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狐狼001 收藏 1 6042
导读:《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为了给残烈的战役留下资料,田文江在山洞里记下了这本笔记 核心提示: 关于60年前那场惨烈的上甘岭战役,口述资料非常丰富,但原始文献在民间却极其少见。石家庄88岁的田文江老人,至今保存着一本厚厚的《上甘岭笔记》,是他在朝鲜战场的山洞里亲笔记下的。当年敌军使用了细菌战,我军战士回国时,都要洗澡消毒,把随身物品全部烧掉,而这本笔记却辗转幸存下来,真是奇迹。 正文:笔记之详,令人惊诧 今年八一建军节前夕,笔者两次来到石家庄市东风路田文江老人家中,听他讲述自己的故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真实战场记录:《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上甘岭笔记》惊现石家庄

为了给残烈的战役留下资料,田文江在山洞里记下了这本笔记

核心提示:

关于60年前那场惨烈的上甘岭战役,口述资料非常丰富,但原始文献在民间却极其少见。石家庄88岁的田文江老人,至今保存着一本厚厚的《上甘岭笔记》,是他在朝鲜战场的山洞里亲笔记下的。当年敌军使用了细菌战,我军战士回国时,都要洗澡消毒,把随身物品全部烧掉,而这本笔记却辗转幸存下来,真是奇迹。

正文:笔记之详,令人惊诧

今年八一建军节前夕,笔者两次来到石家庄市东风路田文江老人家中,听他讲述自己的故事。老人衣着朴素、精神矍铄、嗓音洪亮,很有军人风采。

讲起往事,田老双眉上扬、充满自豪,他让老伴儿拿出一些资料,不仅有很多田老青年时期英姿飒爽的老照片,各种证件、证书、履历、档案也都很齐全,还有亮闪闪的华北解放、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西北解放、西南解放、华中南解放、抗美援朝、朝鲜和平、抗战胜利60周年等纪念章和勋章,都是他戎马半生,为国奉献的有力佐证。

在这些浩繁的资料中,一个土红色硬皮笔记本,上面印着“民主日记”四个金色大字,引起了笔者的注意。打开笔记本,里面的纸张已经泛黄,蓝墨水钢笔写下一个个繁体字,密密麻麻记了七八十页。仔细一读,记得竟然全是关于上甘岭战役的内容:

“我团参谋长张访飞报告五圣山战斗经过:(1952年10月14日四五时开始,41天的战斗经过)敌有两个多月的充分准备工作,每天均千辆次以上的汽车运输,由公路装备到五圣山的前沿,经过了许多次的试探性的进攻。敌投入的兵力很多,为美七师、伪二师全部,伪九师全部……”

“我团守备五圣山……敌机在十月十二日进行轰炸,其主要目标是师以下指挥所及炮兵阵地要路口。十月十四日敌步兵配合炮兵向我五圣山前沿597.9及537.7发起了疯狂的进攻(重点秋季攻势)——美帝所吹嘘的在这一年最大一次攻势,战役从十月十四日正式发起到十一月二十五日或三十日结束,但战役结束后,战斗还是时常发生,就是规模没有那样大了……”

“敌投入总兵力60000余人……榴炮以上十七个营(105(口径)以上300多门)……我军投入兵力总数45000余人……在三平方公里正面,每天发射7—8万发……敌机每天在百架次投弹扫射……”

“上甘岭战役通联工作总结提纲:一、战前准备:1思想动员。2通信部队及战斗部队的训练。3制定联络方案。二、所使用的通信部队及器材数量。三、主要联络手段及对各级指挥员的几点要求……”

这一页页笔记,不仅记录了上甘岭战役的战前准备工作、战役通联工作、战役整个过程、敌我军力情况,还分析了敌人火力运用,以及田老个人的心得体会。

除此之外,还有战士功绩表等内容,台头写着“通讯连报功名单”,下面清晰地记录了浦德勤、李汝楠、谭永刚、赵尊贤、何联长、王国栋等等几十位战士的职务和所申报的功勋等级。读着这一个个名字,笔者像见到了一位位热血青年,冒着硝烟前进、前进。

笔记本几经辗转才幸存下来()

“一枚枚榴弹在身边爆炸,震耳欲聋……不知道敌人打了多少发,炮声停止后,我们战壕外的大石头,一摸全被烤成了粉末。”手捧笔记本,田老激动地回忆起那段让他至今记忆犹新的历史。

1950年,正在重庆解放军第二高级步兵学校学习的田文江接到上级命令,就立刻收拾行李,作为一名志愿军战士随部队前往朝鲜,投身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事业中。从1950年10月到1952年,田文江作为15军45师135团通信股股长在朝鲜战场上经历了多场战役。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场上甘岭战役。田老回忆说:“趁我方还未来得及准备,敌军率先发起攻击,我们135团当时在一个山头上,是阵地的最前沿,在敌人的一阵狂轰炮炸中,不到40分钟,我们的阵地就丢失了,人员伤亡惨重。副团长刘树生接到师部命令‘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亡。’我们又重新组织队伍,伤员、教导员、勤务员全部上阵。白天我军战斗力下降,敌军占领阵地,傍晚7时左右,我军重新补充力量再发起反攻,将阵地夺回。就这样反反复复一个星期,最终我们夺回了阵地。”田老告诉笔者,当时美军打细菌战,水被污染无法饮用,再加上敌人到处轰炸,水果蔬菜等物资无法运到前沿阵地。没水喝,战士们口渴了就往嘴里抹点牙膏,有个湿润劲儿,后来实在缺水战士们只能喝尿,再到后来战士们尿都尿不出来了。口干得说不出话来,吃到嘴里的饼干吐出来都是末。“那一个星期过得比一年还长。我从阵地下来后,团长给了我一个苹果、半个萝卜,那在当时是最高的奖励啊。”

随后,田文江随部队转战新月里,因我军上甘岭战役取得了胜利,朝鲜人民军经常和我军交流经验。为了不暴露目标,田文江他们几个人一组,经常躲在山洞里开会讨论,这本日记就是在当时写下的。

“开完会,晚上我就窝在山洞里,点着蜡,把战役的过程、会议上总结的经验、以及我个人的心得体会记下来。这场战我们打得不容易啊!我觉得很有必要留下些资料。”田老说,朝鲜战争中,美军使用了细菌战,从战场回来的所有军人在过境时,必须洗澡、消毒、剔头,将随身物品全部焚烧干净,不允许带回国内。田老在战场负伤后,部队派一名卫生员负责照顾他的伤势。“我的这本笔记当时由卫生员保管,一直到我回国转到东北兴城的医院疗养时,她才将笔记本还给我,如果不是她携带回国,这本笔记很难幸存下来。”

14岁参军 身经百战()

田文江,1924年12月出生于河北故城,父母早逝。1938年,14岁的他和哥哥参加了县大队抗日,后来跟随八路军到各地打游击战,解放战争时还参加了百团大战、淮海战役等多个著名战役。“我14岁当兵那年,虽然还是个孩子,胆子却比较大。刚到县大队,我们发的是红缨枪,就拿着这杆红缨枪,摸黑跑到敌营,趁站岗放哨的敌军睡着,把他们的枪偷到手,那时候能有一把三八大盖就很自豪了。”说起自己第一次摸枪,田老乐地眉开眼笑。

从1939年11月开始,他在太行五分区电话局当话务员,从话务员到电话排长再到通讯连长、通讯参谋,随后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两广和大西南;到1951年抗美援朝时,担任志愿军十五军45师135团司令部通讯股长。他一直在部队做通讯工作,直到1952年在朝鲜新月里战场光荣负伤。

“刚当上通讯员时,条件艰苦,我们都用那种较大的步话机,机子重40斤,再加上电池30斤,就这样每天背着近70斤的大家伙到处跑,上传下达负责联络。”田老说,在战场上,很多重要的指令都是通过他们传达的。印象深刻的是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

田老回忆,淮海战役因地理环境特殊,战前战士们挖战壕时,往下挖一尺,地下很快就渗出半尺多水。等战壕挖完,战壕里的水都到了战士的胸口。作战时战士们都泡在水里,战役持续了40多天,战士们在水里整整泡了40多天。很多战士把身体都泡烂了,战役结束时,牺牲在战壕里的战士的尸体已经腐烂了。讲到此,老人不住哽咽:“那个时候,大家都只有一个信念:我们一定要完成任务,一定要打胜仗!”

淮海战役后,在1949年3月,长江一带乍暖还寒,部队来到长江边准备渡江作战。一天晚上田老所在通讯连执行渡江任务,战士们为了避免被暴露的危险,放弃使用船只,选择游过去。而当时江南的夜晚还很冷,战士们都身穿棉衣。为减轻在水中的重量,战士们将棉衣中的棉花撕去,只穿外面的一层布衣,此时的江水冷得刺骨,上岸后,战士们的衣服上的水很快结成冰。渡江成功后,战士们一天都没有休息,立即转战投身解放两广及大西南的战役中。

就在1948年到1949年间,田老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但这些荣誉老人并没有记得,而是笔者在他的个人档案中发现的。

现在还活着 就挺知足()

“医生曾说我活不过三十岁,可我现在已经88岁了。”田老笑着说,他曾受过7次重伤,动过两次大手术,头皮里现在还有一块弹片,左腿失去三分之一的小腿骨。“头上的弹片和腿上的伤,都是在朝鲜战场上一个名为新月里的地方,被敌军的炮弹炸伤的。我受伤后就被送回国内疗养。”

田老说,他们的大儿子生下来后,就取名“田月里”,以纪念那个地方。

现在老人的腿上依旧有长十多公分的伤口,结满痂,老人只能用拐走路,而且不能走太远。“现在很多老战友们都已去逝了,能活到现在,我就挺知足了!” 田老回忆,当时和他一起转业到石家庄的一共有三十人,大家基本都受过重伤,身体有残疾,可无论到哪儿,政府都对他们十分照顾。1954年10月,他转业到元氏县邮电局担任局长。就在这个地方,田老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现已陪伴自己近60年的老伴儿智春娥女士。

如今田老一家四世同堂,儿女都十分孝顺。邻居们总是喜欢亲切地称他“田爷爷”,爱听他讲以前的故事。“虽然姥爷已经近90岁了,但他特别有精神,思维灵敏、口齿清晰。家里有这样一位老人,我们全家都觉得自豪。”外孙张兴说。

(转帖:新闻 燕赵晚报) 记者 孟醒石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