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真相]韩信的另一半,三十六大谜团

ZeroHero 收藏 9 11750

一、身世

一般认为韩信是落没贵族后代,也有人认为韩信只是普通平民……

1:布衣,一般表示没有官职,与血统无关

2:佩剑,在当时只有贵族才有权佩剑,至于游侠与士兵等,韩信明显不是;而至少直到秦末汉初,游侠都是贵族后代;再有,当时秦制禁兵器,但是为了不激化与数量力量庞大的残余六国原贵族的矛盾,可能有适当通融…

3:寄食,没落贵族担当门客,不进行一般劳做的典型做法…

4:能文,不解释

5:王孙,至少直到秦末汉初无非王公后裔被称王孙,而秦朝距战国不远,很难想象会将王孙滥用,且多失国尊之等句,也暗示为王公之后,且韩国公子虮虱曾质楚,本该继任韩王,公子泛用已是后世很远何况王孙…

6:姓韩,因为源流清晰,汉以前只有黄帝之后,找不到非王公后裔韩姓来源……

身份——

王孙可不是漂母对其单纯的青年人敬称、而是真的王孙,历史记载那的时代别说刘邦那种平民、连项羽等贵族都从未被人用王孙这词作为青年才俊的敬称。

韩信若非贵族带剑不被抓,卿当武侠片呀。

其实,刘邦也是贵族后代,虽然魏国大夫是不是虚构的民间记载说不清,但是他这个姓刘的渊源,至少是个没落贵族,尧帝后代,也难怪古人说什么尧以后刘邦一人而已,但血统低于韩信、家族实力大于韩信。另,附表里各种起兵前的舍人一大堆,说明他家里多少用人啊。

二、学识

事实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韩信从小只学兵法

我们知道,吴起的老师是儒家曾参、赵奢以前是收税的、章邯以前是管劳工的;也许韩信从小是作为复国进取王者培养,

不然很难解释其学识渊博,精通各方面知识…

军事、政治、文化、口才、管理、外交、礼仪、算术、物流、仓管、发明、手工、音乐、棋类、博奕、兵法、餐饮、地理等等……

三、贫穷

始为布衣时,贫无行,不得推择为吏,又不能治生商贾。事实上,除了没做商人外,不能证明韩信没有做手工或文书之类工作,毕竟秦朝有知识的人还很少,也不可能一年四季都钓鱼和寄食什么的吧。

那么,为什么样才能有行呢?修桥补路?既然家穷又怎么会有钱?要知道,泗水亭长刘邦家里还是有不少田地的。而治生商贾,家里没有本钱怎么弄?姜子牙和管仲曾经都无法经商致富,而管理国家后能大力发展经济,再说如果一直打工赚钱,哪还有那么多时间研究兵法?

而且,秦国除了助赢异人为秦王的吕不韦,可没商人能问政。秦朝统一后,与六国原来不同了,商鞅变法之后,做商人就更是在全国都不能做官。虽然汉武帝让一些商人做官,可中国直到唐朝这么长时间里很多时候都不准商人为官甚至科举

四:断食

据考证,及历史资料秦朝做公包餐扣饭钱数的制度,秦米每石30钱,男子三分之一斗为一餐一钱;以韩信三十六岁入钟室,历史记载其十六岁时(公元前216年)天下已乱每石一千六百钱,韩信受饿。

主父偃曾说:“始吾贫时,昆弟不我衣食,宾客不我内门;今吾相齐,诸君迎我或千里。吾与诸君绝矣,毋复入偃之门!”

贫穷的时候亲戚朋友都不帮助衣服食物,这就是“从人寄食饮,人多厌之者”的一个对比,历史上到现代社会都屡屡可见。

五、兵法

李白自称“朝过博浪沙,暮入淮阴市”,两地距离理论上也能在古代骑马实现,而且诗词中暗示韩信授张良兵法。另,根据最新考证,史记中授书张良后有“后十年,陈涉等起兵…”的明确记载,秦始皇本记也在陈胜起兵前九年发生博浪沙之事,秦十月岁首,后十年是第十年(九年后),对比史书里记载后五年灭项,过程四年;且,“后十年兴”也不可能是经过三年灭秦建汉后才让张良出来打酱油,就算到时证明这话再准也对当时张良无用,再结合过了十三年张良随刘邦去谷城时见到那石头的记载,分析各种情况,只能是十年又十三年,韩信死的那年,同年记载张良病了,曾绝食;张良之子不疑杀故楚内史(很可能是韩信死前一月被某收买封侯的舍人之弟,职务也相当),韩信都城又偏偏是除非只有那一城之外都不被人做都城的张良曾隐居地下邳……千古之谜终于被解开了,为何韩信甘受跨下之辱的可能又一原因…藏匿张良期间,尽量避免是非……

垂钓足平生,将军应有五湖心;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范蠡在诸侯群立时期游湖为商,伍子胥预算吴要亡送走儿子而自己留下尽力挽救,张良跑不了,刘基活不成,曾国藩“倚天照海花无数,高山流水心自知”……

"读此则为王者师矣。(可运筹帷幄,不能统兵部署)后十年兴(后十年,陈涉等起兵),十三年儒子见我济北,谷城山下黄石即我矣(该年,韩信入钟室)。张良子留侯不疑谋杀故楚内史国除,而连系到刘交前任楚王是韩信,刘邦死那段吕雉劝张良吃饭,而不久前韩信入钟室张良是什么反应?

说刘邦将军唯独韩信独当一面有张良,为其请封也在,每次攻击韩信没张良,韩信修兵法来了,张良不食谷没明确记载时间,但明确记载授书十年后陈胜起,而过三年刚灭秦,楚(汉)一年九月刚归汉,灭齐时已授书后十五六年,去齐封韩信王也没和刘一起,那后十三年和刘邦去济北时见到谷城黄石应是十年兴陈胜起,再十三年,而这年韩信已入钟室,正巧这年攻英布前张良就病了,后来张良子留侯不疑谋杀故楚内史,而韩信当年楚王都城不是家乡淮阴,也不是彭城(徐州),更不是陈(妫海、淮阳)、商(宋、虞)、会嵇吴县(苏州)、下相(宿豫)等而是除非只有那一城之外都不被人做都城的当年张良隐居地下邳…在大禹时期就有涂山氏、巫山神女死后变石头的传说…

伍子胥和吴起的治国没人怀疑吧,而被史书和后世吹捧的刘邦呢,让发小卫绾做太尉中间有抢靳将军功劳,最后做燕王反了,不是萧何月下追韩信,他也不重视夏侯婴等力荐,后来常怀疑萧何弄得萧自污,彭城、固陵、白登兵众自傲而败,固陵还推责任给别人,最后还晕头要杀樊哙。

前面已经论证了后十三年不可能是总共十三年后,而是十年兴又十三年,灭项羽后是授书十七年后,如果那人活着为何不见,如果变石头了,为何料定张良再过五六年才来,而对照那年韩信入钟室,同年张良病,还有其他很多连系

韩信楚王是原项羽所有土地仅次刘邦,淮西三十六城、淮东五十二城,有人根据月表张良劝立萧何丞相升相国(第一任为韩信)是汉八年断定是这时辟谷,但跟据萧相国世家是汉十一年立,判断劝和立的时间不一样的话,那么很可能是这年断谷,常识绝大部分病不该这样相反该进补,犹其如果真平常多病体弱…

六、从军

楚南公“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这可不是随意说的,而韩信先人离韩至楚完全没错——在韩信看来,假使六国复反:与秦国核心地区极近的韩国,很有可能会发展得比燕国更弱;三晋地区的形势,除韩以外,估计赵国将苦不堪言、魏国亦无出头之日;而齐国,自顾不暇,且与秦地之间有三晋相隔;相比之下,原本楚地比故秦更大,地广人众、兵将善战,更在六国之中与秦国仇怨最深。

根据云梦秦简,徭役不去罚两皮甲(当时山林野兽很多,可自制),迟到三五天责骂,六到一旬罚一皮盾,过十天罚一皮甲,大雨免除征发……陈胜在大泽乡找人算命,经过装神弄鬼,和吴广并杀两尉,然后对众人说大家都遇雨失期、当斩,

而守边本就死十分之六七,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刘邦家丰邑本来是魏国曾迁都所到的地方,曾经跟过张耳,张耳以前是信陵君的门客。

另外,张良听人说后十年兴,第十年即九年后陈胜等起兵。项梁聚众,等了很多年,吴芮作为秦一地方长官,毫不犹豫就起义,赵佗很早就断绝和秦的联系…确实,从博浪沙到大泽乡这十年,暗潮汹涌……

后十年兴,是指第十年各处呼应,陈胜到陈为什么不听张耳陈馀劝告坚持称王,

很可能他就出自舜帝的陈国后人,难以割舍的归海情节,关于妫海(归海)可以简单百度,刘姓出自尧帝后人做龙肉的,民间记载刘邦祖父在魏国为官也有一定依据,而刘邦上山和造势都在陈胜之前……

公孙(卫)鞅入秦,变法,被封为商君,秦国之前也有受到墨家支援建设。秦国成为国有经济法制国家,依据云梦秦简。

韩非受荀子性恶论影响著书立说,被嬴政采用,秦国进入左倾激进主义时期。张良刺秦,在当时应该是芦苇丛生的博浪沙事后,张良逃亡,按司马迁对张良画像的评价状貌如妇人好女。

张良祖父和父亲曾先后在五任韩王时期为相;名字可能取自,名良,白虎奎宿王良,字子房,苍龙房宿天驷。《史记?天官书》:“汉中四星,曰天驷。旁一星曰王良。王良策马,车骑满野。旁有八星,绝汉,曰天潢。”“东宫苍龙…房为府,曰天驷。”

韩信胯下受辱,张良下邳受书。

“后十年兴,十三年孺子见我济北,谷城山下黄石即我矣。”授书后明确记载

“后十年,陈涉等起兵”,后十年是第十年(九年后),根据秦始皇本纪,博浪沙之后九年陈胜等起兵。另,博浪沙三年后,逢盗兰池,关中大索二十曰,每石米价格一千六百钱,(据考证,及历史资料古算术例题等和秦朝做公包餐扣饭钱数的制度,平常是每石30钱,男子三分之一斗为一餐一钱)。又三年后,李斯建议下焚诗、书。

后十年兴不可能是指建汉,就算事后证明这话再准也对留言当时的张良无用,总不能叫张良等经过三年秦被灭了之后才出来打酱油啊。在大泽乡,陈胜、吴广招人算命,经过装神弄鬼后并杀两尉,然后对众人说

“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当斩。藉第令毋斩,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云梦秦简?徭律》:“御中发征,乏弗行,赀二甲;失期三日至五日,谇;六日到旬,赀一盾;过旬,赀一甲。……水雨,除兴(遇大雨,则免除本次征发)。”又《云梦秦简?法律答问》:“可(何)谓‘逋事’及‘乏繇(徭)’?律所谓者,当繇(徭),吏、典已令之,即亡弗会,为逋事’;已阅及敦(屯)车食若行到繇(徭)所乃亡,皆为乏繇(徭)’”。但秦汉的逋事、乏徭二罪皆无死刑之罚。

谇:责骂

赀:罚财物

韩信以卒从项梁,项梁死,项羽、刘邦撤退,楚怀王收项羽兵权。据人考证,这时张良在韩打游击。能确定大泽乡的十年前在秦国法律是这样,如果说后来不断变本加厉不太可能,根据睡虎地秦简秦国量刑比六国轻,相反孔子那些人是重刑防微的看法。而后世名人说秦增税到二十倍,可当时公认合理的税是十分之一,真难相信后世说法……

韩非老师是儒家荀子,这时已经离孔子的仁和孟子的义很远了,孟子的性善论到荀子的性恶论,商鞅的法制到韩非的人治,看韩非著作,怎么都是明显的左倾吧,而在赢政时期,秦国也确实有走向激进的倾向……

其实根据韩信序次语的说法,就是内根和同,外根不和同——内部团结,外部不团结

一个,秦的法制和轻刑等法律只是未深入人心,而国有经济和后来的左倾激进还未让六国原民感受到强盛而先感受的剥削,就是法律上轻,而领导的政令重。另外,除了民众以外,掌握实力的六国贵族残余势力是复杂暗强的力量,而项梁那种人能逃避制裁,却又因为法制重证据什么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