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高层腐败实录:官场怪状多 为求升迁赠媳献妻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4 380
导读:晚清小说家吴趼人,写过一本影响很大的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这本书主要暴露晚清官场的空前腐败,以及社会道德风尚的严重堕落。作者说若要做官“先要学会了卑污苟贱,又要把良心搁在一边”。贯穿全书的一个苟观察,就是这种“鲜廉寡耻、不怕难为情”的官吏代表。 苟才是苟观察的姓名。苟才的儿子死了,留下年轻美貌的媳妇。他先要媳妇守寡,后来打听到他的上司制台大人非常好色,就动起媳妇的念头,要把媳妇送给制台做姨太太,为他铺平升官的道路。小说这样写道: 夫妻(苟才与其妻)两个走到少奶奶房里,双双跪下。吓得

晚清小说家吴趼人,写过一本影响很大的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这本书主要暴露晚清官场的空前腐败,以及社会道德风尚的严重堕落。作者说若要做官“先要学会了卑污苟贱,又要把良心搁在一边”。贯穿全书的一个苟观察,就是这种“鲜廉寡耻、不怕难为情”的官吏代表。

苟才是苟观察的姓名。苟才的儿子死了,留下年轻美貌的媳妇。他先要媳妇守寡,后来打听到他的上司制台大人非常好色,就动起媳妇的念头,要把媳妇送给制台做姨太太,为他铺平升官的道路。小说这样写道:

夫妻(苟才与其妻)两个走到少奶奶房里,双双跪下。吓得少奶奶也只好陪着跪下,嘴里说道:“公公,婆婆,快点请起,有话好说。”苟才双眼垂泪道:“媳妇啊!这两天里头,叫人家逼死我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望媳妇大发慈悲吧!”少奶奶到了此时,真是无可如何,只得说道:“公公、婆婆,且先请起,凡事都可从长计议。”苟才夫妇方才起来,姨妈便连忙来搀扶少奶奶起来,一同坐下。苟才先说道:“这件事本是我错在前头,此刻悔也来不及了……”少奶奶道:“媳妇从小就知道妇人从一而终的大义,所以从寡居以后便立志守节终身……却不料变生意外。”说到这里不说了。苟才站起来,便请了一个安道:“只望媳妇顺变达权,成全了我这件事,我苟氏生生死死不忘大恩。”少奶奶掩面大哭道:“只是我的天唷!”说着便大放悲声……苟太太一面和她背着背,一面说道:“少奶奶别哭,恐怕哭坏了身子啊!”少奶奶听说,咬牙切齿的跺着脚道:“我此刻还是谁家的少奶奶唷?”苟太太听了也自觉得无味,要待发作她两句,无奈此时功名性命都靠在她身上,只得忍气吞声。

为着升官发财,出尔反尔,不惜献出自己的媳妇,前面这段情节把清末官场写得入木三分。

无独有偶,民国官场也同样有类似这样的丑闻,甚至是为升官而献出自己的妻子。这自然不是小说家言,而是真人实事。

重门第宋子文高攀未成且说清末李鸿章举办“洋务”时,有个得力助手叫盛宣怀。盛宣怀(1844-1916),字杏荪,别号愚斋,江苏武进人。他先后创办轮船招商局、电报局,接办上海机器织布局(改名华盛纺织总厂)、汉阳铁厂(原属湖广总督张之洞)等等。1908年,清廷又任盛宣怀为邮传部右侍郎。亦官亦商的盛宣怀,势倾朝野、富可敌国。后来日本人觊觎中国的煤铁联合企业汉冶萍公司,与盛宣怀密商中日合办,遭到全国人民强烈反对。惊惶中盛宣怀于1916年4月27日在上海病死,留下一份庞大的遗产。

宋子文曾和盛家有不同寻常的关系。1918年,宋子文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回到上海。回国后,宋子文颇想施展自己的抱负,有一番作为。恰好盛家的企业汉冶萍公司需要一个既懂英文又能策划全盘业务的秘书。宋子文的外祖母倪家和盛家是旧交,就通过这关系,宋子文被介绍到盛家。这时掌管盛家产业的是四公子盛恩颐(号泽臣),见宋如获至宝,委以重任,让宋子文代他主持汉冶萍公司上海总办事处的全盘业务。

宋子文自幼受父母影响,在美学习多年养成严格遵守时间的良好习惯。上任以后,他每天上午准时到盛公馆向盛泽臣汇报请示工作。哪知盛泽臣是个瘾君子,以白天当夜晚,这时高卧未起,使宋子文空坐客厅等待。好容易盛泽臣出来了,但他睡眼惺忪,呵欠连天,心不在焉。这时宋子文颇想拂袖而去,另谋高就。所以没有这样做,是因为盛宣怀遗孀庄氏夫人和盛家七小姐盛谨如对他特别尊敬和器重。每当宋在客厅空坐等待时,盛老太太和七小姐就出来热情接待,使他不再有枯坐寂寞之感。

那位盛七小姐是上海滩有名的美人,性格开朗,举止大方。她看到宋子文经常在客厅等待兄长,过意不去,想出一个主意,请宋子文每天抽出一些时间教她英文。他自然乐于接受,时间就定在每天来汇报工作前,一举两得。这样两人之间就天天接触,耳鬓厮磨,逐渐由文字之交发展成互相爱慕。许多社交场合就看到这一双俪影了。外人也把他们看作一对情侣。他们双方的朋友,也进一步周旋、玉成,以便使有情人能成为眷属。

宋老太太倪桂珍,知道儿子的心事后,就请出媒人到盛家去提亲。盛老太太先一口应允了。事后她又想,自己就只有这一个亲生女儿,对亲事一定要慎重。她是个妇道人家,一时难拿定主意,不如同亲戚们商量商量。哪知这些盛家的亲戚都很保守,看重门第,对宋家没有好的印象。认为宋家是吃教会饭的,根底不正,充其量不过是诵洋诗、唱洋歌、拉洋琴起家,门不当户不对,他们在庄氏夫人和盛泽臣耳边常常絮絮叨叨讲这些话。盛府这两个当权的也就动摇了,以“防闲”为名,不再让宋子文教七小姐英文,并禁止七小姐和宋子文见面和外出。最后盛泽臣干脆出面,把宋子文调到汉阳,让他任汉冶萍总公司会计处科长,来个釜底抽薪。后来,宋子文到了广州,在国民党发生财政危机时,显出他的才能。1924年,宋子文任中央银行经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