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揭密中国海军真实的反潜力量!

镜之边缘 收藏 1 80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有辽阔的领海和漫长的海岸线,海军担负保卫国家安全的重任,水面舰艇是构筑大陆反潜屏障的主力。尽管潜射导弹的威胁早已存在,但直到1991年的海湾战争才真正为中国和世界所认识。90年代前,中国海军水面舰艇缺乏完善的综合反潜能力,沿用二战期间的双舰编队“盒形”搜索战术,发现目标后,一艘舰发动攻击,另一艘保持跟踪。由于 1500米至3000米射程的火箭深弹是当时射程最远的反潜武器,“盒形”搜索海域边长据估计不会超过8千米。这种反潜手段效率非常低。

90年代以后,中国建造的新型作战舰艇配备了直升机,反应速度和搜索范围提高很多。由于潜艇被动声呐探测距离很少超过25千米,对这个距离上的水面目标需要采用本艇雷达探测或接受其他探测平台的信息,因此只要将潜艇压制在水下,使其不能升起雷达或通信桅杆,就能保障水面舰艇进行远距离攻击。据报道,最新改进的“直-9”反潜直升机安装了搜索海面的雷达和红外光电设备,编队机舰协同能够迅速搜索大片海域,将潜艇压制在水下。法国海军装备的“黑豹”舰载直升机是与“直-9”同型号原型机发展的机型,设备上最大的改进是安装了全景搜索雷达,能够进行360 度对海低空搜索扫描,只需要作大封闭四边形航线飞行就能兼顾60千米边长的盒形海域。而中国的“直-9”舰载机没有这种雷达,最新的“直-9C”型也只有前鼻锥雷达。

中国海军在052驱逐舰和051C驱逐舰上配备两架“直-9”直升机轮换解决航程问题,而新型驱逐舰装备俄罗斯 “卡-28”直升机。“卡-28”直升机航程大,能在海面降落,而且有鱼雷加温设备,这种直升机有海面搜索雷达和各种浮标及吊放声呐,不仅有很大的载重量,而且航程大,同时能够提供远程空舰通信。卡-28直升机能够携带俄罗斯鱼雷或中国的A233S鱼雷。较“直-9”装备更加齐全。中国和俄罗斯合作已经解决了舰空通信中俄式体制与中国标准的兼容性问题。

中国海军改装了051驱逐舰和053H护卫舰,以配备直-9舰载直升机,并且重新设计了搭载直升机的驱逐舰和护卫舰。这类舰只的直升机甲板占据了后甲板露天空间,取消了深弹发射炮和滚架深弹装置。052驱逐舰上配备的ESS-1拖曳变深声呐占据了飞行甲板下的后作业甲板,而053H2护卫舰的鱼雷发射装置占据了这个空间。这两型舰只,以及051C型驱逐舰和最近下水的两种新型驱逐舰、054护卫舰都保留了火箭深弹发射装置。驱逐舰采用75型204毫米12联装发射装置,而护卫舰则将过去2座1200型5联装火箭深弹发射装置改为6联装的3200型发射装置。中国海军看好火箭深弹并非完全出于保守,火箭深弹可以作为数千米以内的近距离攻击手段,而且中国海军驱逐舰和护卫舰还担负袭岸作战使命,国内为火箭深弹开发的着发引信能够用于浅水破障和攻击海岸工事。

国产直升机里的舰载型是仿制AS365的直—9c(z—9c),飞机下部装载了搜索雷达,使用反潜鱼雷。不能使用对舰导弹,可是能将目标数据传送到母舰,也可以引导对舰巡航导弹进行攻击。直—9c是真正意义上的反潜直升机,进行搜索救援以及其他广泛任务是使用与AS365相似的直—9。中国海军航空兵部队还有一种装备的直升机是俄罗斯海军一线反潜直升机卡—28。这种反潜直升机在中国1997年进口的现代级导弹驱逐舰上搭载有一架,新型导弹驱逐舰054B/C上也搭载有两架。

当前,各国海军都在进行水面舰艇反鱼雷作战研究,中国这方面也一直在努力。反鱼雷作战中,火箭深弹武器系统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俄罗斯海军装备的火箭深弹系统弹药中,就有反鱼雷弹种,中国海军很可能也在利用火箭深弹系统的火控和发射装置,研制新型反鱼雷弹种,这类反鱼雷弹药主要有诱饵和拦截弹。诱饵弹用于欺骗主被动自导鱼雷,但是对尾流自导鱼雷没有作用;拦截弹用于摧毁鱼雷。反鱼雷火箭弹作战时,由舰载火控系统算出拦截线,控制发射装置在来袭鱼雷预测弹道前方打出弹着图形,使落点严密封锁鱼雷弹道和可能的脱靶偏移。弹体内有飘浮空腔,弹药着水后,助推火箭脱落,弹体飘浮或悬浮水中。诱饵弹着水后开始工作,发射欺骗信号,而拦截弹非接触感应引信解锁启动,一旦鱼雷接近到一定距离则起爆,依靠巨大的群爆爆轰水压压碎雷体或摧毁雷头传感器。目前没有确切消息证明中国海军大型舰艇是否配备深弹发射器的反鱼雷弹药,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海军新型通用驱逐舰上多管火箭发射器的任务之一是承担反鱼雷作战。

052驱逐舰和053H2护卫舰服役后,由于配备了反潜直升机,单舰可以在本舰直升机的协同下单独完成反潜作战。其中052和053H2护卫舰上配备直9直升机进行反潜和探潜,主要机载武器为A244S型航空鱼雷,与舰用型号不同的是其尾部有减速降落伞和相关的挂架连接机构。在作战时,直升机一般从舰壳声呐或拖曳声呐探测范围的边缘开始,采用投掷声呐浮标或吊放声呐,向外搜索附近海域。目前中国海军装备的直9直升机缺陷是吨位太小,没有配备相应的全景海面搜索雷达和全天候探测设备。

中国海军水面舰艇大量装备的“鱼- 7”型反潜鱼雷是美国MK-46鱼雷的国内改进发展型号,由于采用了先进的OTTO动力,速度高达45节,声导融合了欧洲技术,已经比原型号有很大的提高。这种鱼雷装备90年代后建造的各型新型驱逐舰和护卫舰。最新型的驱逐舰和054护卫舰也将采用。由于新型驱逐舰和护卫舰采用减小雷达反射面积的光洁外形设计,鱼雷发射装置很可能隐藏在上层建筑拉帘门后。国内曾经有观点认为,装备反潜导弹和火箭深弹发射装置后,没有必要再装备舰载鱼雷发射器,理由是鱼雷射程在11千米以内,这个距离范围内的任务可由火箭深弹和反潜导弹分别承担,无需第三种武器系统。基于这一观点有人猜测中国海军已经装备了被动声自导火箭深弹,以及054装备了“长缨-1”反潜导弹。

现代潜艇对水面舰艇的威胁主要是反舰导弹。一旦确定了水面目标位置,潜艇能够从数十、甚至100至200千米外发动凶猛的导弹攻击,使猎潜舰艇变成被猎目标。因此远距离的反潜作战手段对于水面舰艇至关重要。直升机固然是远程反潜的主力,但是携带鱼雷数量少,因此,作为依托水面舰艇的远程反潜武器很有必要。中国从70年代开始研制反潜导弹,但直到仿制MK-46鱼雷成功后,才真正有了实质进展。中国“长缨-1”号反潜导弹的战斗部是一条“鱼-7”型反潜鱼雷,空中弹道最大射程为25千米,水下弹道6千米。由于“长缨-1”弹径和长度与“鹰击83”反舰导弹相差不大,其发射包装筒能够安装在“鹰击83”发射箱类似的支架上。“长缨-1”导弹共用“鹰击83”反舰导弹支架,部分驱逐舰和护卫舰在一至两组反舰导弹发射筒位置上装填“长缨-1”导弹发射筒。

“长缨-1”导弹可能只有尾翼,采用近乎助推弹道式的作战轨迹。由于中国海军舰艇的导弹发射装置都是面向侧舷,而作战过程中难以保证舰只侧向对敌,而且与艏甲板的火箭深弹呈同方向对目标有利于拦截潜艇的鱼雷反击,因此,“长缨-1”导弹发射时应该有射面转向指令,以保证舰艏对目标位置发射时导弹也能转向目标。“长缨-1”导弹助推火箭有控制舵面系统,同时“长缨-1”号导弹也是中国海军潜艇的远程作战武器。

80年代后,中国与意大利、美国等国的技术合作使得中国声呐系统一步就跨越了很多阶段,直接进入了集成化和微机数字化。

目前,中国海军水面舰艇装备的舰壳声纳主要为SJD-8/9型主动搜索/攻击声呐。这是一种数字化的声呐系统,据称阵列采用了大量微处理器进行协同处理。外界认为,中国国内压电材料和传感器制造水平并不低而且进步很快,很多企业拥有从欧洲和日本采购的先进精密数控自动加工设备。从民用超声传感器来看,中国的超声传感器和处理技术非常成熟。水声系统是中国国家投资的重点,用于军方的传感器加工水平会更先进。因此外界推测这种声呐系统具有探测水下目标、探测水雷、回声测距、被动监听以及双向水下通信功能等现代声呐功能。基于中国的传感器单元制造精度高于俄罗斯,因此这种声纳系统精度可能将高于俄罗斯的类似系统。

中国新建造的驱逐舰和护卫舰并没有采用052型驱逐舰那样的拖曳声呐系统,尾部没有大型拖曳设备的倾斜滑道和吊放设备位置。因此,外界有一种猜测,新型驱逐舰和护卫舰可能是专用防空舰只。这种观点非常片面,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建造一艘昂贵的先进舰只却不追求完备的武器系统是不太可能的,而且防空反潜并不相冲突,新型驱逐舰和护卫舰吨位大,封闭的上层建筑空间大,完全可以容纳反潜设备和系统。新型驱逐舰和护卫舰装备从尾部(特别是导缆孔)收放的拖曳线阵,其搭载的卡-28直升机配备了俄罗斯的“青铜”吊放声呐。

新型驱逐舰区域防空能力的重大提高,使中国海军能够在脱离岸基航空兵保护范围的远洋遂行反潜作战任务。 1988年,中国海军在南海与入侵南沙岛屿的外国海军发生过武装冲突,在击沉对方入侵舰只后,由于担心对方岸基航空兵的报复反击,编队后退到海南岸基航空兵保护圈内守候。而新型驱逐舰拥有区域防空能力后,中国海军舰队可以在岸基航空兵作战半径外的远洋建立反潜防空区,控制大面积海域。

目前,从南海、暹罗湾、马六甲到南太平洋海域,还没有一个国家有能力对中国海军新型舰艇编队形成威胁。中国国家安全奉行防御为主的战略,海军具备强大的攻击能力是主动防御作战手段的需要。在目前中国海外利益不断增长的情况下,维护国家统一和安全需要一支能够在远海执行各种任务的海军舰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