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原创]父亲的肩膀

早就想写写父亲,但一时无从写起。直到前几天父亲到单位找我,看到我时老泪纵横。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这一刻我感到父亲真的老了。心中油然生出一种叫“爱”的东西来。

父亲姐妹四个,父亲最小。大姑家的大表姐、二姑的大表哥都比父亲大。听三姑说本来父亲有好几个哥,但都夭折了。直到我爷爷四十多岁才有我父亲。其娇生惯养可想而知。但没有多久,也就是在我父亲九岁时,我奶奶去世了。接下来的日子,是我三姑把父亲带大。父亲年少懂事,听村里的人说,父亲上学时成绩很好,因为“文化大革命”初中没上完就回家务农了。那时的农村,没有点手艺是不行的,于是父亲就认了师父学木匠。记得小的时候,家中 的家具什么的全是父亲自己动手做的。可以说手艺很好。因为父亲当时在村中也算个有文化的人,所以,最后“从政”了,从生产队的记工员,到生产队副队长,再到生产队长,最后“官至村支部书记”(如果放在现在俺也是个“官二代”)。农村一些琐碎的事情,什么东家占了西家的地,南家和北家吵架了。反正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父亲都能调解的很好。印象中最为深刻的是我家的一个亲戚和另一家争地边。很多人劝另一家说:“算了吧!你家要人手没人手(农村讲究兄弟多),他家和书记家是亲戚。就算你告到书记那,书记也不能向着你.....”就这样事情到了我父亲手中,通过父亲调解,亲戚家让出了多占人的地。事情出乎村里人的意料。另外那家感动的不行。就差没叫“青天了”。但也有不如意的地方,那就是我们姓,人多户多,人多嘴杂。俗话说人多乱、龙多旱!因为家庭大,父亲在他们那辈中又最小。凡事都要父亲出面,想让每个人都满意那是不可能。但父亲处理的游刃有余。

最让我回忆的还是儿时。父亲因为奶奶的去世早,所以结婚的也早。我出生时,特别的孱弱!父亲和爷爷都特别的疼爱。那时父亲是记工员。冬天生产队没有太多的事情。父亲就干起了老本行---木匠。生产队的碌框子,耕地的犁,木铣的柄,扠草的扠子等等。反正只要是木头的,父亲都会做。天天干活父亲都要带上我,来去我坐在父亲的肩膀上。父亲那宽厚的肩膀俨然就是我的“坐骑”,扛上我的父亲,吹着口哨,都是那时流行的歌曲,什么洪湖水浪打浪啊!什么一条大河!无忧无虑的我在父亲的呵护中一直到上小学。弟弟比我小四岁,等到他时,父亲年龄大了点,也失去了那种喜得爱子的“激情”。

父亲是严厉的,又是慈祥的,上学的我和弟弟因为功课的事情没少挨揍。但每次打过父亲自己也要不高兴一些日子。记得被打最厉害的一次是,我带弟弟出去玩了一天,父亲也几乎找了一天,直到我们兄弟俩感到饿时,才想起回家。那被打的,到现在都铭记在心(当然没有恨)。还有一次,是因为游泳(家在京杭大运河边),京杭大运河是一条繁忙的运输水道,河道中运输的船只特别多,我和几个伙伴游泳扒船(船在运行中,我们要靠自己的游泳速度和胆量扒住船。危险系数比较高)。就在扒船过程中起风了,河中起风后,浪是比较大的。这时,我看到了在岸上的父亲在向我招手,我知道 是父亲让我回去。顿时,头脑冷静了,放手回来后。父亲并没有打我,只是说太危险了,不要去扒船,并且说了一句“河里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家乡称会游泳的叫会水的)。”吃饭时候又和我讲起村上的那些人。有些是我知道的,有些我听说过。但那时从父亲的口中说出。让现在的我还能感到汹涌澎湃。感到父爱无边!

后来我当兵了,结婚了,有小孩了,转业了。父亲最爱的就是喝上几盅。由于过多的喝酒,加之父亲身体较胖。去年父亲得了脑血栓,大病一场的父亲留下了后遗症。也许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父亲毅然戒掉了喝了几十年的酒。也就在去年,父亲的头发全白了。看着变化如此之大的父亲。我感到父亲真的老了。


当我搀扶着父亲从办公室下楼时,我的眼睛湿润。我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感情。耳边响起了那首耳熟能详的歌曲--《父亲》。



本文内容于 2013/8/10 18:53:52 被遊劍江湖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