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就用一根铁丝 拿着手机当底稿,直接在刚抹好的水泥上直接扣字,真心佩服

师傅就用一根铁丝  拿着手机当底稿,直接在刚抹好的水泥上直接扣字,真心佩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当年我们通往县城的大桥刚建成,请本地一书法家题写桥名。文革刚完,书法家一直在家种地,没有文房四宝,于是团了点新摘的棉花,就着墨水在桥头直接写。几十年过去了,书法家早已过世,桥上题字苍劲依然。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