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一篇宏文把解体20多年的苏联从历史的太平间里捡了回来供国人瞻仰。一时间吵吵闹闹,好不热闹。由于价值观差异,故纸堆里的数据马上都有了各自的“用途”和“立场”,被两派人马贴得苏联满身都是。然而,矛盾是不可调和,所有的辩论就显得毫无价值。再过不久“819”就要到了,还是把苏联送回到冰库,免得臭了招苍蝇。

苏联和它的前身沙俄帝国以及它的继承者俄罗斯联邦一直都影响着近代以来中国的发展历程。中国对其充满了十分复杂的感情。从“北极熊”、“老大哥”、“老毛子”等绰号可见一斑。就沙俄来说,中国人一般都没什么好印象。如果当年日本更多的是从精神上蹂躏中国,那么沙俄则是从版图上蹂躏中国。150多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永远地说声拜拜了。伯力、海参崴、库页岛都成了地图上带括号的地名。而苏联呢,则影响了中国几乎整个二十世纪的历史进程,直到今天,我们还时不时把它从太平间里请出来。

对于苏联,很多人是有感情的。的确,今天的中国在器物和制度上深深刻上了苏联的烙印。在器物上,苏联的大力援助奠定了中国今天的工业基础,包括军事工业和一部分核工业。制度上,从帮助建党开始一直到人民政权的建立。当然在这一过程中,苏联对中共到后来的新中国并非完全一心一意。在中共闹革命时,苏联通过共产国际的瞎指挥给中共的武装斗争造成了严重损失,甚至它的大使馆在国民党政权大势已去后还南迁广州;在共产党取得政权后,它又希望通过签订并非平等的条约来攫取甚至保留在华的特权。当然苏联对华影响最大的是制度上的。新中国前三十年的历史几乎是苏联成立到二战前的翻版。虽然我们一直在强调我们走自己的路,但在“无意”之中,又走了似曾相识的路。有人肯定怀念那个非常“纯净”的年代,据说人人平等,没有贪官,但至少在国家发展上落下世界的脚步二十年。

人生有几个二十年?中国用了30年的时间去追回这丢掉的20年!

而苏联呢,剩下的只有解体了。时代已经变换了,国家的形态也应朝着更为现代和多元化的路径发展。应该说,苏联解体就是朝着现代国家迈出的很重要的一步。很遗憾,解体之后,除了波罗的海三国基本归顺西方以外,其他共和国依然在东不东、西不西的徘徊,他们只学了西方总统制的皮毛,并没有学会西方政党政治中精髓,依然带着很强列的东方专制色彩。看看中亚这几个斯坦和高加索山下的小国,都是总书记摇身一变成了总统,一干十几二十年,强人统治依然在这些地方盛行。表面上,经济稳定、社会和谐,靠着高涨的油价,这些国家一片欣欣向荣。但当这些强人故去以后呢?社会还会稳定?强人的儿子还能和父亲一样继续强下去么?这些都是个问号。有些强人已经被“更强人”的人推翻了。吉尔吉斯骚乱就是个开始。哈萨克、乌兹别克、塔吉克、土库曼、白俄罗斯很可能都会有这一天。俄罗斯虽然不至于如此,但梅普二人转显然不是个正常的路数,是不是“没谱”,真的很难说。

现在俄罗斯政治经济稳定,普京又有超凡的个人魅力,似乎又让一些人眼红了。那么要问一下,俄罗斯究竟有什么值得你羡慕的呢?它有美国的苹果、微软、IBM么?它有中国世界最大最先进的高铁网么?它有的是苏联剩下的军火,还有从中国抢去的不少远东的油田,拿得出手的领先世界潮流的新科技几乎一项都没有。

苏联——中国的这个所谓“楷模”终于倒掉了,我们不必再为它招魂。上个世纪,中国基本上是在“师俄”中度过的。不仅学习了苏联的经济发展模式,而且学习了苏联的政治体制。可以这么讲,苏联从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设计上都是背离现代化的。政治上,缺乏政治参与和监督,权力垄断;经济上,没有市场参与导致效率低下,最终被时代所抛弃。

幸好我们从1980年代就走了一条新路。我们告别革命,告别苏联。尽管曲折,但我们知道方向在哪里。苏联去了它应该去的地方,即使普京再怀旧,苏联也不会再回来。如果说50年代它还给中国输送正能量的话,如今早已成了负资产。我们早晚会在人民生活水平上和国家制度建设上完成对俄罗斯的全面超越。

苏联不值得去怀旧,俄罗斯也不值得去羡慕,抛弃它们,超越它们,才是对上个世纪中国所走过道路的最好告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