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不去朝鲜是怕死是装病吗?(转)


最早看有关林彪的传记是在八十年代中,写传记的是原林办的一位秘书用的笔名好象是林青山,书中用了很长篇幅来介绍林彪吸鸦片,扎吗啡的历史。这可能是批林批孔后最早揭露林彪吸毒问题的文章,并且也是流传最广的,这其中有一个最重要的情节就是林彪喜欢划火柴,划完后让火柴熄灭再闻闻烟味,林彪的这个动作当年被秘书在书中引深成为吸毒成瘾的表现,不过现在这位秘书对此又有了新的解释,说这是林彪对战场的怀念,也不知道哪个说法才是他真实的想法。

其实说起来鸦片这个东西对革命的贡献也还是不小的,当年红军长征的时候,高级干部往往怀里都要揣块鸦片,遇上乡民,指甲盖大一点就能换两只鸡,比起甚么其它的硬通货光洋,金戒指好用的多,西路军失败后,李先念一路能跑回延安,也是拷怀里的黑色硬通货。至于打仗负伤的,没麻药,用鸦片代点止痛的更是比比皆是,少量鸦片还能治腹泻,所以说先要纠正个概念,在缺医少药的年代鸦片也不完全是个坏东西。

当年革命军队中的高级将领吸鸦片的还是有不少的,就拿元帅来说,头一个朱德,朱德当年对史沫特莱说,自己在当军阀时吸过鸦片,以后为了寻求革命戒掉了。第二个贺龙,贺龙当镇守史时和军阀别无两样,不光吸鸦片,其它的吃喝嫖赌也无一不精,当然加入革命后没听说贺龙吸过鸦片,由此也可见当年共产主义的精神力量之大了。至于将军里以前从旧军队里出来的,不吸两口的怕没几个。

回头再来看看林彪是怎么开始吸毒的。林彪在平型关后不久被阎锡山的部下放了冷枪,当时把肺给打穿了,伤了脊神经,晚上大小便失禁,不能入睡。这时延安乃至国内的条件是很差的,能止痛的除了鸦片就没甚么了。一来二去吸的多了就上了瘾。不过林彪在被中央送到莫斯科疗养后很快就戒掉了鸦片吗啡瘾,自此从没听说林彪再有过吸食过鸦片。

林彪秘书的林彪传中着重提到林彪不去朝鲜是怕死,是装病。经过傅连璋的确诊是吸毒落下的病根。这可是开天大的玩笑了,连中央台拍的电视剧都提到林彪在大军南下过汉口后就是在单架上指挥的,犯的是由中枢神经痛引发的头疼,有时拉肚子倒是打过几针杜冷钉,不过这和吸鸦片也风马牛不相及。全国解放后林彪病情加重来京疗养,连路都走不动这也是林彪卫士的回忆录里所提到的,装病一说看来也难以成立。

一九五零到一九五二年正是林彪身体最差的时候,林彪住在颐和园连台阶都下不了,更别说出门了。可傅连璋给林彪检查身体是在一九五三年,这时林彪在黄克诚的建议下开始加强活动,晒太阳,身体正在好转,而这时朝鲜战争都快打完了,不知怎么就让作者给联系到怕死,装病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