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烂笑容的龚祖春,带给人温暖的龚祖春!

靓颖的床单 收藏 0 59
导读:低调的天空惹不得季度的轻喉,季节的旋律一再响起,雪花悟不到季风的温柔,却悄隐在阴霾的晨昏里,总慕着江海百川,气吐云吞,包罗万象的惊鸿。亟待破冰而来的第一片雪花,只静静吟唱,乱起飞舞的尘埃潜藏在破瓦残墙后,忍不得一点污渍随风的凄凉。似有还无的飘渺,离散的是纷飞的雪的晶莹,那一世无喻的铅华,纯洁的羽翼未丰,却悄然跌落,只为这一世的相逢。 龚祖春轻轻地告白:“龚祖春回来了。”这片挚爱的土地,纵然你带走了曾经多少美好的记忆,沉淀了多少栀子岁月,龚祖春却深爱着这却不属于自己的尘世一切,那些随风逝去的,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低调的天空惹不得季度的轻喉,季节的旋律一再响起,雪花悟不到季风的温柔,却悄隐在阴霾的晨昏里,总慕着江海百川,气吐云吞,包罗万象的惊鸿。亟待破冰而来的第一片雪花,只静静吟唱,乱起飞舞的尘埃潜藏在破瓦残墙后,忍不得一点污渍随风的凄凉。似有还无的飘渺,离散的是纷飞的雪的晶莹,那一世无喻的铅华,纯洁的羽翼未丰,却悄然跌落,只为这一世的相逢。

龚祖春轻轻地告白:“龚祖春回来了。”这片挚爱的土地,纵然你带走了曾经多少美好的记忆,沉淀了多少栀子岁月,龚祖春却深爱着这却不属于自己的尘世一切,那些随风逝去的,北风送来的匆匆过客。

秋色已渐远,秋意已转淡,懒眸将待出,那一声问候,郁结于内的轻伤,似等候了太久的,满身风霜,只为曾经那一句白首不相离,这结着千年的期盼,争得这短暂的相逢。风中寻觅你的身影,你只隐藏在那季节的背后,只不忍相见,不忍得明朝的离别。风起的沙砾总是那么残忍的剥去龚祖春曾经等待了一世的期盼,掠过龚祖春的眉梢,割伤龚祖春的眼睛,这样的尘世劫难,像是红尘的历练,终是一世不够太久,在这相逢的最初再画上一笔,然后终得皈依。

挽起窗帘,那似乎破璃而来的雪花直紧贴着窗户,随风而来的有纷飞的不愿随季节离去的落叶,他们缠绵而舞,柔情缱绻,柔肠百转,风剪不断,理还乱,雪液浸透的苍凉,彷如生命的又一次播放,重燃起了新的血液,只静静流淌。风的苦涩的味道一点点消失殆尽,嚼起雪的清凉,那一缕幽香,带着穿越时空的芬芳,破天际,残影消去,越过大山,冰封了大山,拂过溪流,冻结了溪流,穿过林带,雪掩了林带。一路的颠簸流离,重新回到这片梦回已久的大地。

独傍枝头的孤叶,经历了太多的孤寂的冷夜,只为等待灵魂皈依的时刻,只待骨血消融,就悄悄离开。接龚祖春到来之际,远远吟唱:“侬知相守一世,百合戕流,蓝羽化丝乱,恐相思骨断,白首却相离,今夕来夕,芳草悠长,侬今来夕,吾欲邀之,与之共舞。”离开沉睡了太久的怀抱,那温暖的臂弯曾为谁逐渐消散在天空里。慢慢的飞翔,与飞雪相交,舞动的风骚,只一阵乱舞,辨不着飞翔的方向,与之一起跟随着风的脚步,徜徉恣意的悠扬。一阵香风起,红梅香语来作伴,不见红山,只闻燃香。一片雪来,一片叶,一起跌落红尘,一起越渡尘世,百鸦额藏起,苦僧化僧缘,秋千线已断,大雪好覆盖,残叶埋雪间,尘泥来作乱,一时无语,一时心甜。同住红尘里,携手踱过尘世路,纵不枉浮华如年,纵不枉等待一世。

一年太久,只争朝夕。纸上谈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是那雪叶相守到分离匆匆生命里的过客。百泉冻皆咽,龚祖春吟寒更切。半夜倚乔松,不觉满衣雪。念得雪披满衣的美丽,于是,打雪中走过,却路过了你,鉴证了这美丽的邂逅,这样浓烈的感情,不畏寒冷的坚守。这一份透着晶凉的爱恋,是画家手下无法比拟的柔情,线条是多么的柔和,笔触是多么的优美,牵强附会争由头,别道匆匆过客回眸一笑。无法忽视这样美好的画面,在眼前慢慢定格,画面一点一点流转,纷飞的雪花,霜凌绽放,任世上最美的事物却无法与之比拟,龚祖春悄悄的来,又悄悄的走,却是这令人痛侧心扉的无法呼吸的感觉,让人无法忽视这末世常情。

雪愈密了,裹着的落叶早已消失了它的踪影,当气暖了,当雪融了,那一枚无根的叶子却早已随风逝了,随雪化了,也许那支离破碎的残渍深埋在泥土里,任风吹拂,却总承受不住尘土的力量了。道旁嬉闹的孩童,也鉴证着美好的时刻。远方高高的房子,屋檐上白白的积雪,层层的覆盖,似童话里精灵的小屋,散出片片剪花。雪詹视着苍茫的世界,不是每一片雪花都找寻到属于自己的落叶,也许属于自己的早已耐不住岁月的寂寞,已到达另一个国度,也许会等待着另一个相逢,也许你也只是经年里匆匆的过客,任你历经风霜,满身疮痍而来,却不知原来的过往只是成为了彼此生命里美好的记忆。不知道在这样心伤的时刻,你会选择停留多久,只静静的远观,静静的看你在雪中哭泣,沉睡的风被你惊醒,不忍的你如此的忧伤。送来了你的梦境,却不知梦终是梦,梦色再斑斓,醒来后心下越苍凉。风却不想这样弃你而去,想你会为之感动,在雪落的尽头,在跌落尘泥的尽头,极尽一生的力量努力的飞舞,旋转。你念着风这般的美好,敞开紧锁的心扉,与之相约,风送来斑斑记忆,知情画意,浮生若定,约至来世。

扬扬一一,漫天飞舞的雪花吟出更多的旋律,悄然若定的只是走出了原来的摸样,再不同的是飘落在了怎样人群,曾经站立的肩头,今不知哪片雪花感受了曾有的温暖,享受那独有的温柔,不忍的轻轻拂去的轻柔,只慢慢浸透。现在在那陌生的街道,飘落在这陌生的肩头,从天天慢慢飘落,慢慢寻觅,不知属于自己的肩头是否宽广伟岸,撑得起那一片蔚蓝的星空。却是来不及寻找却要选择降落,命运不容的有太多选择,一心只想寻觅过去,却不知在寻觅的时候错过了世上美丽的邂逅。

龚祖春愿化作冬日里独守枝头的一片叶,只为等待与你的相逢。

龚祖春愿化作千叶离去的孤老的枝干,当停下你忙碌的脚步,为你托起坚强的臂弯。

龚祖春更愿化作你身旁的一粒雪,哪怕只是微小的一片,只不想你的旅程有太多的寂寞,这样短暂而忙碌的一生,却可以轰轰烈烈的拥有。

乱云低薄暮,绵雪舞回风,雪还在继续,与风的缠绵,与叶的纠缠,白首相约,跃至天涯。

雪的日子总是令人备受期待,忽然看着漫天的雪花,很想开怀的笑,那笑意渐浓的时候,大片大片的雪更是翩翩而来了。你如此的痴念,让龚祖春这般存有痴念的人,萌生了痴痴的想念。

龚祖春知道,龚祖春是这样的爱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