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罕见刊文:坚定地拒绝转基因主粮商业化!

滴血利剑 收藏 1 180
导读:坚定地拒绝转基因主粮商业化   2013年08月05日 11:21:46 来源: 新华国际   新世纪以来,转基因先生利用控制的《农安会》通过所谓的安全评价,偷偷摸摸把转基因作物逸入农田,私下让转基因食品进入市场。他们鼓吹转基因商业化狂热之举遭到国人的反对,转基因主粮商业化已经被判无期,以至转基因先生气急败坏,难以自控,通过科技日报狂言,“到2020年,我国粮食缺口达9000万吨,粮食总产量需要增加20%,发展转基因是必然的选择”。“传统育种技术如同中世纪的大刀长矛。如果我们抵制转基因,就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坚定地拒绝转基因主粮商业化

2013年08月05日 11:21:46 来源: 新华国际

新世纪以来,转基因先生利用控制的《农安会》通过所谓的安全评价,偷偷摸摸把转基因作物逸入农田,私下让转基因食品进入市场。他们鼓吹转基因商业化狂热之举遭到国人的反对,转基因主粮商业化已经被判无期,以至转基因先生气急败坏,难以自控,通过科技日报狂言,“到2020年,我国粮食缺口达9000万吨,粮食总产量需要增加20%,发展转基因是必然的选择”。“传统育种技术如同中世纪的大刀长矛。如果我们抵制转基因,就是要凭借大刀长矛与对手的飞机坦克较量”。但至今不能用科学实验和生产实践回答:转基因作物能增产吗?转基因潜在危害能预期吗?

一、迄今世界上还没有一例转基因作物是增产的

农作物“杂交育种”主要在同属或同科的物种之间,亲缘关系很近,因而融合后不易发生冲突,而“转基因”是不同的类群之间跨物种转换基因。“杂交”在自然界可以自然发生,而“转基因”则是用基因枪法强行注入,把完全不同属不同科甚至跨物种基因强行组合在一起,特别是将某种有毒害的抗虫基因转到食用作物中,难以预期会发生什么危害。

农作物生产上要求品种综合性状(产量、品质、生育期、抗逆性),是以杂交、自交、选择为基本手段的常规育种方法产生多样的基因型,有利于获得综合性状优良的品种。常规育种技术是育种的主体,转基因技术仅仅是常规育种方法中的一个补充手段,不能喧宾夺主。严格意义上说,现在还没有发现一种能使农作物增产的“增产基因”。因为农作物增产涉及的因素十分复杂,即使通过转基因培育出新的品种,依然还要通过常规育种技术一系列操作过程,还要有科研人员研究适应不同生态环境的良种良法栽培技术。

转基因利益集团和转基因先生欺世骗人:“传统育种技术如同中世纪的大刀长矛。如果我们抵制转基因,就是要凭借大刀长矛与对手的飞机坦克较量。”“传统农业发展已经到头了,转基因技术代表了未来农业发展的方向。”啊哈!一叶障目,信口开河,过分“神话”了吧。就那么“转”了一个抗虫含毒基因,就可以提高产量?迄今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种转基因作物是增产的。

二、每种农作物发生的不只是一种病虫害

农作物经常发生的病虫害何止一种,每种作物最常见的就有十多种,不同地区又有不同的病虫类型,也就是说一种作物会同时发生多种病虫害。以转基因水稻“Bt汕优63”为例,转基因先生仅仅是转入一个“Bt抗虫基因”,在发生稻螟危害的年份就可增产6%~8%,说白了,就是把减少农药的用量折算成增产的数量了。如果不发生这种稻螟危害呢?或发生了其它病虫危害呢,瞎了吧!

再说,被转的Bt抗虫基因是某跨国公司的“专利”,无利不起早啊!被转了Bt的“汕优63”品种,原是福建省谢华安科研团队1981年育成的,最大年种植面积9000多万亩,1988年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转基因先生仅仅是给这个“退役”十几年的品种“转入”一个Bt抗虫基因,就重新被命名为“Bt汕优63”,充其量只能说是“借鸡下蛋”或“偷梁换柱”。这就是“大刀长矛”与“飞机坦克”较量吗?替谁说话显而易见了。如果把增产粮食的希望寄托于利用跨国公司的基因专利,那最后必将丧失话语权而受制于人。

三、转基因危及农作物资源和生态安全

转基因技术潜在风险存在于生态环境:转基因作物环境风险具有持续性、滞后性、扩张性等特点,对生物多样性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以水稻为例,中国是世界最大有水稻起源中心,有丰富的水稻种质资源,转基因水稻花粉扩散和基因飘移将污染常规水稻品种和种质资源,连野生稻也面临消失的厄运,种子库将失去宝贵的原始材料。

转基因作物环境安全性评价对野生稻以及水稻种质资源保护格外重视。转基因水稻相临的稻田可能因为基因漂移,生产出的水稻也会含有转基因成分。转基因水稻花粉可能传播到其他非转基因水稻或野生稻。因此,中国政府对转基因主粮的安全性评价所持的态度应该科学而严谨,对转基因水稻管理和应用要慎之又慎。为了子孙后代,每个科学家都有责任保护种质资源,保护稻田一片净土!《农安会》的委员应该特别记住这几句话。

四、不能昧心以自己民族作为实验品

农作物杂交育种是在相同物种之间进行,转基因作物是跨物种之间进行,转入基因蛋白可能从来没食用过。尽管研究者会对基因进行“修饰”,但“修饰”过的基因对应的蛋白是自然界从来并不存在的。连转基因研究人员都承认,转基因作物对人类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可能要几代人才能显示出来。人类的进化历程差不多有两三百万年,几代人的时间充其量是一个零头。科学家对自然的探索已经超越了生物学上的物种划定界线,转基因作物研究者只用小白鼠进行了几个月的实验,就言之凿凿地说它是安全的,缺乏可靠的实验证据,而危害一旦发生,其严重后果将不可逆转。

迄今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敢于或愿意把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特别是13亿人常年以稻米为主食的中国,更应该严格管理和审慎地对待,如果转基因主粮商业化负面危害一旦成为现实,悔之晚矣!中国有些转基因先生“敢为天下先”,竟以自己民族作为实验品!转基因先生鼓吹转基因商业化的狂热和急不可待,让国人不得不怀疑背后有利益集团的支撑?。

中国要坚定地遏制转基因主粮商业化!

(本文作者系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研究所研究员 佟屏亚)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