施舍的利益永远都是短暂和不稳定的,只有依靠自己得到的利益才是实实在在的。

石原的反华从本质上来说是不希望中国在东亚一家独大,同时石原更不希望美国在东亚做大做强,日本如果能够再次在东亚“重振雄风”,石原当然会很高兴,但作为政治家的石原也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希望的渺茫。就像三国时代的格局一样,在一个复杂政治环境中,只有弱弱联合对抗强敌有可能保持政治平衡。强弱联合对抗弱国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唇亡齿寒。

由此,石原成为了EAEC(东亚经济共同体)的拥护者。EAEC不仅被石原拥护,温总理在2009年东亚峰会时就提出过这样构想。实际上,EAEC不仅仅是一个经济的联盟体,更是通过经济的纽带把东亚、东南亚几国利益一体化,进而构建政治、军事层面的利益共同体,实现现代世界中的“弱弱联合”局面。而中国作为EAEC最大的经济实体、政治实体及文化实体其在联盟中的领导地位自然是不不言而喻的。

石原拥护EAEC也是出于日本自身的实际利益,日本经济已经近20年保持低迷状态。重振经济的法宝之一是战争带来的短期大消耗,这一办法日本在二战时已经用过了,最后的结果是断送了明治维新以来的国际地位。作为理智的政治家,谋求更加务实、更加温和的手段是明智的选择。虽然中国在未来EAEC中的地位不可替代,但联盟对于日本来说也是一剂经济层面的兴奋剂,更重要的是日本有可能藉此跳出战后长期受制于美国的窠臼,在另一个共同体中起到与其经济地位相当的政治地位——而这个共同体是能与美国形成一定程度上的抗衡的。

可惜的是,美国人也看出来这一点,很快地,在美国的操作下以及不明真相群众的推动下,EAEC如今已成泡影。美国一家独大的局面得意在一段时间内继续保持。东亚局面又一次掌握在了美国手中。

这里说一点题外话,如果中日发生极端化的冲突,各位网友“攻占东京”的想法绝对是痴人说梦。日本军国主义余孽“恢复大东亚共荣”的想法也是海市蜃楼。唯一的可能是两国短期内资源的大规模消耗和市场的大规模空白,美国会趁机找到另一个人为制造出来的市场空白,为经济发展加入新的助推剂。中国即使有实力“攻占东京”,美国也必将在“必要的时候”插手,继续保持对美国最有利的世界政治经济平衡点;反之对于日本也是同理。

以上,说会电影本身。《吾》作为一部电影来说,表现中规中矩,算不得好,也烂不到哪里去。保持着日本一贯“受害者”的姿态,同时也不忘加入“武士道”的调味。但就电影艺术本身来说,《吾》只算得上中下,如果加入政治和历史的原因,《吾》勉强可以挤入中档水平。这部电影本身其实不值当码字写影片,但凡在时下,放在8月15日,它的政治价值更大于其艺术价值。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