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航母飞行员选拔比美军更严格 培养需花上千万

我航母飞行员选拔比美军更严格 培养需花上千万

2013年08月14日 11:35 新华网

从广义上来说,舰载机飞行员既包括固定翼舰载机飞行员,也包括直升机这类旋翼舰载机飞行员。从难度来说,培养固定翼舰载机飞行员肯定要超过直升机飞行员。而具体到难度,主要存在于起飞和降落两个环节上,而降落的难度还要大于起飞的难度。

培训舰载机飞行员,首先是一个选拔的过程。以美军为例,参加航母舰载机飞行员选拔的必须为少尉以上军官,主要来自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海军航空学院和海军航空兵军官候补生学校,年龄为18~32岁,身体条件是视力不能低于0.5、矫正视力不低于1.0,不能是色盲,深度视觉不能有缺陷。身高不能超过1.96 米,男性不能低于1.58 米,女性不能低于1.47米。第二步候选人还必须通过一系列的航空选拔系列测试,既有数学和语文、机械教程、航空航海、立体空间认知以及航空兴趣等知识性测验,也有生理测试一系列生理、心理和背景测试候选者是否适合飞行。第三步,学员要接受海军航空兵的知识教育和地面训练预训,包括基本军事科目、航空基础理论、海上求生与自救等。第四步预训结束后,学员将被派往海军训练航空联队(训练中队)接受初级飞行训练、基础飞行训练。第五步,基础飞行训练后,教官会判断学员适合哪种机型的飞行,然后将其编入不同训练中队进行高级飞行训练,全部课程通过者才有可能成为一名航母舰载机飞行员。其中,飞行培训包括14~18个月的陆基训练和6个月的海上实舰训练,培训时间约为陆基飞行员的2倍,每人平均价格200万美元。

单纯从飞行员的选拔上,中国海军和美海军标准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从中国海军招飞官网上可以看出,中美两军海航招飞的标准主要差别在性别和身体条件上。中国海军目前还没有招收女飞行员,而美国海军航母上已经有了女舰载机飞行员;而中国海军招飞对视力的要求更严格,不像美海军一样能够接受激光矫正视力的候选者。

从现阶段来说,中美培养航母舰载机飞行员还有一个最显著的差别,就是中国海军可以从大批现役海航飞行员中选拔舰载机飞行员。这是一种精英选拨模式,类似于现在美军F-22飞行员选拔模式。据中国军网透露,我军首批舰载机飞行员年龄在35岁以下,飞过至少5个机种,飞行时间超过1000小时,其中3代战机飞行时间超过500小时,且多次参加过军兵种联演联训、重大演习任务,是所在部队的种子飞行员和重点培养对象。从成熟飞行员中挑选,这就省却了前期飞行员培训的时间,从而加快了中国航母成军的速度。

不过,培养舰载机飞行员的难度不在于空中驾机技巧,而主要在于航母上的起降。而根据舰载机起降方式的不同,又分为两种不同的培训方式。美军舰载机均为弹射起飞,这实际上一定程度上简化了训练内容,因为在弹射阶段飞行员几乎不做任何动作,只要发动机没有问题,弹射速度达到标准,战机基本就可以成功起飞。美军的主要培训重点在降落部分。一般学员在初级训练完成后,就要接受舰载机的降落训练。一些文章称,美军在新泽西的莱克赫斯特航空试验中心(Lakehurst)的弹射和拦阻设备是用来训练飞行员的。这实际并不准确。莱克赫斯特航空试验中心主要任务是改进现役弹射器的弹射性能和研制新一代的弹射和阻拦设备,并不是让初级学员来练手的。美军海军航空兵学员练习航母起降,首先是美国海军金斯维尔基地和米德里安基地,进行航母着陆的地面模拟训练,学习如何用T-45C教练机的尾钩来“钩住”阻拦索。在这一阶段完成后,飞行员将直接在现役航母上进行降落训练。飞行员要进行14次降落,其中要求要有10次以上成功钩住阻拦索才算合格。

相比之下,俄式航母的滑跃式起飞,对飞行员的培训就要更复杂一些。因为重型以及中型舰载战斗机,在滑跃甲板起飞是需要飞行员精确控制发动机的推力和各飞行舵面,操作比弹射起飞要复杂。而且滑跃式甲板在战机高速滑行中,会给飞行员带来“撞墙”的错觉,因此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苏联为了训练“库兹涅佐夫”航母的舰载机飞行员,1977年特别在靠近建造航母的黑海造船厂边上的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萨基海军机场,建造了“尼特卡”地面训练中心。相比美军的莱克赫斯特航空试验中心(Lakehurst),“尼特卡”是一个真正集飞行员训练和航母起降技术试验的基地。整个基地不但建有模拟航母甲板的停机坪、滑行道、跑道、机库等设施外,还有完全模拟实舰的“地面仿真全钢结构滑跃起飞”甲板。可以说就是把“库兹涅佐夫”航母的甲板、拦阻系统、着舰引导系统完全搬到了陆地上。该装置甚至装有液压系统,可以模拟航母在海上航行时产生的横摇。此外,当时的苏联还准备在“尼特卡”中心安装一部弹射器,来试验弹射起飞舰载机,准备在核动力航母“乌里扬诺夫斯克”号上使用弹射起飞,但由于苏联解体该计划被终止。

现在对于俄罗斯海军航空兵,最坑爹的莫过于“尼特卡”训练中心在苏联解体后归乌克兰所有。1991年以后,乌克兰就关闭了“尼特卡”的部分训练实施,俄方只能每年在该地进行6-8周的舰载机的训练。2008年8月俄格战争爆发后,乌克兰以俄罗斯黑海舰队攻打格鲁吉亚为由,拒绝让俄军舰载机在“尼特卡”进行训练。尽管当时俄方飞机已经准备飞往克里米亚半岛,甚至已经向乌方支付了费用,却不得不返回原基地终止训练。

此事发生后,尽管乌方在2010年又允许俄使用“尼特卡”。但俄方已经决心建造自己的舰载机陆地训练中心。有俄方媒体披露,2011年俄罗斯已经在靠近亚速海塔甘罗格湾的叶伊斯克市建设新的舰载机训练中心。2012年有照片显示俄已经在此地开始修建滑跃式陆上跑道和阻拦装置。俄方计划在2013年能够让自己的舰载机在叶伊斯克训练中心实现首飞,而整个训练中心力争在2015年投入使用。

有评论认为,俄方建造自己的训练设施,除了要满足本国需要外,还有一个心思就是想“保密”。因为乌克兰已经在向某些“国外用户”开放。据美日等媒体援引“尼特卡”内部人士的消息,2006年10月中国海军大型军事代表团访问乌克兰,详细参观了前苏联遗留的海军航空兵训练中心和“尼特卡”训练设施。中乌双方还讨论了乌克兰帮助中国海军航空兵部队训练航母飞行员的可能性。从那以后,中国的工程师、飞行员、海军技术专家就开始频繁访问“尼特卡”训练中心。而俄方认为,如果再继续使用“尼特卡”,就有向外泄露其舰载机实力的可能。

不过,按照中国一直以来的习惯,是不会把这种事关海军战略性发展重要训练任务,放在境外的。从美俄等航母使用国的经验来看,舰载机降落才是飞行员训练的难点。而陆地训练设施,又很难模拟航空母舰海上沉浮移动的状态。因此,考虑到中国未来不可能只有一艘辽宁舰,因此将来飞行员的最终起降训练考核,完全可以向美军的训练一样,在辽宁舰上来完成。这样该舰作为训练、试验舰艇的意义就更加突出,从而成为中国海军航母力量的发展最为重要的奠基石。

训练舰载机飞行员除了必要的设施以外,更重要的就是开发专用的高级舰载教练机,任何一种大规模飞行员的培训工作都不可能大量使用昂贵的现役舰载机来进行训练。

舰载教练机的功能,是充分模拟主力舰载机的起降性能,首先是适应舰上起降的需求,其次是尽量模拟主力舰载机的飞行品质和作战功能,从而为飞行员尽快适应作战装备打下基础。美海军使用的是T-45“苍鹰”高级教练机,该机是从著名的英国“鹰”式高教机基础上改装而来。

对于中国海军来说,选择国外的教练机不大可能,也就是要在国内近几年推出的“山鹰”L-15“猎鹰”等高教机来选择。2011年,一些电视媒体播出了海军型“山鹰”歼练-9型飞机进行试飞的电视画面,由于可以看见该机后部的着陆尾钩,所以普遍被认为是首次曝光了用于训练我海军舰载战机飞行员的教练机。中国海军是否采购“山鹰”教练机不得而知,但相比L-15,“山鹰”无论是在国产化水平上还是面向舰载改装的进度上,都超过了L-15,因此“山鹰”夺魁的希望确实很大。

不过“山鹰”只能初步解决“有无”的问题,尚不能完全实现舰载高教机的功能。由于“山鹰”依旧是脱胎歼教7的设计,其低速飞行性能有限。因此某些观点认为“山鹰”的定位就是“不上舰”的舰载教练机,减少上舰的改装难度,专注于培养舰载机飞行员在地面模拟设施的“飞行感觉”,体验滑跃起飞和尾钩着陆的特点,而现阶段真正的上舰训练,交由双座型的歼15战斗教练机来完成。这也是现在过渡阶段,针对中国舰载机飞行员培训数量较少而采取的一种变通方法。

同时,中国可以在“山鹰”或者“猎鹰”的基础上,利用成熟的技术,打造一种较高推重比、优秀起降性能、具有电传操纵系统的舰载教练机,能够同时满足航母实舰滑跃和弹射起飞以及阻拦降落的需要。这种“真正”的航母舰载机,不但能够让飞行员能实现在现有辽宁舰实际起降,还可以为将来弹射器的使用埋下伏笔。

除了训练设施和教练机以外,外界可能还没有注意到的,就是海军在开始发展航母后,对飞行员的需求更大。因为中国海军现有航母舰载机飞行员,都是从现役飞行员中“优中选优”,但这是初期的权宜之计,也是为了航母工程的顺利启动。但后面这样的方法显然不行,因为这不但会稀释现有海航部队的战斗力,而且大多数成熟的飞行员,在飞行习惯已经养成的前提下,再去适应航母起降也很困难。因此现有的我军舰载机飞行员,不但要完成舰载机的相关测试任务,还要摸索一套符合我军实际的舰载机飞行员培养方法,从头培养年轻飞行员,为航母舰载机飞行员提供充足的储备。

近两年,海军招飞已经扩大了规模,从原有的辽宁、山东、河南、河北四省逐步扩大到山东、安徽、河南、湖北、辽宁、河北6省39个地市。当然对比中国空军遍及全国的庞大招飞计划,海军航空兵的规模小得多。而且从招收女飞行员、招收北大、北航、清华飞行国防生来看,海航和空军也都存在着差距。从美军的现状来看,空军全部飞行员数量约为13000人左右,其中战斗机飞行员约为3600名左右,而海军的飞行员数量还要更为庞大。虽然中国航母的规模达不到美国的规模,但中国海航需要更多高质量飞行员是个不容回避的趋势,而这也必然引发海空军飞行员资源的重新分配与调整。

除了飞行员这个群体,中国海军还要培养一定数量的飞行军官。即在舰载预警机、舰载电子战飞机上执行“非飞行”任务的军官,这类军官尽管数量较少,但角色却十分重要,对于航母整体作战有着特殊的作用。综合来看,航母的出现意味着中国海军要从战略高度统筹人才培养计划。我航母飞行员选拔比美军更严格 培养需花上千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