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家分享一个乾隆与钱塘的小故事

nasy 收藏 1 316
导读:公元1751年春,紫气东来,氧气西输,交汇于钱塘江三堡。 乾隆皇帝初巡杭州海塘,登上江楼,东望潮势,只见“春潮暗涨,波涛不惊”。乾隆帝甚为高兴,欣然写下“一江吴越分疆界,三月烟花正艳阳”的《渡钱塘江诗》。 由此,乾隆皇帝一发而不可收,六次南巡杭州,每次必赴海塘,每巡必有所感,“御制诗”便次弟问世:《阅海塘作》、《阅海塘叠旧作韵》、《阅海塘再叠旧作韵》、《阅海塘三叠旧作韵》、《阅海塘四叠旧作韵》……除了接二连三的“阅海塘”,乾隆帝还留下描写江景的诗文无数。 1762年,乾隆皇帝第三次下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公元1751年春,紫气东来,氧气西输,交汇于钱塘江三堡。

乾隆皇帝初巡杭州海塘,登上江楼,东望潮势,只见“春潮暗涨,波涛不惊”。乾隆帝甚为高兴,欣然写下“一江吴越分疆界,三月烟花正艳阳”的《渡钱塘江诗》。

由此,乾隆皇帝一发而不可收,六次南巡杭州,每次必赴海塘,每巡必有所感,“御制诗”便次弟问世:《阅海塘作》、《阅海塘叠旧作韵》、《阅海塘再叠旧作韵》、《阅海塘三叠旧作韵》、《阅海塘四叠旧作韵》……除了接二连三的“阅海塘”,乾隆帝还留下描写江景的诗文无数。

1762年,乾隆皇帝第三次下江南,前往大清帝国的粮仓所在——海盐鱼鳞石塘实地巡视。杭州知府生怕皇帝巡察路上出差错,事前命一班差役出城探路,这班差役经过一天的探访,选好了一条路:从庆春门出城,沿皋塘,经青龙闸,一直去海宁。乾隆皇帝一听“青龙闸”,那不是“大清之龙在此断头”的意思吗,顿时脸色大变,以为不祥之兆,非大福大旺之地不能镇之,乃责令杭州知府召集知名风水师筛选腾龙福祉,召集知名石匠连夜赶造天子御道并在青龙闸南500米左右处造一座小桥,命名为“永福”,意为永葆祥福、福气。五马并辔的皇家御道修成之后,近千禁军卫士持华盖、龙幡等骧护左右,以天子仪仗御辇而行。

为了感念乾隆帝心忧天下苍生的君王善政,后来百姓便将御道命名为“御道路”,而御道路沿线的村庄更名为“御道口”,世代流传。绵延两百多年,以及迄今仍受地块福泽的御道村,一直过着美满康乐的祥和生活。解放后,御道口改为御道村。乾隆之后,孙中山观潮,蒋介石过往,毛泽东游泳,都对钱塘江表现出特有的关心和厚爱。

而早在乾隆之前,白居易《忆江南》中的名句“山寺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柳永的《望海潮》:“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更是描写钱江恒景、江山娇美的不朽佳作,这正是:杭州忆,最忆是钱江。

钱塘江,既有“怒声汹汹势悠悠,罗刹江边地欲浮”的雄浑壮阔,又有“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秀美平和;既有大自然赋予她九曲十八回的娇美身形,又有千百年来叠加于她的文化精魄;绝佳的自然秉赋和深厚的人文沉积,使之相较于国内外任何一条大江大河都毫不逊色。

而钱塘江流驻江干三堡千娇百媚、极具个性特质的“这一段”,我们所耳熟能详、津津乐道的“世纪之吻”,在三堡船闸的运河与钱江相交处,自然景观独特丰富,人文内涵层叠相加,形成了浙江的“景眼”,杭州的“地核”,江城的“外滩”。

浙江儿女的母亲河钱塘江,浩荡蜿蜒688公里,在奔流入海的途中,于江干折而弯曲,形成一个巨大的“之”字形,因此得其雅名“之江”。换言之,“之江”即浙江,这里有山的清雅,水的壮丽,史的悠久,文的深厚,这里是浙江山水的重要节点与文化发源地,堪称浙江的形象代言人;也是浙江的文脉所在,核心所系;还是杭州城市南北中轴的所藏,贯通湖山、江河与平原,连接钱江与滨江,极具山水美学价值和历史文化价值。

钱江三堡的自然环境也是得天独厚。大海紫气东来,天目西氧东输。在这处最佳江段,杭州湾钱江潮所挟带的“紫气”,顺着阳光,由东向西,奔涌而来,正如毛泽东诗句:“千里波涛滚滚来,雪花飞向钓鱼台”。而从“大树王国”天目山自西而东的氧气水雾,顺着江流,龙飞凤舞,沿江东进。紫气与氧气,交汇驻停于之江山水间,为我们带来了人类居停所必须的“天地之气”与“人居福气”。江河湖山交汇钱江,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

钱江,今天已然成为世界八大奇观的最佳观赏点。钱塘江因其河口段独特的涌潮而举世闻名,最高潮位达9.6米,高潮位和低潮位之间的最高潮差达4.9米。钱塘江的强潮涌,最高速度达每秒12米,每平方米有七吨的冲击力,因此被誉为世界八大奇观之一。诚如苏东坡诗句:“海上涛头一线来,楼前指顾雪成堆”。如果说西湖是柔美的西子姑娘,那么钱江则是力拔山兮、翻江倒海的豪情俊男;难怪当年李白也要发问“浙江八月何如此,涛似连山喷雪来”;钱江是杭州又一个观潮胜景。

上个世纪的1988年12月30日,随着三堡船闸的建成,江河贯通,彼此闻声而未得见的千年阻隔终得畅通,京杭大运河与钱塘江在此深情拥吻,结束了江河相望,咫尺不通的历史,千秋梦,今圆了!

如今,钱江两岸,放眼远眺,一抹水墨山水,是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的自然伸展延续。

钱江的地脉,发自天目,“龙飞凤舞到钱塘”,江湖夹挹之间,江河相吻之处,山停水聚,元气融结。

钱江的地望,襟江带湖,深得清代蒋阶平著作《水龙经》中“支干相扶”之上善地相,是杭州集江河湖海于一体、可遇不可求的贵胄之地。

钱江的地势,三江会合,两岸交接,浙西山地与浙东平原相会于此,生态环境极佳。

所以,天目山为龙脉之始,钱塘江则是杭州之水龙,山水奇佳,好一幅钱塘江临水而居的佳美图画。

2005年7月20日 仲向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