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美亚太“新平衡”与“再平衡”

黄鹤鸣 收藏 16 4948
导读:test

开篇,关于中国亚太的选择

长期以来,美国掌控日本和澳大利亚,遥制整个太平洋,日、韩中端,中国等国低端、澳大利亚等国资源地保障美国的经济供给,大国中国安然地被锁于第一岛链之内,各司其就,此乃所谓的美国主导下之“亚洲太平洋框架”。

回顾二战前的亚太,中日互争,西方大国在此分化和殖民,处于比较松散的状态,二战是日本企图主导(说成统治较为合适)亚洲的开端。日本企图主导东部亚太不仅受到既得利益者西方列强的抵制,也受到本地区受到侵略的国家强烈的反抗,这就是二战之亚太战场的现实。

作为亚太国家的一员中国,如果让你选择,你会对二战历史时那种混沌和现存的亚太框架,从中作何选择?

历史上,我们无从选择,清之前,没有所谓亚太格局,清之后,基本是任人宰割。大清北洋舰队的建设,或许可以看作是中国企图探索亚太利益之路的开端,但已成历史粉尘,民国自顾不暇,风雨飘摇,更没有选择余地。

这里,我们说一说共和国中国的选择。

共和国的开国者,有英雄本色,有一争亚太应有利益格局之大略,这从朝鲜战争可一观端倪,——朝鲜战争可真的不仅仅限于书面宣传中的“唇亡齿寒”和“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之目的,这个决策的着眼于中国远至今日,更或至将来之东亚战略,今天中国能以六方会谈的主办者自居,正得益于此,而六方会谈实际上是东北亚利益分配之六方,以朝核为桌面标的物,以实东北亚利益分配之事宜。东北亚朝鲜半岛和日本是紧锁中国东北、俄罗斯、蒙古及中亚,乃至整个欧亚大陆太平洋出海口的战略要地,又是封锁中国的第一岛链的北端锚点,中国在当时国力极端的时候,敢于出手,自然不只是为一个朝鲜而已。此其一。

其二,开国之初,中日关系的迅速改善与中国亚太战略之东亚战略有关。其三,革命输出东南亚与中国的南部亚太战略有关。这三点集中体现中国早期的亚洲太平洋战略的立足点是非常高的。后来形势的转变,使得中国从东南亚退却,其实有违这一战略目标的。

所以,作为中国的选择,从最早的西部亚太应有一席之地,到长远主导西部亚太,是早就有之,有人认为中国没有完整的亚太战略,其实只说对了一半,那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和韬光养晦给人予错觉罢了。

变局:西部亚太的变化

上面说过,现有的亚太格局是在美国的主导下制订的,是一种有利于美国,是美国主导下的的框架安排。其中最能反映这种安排的是日本——日本在被占领的条件下制订宪法,完成制度建设,并在美国的翼丰之下,进行经济重建,换句话来说,就是在美国的管控之下,进行经济活动。这种管控于或者主导于美国之下的格局,其实也是整个亚太国家在地区秩序中都受控于美国的现实。

中国在建国后游走于苏联与美国之间的缝隙,相对独立一点,但改革开放以后,融入美国的亚太框架之内,充当美国廉价商品的制造国,收美国的白条,实施着韬光养晦式的战略欺骗。

所以,中日两国中,虽然日本作为美国东亚的战略支点,中国作为美国经济的廉价产品来源补充,有其不同的分工,但总体上,与本地区亚太国家一道,事实上已经融入美国的亚太格局之中,集中体现了西部亚太国家,包括东南亚,在美国的太平洋战略格局,乃至全球格局中的作用和地位。

不过,随着中国国力的上升,地区平衡渐起变化。变化之一,是中国在西部亚太的经济号召力超越美国,具体体现在,中国和东南亚经济融合的速度和深度已经密不可分,在东亚与日韩的联系也日益紧密,这种紧密联系建立在中国经济强大的感召力之下,进而反过来推动中国走向前台,这让美国感觉,到了不得不进行干预的程度。

当中国经济总量达到世界第六时起,美国就开始对中国施加人民币升值压力,不过由于日本的教训,中国早有对策,在很多时候,化解于无形,在几年间,经济力连接上窜,达到世界第二的位置,大有超越美国经济总量之势。

中国的崛起造成亚太平衡的渐变,这点很多人都能看清楚,但同时日本也借这种失衡势头,企图摆脱美国的控制,则同样令美国头痛,中日之间的剧烈争端看似是中日间的事,但实质也直接反映美国对东亚开始出现力有不逮的的状况。

对弈1:失衡与美国对亚太地区的再平衡战略

中国的经济发展达到世界第二之后,其实并无太大问题,但有人预见不久将超越美国,这也许也不是什么问题,当年日本也有过这种时刻,不过当美国试图用压制日本那套用于中国身上时,问题很快就出来了,中国似乎不接受这种压制,原因是中国相对独立的政治和军事能力,得以顶住了美国的压力,同时中国也早已经营起多方位的战略后方,如中亚经济圈和东南亚经济圈,而成为尾大不掉之势。

中国崛起在亚太造成的强力挑战,最为重点是,中国对西部亚太的整合力远超当年的世界老二日本,中国的人民币在东南亚已经事实上形成对美元的挑战,在东北亚也势头强劲。而且中国拒绝再尾随美国的G2架构提议,抛出隐藏已久的共治太平洋架构C2,提出太平洋够容纳中美两国的论调,可谓“凶像毕露”!——也就是说,我们在第一节“亚太战略架构的选择”所说到的,中国立国之初所持最终主导西部亚太的战略终于显形。

现在,中国完成韬光养晦式的战略欺骗之末期已到,美国已经感觉到,以往那个收美国的白条,充当廉价商品输送角色的中国,已经长出獠牙,成为地区老大。有数据反映,中国在低端商品制造中的地位遮挡了中国在中端,甚至有些高端的光环,中国近年在一些领域中的井喷现象正是隐藏压抑已久的中高端喷发;中国与美国的政治周旋,也模糊着中国在亚太,乃至全球影响力提升,不加以压制,势必造成西部亚太集团,美国淡出西部亚太的后果。

这,就是产生现在的亚太再平衡或者重返亚太战略的背景。

对弈2:平衡格局打破之后的风险加剧

时任驻中美两国联合国大使的李*星和奥尔布莱特有过一次对话,奥问李,中国的外交主旨是什么,李反问之,奥称,美国的外交目的是领导和控制(大意如此),可见,以美国的看法,所谓平衡,是在美国领导和管控之下的格局,才算平衡,如果这种看法用于现在的亚太格局,中国崛起所导致的失衡,超出管控范围,就必须加以再平衡,但在中国来说,必须谋求符合中国利益的新平衡格局,这就是中美两面临的最新问题。

中美就这个问题,经历胡总任内近三年的对话,时习已就副位,也可以看作现在一脉相承的对话,直至庄园会吾,乃无法达成双方可以接受的方案。这是明里的对话,但对话背后的博弈和交手,雷霆无声,电光闪耀,危机四伏。

美国对东亚日本的管控似放而实控,所谓似放,就是最近日本与中国的剧烈冲突,有美国放任的推动所致,而所谓实控,则指美国在日本的军事布置未有退潮,而实际在加剧;对东南亚更是加大控制力度,与菲律宾的军事关系不说,与越南、泰国甚至缅甸等国都加大军事演习力度,来实现所谓的再平衡。

由此可见,这种所谓的再平衡,手段凌历,一定会触碰到中国的利益和痛处,中国的还手是必然的,在交手中就会造成地区剧烈的不安,风险剧增。美国有政治评论员指中美两头大象作爱,小草遭殃受罪,实际就是指中美在西部亚太的博弈交手,导致地区国家的剧烈不安。目前中日关系,中国与东南亚某些国家的关系剧烈波动,甚至可能冲突,就是兆头。

对弈3:亚太危局,挑战面前中国不处下风

中国的韬光养晦战略实施时,美国在欧洲和中东大打出手,大发其财,那时中国似乎不是美国的问题,西部亚太也不是美国的问题,换而言之,西部亚太因中国而成为美国的问题,美国的所谓重回亚太或者亚太再平衡,唯有拿下中国,问题就能迎刃而解,因此,中国将面临美国最为直面的打压。有人认为,美国的重回亚太,是一种战略欺骗,其实是小看了这种挑战,中国所整合了大半的东亚经济圈,因美国的拆解,中日关系的恶化,几乎陷于停顿,东南亚经济圈相对牢固,但个别小国在美国的控制下,仍然难题不断。

不过认为是“战略欺骗”的看法,可以给我们以启示。为什么重回亚太看起来像个战略欺骗?原因是,一方面美国对重回亚太的力度与宣示可能给人予错乱之感觉,美国大力宣示其重回亚太,在政治上力度空前,但好像力有不逮,在军事上宣示布置60%的军舰,但事实上“强大存在”与以往相比,与期待有很大的落差;二方面美国的中东战略利益仍然巨大到无法放弃,中东地区的事务仍需美国“细心照顾”。由此可见,强大美国利益遍布全球,但需要“再平衡”的,可不只是亚太而已,中国应当从这里看到破解美国压力的希望,那就是,1,美国强大,但已经不是鼎盛时期的美国了,军事力量作为美国力量的象征,但受其经济拖累,军费消减,已经不再能显示出让人信服优势了;2,美国的经济下行导致经济影响力消弱,它能给亚太地区的东西,中国能百倍的给予,不论是政治援助、经济援助还是其它经济活动,近期美国在东南亚的出手都寒酸得令人汗颜;3,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政治信誉曾受98金融危机的重创,当是美国引爆危机收割东南亚时,这个地区国家的救世主是中国。

这个世界,弱肉强食,人们信奉强者而可能再度忘恩负义,东南亚国家面对中美,当然有这个问题,站队确实不易,甚至有人超越站队的界限一边倒和挖墙,如菲律宾和新加坡,中国作为地区国家,在美国恣意夺东南亚时曾作出重大牺牲,这个道义优势,不适合这些国家,但即便如此,中国已经整合起来的强大整体经济,仍然是号称头号经济体的美国在这里所不能企及的,中国要美元有美元,要人民币有人民币,要建设能力有建设能力,要生产能力有生产能力,可吸可予,可张可驰,美国能给什么,那种在战后扶持日本成就经济奇迹的能力已经丧失,现在已经成为经济吸血鬼,在这里已非中国的对手,中国所欠缺的,是强大军事力量和金融话语权而已。

对弈4:提升军事和金融力量,将成坐实西太霸主的关键

中国与美国在地区领导权竞争中的短板体现在军事上,这点从日本和菲律宾与中国的争端得到最为集中的体现,而金融话语权短板则体现在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之脆弱。

中国在西部亚太得以坐大,因为原本立足于韬光养晦战略欺骗,所以军事力量无法一步到位,是其必然,中国如果军事力量的提升如果跟经济力量一样显眼,就必然在很早就显示出挑战美国的态势,而达到世界第二的位置,但这个位置还是让别的国家,如俄罗斯等国家呆着。

不过,中国的獠牙还是在隐藏中磨砺着的,这两年来很多军事项目的井喷现象,就体现了中国所隐藏的军事力量,其所缺的,只是体系的配套整合和磨练,预计不出五年,将整合成与世界老二地位相称的军事地位,在这种条件下,领土争端中的很多问题将不再能够让美国搅动得起。(这点交给懂军事的网友加料)

而金融话语权方面,这被视为美国和西方国家最为有效的掠夺工具,中国哪怕一点点的染指之心,都被在挡于门外,因此中国在这方面的进展,在多年来一直颗粒无收,最近几年来中国一直注资于世界银行和国际代币基金组织,但那一丁点的投票权提升承诺,变现还遥遥无期,而这还是打着新兴国家话语权的幌子跟俄印巴等国一起讨要的剩菜冷饭,足见世界现实之残酷!所以,中国一方面大量持有美元,一方面与各贸易大国货币互换,再与新兴国家建设诸如金砖银行之类的金融合作,以堵死美国企图以金融优势压制和扰乱中国经济的门路。

在亚太地区,东南亚国家,人民币大行其道,这跟98金融风暴之痛有关,也无意中得益于美国一直以来压迫人民币升值使人民币保持强劲的顺风车;在其它亚太贸易大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甚至美国的私生子新加坡等国,全部与中国有货币互换,假如美国持续宽松,或者加大金融巧取豪夺力度,击垮相关国家最后那点信心,那么美国自己推倒自己的后事,将由中国来办理了。

结语:实现中美亚太“新平衡”

中美在亚太的竞争也好,交锋也罢,所争的,无非利益罢了,但两国剧烈的相争,对彼此的利益都是巨大的伤害,不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共同繁荣才是最佳选择。目前看来,中美都自信满满,美国一面企图沿用旧格局,自恃其军事和金融优势,继续管控中国于手掌,也企图尽用这一优势,威吓亚太国家继续乖乖呆在美国的阴影下。前不久美国副总统在东南亚说“美国在这里强大存在,不要试着跟美国对赌”,似乎想证明什么。而中国平分太平洋的表达,也一日比一日清淅,近几届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无不在执着地重复着这个要求,中国不温不火的背后,意思很明白,美国已经势衰,还是一边歇去吧,无怪乎美国战略界几位泰斗愤愤不平“习,过于自大”。

中国在西部亚太寻求自己的主导地位,在中国看来有其合理性,甚至从美国的角度,实现共治太平洋,中美都得到各自的利益,或者也有其合理性,但问题是,美国一旦退出西部亚太,其全球战略格局可能受此冲击,而有一发不可收拾的后果,因而必然要力保不失,或者小心行事,在这里,体现了中美亚太战略的不相容性,即现有格局的改变可能几乎是一个零和游戏,如果中国主导西部亚太,美国将由中国坐实西太霸主而失去世界霸主地位,那么探讨一个既可保持美国现有地位,又可实现中国崛起于西太的架构,是中美两国最为关键的问题,但很可惜,这几乎是一个无法兼而得之的架构、空中楼阁!只有通过对撞、交锋,得出真实的力量平衡结果,实现新平衡,才是真正的平衡,而不是美国单方面所设想的“再平衡?

所以,笔者希望,中国应明确提出以C2为基础的“亚太新平衡”构想,在与美国在亚太博弈中展现实力,重构有利于亚太发展的新格局,以应对美国的再平衡战略,开划新的时代。

(完)

本文内容于 2013/8/15 11:37:08 被小编a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不错的文字,一步步走吧,先是培育市场和发展机构投资人,接着人民币离岸中心,再就是利率市场化,经济和金融上走稳战略规划的每一步现实,将给国家的经济转型和体制改革提供较好的环境,也将支撑国防科研和建设,最终实现综合实力竞争的成功。

无论亚太风云如何变化,只要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强大的足以对付老美,那么,所谓的新平衡和再平衡,对于中国和世界来说都只是一个可笑的笑话而已。

五年之后,中国在军事上达到与经济地位相称的地步时,原本不服中国的日本,与中国有争端的小国,都会感觉绝望,而必须调整与中国相处的策略,美国那时就无法说服这些国家与中国为敌。

而两年之内,美国经济再无起色,财政问题势必加剧,国内人心就成为问题。如果美国迫于国内状况,再动歪脑子用金融手法,国际信誉就破产在即,美元被抛弃就很自然了。


大势:美国应正视中国在西部亚太崛起的事实,也应正视美国国力渐不如前的现实,做出两国都接受的妥协,不至于在与中国的争持中消耗已经不如从前的国力。

波动:中国在西部亚太被接受的过程中,日本不服,一些小国恐惧,如新加坡、菲律宾

等,美国利用它们,从而激发区域内,特别是中国周边振荡,是必然的,这只是股市上行大势中的小波动罢了。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