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今天是日本二战战败纪念日,但日本国内对此有一种很强烈的抵触情绪,他们称今天为“终战纪念日”。顾名思义,日本人不想承认战败,或者说不愿接受战败的事实。而据一位久居东京并与日本政府有良好关系的人士透露,在安倍的圈子中,有一些官员给人这样一种印象:“二战的唯一错误是日本输了”,这与近些年日本国内极端右翼和军国主义抬头有直接关系。那么军国主义对日本的影响到底有多深刻,日本在未来能否冷静下来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要明白日本军国化就要了解日本的近代发展。日本的资本主义化进程始于明治维新,自那时以来直到今天,日本的历史是一个割不断的整体。在随后的18至19世纪,日本处于西方列强的不断蹂躏中,争取国家独立和民族平等成为日本迫切需要解决的重大课题。为此,日本维新政府提出了以“富国强兵”为核心内容的国家发展目标,也就是“以战争促发展”的模式,这可以说是军国主义在近代日本的雏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了实现富国强兵的国家目标,在明治维新后不久,日本政府就派出大型使节团去西方“取经”。每到一处都要为西方的繁华强盛所倾倒,为同欧美国家发展差距之大而痛心疾首。在德国,德国首相俾斯麦的一番说教,令使节团振聋发聩。这个被称为“铁血宰相”的俾斯麦说:“方今世界各国,皆以亲睦礼仪交往,然而皆属表面现象,实际乃强弱相凌,大小相侮”,“彼之所谓公法,谓之保全列国权利之准则,然大国争夺利益之时,若与己有利,则依据公法,毫不更动;若与己不利,则幡然诉诸武力,固无常守之事”。图为俾斯麦与李鸿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在西方列强的“言传身教”中领悟到,强权就是公理。用日本统治集团的代表人物、日本陆军的创始人山县有朋的话说就是:“要想维护国家独立,只守卫主权线是不够的,还必须防护利益线。”他所谓的利益线,就是指自国主权线以外的别国疆土。于是,用武力去侵夺别国疆土,成了日本维护自家独立的“国策”;成了日本争取与西方列强讲“民族平等”的手段;成了日本弥补其资本主义经济先天不足,实现跳跃式发展的“捷径”。图为山县有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同时,日本在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1905年日俄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都“侥幸”取得了胜利,而胜利又带来了巨大的利益,日本军国主义者受到胜利的鼓舞和利益的诱惑,更加信奉以战争促发展的发展模式,侵略战争与国家目标、国家命运乃至民族前途紧紧地融合在一起。对战争的顶礼膜拜成了祈祷国运发达的同义语。图为甲午战争清军谢家所炮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除了上述因素,日本的对外扩张野心和军国主义的形成也有很多现实根据。首先,日本是一个东亚岛国,主要由本州、四国、九州、北海道四个大岛及6900多个小岛组成,国土面积377835平方公里,而人口则有1.2660亿,人口密度更是达到了337.1人/平方千米,虽然不是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但也是名列前茅的。尤其日本是一个多灾的国家,火山喷发、地震等灾难使日本人终日惴惴。再加上进入近代工业化充分暴露了日本资源匮乏的窘境,使日本只有向外扩张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图为日本海啸遇难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文化上讲,日本军国主义拥有“武士道”这种独特的精神,它构成了军国主义重要的底层基础。武士是对日本历史发展产生过重大影响的阶层。它产生于八九世纪,从11世纪起,武士阶层开始登上政治舞台。武士道既是日本武士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又是武士应尽的义务和职责。武士道作为争斗者的伦理规范,它信奉勇武精神,崇尚和重视主从关系,强调和讲究复仇和殉死。它超越理性,不辨是非,只倡导为主君献身,极为适合为军国主义穷兵黩武培养忠心的死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到了江户时代,以山鹿素行为主要代表的日本理论家们,溶入儒家思想,对武士道进行了系统的理论总结。他把“安天命”、“尽忠孝,讲仁义”等作为武士修养的内容,把“得主尽忠”作为武士应尽的本份,向武士灌输“忠于君主”、“不顾身家”的思想和报恩、克己、面对死亡而不动摇的勇气,鼓吹为君主“杀身成仁,舍身取义”、“全死节”等,并规定了一整套繁杂的道德规范、规矩和礼法。山鹿素行的“武士道”理论,对统一、规范日本武士思想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到了江户时代后期,明治维新的先驱吉田松阴在山鹿素行武士道理论的基础上又提出了“七规七则”和“忠魂不灭”说。他认为一般人死则魂灭,而忠魂则永世长存。这一“理论”及其实践,对明治维新后尊崇天皇、效忠天皇的思想影响极其深远,对军国主义鼓吹为天皇效死,欺骗日本人民充当侵略战争的炮灰发挥了重要作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人狂热于武力也是其好战的因素。明治维新前,日本是一个典型的军事封建国家。长期的“武家政治”造成了日本社会崇尚武力,相信武力是立国之本的信念。因此,明治维新后,在向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军事工业始终被置于经济发展的优先和重点地位,国营的军工厂成了现代工业的开端,主要重工业部门都是由于军事需要发展起来的,它的机械制造业是以陆军工厂为先导发展起来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另一方面,为了集中国家财力发展军事工业,明治政府决定将先前奉行的以国营事业带动和示范的方针改为“处理”国营企业,直接扶植私人资本主义成长的方针,把除军事工业以外的国有工厂、矿山,以异常低廉的价格转让给三井、三菱、住友、安田、鸿池、涩泽等财阀,使他们迅速由商业资本转化为工业资本,并逐步在机器制造、矿山、航运、纺织及银行等部门中占据了重要地位。这些长期受到政府大力支持和保护的财阀,也因此与政府形成一种特殊的关系,即财阀的发展是政府大力扶植的结果,政府的对外侵略扩张体现了财阀的利益。日本的企业是世界上最古老长寿的,有些甚至延续了上千年,而这种政府与财阀的战争需求也随之延续到了今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人大多只知道日本曾如饥似渴地学习中国,但殊不知,日本在很早便已为军国主义埋下了祸根:大陆政策。日本战国终结者,大封建主丰臣秀吉曾对明朝抱以觊觎之心,并于1592年和1596年两次发动了以侵犯明朝为目的的侵略朝鲜的战争,史称文禄之役和庆长之役,不过最后日本都战败了。在战前,丰臣秀吉曾对属下表达过迁都于北京的意愿,并称如果战事顺利有望在吞并中国之后继续入侵印度。丰臣秀吉的大陆政策深刻揭露了日本的狼子野心,事实证明在19、20世纪的日本系列侵略战争只不过是又一次大陆政策的重演。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也只不过是丰臣秀吉渴望建立的丰臣帝国的实现而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军国主义的重要体制基础就是“天皇专制”,政府通过立法的形式,确立天皇至高无上的权力。内阁(政府)由天皇任命的总理大臣和国务大臣组成,只对天皇负责不对帝国议会和国民负责。这样,军国主义者就可以绕开民主反对的声音,私自发动战争,将国家带向战争的深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说完了过去,那军国主义又为何在现在的日本死灰复燃呢?二战之后,日本本来象德国那样,难逃被列国瓜分的命运,但是,由于中国国共内战的发生,使当时的中国政府自动放弃了对日本的战后索赔和驻军权,美苏关系的迅速恶化,使日本很快成为了美国在远东地区对抗苏联和所谓社会主义阵营进攻的堡垒。美国为了在社会主义阵营周边树立资本主义经济繁荣的榜样,大力扶持日本,对日本在世界经济领域的扩张给予了最大限度的容忍,因此,也就直接促成了日本经济的飞速发展,成为美国之后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这就是日本军国主义复兴的历史原因之一。图为日本军妓与美国占领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其次,日本走上资本主义道路时,保留了大量封建残余,富有军国主义传统。对日本虽进行了广泛的民主改革,清除了封建残余,但军国主义思想观念却没有得到彻底根除。大批获释的二战战犯重新进入了政界、财界,甚至还担任了首相职务,政府一直没有对战争罪行进行过认真反思。同时,随着日本大国意识的膨胀,他们认为日本作为发达国家一员,将为建立国际新秩序发挥领导作用,如果承认侵略历史,将使日本国家和民族名誉受损,使日本只能开展“谢罪外交”,不利于日本谋求国际政治大国的地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思想原因也是十分重要的因素。日本“皇国史观”根深蒂固,其一直以来鼓吹效忠天皇,鼓吹侵略,鼓吹“大和民族优越”等军国主义史观。二战后,又出现了鼓吹战争是为了维护日本“生命线”的“自存自卫”之战,是为解放亚洲,建立“大东亚新秩序”的正义之战,军国主义精神是“近代日本人的人格支柱”等谬论,公开为“皇国史观”扬幡招魂。并且,政府也不用正确的历史观教育国民,将“皇国史观”强行灌输给青年一代,根本无法认清那场战争的本质和是非,一个以扩张为思想基础,因侵略而骄傲地民族,怎能不带给世界深重的灾难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德国与日本的比较,曾经的轴心国今日早已分道扬镳,但不同的是德国早已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原谅,但同为战败国的日本不同,他仍为世界人民所担心。如今日本右翼抬头,军国主义死灰复燃,战争阴云再次笼罩东亚上空,似乎我们要被迫完成祖辈未竟事业——彻底消灭日本军国毒瘤。我们不禁要问:日本,你的疯狂何时能休?图为德国总理勃兰特向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下跪赎罪。


本文内容于 2013/8/15 13:43:58 被圣方济各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