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台风横过东莞 聆听花落之声

beautiful770101 收藏 22 315
导读:test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不是没有情 不是没有意

只是今生的姻缘 不属于我和你

不是没有情 不是没有意

我心里藏着你 梦中空欢喜

泪水流心里

天天想日日盼 心里惦记着你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不分离也得分离

我爱你难言语 愿君多珍惜

风里行雨里去 世情冷若冰

人生难如意

东莞,珠三角美丽之都!

东莞市气象台发布:2013年8月14日15时50分,强台风“尤特”在阳江市阳西县溪头镇的沿海地区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4级(42米/秒),最低气压955百帕。预计,“尤特”将以20公里左右的时速继续向西北方向移动,强度逐渐减弱。受其环流影响,未来几天降水频繁,其中今晚到明天有大雨到暴雨,最大阵风可达7到8级;16-17日有中到大雨;18-19有阵雨或雷阵雨。未来几天降水频密,请注意防御持续强降水及其衍生的城乡积涝、山体滑坡等灾害,并做好防风防雨措施!

台风渐渐逼近,灰色的乌云从四面八方迷漫而上,封锁了最后一片明亮的天空。台风夹着雨点铺天盖地而来,使人十步之内不辨方向。狰狞的台风咆哮着,像一个邪恶的魔鬼,放肆地撕扯着整个世界。风在桅杆上、支索上、电报天线上打着呼哨。暴风像瀑布似的倾泻下来,风把雨和水搅拌在一起,像密集的子弹般噼噼啪啪射来,打在人的脸上像针刺一般痛。晚上8点多的时候,一个裸肩年轻女子从一幢大厦中冲出来,一头扎入暴风雨当中。没有几分钟,后面跑出了一个年轻男子,他寻找着女子的踪迹,却再也找不到她了。男子跪在地上,哭喊着:“茵宁,你回来呀!你回来呀!”

这个女子叫茵宁,这个男子叫思平,他们相识在美丽的水濂山。水濂山旧称彭峒山,海拔 378.8 米,方圆十余里,山岗连绵,岩石嶙峋,因昔有彭公楼隐于此,故名彭山同山。彭峒水帘,是明代东莞八景之一。 山上有泉,水清冽味甘。还有古峒山寺,规模宏大,遗址保留完好。 半山处有观音庙 ,驱车可直至庙前。山颠飞瀑悬泻十余丈,形如水帘,四时不绝。山涧多藤萝,横垂削壁。泉水绕庙后左侧,注入芙蓉涧。飞瀑流泉,淙淙峥峥,音如琴声。山上林木阴翳,花草茂盛,松响助凉。 那还是在今年春天的时候,思平和朋友们一起去水濂山踏青。思平最喜欢水濂山的飞瀑,午饭时间,朋友们都还在那里推杯换盏,思平不爱喝酒,他一个人来到不远处的水濂飞瀑下。 思平走到瀑布跟前,只见银白色的水流像老爷爷的白胡子,一缕一缕地倾泻下来。风吹过来,把水吹成轻雾洒在他的脸上,凉丝丝的。有几道水流好像有急事,匆匆地往下冲,一不小心,撞在岩石上,水花四溅,如飞珠碎玉般晶莹可爱。美丽的小水滴如鲜花般一朵一朵优雅落下,绽放出那绝世的美与温柔。整个水世界宛如一场奢华的礼拜,思平居然看得发了呆!这时,一个年轻女子也来到了飞瀑下,就在距离思平两米远的地方。女子看上去就是个二十四、五岁,和思平差不多。她凝视着飞瀑,思平只能看到她的背。“飞流直下三千尺,”女子突然吟出一句古诗来。还不等女子念完,思平就很熟练地接出了下句:“疑是银河落九天。”女子听闻,立刻扭过头来,微笑着。思平一个没注意,瞬间惊呆了,好一个美人!这女子肤光胜雪,双目犹似清泉,容貌秀丽之极,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思平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也冲着美女微微笑:“姑娘好兴致!”女子笑吟吟地:“先生您也不差呵!”两个人都大笑起来。原来女子名叫茵宁,今年已31岁,娘家是北方的,大学毕业后来到东莞一家外企工作,老公在深圳工作,也在一家外企。 思平也介绍了自己的情况,他今年25岁,比女子小6岁,他是一家大公司的中层领导,老婆在中山市公司总部。两个人不知聊了多久,直到思平的朋友打过电话来叫他回去。分手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恋恋不舍相见恨晚的感觉。他们相互留了电话和QQ号,思平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女子的音容笑貌却深深地印在了他脑中。

当天晚上一有了时间,茵宁就在QQ上加了思平,原来思平的网名是“飞翔”,茵宁的网名是“花弄影”。两个人谈得投机,却不觉已半夜。人间三月,芳菲无限,即便深夜也不例外。幽幽的花香透进茵宁的小屋,茵宁早已神迷心醉了。几个月聊下来,茵宁一直是把思平当作朋友的,她想思平也是如此对他吧。出乎意料的是,思平是个太坦率的人,他居然把自己的婚外情史和茵宁聊了个底朝天。可奇怪的是,茵宁并未因此而厌恶思平,却是对他更信任了。不知不觉地,茵宁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思平。思平却警告茵宁,他对婚外的女人从来不动真心的。但思平的影子始终留连于茵宁的脑海,挥之不去。也许正应了一句俗语,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其实,茵宁是爱老公的,但不知怎么这个思平硬是闯进了她的心扉。时间久了,思平便不再掩饰英雄本色,时常在聊天时调笑茵宁。茵宁不喜欢和男人嘻笑打闹,但他对于思平的调戏却并不反感。“如果我们见了面,我就面对面地抱住你,那样,我可以摸到你的……我也可以从你背后抱住你,那样,我就可以摸到你的双峰……”茵宁看着屏幕上的话语,一脸娇羞。她深深埋下头,无意中看到了自己傲人的双峰和纤细的腰肢。说实话,从外形上,茵宁比实际年龄小了六七岁,婉然未婚女子。她不是十分的美,却是难得的清纯秀丽,典型的淑女。“姐姐,你感觉一下,你是不是已经春水潺潺了呢?”这一句话,让茵宁羞愧难当。她只回复了三个字:“你讨厌!”“女人说这话的时候,就是默认了。是吧,姐!”实际上,茵宁从内心里并不讨厌思平的挑逗,她总认为,思平对她也是喜欢的,对她也总有些情义吧!“就这样,挑逗与抵抗并存了好多日子。有一天,茵宁心情很不好,她就拨通了思平的电话,这还是头一次吧。她说她想见思平,思平说:“你最好相信你是有来无回呵!让我做你的第二个男人吧!”茵宁笑着说:“我只想见见你,并不想其它。我相信你不会乱来的。”

就这样,2013年8月14日中午,就是这个台风即将肆虐的日子,他们约定在某酒店见面。这一面,却不似第一次相见的感觉了,但茵宁只觉得更亲近。两个人分了一瓶酒,倒是茵宁喝得更多些,应该是心情欠佳的原因吧,都是她主动喝的。又一个小时过去了,酒涌起来,茵宁方才感觉到头十分地眩晕,她已经有些不大清醒了。于是思平就在酒店楼上开了一个房间,他把茵宁抱到房间里。思平把茵宁平放在床上,他本不想趁人之危的,虽则这些年他玩女人无数,却从不愿强迫人家。他坐在那里看电视,等着茵宁起来。“水!水!”茵宁突然想要喝水。思平倒了一杯水,他把茵宁抱在怀中,一口口喂她喝下去。这时,茵宁又想去卫生间,思平便扶起茵宁,把她送到卫生间门口,他就出去了。一会儿茵宁出来了,酒也醒了不少,但还有些头晕,却是可以正常说话了。思平起身扶着茵宁坐在床边,他紧扶着她,怕她摔倒。这时茵宁比较清醒了,她对着思平笑笑:“你真好,没有趁火打劫!”“我从来不做那种事的!”突然,茵宁一头倒在了思平的怀中。思平忽然感觉血往上涌,心突突突跳得厉害。他于是不再控制,他抱起茵宁,把她平放在床上。柔和的灯光下,美人愈见标致,明眸如新月,皓腕凝霜雪,特别是那双眼睛,简直勾魂摄魄!思平一时看得发了呆。思平再也不想等待了,他瞬间脱光了茵宁的衣服。于是,一个十分匀称的美人就赤裸裸展现在思平面前,肤美如玉无瑕,色幼似雪洁白,双腿修长,双峰圆润,一双清纯的媚眼紧紧地盯着他,她没有丝毫反抗。思平再也等不及,他迅速脱掉自己的衣服,爬上了茵宁的玉体。他们动情地互吻着,茵宁不时发出轻微的呻吟之声。思平顿时感觉江河澎湃,他畅想着黄河决口奔腾而下的感觉。茵宁呢,用自己的柔肤感受着心上人的坚硬与挺拔。思平喘着粗气,他不停地吻着茵宁的身体,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去。几个回合下来,他们就已经满身淌水了。就在思平即将持枪挺进的时候,茵宁立刻拿右手护住了自己的下身。“你愿意娶我么?”“对不起,不能!”“你爱我么?”“对不起,我的全部感情都在我老婆那里!”这两句话好比两把尖刀,深深地刺痛了茵宁的心。“那在你心里,我算什么?”“我想我们只是玩玩的!”突然,茵宁一把把思平掀到了床下,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思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茵宁,茵宁的泪水原来早已打湿了床铺。

一待茵宁随便穿上衣服狂奔了出去,思平才反应了过来。他赶紧地穿好衣服,迅速追了出去。但当他追到酒店门口的时候,看到狂风肆虐,大雨倾盆,却不见了茵宁的身影。他懊丧极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呼喊着:“茵宁,你回来呀!你回来呀!”……

是梦啊不是梦,

那秦时的明月,

那汉时的风,

是梦啊不是梦,

望断了关山万千重,

望断了关山万千重.

啊寻你寻你,

千呼万唤,

啊想你想你,

魂牵心动.

啊为你为你,

脚步匆匆,

啊怨你怨你,

尽在不言中.

啊失落的梦,

追寻的梦,

啊此情此景,

重又相逢.

啊深深的爱,

绵绵的情,

都化作云潮,

化作云潮汹涌


本文内容于 2013/8/15 1:34:44 被beautiful77010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