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经济增长尤须防范三大风险挑战

胡显达 收藏 1 48
导读:中国经济增长尤须防范三大风险挑战 8月8日中国公布了自己的7月份外贸数据。其中,进出口分别增长10.9%和5.1%。在我们长长地舒了一大口气的同时,全球经济界人士所悬着的心却并没有放下来。因为除了我们外贸数据吹来的一阵暖风之外,中国经济的大气候并没有改变多少。 作为亚洲巨人的中国,它的经济到底还存在着什么问题,以致让整个世界还在担忧着它的未来。 中国领导人对经济增长放缓的更大容忍,可能是一个基本的因素。 中国政府似乎不想再继续比拼那种GDP的单一高增长了。社会、环境问题的不断突出,已在很

中国经济增长尤须防范三大风险挑战

8月8日中国公布了自己的7月份外贸数据。其中,进出口分别增长10.9%和5.1%。在我们长长地舒了一大口气的同时,全球经济界人士所悬着的心却并没有放下来。因为除了我们外贸数据吹来的一阵暖风之外,中国经济的大气候并没有改变多少。

作为亚洲巨人的中国,它的经济到底还存在着什么问题,以致让整个世界还在担忧着它的未来。

中国领导人对经济增长放缓的更大容忍,可能是一个基本的因素。

中国政府似乎不想再继续比拼那种GDP的单一高增长了。社会、环境问题的不断突出,已在很大程度上坚定了习近平、李克强领导团队向经济社会健康平稳增长轨道的回归。李克强在经济刺激计划上的坚守不出以及对银行信贷纵容、扩张的频频整治,所极力传递的一个政策信号就是通过改革以及市场和信贷的紧缩,修复经济结构,推动转型升级,大力提升内需、服务行业、居民消费在经济增长中的贡献率,以此不断保障、改善民生,让人民群众逐步过上更加殷实、富足、多彩的生活。

在对这一信号的进一步强化上,作为中国经济大主管的李克强在坚守政府7.5%这一全年增长目标的底线上,更是频频向外界承诺不准备实行任何新的刺激计划,以落实新政府年初的既定方针。在最近的一次讲话中,他对那些省部级官员说,只要经济增长率、就业水平不划出“下限”,物价涨幅不超出“上限”,政府就会着力于调结构、促改革,推动经济转型升级。

在这种基本面上,人们对中国经济增长前景的担忧和疑虑,不可能是空穴来风,肯定会有着不少现实层面上的考量。

当下的中国经济,从整体看来,有六大风险亟需我们加强防范。

一、环境:生态破坏日益严重,发展掣肘越发突出。

发展只唯GDP的做法,是破坏中国生态环境的第一杀手。这种做法被延续了近二十多年,不仅助长了各地经济发展的损人利己与本位主义,更可怕的是这种发展路径依赖已根深蒂固在官员的思维模式之中,积重难返,除之极难。胡锦涛通过科学发展观的确立、推行,拉开了这一发展模式纠偏行动的大幕,习近平则通过干部政绩考核体系的新构以及经济增长放缓的更大容忍而继续着这一艰难的纠偏。

然而,这种做法所自酿出来的苦果,正在冷峻无情地折磨着中国的经济。这种发展中的阵痛不是我们短期内所能抹去的。

国家环保局的一些数据显示,中国的河流、空气、土地等污染,对经济增长的瓶颈约束正在逐步加剧,很多项目上的再投资都很难被当地的环境承载所容纳。四川省部分地区泥石流、山体滑坡以及淮河流域癌症村的频频出现,这实质上已对当地的经济扩容与项目投资敲响了警钟。这些警钟表明,一些地方的环境承载已达到了自己的极限,经济与投资的继续扩张必须叫停。

中国市场上销售的水果和蔬菜中,48%都存在着农药残留超标的问题。中国的很多地方正在被有毒食品、有毒空气、有毒水体包裹着。不少富豪、官员子女何以纷纷移民美国、澳大利亚等国,恶化的生态、濒危的环境,很可能就是其中的一个最主要的促成因素。现在,这种有毒的发展,正在受到社会大众越来越强烈的抱怨、抗议。这对中国经济的盲目扩张、有害增长,也是一个越来越强大的制动因素。

二、金融:影子银行作怪、信贷错位投放。

在李克强的经济学中,近来的一个颇受争议的动作就是他对金融体系的去杠杆化。这种动作加剧了中国银行之间的钱荒,让其感受到了银根与市场紧缩的阵阵寒意。

中国的银行真的缺钱吗?远远不是。实际上,中国市场上的流动性非常充足,短缺的只是局部的领域与行业。总量上的资金充裕与结构上的资金短缺,这才是整个问题的实质所在。一方面,巨量的流动性被释放出去;另一方面,一些市场又到处喊着缺钱。问题的症结到底出在哪里?影子银行作怪,金融投机猖獗,沉溺以钱生钱游戏、推波助长市场泡沫,也渐渐在各种悖论性的叫骂中败露出了自己的身影。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温家宝紧急出台了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进行救市。但通过近5年的运行观察,这一动作对中国实体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并不是很大。在市场调研的基础上,李克强似乎发现了这一问题的症结所在——通过影子银行作怪、信贷错位增长,央行投放出去的钱大都没有投到它该去的地方,而是扎推挤进股市、楼市、银行大搞金融投机、沉溺高息放贷、以钱生钱游戏,致使实体经济的结构修复与转型升级得不到应有的资金支持。

通过对市场流动性的投放、流向与分布的观察,近5年来中国银行发放出去的贷款增加了大约5倍多。国有银行及其大中型企业是其最主要的吸金池,其中,只有一小部分进入私营企业。产能过剩与需求疲软的困扰,让一些政府、银行的官员、国字号的企业,在金融投机暴利的诱惑下而不务正业起来,操纵股市、投机楼市、高息放贷、以钱生钱。

与之同时,那些私营、小薇企业却从中国正规的金融体系中很难融到资、筹到款。这种不公平的国民待遇,使这些企业只能向典当行铺、地下钱庄、民间机构这些影子银行借贷。一些机构的调查表明,中国私营企业的融资中,有大约45%直接来自这些影子银行。

有很多的证据都在表明,这些影子银行其真正的面目就是一个个放高利贷的业主。它们通过从国家银行低息贷款、从社会民间高息揽储、对急需资金的企业、个人高利放贷,居中牟取暴利。这些影子银行只想以钱生钱、牟取暴利,而很少顾及国家经济发展大局及结构修复、战略投资需求,是把央行投放出去的钱投到不该去之地的一个经常性的杠杆。通过这个影子银行的杠杠作用,央行投放出去的钱被扎推投到金融、资本、地产等市场投机炒作,以钱生钱、牟取暴利。

有不少高息借贷纠纷案例表明,操纵这些影子银行的黑手往往就是那些当地政府、银行的官员。他们把国家的惠农、扶贫、开发等低息贷款倒腾出来,或作为地下钱庄的干股或向他们高息放款,坐收暴利。通过这些黑手,国家的信贷资金被热炒在股市、楼市、民企以及那些大蒜、黄豆等被其囤积商品的买卖上。温州、神木老板的跑路,高息借贷纠纷的频发,救市资金的体外循环、以钱生钱,这都是影子银行杠杆化出来的杰作。

前一段时间,李克强的货币紧缩与去杠杆化,远没有伤及到那些地下钱庄或影子银行的筋骨,民间的高息借贷依旧悄然进行、有恃无恐。我所在单位的目前行情依旧是3分的月息吸储,5或6分的月息放款。这说明要剔除中国经济中影子银行作乱的黑手,不下大狠心、不采取更猛烈的动作,是根本不行的。在7月市场闹钱荒那会儿,刚刚听到一些银行的叫苦声,,央行的奶妈就心软喂奶了。如此而为,影子银行的祸乱金融又怎么能管控住。

三、投资:地方本位保护,产能过剩加剧。

产能过剩是中国经济中的一个结构性痼疾。从朱镕基、温家宝,到李克强,几乎每届政府都异乎寻常地焦虑这一问题。然而,经过这么年的结构调整,为何还没有把这一痼疾去除呢?根子就在于地方本位利益的投资搅局与市场的地方本位保护。

在地方的经济建设上,一些官员的头脑里依然根深蒂固着以往计划经济的思维习惯,热衷于上大项目、铺大摊子,以建设那种本位利益至上的小而全的经济体系。这种地方本位利益的投资搅局,必然造成经济的重复建设与市场的过度竞争。我国钢铁、煤炭、家电等厂家,在各地产业投资布局的遍地开花与同业恶斗,以及由此造成的产能过剩与亏损经营,就是这种地方本位利益保护出来的一个恶果。

政府主导的投资本是修复经济结构的一个最主要的杠杆,但我们却一直没有把它用好,根子依然是我们的一些地方官员缺乏全国经济一盘棋的思想,把地方本位利益看得太重、争得太凶,而全然不顾自己地方资源的禀赋与未来竞争性市场供求的容量。什么赚钱快,各地就竞相大上什么;什么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大,各地就竞相大上什么。如此一哄而上、大干快上,又岂能不造成重复建设泛滥、产能过剩加剧。在对各省市投资项目的审批上,国家发改委也没能发挥出自己应尽的那种总量控制、综合平衡的作用,以使它们能够依靠当地资源禀赋进行跨区域的生产分工与技术合作,从而避免那种低水平、小而全的重复建设。在各地对GDP增长的竞相比拼中,举债建设更是大行其道,一些地方政府的债务总额也是越滚越大。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表明,目前中国各级地方政府的债务总额已达到了2.2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36%,而这一比例在各地的投资饥渴中可能被很快突破60%。在它们的竞相投资中,很多项目的市场前景都是暗淡的,有不少更是无利可图。在中国经济增长整体放缓的大背景下,一些城市很快就可能陷入这种无力还债的境地。这些城市很可能就会重蹈美国汽车城底特律被巨额债务缠身而不得不破产自救的历史覆辙。

为了保增长,中国又打算出台新版本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这种计划依然是政府主导的投资唱主角,其着力点可能是集中修补以往经济结构中的短板和新一轮城镇化建设的推动上。通过这种投资的拉动,中国完成自己的年度经济增长目标肯定不是太大的问题,但如果不注意着力克服上述经济风险挑战,这种经济增长又可能成为各地比拼资源开发、比拼项目投资的一场大战,到头来依然还是摆脱不了上一个4万亿刺激版本的厄运。

2013年8月14日初稿于论道书斋 胡显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