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若动荡”,绝对“只会比苏联更惨”!

dapipi4 收藏 2 591
导读:评《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之二 李悔之 为俗事所困,评《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之二今天才完稿。本文将对王小石的三个主要观点进行推敲。 1、俄罗斯果真“被民主化大饼骗得输个精光”吗? 2、袁世凯、蒋介石时代实行过“欧美那一套”吗? 3、“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一、俄罗斯果真“被民主化大饼骗得输个精光”吗? (1)民主化前和民主化后俄罗斯的真实对比。 在《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一文中,王小石气势汹汹地痛骂“天使、导师、知知们”一顿之后写道: “那我们看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评《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之二

李悔之

为俗事所困,评《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之二今天才完稿。本文将对王小石的三个主要观点进行推敲。

1、俄罗斯果真“被民主化大饼骗得输个精光”吗?

2、袁世凯、蒋介石时代实行过“欧美那一套”吗?

3、“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一、俄罗斯果真“被民主化大饼骗得输个精光”吗?

(1)民主化前和民主化后俄罗斯的真实对比。

在《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一文中,王小石气势汹汹地痛骂“天使、导师、知知们”一顿之后写道:

“那我们看看曾经动荡过的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民是否到达了幸福的普世价值彼岸。如今俄罗斯百姓确实觉醒了。他们觉醒到被欧美画出的民主化大饼骗得输个精光。”

紧接着,王小石列出了一大堆俄罗斯百姓“被欧美画出的民主化大饼骗得输个精光”的“事实”:

“从1991年苏联解体,到20世纪末,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比1990年下降了52%;同期工业生产减少64.5%,农业生产减少60.4%,卢布贬值,物价飞涨五千多倍。”

“1988年,苏联平均工资可以买1250公斤土豆,1992年只能买172公斤土豆。”

“1990年,包括下水和猪膘油的肉类,人均消耗75公斤,到2000年只有45公斤。1990年,牛奶和奶制品消费,人均消耗387升,到2000年只有215升。”

“俄罗斯最穷的20%人口人均收入1991年是11.9%,到1999年下降为6.2%;最富裕的20%人口人均收入1991年是30.7%,到1999年上升为47.4%。”

“苏联1991年粮食产量3.2亿吨,2008年左右俄罗斯粮食产量8000万吨。苏联是粮食进口国,而现在成为粮食出口国,因苏联时期生活水平高,消费水平高,现在俄罗斯人生活条件下降,肉类、蛋类等消费减少。”

上述数据,没有一组注明出自——这,究竟是有意疏忽还是无意之过?

还有,只要明眼人,瞬间会看出王小石在上述“事实”中玩弄两个极具“革命智慧”的手段:

1、在经济数据上玩弄“偷换时空法”——所列举的数据,绝大多数是1989年至2001年之间的;在经济实力总量上,则玩弄“不对等比例法”——以前苏联各类经济总量、军事实力,对比俄罗斯各经济总量和实力。

更值得注意的是:为了让人们相信“俄罗斯人民输得个精光”王小石在列举一些数据时,有意无意中对民主俄罗斯的一些数据进行“打折”。如谈到当今俄罗斯人的人均寿命时,他这样告诉人们:

“俄男性现在的平均寿命为58.6岁,比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时男性寿命的63.4岁还低了4.8岁。而2007年中国男性平均寿命70岁。”

上面数据出自哪里?王小石没说明。

且看出自中国官媒的消息:

2012年1月21日,中国新闻网引用普京的话:2011年俄罗斯人的平均寿命增加了1岁半,已经超过70岁。同年2012年10月10日,俄罗斯卫生部副部长维罗妮卡•斯科沃尔佐娃时接受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采访时说:“因国家综合措施的实行,近年来,俄罗斯联邦的人口状况发生了本质上的改善。俄罗斯人的平均寿命达到70.3岁,死亡率下降了5.6%,这是近19年来最好的数值。

再如俄罗斯2008年的粮食产量,王小石文中说是8000吨,数据同样没有说明出处。而2009年2月6日《中国期货》网站等国内几间网站报道:美国农业部2009年2月5日参赞报告显示:2008年俄罗斯粮食产量达到了1.081亿吨,其玉米产量为660万吨,燕麦产量为580万吨,黑麦产量为450万吨,其它粮食产量为420万吨。

叶圣陶先生的小说是“多收了三五斗”,王小石的文章是“少算了两千万吨”!

作为曾到过俄罗斯采访的文人,对上述数据,究竟是真的不知道,还是“选择性失明”?

仅是一项仍然可以理解为偶然性失误,而对俄罗斯近十年间取得的巨大成就却一律视而不见,就是“选择性失明”了。且看下列几组极有价值的数据:

2006年8月22日国际能源网报道:“俄罗斯提前偿还95%苏联外债”。2013年中国广播网报道:“俄罗斯还清苏联留下的全部外债”。

不但提前还清苏联外债,据俄罗斯新闻网8月5日报道:俄罗斯并免去几百亿外国所欠苏联债务。其中免除伊拉克120亿美元,阿富汗110亿美元,蒙古114亿美元,朝鲜80亿美元,利比亚46亿美元。

新华网莫斯科3月5日电,俄罗斯中央银行5日公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截至3月1日,俄国际储备总额为5261.72亿美元。已经超过苏联时期15个加盟共和国的总和。稳居世界第三。

2013年1月18日中国食品网报道:俄罗斯与乌克兰分别成为世界第三第四粮食出口大国。俄罗斯出口小麦的数量迅速从750万吨增至950万吨。——自苏联自十月革命后,70年间苏联一直是粮食进口大国。

2013年7月9日,世界银行近日公布,2012年俄罗斯人均国民收入达12700美元,迈入高收入国家之列。中国以4270美元名列107位。

2013年中国网新闻中心报道:俄罗斯GDP排行全球第五。据世行评估,在根据购买力平价计算的2012年世界十大经济体排名榜中,俄罗斯以3.4万亿美元排行第五。

2012年3月6日中国商务部消息:据俄罗斯海关署统计,2011年俄罗斯外贸总额为8213亿美元,同比增长31.2%。其中出口额为5160亿美元,增长30%,进口额为3053亿美 元,增长33.4%,外贸顺差2107亿美元,增勋章42.5%。

《福布斯2013全球亿万富豪榜》最新排行榜中,俄罗斯以101名亿万富豪名列全球第三。

再看具体到俄罗斯百姓个人的实惠:

1、全民公费医疗,除了药费;不管哪国人,只要在俄罗斯境内就给治;

2、免费教育,教科书由学校提供,并提供免费早餐或午餐;

3、供水供热免费,电费房价低;

4、男60岁,女55岁,就可领养老金,不分工人农民干部;

5、各种福利如生育补贴食品补贴等;

数据虽是枯燥的,却是最具说服力的。

任何一个国家实行重大的政治制度变革,必然会带来程度不同的政治动荡和经济动荡。而一个政治高度集权,经济高度垄断的党国社会主义国家向宪政民主国家转型,政治上的短暂混乱,经济上的阵痛更不可避免。然而,一旦走上宪政民主轨道,动荡和阵痛必然渐渐消失,并走上政治稳定经济复兴之路。前苏联十五个加盟共和国和前东欧多个社会主义国家莫不如此。

下面,且列举一组部分国家民主化初始与民主化走上正轨的数据:

韩国民主元年:1979年,人均1500美元,2012年为23000美元。

台湾民主元年:1989年,人均为5000美元,2012年人均20000美元。

日本民主元年:1950年,人均112美元,2012年人均46000美元。

俄罗斯民主元年:1989年,人均低于200美元,2012年,人均为12700美元。

民主转型后的俄罗斯究竟是“被民主化大饼被骗得输得精光”,还是经过阵痛后走上辉煌?还是列位看官自己作出判断吧。

(2)索尔仁尼琴和一些前苏共政客对前苏联的怀恋能代表什么?

为了让中国人相信俄罗斯人对民主化后果都强烈不满和后悔莫及,王小石特地列举了包括索尔仁尼琴在内的一些反党国体制和前苏联共产党著名领导人对民主化的消极观点。在王小石看来,这些人的观点诚然是极具说服力的。尤其是前不同政见者、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索尔仁尼琴的观点,更具权威信和说服力。

然而,古今中外的历史无数事实告诉人们:再野蛮、再黑暗的政治制度消失,都必然有人为之痛惜,甚至如丧考妣。所以,苏共政权倒台导致苏联解体,有少数俄罗斯人像当初清末的遗老一样为之痛心疾首乃至如丧考妣,实在正常不过。而索尔仁尼琴作为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只能说明他的《古格拉群岛》一书取得非凡的成就。并不能代表他的世界观和价值观都是正确的。更非真理的化身。从他诸多言论中可出十清晰地看出:索尔仁尼琴是一位有严重大俄罗斯主义情结乃至大国沙文主义倾向的学者。

无论多少个索尔仁尼琴,都绝不能否定这个铁的事实:苏共政权一夜之间摧枯拉朽倒下,足见其制度是何等不得人心;而从后来俄共每次大选十分可怜的得票中,又可以看出当今俄罗斯真正怀恋苏维埃时代的人少得简直可以忽略不计!所以,王小石以及一些主旋律文人为苏共政权的毁灭而痛惜,为此甚至不惜极力贬损俄罗斯民主制度,既无视事实,也是对俄罗斯人民的严重不尊重。

下面,谈谈“十五个加盟共和国丢失了十四个”的话题。

在《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一文中,王小石列举的“俄罗斯百姓被欧美画出的民主化大饼骗得输个精光”的一系列事例中,被视为最惨重损失的是“十五个加盟共和国丢失了十四个”。

苏联解体二十多年来,不但一些极端民族主义倾向严重的俄罗斯政客、文人对前苏联“十四个加盟共和国丢失”痛心疾首、如丧考妣,更不可思议的是:不少中国主旋律文人也像王小石一样,痛惜俄罗斯失去了十四个加盟共和国。这,实在是一个令人咋舌的怪事——只要对苏联历史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俄罗斯民族是世界上最具侵略性的民族。从17世纪开始,俄罗斯历史就是一部让世界惊心动魄的嗜血侵略史,是一部贪婪至极、欲望永无止境的野蛮扩张史。其14个加盟共和国,无一不是其用强蛮武力手段征服并入其版图的。这,还不包括吞并大清帝国相当于三个法国、十五个捷克和斯洛伐克的土地。

前苏联的解体,在极端民族主义者和大国沙文主义者眼中,确是痛心疾首之事。然而作为同为俄罗斯大国沙文主义受害者的中国人,则应设身处地看待此事,而不应当把十四个被奴役的国家挣脱最终获得独立看成是俄罗斯“丢失”了国土——当初中国被忽必烈吞并了,后来重新获得独立,如果有人站在蒙古人的立场上为之惋惜,不知中国人会有何感想?

再打个比方:假若“二战”时中国被日本吞并了,最后获得独立,如果有人站在日本立场上为日本“丢失”中国而为之惋惜,不知中国人会有何感想?王小石又会如何想???

完全可以断言:如果不是为了唱衰民主的原因,王小石绝对不会为俄罗斯“丢失”十四个加盟共和国而惋惜的。这,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者的可悲、可叹、可耻之处。

其实,王小石所谓“丢失了十四个”加盟共和国之说,也与事实不符——除被斯大林在“二战”时强行吞并的波罗的海三国和格鲁吉亚外,其它十一个国家现在仍然是“独联体”成员。诚然,如果站在中央集权统治者角度,“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加盟共和国”与成员国之间彼此平等的“独立国家联合体”是两回事。但,如果用现代国家的理念去看,彼此的性质是相近的。令人遗憾的是:王小石恰恰站在中央集权统治者立场上看待这个问题!

而索尔仁尼琴和一些苏共政客和前领导人对苏联解体的痛心疾首或如丧考妣,只暴露了大俄罗斯主义者、大国沙文主义者的局限和阴暗,除此不能证明什么!

二、袁世凯、蒋介石时代果真实行过“欧美那一套”吗?

为让更多处于模糊状态的国人相信中国不宜搞“西方那一套”,甚至产生害怕恐惧心理,在《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一文中,王小石对民主俄罗斯的“惨状”大肆渲染一番后警告说:

“欧美那一套资本主义政治模式从袁世凯死后一直到蒋介石掌权就一直在中国尝试,但带来了几十年灾荒饿死上亿人,带来了军阀割据土匪横行,带来了日本趁乱侵华屠杀,可否带来富强与和平?直到毛泽东平定了天下,中国才进入了真正和平稳定与独立自主发展的正轨,哪个敢否认?”

将“解放前”的一切苦难、灾难归咎于“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无能”,是历史教科书和主旋律的经典论调了。而王小石则在此基础上更上一层楼——袁世凯、蒋介石是“旧中国”一切苦难和灾难的罪魁祸首,而“欧美那一套资本主义政治模式”则成了“旧中国”一切苦难和灾难的祸根。

只要对中国近代史和中国当代史稍有了解的人都会明白:王小石在这里撒了个弥天大谎——辛亥革命之后,至1949年国民党失去政权,无论是袁世凯、段祺瑞等人为首的北洋政府,还是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政府,事实上都没有一天“统治”过中国!——先是北洋军阀、地方军阀,以及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割据一方;后是国共反目为仇,各派系军阀拥兵自重,日本出兵东三省。纵然是号称“民国黄金十年”的 1927-1937年,也是四分天下:蒋系势力、地方军阀势力、共产党根据地势力、日本东三省势力。泸沟桥事变后中日全面开战,直到1949年, 中国更处于大规模战争状态。在如此恶劣的战争环境中,名义上的中央政府只能每天忙于战事,根本无暇、无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更遑论实行“欧美那一套资本主义政治模式”了。

可爱的王小石先生:请千万不要像其他主旋律文人一样,又拿辛亥革命之后宋教仁为首立宪派在北京实行的一段极为短暂的民主实验最终失败说事!

中国大陆是否适宜搞“西方那一套”,一衣带水、同属儒家文化圈的日本、韩国,已用世人惊叹的事实间接作了回答。而同文同种的台湾、香港同胞,更用辉煌的事实作了直接的回答!

中国大陆人不会承认自己比日本人、韩国人劣等,或智商不如台湾、香港同胞吧???

三、“中国若动荡”,确实“只会比苏联更惨”!

回归主题:“中国若动荡”,绝对“只会比苏联更惨”。

“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苏联实现民主之后,并没有“更惨”,而是走向了新生——十五个加盟共和国从此走向普世意义的正常政治轨道。所以,“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的前提不存在——人家经历了阵痛走向光明大道,根本不存在“惨”的事实。

而中国将来如果真的发生动荡,主要原因无非两个:

一、为江山万年长计,拒绝任何可能造成制度改变、丢失权力的改革。更拒绝直接的制度转型。最终,长久性、层累性的尖锐政治、社会矛盾总暴发,或畸形的权贵市场经济导致国民经济崩溃。

二、首鼠两端,患得患失,只在最基层或无关要紧的领域实行极为有限的民主尝试。结果,老牛拉马车式的改革被革命赛跑时造成政局动荡,最高当局被迫仓惶实行“硬着陆”式的制度转型。

上述两个原因,极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中国的国家结构形式、国情与前苏联大不相同,所以,果真发生严重动荡,后果必将更是灾难性的。

所以,“戴立言”、杨晓青、胡鞍钢、王小石一类罔顾事实和现实、理论荒谬、逻辑不堪一击、极力唱衰“西方那一套”的文章和言论大行其道,不容许宪政民主声音在主旋律媒体上有任何讨论空间,这,才是中国真正的危机所在——“戴立言”、杨晓青、胡鞍钢、王小石的文章,传达的究竟是谁的真实意图,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近半来,此类文章出现的频率之高是二十多年间罕见的。由此可见中国的宪政民主之路面临的道路何等艰难。同时也可以预见中国未来的前途何等扑朔迷离、吊诡莫测。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党史专家高放教授曾指出:“苏联共产党的悲剧在于一代又一代领导人一再延误体制内改革,一再延误******,最后这个体制终于被人民抛弃。如果社会主义不能让人民享有自由、民主、法治,那么大多数人还是宁愿接受资本主义的自由民主法治。历史上只有‘不自由毋宁死’的,而没有‘不富裕毋宁死’的。”

当政党应当从苏共的悲剧吸取何种教训?

中国,强烈呼唤真正有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的政治家!否则,中国危矣!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