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威胁论制造者兰德公司:中国或成其雇主

集结军号 收藏 1 991
导读:中国威胁论制造者兰德公司:中国或成其雇主 2013年08月14日 15:15 瞭望东方周刊  在发表过“中国军事威胁论”相关报告和评论的智库专家中,有46%拥有在美国政府或国会的工作经历,其中曾在美国国防部和军方供职的占26%  “智囊”、“智库”在英文中具有“思想库”的意思。二战期间,美国政府组建了一些松散的机构,使来自军事、科学、工程等领域的人士能够对重大的战略、安全问题及其具体应对进行充分讨论。  今天赫赫有名的兰德公司,就来自1946年美国陆军航空

中国威胁论制造者兰德公司:中国或成其雇主

2013年08月14日 15:15 瞭望东方周刊

<p> 在发表过“中国军事威胁论”相关报告和评论的智库专家中,有46%拥有在美国政府或国会的工作经历,其中曾在美国国防部和军方供职的占26%</p><p> “智囊”、“智库”在英文中具有“思想库”的意思。二战期间,美国政府组建了一些松散的机构,使来自军事、科学、工程等领域的人士能够对重大的战略、安全问题及其具体应对进行充分讨论。</p><p> 今天赫赫有名的兰德公司,就来自1946年美国陆军航空队独家资助的一个名为“兰德计划”的研究项目。当时由一家大型航空公司执行,“其目的是在和平时期继续推进战时所聘民用科学家的研究成果”。</p><p> 这家早期以军事研究为主的智库机构,对华研究、以及与中国的关系,深刻地反映了美国智库机构对华态度的转变过程,它们也深刻地影响了美国政府的对华战略。如今,它正开始新的中国故事---谋求在中国政策咨询市场的份额。</p><p> 预测中国出兵朝鲜</p><p> 所谓“兰德(Rand)”一般认为是“研究与发展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的缩写。1948年它利用福特基金会资助的100万美元独立成为兰德公司。</p><p> 早期与兰德公司相关的著名人物,包括1972年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肯尼斯。阿罗,他提出了社会选择研究中的不确定理论;还有信息包交换发明者之一保罗。巴兰,这项技术后来被用于互联网;此外,还有多位著名的软件经济学专家、数学家、计算机科学家、人工智能专家等。</p><p> 其实在更早的年代里,一些以美国国内发展和外交为主题的智库机构就已诞生。包括1910年创立的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1919年创立的胡佛战争、革命与和平研究所等。但二战和随后到来的冷战为军事智库机构提供了生存空间。</p><p> 和大多数智库机构一样,国际问题及其附带的军事领域研究是兰德公司的一个重要领域,不过在二战结束后,兰德公司的关注重点还是苏联。</p><p> 这方面,兰德公司比较有代表性的报告包括《政治局的行动准则》,详细而深刻地分析了苏联领导人和决策机构的行事习惯,它最终被白宫用来预测苏联的未来行动。另一本有名的书是《苏联军事学说》,它也是西方第一本关于苏联军事理论的著作。</p><p> 兰德公司对于苏联最著名的研究,是根据公开信息成功预测苏联于1957年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具体时间仅相差两周。</p><p> 不过,令兰德公司一举成名的还是它成功预测中国出兵朝鲜。朝鲜战争爆发后,兰德公司分析中国的动向,得出结论是中国将向朝鲜半岛派出军队。</p><p> 一种说法是,它将一句话结论“中国将出兵朝鲜”提交给美国政府,并希望以数百万美元的报价出售全部报告内容。</p><p> 而美国军界对此不以为然。</p><p> 兰德公司对中美关系产生的第一个实质性影响,是1971年关于重新制定对华政策的报告。在新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的背景下,它提出“一个中国,但不是现在”的主张。</p><p> 尼克松政府根据这一观点,虽然访问中国,但在《上海公报》中仍然声明:美国认识到“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p><p> 直到冷战结束,兰德公司都对中国保持了看起来“友好”的态度。1989年,它的报告指出,不应对中国进行单方面制裁,因为效果不大,也会损害美国利益。</p><p> 而苏联解体后,中国成为美国在意识形态上的主要假想敌。兰德公司对中国的研究报告飙升,平均每年都有两份以上重量级报告,涉及中国的战略、能源、科技、军事等各个方面。</p><p> 修订的《中国军力报告》</p><p> 其实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威胁论”并不盛行。</p><p> 1995年,兰德公司发表的《中国空军:走向现代化的长征》简报说,中国空军缩小其与邻国的技术差别的过程将是漫长的。</p><p> 两年后,兰德公司中国问题专家史文在国会作证时指出,虽然过去5至10年中,中国在经济发展方面取得了初步成就,但解放军在一系列关键方面,诸如力量结构、行动方针、组织及人员组成等方面,都比现代水平要落后15至20年。</p><p> 然而,到1999年,兰德公司空军项目部负责人扎尔梅。哈利尔扎德牵头推出《遏制并接触中国》的论证报告,从“中国向何处去”、“中国的军事实力”、“接触战略”、“预防与遏制”、“遏制并接触”五个方面论证“遏制并接触”是美国最佳的对华军事政策。</p><p> 直到今天,兰德公司对华报告也大多以此为基调。</p><p> 这种思想与小布什政府内部视中国为潜在威胁的新保守派主张不谋而合。很快,哈利尔扎德以中国军事问题权威的身份进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并负责战略事务。</p><p> 2001年,兰德公司空军项目部发表《中国商务技术:未来军事能力的支撑》的研究报告,对可能支持军事发展的中国八大民用工业,如微电子、电脑、电讯等能力进行了阐述,结论是:中国商务技术将为中国军事现代化提供支持。为此,美国应对那些敏感性商务技术输出实施出口管制。</p><p> 2003年上半年,兰德公司专家参与的《中国的军事力量》专题研究报告历时一年完成,对中国可能走向极端发出警告。</p><p>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2003年美国国防部《中国军力报告》对中国的军力和军费开支做了详细的追踪研究,着重考察了中国军队现代化对台湾的威胁,以及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的必要性。</p><p> 2004年的《中国军力报告》也表明五角大楼十分关注北京的军事现代化建设,并担心中国正在发展的太空能力,包括侦察、导航、通讯、气象、微型卫星和载人太空有一天可能使中国成为美国的主要敌人。</p><p> 这一年的报告长达54页,数十万字。报告宣称,中国的军费已经在500亿到700亿美元之间。</p><p> 然而,2005年兰德推出的《中国军力报告》,被认为对中国的军事开支高估了三分之二以上。</p><p> 事实上,根据中国政府公布的国防白皮书,2004年、2005年,中国年度国防费分别为2200.01亿元人民币和2474.96亿元人民币,约合268亿美元和302亿美元。</p><p> 该报告的作者之一詹姆斯。马尔文努后来说,政府对中国的军事开支一直使用不实的推测数字,而不是使用最原始的资料。因此,兰德公司不得不纠正“美国政府的许多估计”。</p><p> 具体而言,他们认为中国2003年的全部军事开支估计在310亿美元和380亿美元之间,但国防部的数字是650亿美元,比兰德公司调查得出的数字高出71%。</p><p> 2005年7月,美国国防部不得不推出了修订版的《中国军力报告》。</p><p> 除了军费和实力,台湾问题也是兰德公司对华军事研究的重点。兰德公司在新世纪初期的一项军力评估曾显示,在一定时期内台军仍会对解放军保持海空优势。兰德公司的计算机仿真软件甚至进行了1700多次台海的作战模式实验。</p><p> 智库与政府、军方之间的“旋转门”</p><p> 小布什执政时期,也是美国军事智库机构对华态度的转折点。一项统计说,当时美国境内涉及“中国问题”的智库机构从不到1000家上升到1700多家。</p><p> 其中,有近70%涉及中国的军事力量,30%涉及经济发展,还有不到10%涉及意识形态以及人权问题。</p><p> 这些机构中,超过80%属于白宫等美国重要行政军事单位,而另外那些私人机构,也多以接政府订单为主。据估计,兰德公司65% 的收入来源于美国联邦政府。</p><p> 2006年美国国防部向国会提交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中,第一次明确将中国作为军事竞争对手。此前在2002年的报告中曾表示,美国将在东亚地区面临“某个拥有庞大资源的军事竞争者”的挑战,而新报告明确提出“作为一个主要的和新兴的大国,中国最具有和美国进行军事竞争的潜力”。</p><p> 到2008年,长达23页的报告中有17处提到“中国”。 </p><p> 其中,“在可见的将来,美国需要防范中国不断推进的军事现代化及其战略选择会对国际安全造成的影响”等观点,可以视为当时军事智库机构的主要思路。</p><p> 其实这些智库机构与政府、军方在人员上往往有着互通关系,被称为“旋转门”---每次大选后,都有大量智库人员进入政府,相应地,也有很多卸任官员进入智库“再就业”。</p><p> 这种身份转换使智库机构能够将自己的观点和思路上升为国家政策。同时,受到军工集团等利益群体的影响,他们也可以借此更方便地影响政府决策。</p><p> 比如目前兰德公司排名第一的副总裁安德鲁。霍恩分管研究和分析,他曾是美国国防部主管战略事务的副助理部长。</p><p> 其他比较重要的影响方式,还包括以“客观”的身份到国会听证会就热点问题进行作证。与之相比,讨论会、小型报告都是比较简单、初级的手段。</p><p> 比如2005年9月,兰德公司向中美经济与安全委员会提交《中国军事现代化与海峡均衡》论证报告。</p><p> 该报告为兰德公司向联邦、州和地方立法委员会以及政府任命的委员会提交论证系列报告之一,显示了它与政府立法机构的特殊沟通渠道。</p><p> 公开发行的解放军专业刊物对2011年美国8家代表性智库的研究发现,不少前政府官员因宣扬“中国军事威胁论”以及其在政府的工作经验和影响力,成为有话语权的对华问题专家。</p><p> 在发表过“中国军事威胁论”相关报告和评论的智库专家中,有46%拥有在美国政府或国会的工作经历,其中曾供职美国国防部和军方的占26%。而中国“假想敌”的说法使美国必须保持军费规模、维护军备优势。</p><p> 比较有名的是2002年至2004年曾任国防部中国科科长的卜大年,后来以美国企业研究所驻所研究员的身份,出任主张对华强硬的麦凯恩的中国及亚洲政策竞选顾问。他是“中国军事威胁论”最坚定的提倡者之一。2009年他在国会作证时称,每到华盛顿政府进行“四年度防务评审”之前,企业研究所曾专门召集专家进行相关研究并提出报告。</p><p> 他最近最有名的文章是2013年初在《洛杉矶时报》撰写联合评论,呼吁奥巴马在第二任期重新考虑对华政策,反思对中国的态度是否过于友好。</p><p> 越来越多的中国生意</p><p> 现在有来自50多个国家的近2000名员工为兰德公司工作,汇集的专业知识跨越几乎所有的学术领域和学科,从经济学和行为学到医学和工程学,无所不包。</p><p> 现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迈克尔。里奇,自1976年起就指导兰德公司多个国家安全计划的工作,并担任兰德国家安全研究部副总裁和兰德国防研究所主任。</p><p> 另一位分管国际事务的副总裁查尔斯。里斯,其研究方向是发展经济学。而因为他在伊拉克的工作贡献,他还获得了美国陆军部颁发的杰出文职服务奖。</p><p> 目前兰德公司的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妮卡,它在华盛顿也设有办事处,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有300名员工,其他工作地点包括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其下属的兰德海湾各州政策研究所则在新奥尔良乃至整个地区设有多个办事处。</p><p> 从全球范围来看,卡塔尔首都多哈、英国剑桥、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都有其办事机构。</p><p> 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兰德公司的研究人员开始在中国农村地区进行医保试验。目前,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研究员仍然在继续这个领域的研究,包括调查中国社区卫生服务供求、医保改革和医疗服务偿付水平等。</p><p> 2007年,兰德公司为天津滨海新区及其下属的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进行了一项科技前瞻性研究,帮助其制定和实施以技术创新推动经济发展的远景规划。</p><p> 另一个重要的兰德中国项目是位于广州的知识城。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希望它为广州制定吸引科学、工程和企业管理等领域世界一流人才的战略规划。</p><p> 在兰德公司的中文官网上,它自称是一家致力于通过研究与分析来改善政策和决策的非营利性研究机构。</p><p> 这些“至关重要的政策问题”包括卫生、教育、国家安全、国际事务、法律和商业、环境,等等。而且它作为一家无党派组织,“以独立运营、不受政商两界左右而备受尊重”。</p><p> 过去兰德公司在亚洲开展的工作大多由美国客户资助。“现如今,情况已大不一样,越来越多的中国机构希望借助兰德公司的分析能力和经验,委托兰德开展研究”。</p><p> 从网站上看,很难直观了解到这家智库以安全和军事战略问题闻名世界。它例举了从事社会和经济政策研究的单位,例如兰德卫生事业部、兰德教育事业部、兰德劳动人口事业部,与其他组织和大学竞争来自政府机关和私人基金会的赞助资金。</p><p> 不过,另一个大类别就是“我们受联邦政府资助的研发中心,包括兰德空军项目、兰德国防研究所和兰德阿罗约中心,是通过美国国防部预算每年拨款支持开展短期和长期的国家安全问题研究的长期研究中心”。</p><p> 此外,兰德公司“还动用慈善捐助和自身的基金,用于得不到客户资助的新兴项目(例如,二十世纪80年代的艾滋病毒研究)或紧急项目(例如,卡特里娜和丽塔飓风过后对美国海湾各州提供及时援助)”。</p><p> 伪造与错误</p><p> 另外一个显示兰德公司对中国关注及其中国影响力的例证是,其网站声明:“我们注意到有不少关于兰德公司亚洲研究的文章流传甚广,而部分据称出自兰德公司并在网上流传的信息存在不实之处”。</p><p> “一些有关兰德公司研究的错误信息在中国部分网站和博客中出现”,它例举说,这些文章包括“202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和“兰德公司对中国人的评价”,等等,“对中国人民作出极为负面的评论,并称这些评论出自兰德公司。在此我们再次声明:兰德公司从未发表过这些网络文章中所引用的评论或报告。这些网络文章不代表兰德公司学者的观点。”</p><p> 不过,它也承认,一些文章中的部分内容“错误地”引用了一位兰德公司研究员于2005年提供的证词。为了显示“错误”,兰德公司还在网站上提供了这份证词原文《中国与全球化》的下载。</p><p> 在官网上,还可以下载多种中文版本的报告以及其他类似材料,涵盖军事、政治、能源、教育、卫生、老龄化、人口、企业治理等诸多领域。</p><p> 比如2011年就“歼20试飞与中国军政关系”,向中美经济与安全委员会递交的书面证词。它就两个问题:试飞是否故意安排在美防长访华期间,试飞时间背后是否存在军政协调,进行了分析,希望解答“中国对美国的意图”、“中国的军政关系”这两个问题。</p><p> 另一份关于中美冲突的报告,则是“专为美国陆军撰写”。它评估了与中国发生冲突的各种情况:陆地战争、网络战、经济战,等等,“尽管不应忽视与中国发生冲突的危险,但也不应夸大这一风险。”</p><p> 而关于中国军费的预测说,2025年这一数字将达到1850亿美元,也就是2003年美国军费开支的五分之三。</p><p> 不过兰德公司说,在它的研究项目中,有95%属于非秘密报告。也许很快,来自中国顾客的委托项目,也将进入这5%最为核心的部分。中国威胁论制造者兰德公司:中国或成其雇主</p>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