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华人视角◆交锋-中国的左中右

蕭十一狼 收藏 0 88
导读:华人视角 交锋――中国的左中右 其实笔者对中国的左中右研究不深,因为一直以来,特别是自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在中国的争论一直没停过,而且一直在交锋。薄熙来事件,社会上议论颇多,有挺薄的,有批薄的。当然,主流媒体是批薄,但挺薄的声音确实存在,也不应忽视。近日笔者撰写《薄瓜瓜想纠正父母的价值观》一文,即有人问及笔者,何为左?左的標准是什么?笔者试试探访一下这个深水区。 从经济角度来看,左的体现是计划经济,右的体现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的体现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计划经济,中国自1

华人视角 交锋――中国的左中右

其实笔者对中国的左中右研究不深,因为一直以来,特别是自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在中国的争论一直没停过,而且一直在交锋。何为左?左的標准是什么?笔者试试探访一下这个深水区。

从经济角度来看,左的体现是计划经济,右的体现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的体现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计划经济,中国自1949年到1978年,大概走了30年,社会经济结构只有国营企业,集体企业,没有私有企业,更别说合资企业,外资企业了。计划经济的利弊,大家有目共睹,历史上,给了计划经济一个很贴切的称谓,叫“大锅饭”,因为效益低下,故物资短缺,很多生活用品需要实行配给制,买肉要凭肉票,买食品要凭粮票,买米要凭粮本(在上面盖章)。这样的现实场景,恐怕不是现在的80后,90后所能想象的。有人说凭票配给制是真正的民主,不知道说这话的人出自什么目的,若那样贫瘠的物质生活是真正民主,恐怕没人会去追求。计划经济还有一个特征,就是搞“一言堂”,成为“计划经济”下思维的产物,无视了人的个性特征,无视了事物的差异性,为后人所诟病,但把这种自上而下的“一言堂”作风归罪于计划经济,却有失公允,这种不容以下犯上的语言场景,可以追溯到秦始皇时代。

但计划经济的社会,并非一无是处,因为物欲被压制,物欲被“配给”,故此,大部人的私欲表现得很理性,因而社会上拾金不昧,大公无私等的社会道德,品格成为主流,貪腐绝迹,这也成为目前“左派”思想存在的原因――渴望社会回归到那样的场景。

简单概括,计划经济是讲求共性,消灭个性,讲求一个標准,所以社会上衣服也是一二種標准颜色,连穿衣服况且如此,更别说思想有几种颜色了。

时代证明,计划经济不符合历史发展潮流,因为人性必须得到尊重。笔者要强调的是,人性必须在法律框架下,社会道德准则下才能得到满足,否则社会私欲横流,社会矛盾由此壮大。这也是目前“左派”所不能容忍的。

右派经济,即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其特征是私有化,没有国营企业,没有集体企业,任何生产资料都是私有。政府不干预市场,给市场一个自由度。政治上,就是资本主义宪政。有君主立宪制(如英国),用内阁制管理国家;有三权分立(如美国),由总统+议院+最高法院管理国家。自80年代末,自由主义在中国逐渐浮出水面。自此展开了马克思主义与自由主义的争论。无论是自由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实质都是西方在世界进行“普世”的核心内容。俗称“普世价值观”。其实西方普世价值观的普世过程割断了历史价值观,很多民族拥有比西方更悠久的更为系统的历史文化及其价值观,如波斯文化(古兰经文化),中华文化(儒道墨老等百家学说),这些都是与西方价值观体系(圣经文化等)有着泾渭分明的区别,但西方价值观没有对此予以尊重,古代是通过十字军征伐推行西方价值观,现代则是通过颜色革命,支持政变,舆论攻击,和平演变等推行普世价值观。因此,文化之间的冲突就在所难免,文化越是深厚,这种冲突就越激烈。为何伊朗全民反美?因为波斯民族一直以自己的悠久历史而自豪,对西方价值观不屑一顾。

但在中国,却不完全是这样,中西方文化的冲突不是象伊朗那样是伊美之争,而是中国社会内部之争。经过多年渗透,西方已在中国扶植了一大批代言人,玩的是二战日本侵略军对付中国人的那一招――以华制华。代言人以“公知”,“精英”面目出现,以其社会地位,影响了一大批人的思想,所以,中国社会的内部之争,一点都不逊色于中美,中日之间的争斗。以“公知”为代表的群体,主张中国走资本主义宪政之路,否决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但他们不以推行“资本主义”的面目出现,而是代以“民主”,“自由”,“人权”推崇者自居。资本主义的“民主”,表面上是一人一票,总统是人民自己选的――但却严重忽略了一个关键实质,总统是你选但不是你挑的,总统是一个政治组织即政党自己内部选择,由他代表政党竞选总统,因此,总统实质代表的是一个政党,而不是代表人民,他首先考虑的是政党的利益而不是人民利益,这是西方民主选举的实质,也是竞选时甜言蜜语拉选票,一旦当选就原形毕露推翻自己诺言的原因。很多国家包括澳洲,都是强制性投票,不投票就罚款的,为何?因为人民都知道政客只是为自己党谋取利益,谁上台都一样,投不投都改变不了这个现实。所以为了提高投票率,很多国家都实行强制性投票。这也是对标榜“自由”的一种讽刺。

资本主义的“自由”,主要体现在市场经济的自由化。其核心就是私有制。资本主义国家,没有国营企业,全部是私有企业和上市公司(私人控制)。中国公知一直指责中国贫富悬殊是社会主义造成,却隐瞒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一个现实,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下,贫富悬殊更严重,如金融寡头,垄断企业寡头,社会大众依然处于最底层,笔者曾写《西方失去的一代》,里面介绍了很多西方民主国家当前社会底层穷困潦倒的现状。而社会主义的支柱产业,掌握在国家手里,这显然比掌握在私人手里要好。国营企业怎么也比金融寡头要好。中国目前很多人仇富,公知说是体制造成,这是误导。实则是因为中国的富人缺乏社会责任感,不知道还富于民,引起人民不满所致。但若中国走资本主义私有化之路,将涌现更多资本家,金融寡头,故贫富方面的矛盾不会减弱,只会更深。还有很多人说,现在中国走的就是资本主义道路。其实是误解。市场化不是资本主义的专有形式,关键的区别在于资本主义是完全私有化,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公有制同市场经济相结合的。这也正是中国能在30年间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根本原因。从这一点而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具有先进性的,是社会的一种进化。

资本主义的“人权”,主要体现在法治制度。这一点,本质上还是富人制度,香港很多法制类的影视,我们都可以观察到,法律只是有钱人玩的游戏。笔者在澳洲,很清楚这一点,很多官司,都要昂贵的律师费,一般百姓根本打不起,最后不是忍气吞声,就是甘愿损失,所以法治国家,还是看你有没有钱。虽然也有免费法律援助,但要无任何收入,无任何资产,无任何存款的人才能享受,这种“三无”人员,除了乞丐,没有人能符合申请条件。

由此可见,资本主义自由化并不是最理想的,关键是它并不符合中国的国情,公知们以为出了几次国就认识了资本主义,就算去旅游,看到的也是风光的一面,其实不在国外生活十年八年都不可能对社会有深刻了解。中国拥有13亿人口,民族也有50多个,省份多。思想复杂,连学说都有百家之多,故有“百家争鸣”现象,西方根本比不上。若走资本主义道路,思想领域的“百家争鸣”,必然演化为军事领域的“百家争利”,出现地方土皇帝,大财阀,乃至占山为王的混乱局面,宛如民国初期的军阀割据,最终走向内战。前苏联崩溃后,出现大量经济寡头,穷人至今还是穷人就是最好的例子。而且现在已经有地方政府抵制中央政府政策的现象,如前重庆市委书记,就等同自立为王,别出心裁玩自己的一套,才有人民日报批评其不是“令出一门”一说。这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现象,何止重庆一个地方?王小石说中国若崩溃,结局比苏联害惨。笔者说,若中国崩溃,一定回到战国时代,春秋时代。最终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以公知的“学识”水准,难道看不出以上的问题吗?不是,公知再不学无术起码也有60分的知识水平,之所以隐瞒不提,是因为西方代言之故。中国近年以来的“宪政”思潮,所谓提倡“公民社会”,都是以颠覆现行社会主义为目的。笔者把这些公知,精英等归纳为右派。有人说,公知把民众作为玩物,这一说法毫不夸张。

出了左派,右派,中国现行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主流,笔者称为中间派。这也是相对左派,右派而言。中间派,不再象左派那样强调意识形态,但吸取其精华,坚持中央集权制,更不象右派那样强调西方民主价值观形态,但吸取西方成熟的生产技术,所以中间派是集人类文明之大成的一派。中国不能走资本主义的邪路,也不能走前苏联的老路,只能走自己的路,这是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符合13亿人口规模,符合悠久中华文化历史的道路。可以说,任何无视中华文明历史价值观的“主义”,最终都避免不了内乱和战争。因为大家是中国人,是用“筷子”吃饭,不是用“刀叉”吃饭的中国人。任何政治制度,都必须建立在一个国家的历史环境,社会环境,文化环境之上,任何思想观念和政治主张,都必须本土化,离开了这些实际环境,空谈“民主”,“自由”,不是对民众哄骗就是对社会的破坏。

邓小平说过,改革开放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既然用了“革命”一词,证明走的是前无古人的道路,“第二次革命”的根本的标志和意义,是中国作出了市场经济的选择,走上了公有制同市场经济相结合的新发展道路,实现了从计划经济(非市场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变。世界的“去西方化”已经成为历史趋势,为何还要中国“西化”?既然公认未来是亚太世纪,那么等如世界公认中国目前走对了路子,选对了方向。所以,任何有逆历史潮流的企图,都只会是浪花一闪,苍蝇嗡嗡而已。最后,笔者再提一下,现实环境中,左中右并非固态,还有中间偏左,或中间偏右,甚至极左,极右等的状态存在。故此,认清方向,明辨是非才是正道。7-8-2013


本文内容于 2013/8/8 8:10:10 被小编a29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